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199節  
   
第199節

這一聲大喝把大家鎮住了,所有的人都停了下來,准備聽他的高見。
[752]
吆喝結束了,下面開始說理論依據:
"憲宗年間,為慈懿皇太後的安葬禮儀,我等先輩百官在文華門痛哭力爭,皇帝最後也不得不從!今日之事有何不同,有何可懼!"
這里我插一句,何孟春先生說的事情確實屬實,不過這事太小,所以之前沒提,諸位見諒。
聽到這句話,大家馬上理論聯系實際,就地開展了訴苦運動,你昨天被欺負了,我前天被彈劾了,你一言我一語,眾人情緒逐漸高漲,叫喊聲不絕于耳,憤怒的頂點即將到來。
話雖如此,但形勢已經大亂,文官們爭相發言,慷慨激昂,現場搞得像菜市場一樣喧囂吵鬧,混亂不堪,誰也聽不清對方在說些什麼。
關鍵時刻,一聲大喝響起,中氣十足,蓋住了所有的聲音,明史上最為響亮的口號之一就此誕生:
"國家養士百五十年,仗節死義,正在今日!"
發言者正是楊慎.
要說這位仁兄的書真不是白念的,如此有煽動性的口號也虧他才想得出來。
一聲怒吼之後,現場頓時安靜下來,所有的人都停了下來,目不轉睛地看著楊慎,看著這個揮舞著拳頭,滿面怒容的人.
面對著眼前這群怒火中燒的青年人, 楊慎的血液被點燃了.父親的淒涼離場、高干子弟的門第與尊嚴使他確信,正義是站在自己這一邊的。
話已經說出口了,事到如今,要鬧就鬧到底吧!
楊慎又一次振臂高呼:"事已至此,大家何必再忍,隨我進宮請願,誅殺小人!"
憤青們的熱情就此引爆,他們紛紛卷起袖子,在楊慎的率領下向皇宮挺進。
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比較流氓了,因為在這個世界上,鬧事的人固然很多,和平愛好者也不少,許多大臣看到楊慎准備惹事,嘴上雖然沒說,但腳已經開始往後縮,那意思很明白,你去鬧你的事,我回家吃我的飯。
可就在他們准備開溜的時候,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人群中突然跳出來兩個人,跑到了金水橋南,堵住了唯一的出口,這兩個人分別是翰林院編修王正元和給事中張翀,他們一掃以往的斯文,凶神惡煞地喊出了一句聳人聽聞的話:
"今天誰敢不去,大家就一起打死他!"
[753]
這就太不地道了,人家拖家帶口的也不容易,你憑啥硬逼人家去,但此時已經容不得他們有絲毫猶豫了,去可能會被打屁股(廷杖),但不去就會被亂拳群毆!
如此看來,楊頭目實在有點搞黑社會組織的潛質.
于是無論是真心還是假意,下朝的大臣們一個也沒走成,在楊慎的帶領下,他們一起向左順門走去.沉寂了三年的憤怒和失落將在那里徹底爆發.
實際上,這絕不僅僅是一次單純的君臣矛盾,如果仔細分析,就會發現其中另有奧妙.
根據史料記載,參加此次集體示威的官員共計二百二十余人,其中六部尚書(正部級) 五人,監察院都禦史(正部級)
二人,六部侍郎(副部級)三人,另有三品以上高級官員三十人,翰林院、詹事府等十余個國家重要機關的官員一百余人。
中央一共六個部,來示威的就有五個部長,意思已經很明白了:皇帝你要是再不讓步,今天咱們鬧騰到底,明天不過日子了!
這不是一次簡單的沖突,而是最後的攤牌!
這群人氣勢洶洶,除了手里沒拿家伙,完全就是街頭斗毆的樣板,宮里的太監嚇得不輕,一早就躲得遠遠的,左順門前已然是空無一人.嘉靖人生中的第一次危機到來了,他將獨自面對大臣們的挑戰.
二百多人到了地方,不用喊口令,齊刷刷地跪了下來,然後開始各自的精彩表演:叫的叫,鬧的鬧,個別不自覺的甚至開始閑扯聊天,一時之間人聲嘈雜,烏煙瘴氣。
十八歲的朱厚熜終于開始發抖了,自從他進宮以來,就沒消停過,經曆多場惡戰,對付無數滑頭,但這種大規模的對抗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畢竟還是年輕,他壓抑不住心中的慌張,准備妥協.
不久之後,幾個司禮監來到了左順門,向官員們傳達了皇帝的意思,大致內容是這樣的:
你們辛苦了,我都知道了,事情會解決的,大家回去吧!
這就是傳說中的"官話",俗稱廢話。
老江湖們置之不理,依然自得其樂,該鬧的鬧,該叫的叫。沒有人去搭理這幾個太監,只是喊出了一句口號:
"今日不得諭旨,誓死不敢退!"
太監們鎩羽而歸,朱厚熜也沒有別的辦法,既然一次不行,那就來第二次吧,既然要諭旨,就給你們諭旨!
[754]
