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04節  
   
第204節

這實在是個比較離譜的事,包括張璁在內,大家都是讀孔聖人的教材才考上功名的,這種和尚拆廟的缺德事情只有張先生才想得出來。
可是事到臨頭,官員們似乎都集體啞巴了,誰也不出頭拉孔老二一把,可見他們的腦袋都非常清醒:死人可以不管,活人不能得罪。
對于這一場景,張璁十分滿意,絕對的權勢會帶來絕對的服從,他深信不疑。
但沒過多久,沉默就被打破了,一位年輕的翰林挺身而出,提出了反對。
[772]
張璁開始沒有在意,但當他看到反對的奏章時,才意識到這次麻煩大了,很明顯,這位翰林是個理論性的人才,他引經據典,列出八條理由推證廢除封號行為的錯誤,理論充分證據確鑿,矛頭直指張璁。
無奈之下,張璁在朝房約見了這個不聽話的人,開始還好言相勸,多方誘導,可這位翰林軟硬不吃,張璁急了,問他到底想怎麼樣。
回答很簡單:我只是要個說法。
說不通,就開始辨,張璁本來是辨論的好手,但這次也遇上了對手,無論他說什麼,總是被對方駁倒,氣得不行的張璁失去了理智,開始高聲叫喊無理取鬧,卻只得到了這樣一句回答:
“久聞張大人起于議禮,言辭不凡,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這句話十分厲害,所謂“起于議禮”,不但說他來路不正,還暗指張璁先生學曆低,成績差,沒有干過翰林。
果然,張璁一聽就跳了起來,也不顧形象了,破口大罵道:
“你算什麼!竟敢背叛我!”
這是一個嚴重的警告,意思是滿朝都是我的人,你最好乖乖聽話。
首輔大人如此暴跳如雷,周圍的人都捏了一把汗,桂萼出于好心,不斷向此人使眼色,可這位兄弟似乎是打算把理論進行到底,慢條斯理地作出了回答:
“依在下看來,所謂背叛均出自依附,可是我並未依附過閣下,背叛又從何談起?”
說完,行禮,走人。
所有的人都被鎮住了,目送著英雄的離去,而站在中間的張璁卻已經氣得渾身發抖,大吼一聲:
“不教訓你,首輔我就不干了!”
這位勇敢的翰林名叫徐階,時年二十七歲。這是他漫長人生中的第一次斗爭,也是最為勇敢的一次。
勇敢,注定是要付出代價的。
張璁又一次用行為證明,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小人,第二天,他就找到了都察院,希望嚴懲徐階,其實徐階只是表達了自己的意見,也沒有犯法。
可辦法是人想出來的,張璁當即給徐階定下了一個獨特的罪名:“首倡邪議”,處理方法也很簡單:“正法以示天下!”
人無恥到這個地步,是不容易的。
[773]
萬幸的是,張璁先生還不是皇帝,所以他說了不算,而徐階多少還有一些朋友,幾番努力之下,終于保住了他的性命。
死罪可免,活罪難饒,張璁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這次就饒了他,讓他去福建延平府任職吧。”
這是要把人往死里整。
因為所有的人都知道,在那個只有翰林庶吉士才能入閣的時代,如果被剝奪京官的身份,分配到窮鄉僻壤干扶貧,只會有一個結果——完蛋。
張璁沒有殺掉徐階,他要親手毀掉這位年輕翰林的所有前途,讓他生不如死,在痛苦中度過自己的一生。當然了,他萬萬沒有想到,這一舉動不但沒有毀掉徐階,反而成就了這位年輕氣盛的翰林。
而對于這個惡毒的命令,徐階沒有提出異議,因為他知道,在張璁面前,任何反抗都是沒有意義的,他謝恩之後,便打好包裹離京而去。
徐階第一次為他的魯莽交出了巨額的學費,從翰林到地方雜官,他對自己的前程已經徹底絕望,但他並不知道,這不過是他驚心動魄的人生中一次小小的插曲。
他的命運就此徹底改變,在那個荒涼之地,他將磨礪自己的心智和信念,最終獲得一種獨特的智慧與技能。而那時,張璁已然不配成為他的對手,未來的三十年中,他將依仗這種能力,面對一個更為可怕、狡詐的敵人,經曆艱難險阻、九死一生,並取得最後的勝利。
陰謀的陷阱
趕走了徐階,張璁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感,他越發相信失敗是不會降臨到自己身上的,只要再加一把勁,就一定能解決夏言!
