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02節  
   
第202節

楊一清其實是個很好說話的人,平時也不怎麼和張璁計較,但張璁是個說他胖就開始喘的人,越來越覺得楊一清礙事(楊一清是首輔),為了能夠為所欲為,他決定鋌而走險,彈劾自己的領導。
于是在嘉靖八年(1529),張璁突然發動了進攻,張先生果然不同凡響,一出手就是大陣仗,派出手下的所有主力言官上奏彈劾楊一清,
而在奏章里,張璁還額外送給楊一清一個十分響亮的外號——奸人。
張璁之所以敢這麼干,是經過周密計算的,皇帝和自己關系好,朝中又有自己的一幫死黨,楊一清雖是老干部,初來乍到,根基不牢,要除掉他應該不成問題。
這個打算本來應該是沒錯的,如無意外,皇帝一定會偏向他的忠實支持者張璁先生,但人生似乎總是充滿了驚喜。
很快,楊一清就得知自己被人告了,卻毫不吃驚,這套把戲他見得多了,閉著眼睛也知道是誰干的,但奇怪的是,他並沒有大舉反擊,只是上了封奏折為自己辯護,順便罵了幾句張璁,然後鄭重提出辭職。
張璁很意外,因為在他看來,楊一清的這一舉動無異于自掘墳墓。
原因很簡單,楊一清是他向皇上私下推薦,才得以順利入閣的,而且據他所知,此人與嘉靖皇帝的關系一般,遠遠不如自己,提出主動辭職也威脅不了任何人。
莫非楊一清已經看破紅塵,大徹大悟?事情就這麼完了?
存在著如此天真的想法,充分說明張璁同志還沒有開竅,要知道,楊一清先生成化八年(1472)中進士,一直在朝廷混,迄今為止已經干了57年,他的工齡和張璁的年齡差不多。如果翻開楊先生那份厚重的檔案,數一數他曾經干掉過的敵人名單(如劉瑾、楊廷和等),然後再掂下自己的斤兩,相信張璁會做出更加理智的判斷。
不久之後,結果出來了,皇帝陛下非但沒有同意楊一清的辭呈,反而嚴厲斥責了張璁等人,要他們搞好自我批評。
這下子張璁納悶了,楊一清和嘉靖確實沒有什麼淵源,為何會如此維護他呢?
這實在不能怪張璁,因為他不知道的事情確實太多。
十多年前,當朱厚熜還是個十一、二歲的少年,在湖北安陸當土財主的時候,他的父親興獻王曾反複對他說過這樣一句話:
“若朝中有三個人在,必定國家興旺、萬民無憂!”
朱厚熜牢牢地記住了父親的話,也記住了這三個人的名字:李東陽、劉大夏、楊一清。
[765]
在朱厚熜看來,楊一清就是他的偶像,張璁不過是個跟班,跟班想跟偶像斗,只能說是不自量力。
于是在朱厚熜的反複懇求下,楊老干部勉為其難地收回了辭職信,表示打死不退休,願意繼續為國家發光發熱。
張璁徹底沒轍了,但他沒有想到,更大的麻煩還在後頭。
官員已經忍很久了,他們大都吃過張璁的虧,要不是因為此人正當紅,估計早就去跟他玩命了,現在複仇的機會總算到了。
很快又是一頓亂拳相交,口水橫飛,張璁頂不住了,朱厚熜也不想讓他繼續頂了,便作出了一個讓張璁傷心欲絕的決定——辭退。
而張璁也著實讓皇帝大吃了一驚,他聽到消息後沒有死磨硬泡,也沒痛哭流涕,卻采取了一個意外的舉動——拔腿就跑。
張璁先生似乎失禮了,無論如何,也不用跑得這麼快吧。
跑得快?再不快跑就被人給打死了!
事實上,張璁兄對自己的處境是有著清醒認識的,雖說那幫人現在看上去服服帖帖,一旦自己翻了船,他們必定會毫不猶豫地踏上一腳,估計還要吐上口唾沫。
于是他和桂萼連行李都沒怎麼收拾,就連夜逃了出去,速度之快著實讓人瞠目結舌。
當張璁逃出京城的那一刻,他幾乎已經完全絕望,經曆了如此多的風波挫折,才坐到了今天的位置,而在這個狼狽的深夜,他將失去所有的一切。
似乎太快了點吧!
可能上天也是這樣認為的,所以他並未拋棄張璁,這一次他不過是和張先生開了個小玩笑,不久之後張璁將拿回屬于他的一切。他的輝煌仍將繼續下去,
直到他遇見那個宿命中真正的敵人。
事實證明,張璁是一個很有效率的人,他八月份跑出去,可還不到一個月,他就跑了回來。當然,是皇帝陛下把他叫回來的。
之所以會發生這樣的變化,竟然只是因為張璁的一個同黨上書罵了楊一清。其實罵就罵了,沒什麼大不了,在那年頭,上到皇帝,下到縣官,沒挨過罵的人扳著指頭也能數出來,官員們心理素質普遍比較好,抗擊打能力很強,所以楊一清也並不在乎。
但問題在于,皇帝在乎。他趕走張璁其實只是一時氣憤,對于這位為自己立下汗馬功勞的仁兄,他還是很有感情的,並不想趕盡殺絕。冷靜下來後,他決定收回自己的決定,讓張璁繼續去當他的內閣大臣。
張璁就此官複原職,而與此同時,楊一清卻又一次提出了退休申請。
斗了幾十年,實在沒有必要繼續下去了,就此結束吧。
[766]
但這只是楊一清的個人願望,與張璁無關。經曆了這次打擊,他的心理疾病已經發展到了極為嚴重的程度,對于楊一清,他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其實皇帝不想讓他的這位偶像走,也不打算批准他的辭呈,但這一次,張璁卻用一種極為巧妙的方式達到了自己的目的,趕走了楊一清。
當許多言官順風倒攻擊楊一清,要求把他削職為民的時候,張璁卻做出了出人意料的舉動——為楊一清求情。
張先生求情的經典語句如下:
“陛下請看在楊一清曾立有大功的份上,對他寬大處理吧!”
確實毒辣,卻似乎沒錯,和削職為民比起來,光榮退休實在是天恩浩蕩,坦白從寬了。
于是楊一清得到了皇帝的恩准,回到了家中,准備安度晚年。
但這一次他沒有如願。
在老家,楊一清先生還沒來得及學會養鳥打太極,就得到了一道殘酷的命令——削去官職,收回賞賜,等待處理。
楊先生的罪名是貪汙受賄,具體說來是收了不該收的錢,一個死人的錢——張永。
據說在張永死後,楊一清收了張永家二百兩黃金,當然了,也不是白收的,無功不受祿,他給張永寫了一首墓志銘。
楊一清和張永是老朋友了,按說收點錢也算不了啥,但在張璁看來,這是一種變相行賄(反貪意識很強),就糾集手下狠狠地告了一狀。
楊一清確實收了二百兩,但不是黃金,而是白銀,以他的身份和書法,這個數目並不過分,但在政治斗爭中,方式手段從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目的。
楊一清終于崩潰了,經曆了無數年的風風雨雨,在人生的最後關頭,卻得到了這樣一個下場。他發出了最後的哀歎,就此撒手而去:
“拼搏一生,卻為小人所害!”
其實這樣的感歎並沒有什麼意義,每一個參加這場殘酷游戲的人,最終都將付出自己所有的一切。
張璁高興了,他竟然斗倒了楊一清!勝利來得如此迅速,如此容易,再也沒有人敢觸碰他的權威!
張璁得意地大笑著,在他看來,前途已是一片光明。
但他並不知道,自己的好運已經走到了終點,一個敵人已出現在他的面前。


