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01節  
   
第201節

可皇帝終究是不能認錯的,這是個面子問題,于是在他死後一年,楊廷和被正式恢複名譽,得到了應有的承認。
朱厚熜理解了楊廷和,卻始終沒有釋懷和他搗亂的楊慎,所以在此後的漫長歲月里,當他閑來無事的時候,經常會問大臣們一個問題:
"楊慎現在哪里,在干什麼,過得如何?"
朱厚熜問這個問題,自然不是要改善楊慎的待遇,如果他知道此刻楊先生的生活狀態,只怕早就跳起來派人去斬草除根了。
幸好楊慎的人緣相當不錯,每當皇帝問起,大臣們都會擺出一幅苦瓜臉,傾訴楊慎的悲慘遭遇,說他十分後悔,每日以淚洗面。
聽到這里,皇帝陛下才會高興地點點頭,滿意而去,但過段時間他就會重新發問,屢試不爽,真可謂恨比海深。
但楊慎終究還是得到了善終,他活了七十二歲,比他爹還多活了一歲,嘉靖三十八年才安然去世,著作等身,名揚天下。
但比他的著作和他本人更為出名的,還是他那首讓人耳熟能詳的詞牌,這才是他一生感悟與智慧之所得: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發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
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曆古千年,是非榮辱,你爭我奪,無過于此!
這確實是一場沒有意義的游戲,但千古之下,又有幾人能夠看破呢!?
朱厚熜的心得
我相信,楊慎先生已經大徹大悟了,但朱厚熜先生還遠遠沒有到達這個層次,很明顯,他的思想尚不夠先進。
他曾經很天真地認為,做皇帝是一件十分輕松的事情,就如同一頭雄獅,只要大吼一聲,所有動物都將對它俯首帖耳。但當他的指令被駁回,他的命令無人聽從,他的制度無人執行時,他才發現:在這個世界上,任何人都是靠不住的,能夠信任的只有他自己。
于是,在這場你死我活的斗爭中,勝利者朱厚熜得到了唯一的啟示:只有權謀和暴力,才能征服所有的人,除此之外,別無他途。
要充分地利用身邊的人,但又不能讓任何人獨攬大權,威脅到自己的地位,這就是朱厚熜的智慧哲學。
所以他需要的大臣不是助手、也不是秘書,而是木偶--可以供他操縱的木偶。
在驅逐了楊廷和之後,他終于找到了第一個合適的木偶--張璁。
[761]
張璁大概不能算是個壞人,當然了,也不是好人,實際上,他只是一個自卑的小人物,他前半生曆經坎坷,學習成績差,也不會拍上司馬屁,好不容易借著“議禮”紅了一把,還差點被人活活打死,算是倒黴到了家。
經過艱苦奮斗,九死一生,他終于看到了勝利的曙光,楊廷和走了,楊慎也走了,本以為可以就此揚眉吐氣的張璁卻驚奇地發現,自己雖然是勝利者,卻不是獲益者。
考慮到張璁同志的重大貢獻,他本來應該進入內閣,實現多年前的夢想,可此時張先生才發現,他這條咸魚雖然翻了身,卻很難跳進龍門。
這里介紹一下,要想進入內閣,一般有三個條件,首先這人應該進過翰林院,當過庶吉士,這是基本條件,相當于學曆資本。其次,必須由朝中大臣會推,也就是所謂的民主推薦,當然了,自己推薦自己是不行的。最後,內閣列出名單,由皇帝拍板同意,這就算入閣了。
我們把張璁同志的簡曆對比一下以上條件,就會發現他實在是不夠格。
學曆就不用說了,他連翰林院的門衛都沒干過,而要想讓大臣們會推他,那就是癡人說夢,光是罵他的奏折就能把他活埋,對于這位仁兄,真可謂是全朝共討之,群臣共誅之。
于是張璁先生只剩下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皇帝同意。
可光是老板同意是不夠的,群眾基礎太差,沒人推舉,你總不好意思毛遂自薦吧。
事情到這里就算僵住了,但其實張璁先生還是有指望的,因為皇帝陛下的手中還有一項特殊的權力,可以讓他順利入閣,這就是中旨。
所謂中旨,就是皇帝不經過內閣討論推舉,直接下令任免人員或是頒布法令,可謂是一條捷徑。但奇怪的是,一般情況下,皇帝很少使用中旨提拔大臣,而其中原因可謂讓人大跌眼鏡——皇帝願意給,大臣不願要。
明代的官員確實有幾把硬骨頭,對于直接由皇帝任命的官員,他們是極其鄙視的,只有紮根于人民群眾,有著廣泛支持率的同志,才會得到他們的擁護,靠皇帝下旨升官的人,他們的統一評價是——不要臉。