于是太監們走了回頭路,轉達了皇帝的旨意,讓他們趕緊走人,可這幫人就是不動,無奈之下,太監們開始向那些跪拜在地的人們討饒:諸位大爺,拜托你們就走了吧,我們回去好交差。
可是在那年頭,跪著的實在比站著的還橫,大臣們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今天你朱厚熜不說出個一二三,絕不與你善罷甘休!
朱厚熜又一次發抖了,但這次的原因不是恐懼,而是憤怒。他已經忍耐了太久,自打進宮以來,這幫老官僚就沒把他放在眼里,干涉自己的行為不說,當皇帝連爹媽都當沒了,現在竟然還敢當眾靜坐,事情鬧到這個份上,也應該到頭了。
"錦衣衛,去把帶頭的抓起來!"
既然已經圖窮,那就亮刀子吧,對于秀才,還是兵管用。
一聲令下,錦衣衛開始行動,這幫子粗人不搞辯論也不講道理,一概用拳頭說話,突然沖入人群一陣拳打腳踢,把帶頭的八個人揪了出來,當場帶走關進了監獄。
朱厚熜這一下子把大臣們打懵了,他們沒想到皇帝竟然真的動了手,在棍棒之下,一些人離去了。
朱厚熜原本認為用拳頭可以解決問題,可事實證明他錯了,他的暴力將引發更為瘋狂的反擊。
當錦衣衛沖進人群亂打一通的時候,楊慎早已躲在了一旁,這位仁兄實在是個精明人,一看情況不對就跳到了旁邊,打仗是重要的,但躲子彈也是必要的。
估計他的隱藏工作做得不錯,錦衣衛抓首要分子的時候,竟然把這位仁兄漏了過去,但事實證明,楊慎雖然機靈,卻並不奸猾,沒有給他爹丟臉,就此一走了之。
面對著錦衣衛的圍攻,楊慎握緊了拳頭,憤怒掃蕩著他的大腦,沖動的情緒終于到達頂點,他已經徹底失去了理智。
當人們有所動搖,准備離去的時候,他又一次站了出來,點燃了第二把火:
"今日事已至此,各位萬不可退走!若就此而退,日後有何面目見先帝于地下!"
他的這聲吆喝再次起到了火上澆油的作用,楊頭目發話了,自然是有種的就跟上來,大家又圍攏過來,雖說走了幾十個,但留下來的一百多人都是真正的精華--年紀輕,身體好,敢鬧事。
事情就此徹底失去了控制
[755]
一百多名精英鬧事分子紛紛站起身來,一擁而上,沖到了左順門口,他們這次的斗爭方式不再是跪,而是哭。
所謂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但這一百多位好漢倒未必有什麼難言之隱,傷心之處,根據本人考證,這幫兄弟應該基本沒流什麼眼淚,他們所謂的哭,其實是"嚎"。
哭是為了發泄情緒,流淚是最為重要的,而鬧事要的就是聲勢,低聲哭沒啥用,一定要做到雷聲大雨點小,以最小的精力換取最大的效果。在這種工作思想的指導下,一百多人放聲大嚎,天籟之音傳遍宮廷內外,直鬧得雞犬不甯,人仰馬翻。
帶頭的楊慎和王元正不愧是領袖人物,還哭出了花樣--撼門大哭。大致動作估計是哭天搶地的同時用頭、手拍門,活脫脫一幅痛不欲生、尋死覓活的摸樣。
朱厚熜快要崩潰了,趕走一批竟然又來一批,跪就跪吧,鬧就鬧吧,還搞出了新花樣!開始他還沒怎麼想管,估摸著這幫人過段時間哭累了也就回去了。
可他小看了這幫人的意志力,要知道他們雖然跑步水平不高,但嚎哭的耐力還是相當持久的,這一百多號人從早朝罷朝後一直哭到中午,壓根就沒有回家吃飯的意思,而且還大有回家拿被子挑燈夜哭的勢頭。
這倒也罷了,關鍵是一百多人在這里嚎哭,此情此景實在太像遺體告別儀式,搞不清情況的初一看還以為新皇帝又崩了,政治影響實在太壞。
皇帝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他也不打算再忍下去了,既然抓帶頭的不管用,那就一不做二不休,把所有的人都抓起來!
他又一次派出了錦衣衛,不過這回他多長了個心眼,加了一道工序--記錄名字。
朱厚熜終于下定了決心,參與這次事件的人一個都不能少,全部嚴懲不貸!
可當錦衣衛拿著紙和筆來到大臣們面前准備記錄的時候,意想不到的情況出現了。
按照常理,此時的大臣們應該是驚慌失措,隱瞞姓名,可讓錦衣衛大吃一驚的是,這些書呆子知道他們的來意後卻是大喜過望,立即表示不用他們動手,自己願意主動簽名留念。
原來這幫兄弟根本就不害怕皇帝整治,他們反而覺得因為這件事情被懲處,是一件足以光宗耀祖的事情,以後還能在子孫面前吹吹牛:你老子當年雖然挨了打,受了罰,但是長了臉!
縱使憨直,誠然不屈,這就是明代官員的氣節。
[756]


上篇:第198節     下篇:第200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