明朝那些事兒4 第四章 龍爭虎斗
喪鍾的奏鳴
嘉靖九年(1530)二月,皇帝陛下突然召見了張璁,交給了他一封奏折,並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
“回家仔細看看,日後記得回稟。”
審閱奏折對于張璁而言,已經是家常便飯,他漫不經心地收下這份文件,打道回府。
一天之後,他打開了這份文件,目瞪口呆,惱羞成怒。
事實上,這並不是一封罵人的奏折,但在張璁看來,它比罵折要可怕得多。
因為在這封奏折里,他感受到了一種強有力的威脅——對自己權力的威脅。
這封奏折的主要內容是建議天地分開祭祀,這是個比較複雜的禮儀問題,簡單說來是這樣:在以往,皇帝祭天地是一齊舉行的,而在奏折中,這位上書官員建議皇帝改變以往規定,單獨祭天,以示鄭重。
這樣一個看似無關緊要的問題,可是對于張璁而言,卻無益于五雷轟頂。
大事不好,搶生意的來了!
張先生自己就是靠議禮起家的,這是他的老本行,其成功經曆鼓舞了很多人,既然議禮能夠升官,何樂不為?
很明顯,現在這一套行情看漲,許多人都想往里鑽,而張璁先生也著實不是一個心胸開闊的人,准備搞點壟斷,一人獨大。
他認真地看完了奏折,牢牢地記住了那個上書官員的名字——夏言。
敢冒頭,就把你打下去!
沒有競爭的完全市場只存在于理論想象之中——引自微觀經濟學(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
夏言,男,江西貴溪人,時任兵科給事中,說來有點滑稽,和張學士比起來,這位仁兄雖然官小年紀小,卻是不折不扣的前輩,因為他中進士比張璁早幾年。
但他的考試成績卻比張璁還要差,張璁多少還進了二甲,他才考到了三甲,說來確實有點丟人,考到這麼個成績,翰林是絕對當不上的了,早點找個單位就業才是正路。
一般三甲的進士官員,下到地方多少也能混個七品縣官當當,但要留北京,那可就難了,翰林院自不必說,中央六部也不要差生。


上篇:第201節     下篇:第203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