考慮到面子問題,很多人甯可不升官,也不願意走中旨這條路。
但你要以為張璁先生是礙于面子,才不靠中旨升官,那你就錯了。張璁先生出身低微,且一直以來強烈要求進步,有沒有臉都難說,至于要不要臉,那實在是一個很次要的問題。
[762]
之所以不用中旨,實在也是沒有辦法的事,要怪只能怪張璁先生的名聲太差了,皇帝還沒有任命,內閣大臣和各部言官就已經放出話來,只要中旨一下,就立刻使用封駁權,把旨意退回去!
事情搞成這樣,就沒什麼意思了,會推不可能,中旨沒指望,無奈之下,張璁開動腦筋,刻苦鑽研,終于想出了一個絕妙的主意。
雖說在朝中已經是人見人厭,處于徹底的狗不理狀態,但張璁相信,他總能找到一個支持自己的人,經過逐個排查,他最終證實了這一判斷的正確性。
那個可以幫助他入閣的人就是楊一清。
楊一清可以算是張璁的忠實擁護者,當初他聽說張璁議禮的時候,正躺在床上睡午覺,也沒太在意這事兒,只是讓人把張璁的奏章讀給他聽,結果聽到一半,他就打消了瞌睡,精神抖擻地跳下了床,說出了一句可怕的斷言:
“即使聖人再生,也駁不倒張璁了!”
雖然這話有點誇張,但事實證明楊一清是對的,之後他成為了張璁的忠實支持者,為議禮立下了汗馬功勞,而到了入閣的關鍵時刻,張璁又一次想起了這位大人物,希望他出山再拉兄弟一把。
楊一清答應了,對于這位久經考驗的官場老手來說,重新入閣玩玩政治倒也不失為退休前的一件樂事。
懷著這種意願,楊一清進入了內閣,再次投入了政治的漩渦。事情果然如張璁等人預料,嘉靖皇帝一下中旨,彈劾的奏章如排山倒海般地壓了過來,朝中罵聲一片。
但群眾再激動,也抵不上領導的一句話,在楊一清的安排下,皇帝的旨意順利得到了執行,張璁終于實現了當年蕭半仙的預言,順利入閣成為了大學士。
張璁終于心滿意足了,他對楊一清先生自然是感恩戴德,而楊一清也十分欣慰,二十年前,張永幫了他,並從此改變了他的命運。二十年後,他給了張璁同樣的待遇,使這個小人物達成了最終的夢想。
但是楊一清沒有想到,他的這一舉動並沒有得到善意的回報,卻使他的半生榮譽功名毀于一旦。
[763]
張璁的詭計
公正地講,在議禮紛爭的那些日子里,張璁還是一個值得肯定的人,他挺身而出,為孤立無助的少年天子說話,對抗權傾天下的楊廷和。應該說,這是一個勇敢的行為,雖說他是出于投機的目的,但實際上,他並沒有做錯什麼。
讓人認自己的父母,有錯嗎?
可是當他終于出人頭地,成為朝中大官的時候,事情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變化的起因來源于張璁本人,這位老兄自打飛黃騰達之後,就患上了一種疾病。
更麻煩的是,他得的不是簡單的發燒感冒,而是一種治不好的絕症。事實上,這種病到今天都沒法醫,它的名字叫心理變態。
而在張璁先生身上,具體臨床表現為偏執、自私、多疑、看誰都不順眼、見誰踩誰等等。
說來不幸,張先生之所以染上這個毛病,都是被人罵出來的。
自從他出道以來,就不斷地被人罵,先被禮部的人欺負,連工作都不給安排,議禮之後他得到的罵聲更是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沒有罵過他的人可謂是稀有動物,奏章上的口水就能把他淹死。
張先生青年時代本來就有心理陰影,中年時又被無數人亂腳踩踏,在極度的壓力和恐懼之下,他的心理終于被徹底扭曲。
一個也不放過,一個也不饒恕。這就是張璁的座右銘。
于是張先生就此開始了他的斗爭生涯,但凡是不服他的,不聽他的,不伺候他的,他統統給予了相同的待遇——惡整。不是讓你穿小鞋,就是找機會罷你的官,不把你搞得七葷八素絕不罷休。
今天斗,明天斗,終于斗成了萬人仇,無數官員表面上啥也不說,背後提到張璁這個名字,卻無不咬牙切齒,捶胸頓足,甚至有人把他的畫像掛在家里,回家就對著畫罵一頓,且每日必罵,風雨無阻。
可笑的是,張學士一點也沒有自知之明,上班途中還經常主動熱情地和同事們打招呼,自我感覺實在是相當地好。
張璁先生的奮斗史為我們生動地詮釋了一個深刻的道理——人是怎麼傻起來的。
欺負下級也就罷了,隨著病情的惡化,他又瞄准了一個更為強大的目標——楊一清。
[764]


上篇:第200節     下篇:第202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