于是張璁的同黨越來越多,對夏言的攻擊也越來越猛,但讓人納悶的是,夏言對此竟毫無對策,他似乎失去了反抗能力,整日孤身一人,從不結黨搞對抗,不慌不忙,泰然自若。
在張璁看來,夏言的這一舉動說明他已經手足無措,只能虛張聲勢了。
可是在夏言看來,情況完全相反,之所以如此表現,是因為他已有了必勝的把握,而這種自信來源于他的一個判斷——張璁正在自掘墳墓。
張先生的整人計劃可謂准備充足,思慮周密。他拉攏了很多大臣,擁有無數爪牙,財雄勢大,斗爭中的每一步他幾乎都想到了。
但他千算萬算,卻忽略了一個問題——夏言為什麼不結黨?
[774]
如果他找到了這個問題的正確答案,沒准他還能多撐兩年,可惜他未能做到。
在激烈的斗爭中,所有的人都清楚地看到,雖然夏言孤身一人,卻從未屈服于那位高高在上的首輔大人,無論多少攻擊詆毀,他從未低頭放棄。
這人實在太有種了。幾乎所有的旁觀者都持有相同的看法。
既然他敢干,為什麼我不敢?!
于是那潛藏在內心深處的憤怒終于開始蠢蠢欲動,借投機而起,打壓,排擠,陷害,一切的控訴終于噴湧而出,一定要徹底打倒張璁這個無恥小人!
越來越多的人圍繞在夏言的身邊,他們認定,這個人能夠帶領他們戰勝那個為人所不齒的家伙,為含冤而去的楊一清報仇!
可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夏言竟然拒絕了,他接受大家的熱情,卻婉拒了所有的幫助,表示我一個人扛住就行,不願意連累大家。
無數人被他的義舉所感動,然而他們並不知道,夏言其實並不是一個如此單純的人。他這樣做的原因只有一個——他知道那個問題的答案。
夏言比張璁聰明得多,因為他很清楚,拉多少人入伙並不重要,最終決定自己命運的只有一個人——皇帝。
他雖然官小言微,卻看透了這位嘉靖皇帝的底細——這是一個過分聰明自信的人。而這樣的人,絕對不會饒恕任何敢于威脅他的人。
張璁是個不折不扣的蠢人,已經是首輔了,竟然還要擴大勢力,你還想干什麼?!
夏言很清楚這一點,他推辭所有人的幫助,只是為了得到那個最為關鍵性的支持。
所以他饒有興致地看著張璁那得意的笑容和無限的擴張,因為他明白:權力的膨脹就意味著加速的滅亡。
事實證明了夏言的推斷,轉機終于到了,皇帝對待張璁的態度突然大變,經常大罵他,而且屢次駁回他的建議和奏折,讓他大失臉面。
張璁終于發現情況不對了,由于智商的限制,他還不知道問題出在哪里,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已經落入了圈套。
束手待斃從來不是中國政治家的風格,張璁的偏執達到了頂點——只要解決了夏言,皇帝的寵信,眾人的尊崇,一切的一切都將恢複原狀!
而要實現這一目的,只需要一個完美的圈套——讓夏言身敗名裂的圈套。
這個圈套由一封奏折開始。
[775]
嘉靖十年(1531) 七月
行人司長官(司正)薛侃突然來到太常寺卿彭澤的家,交給了他一份文稿。
這份文稿是准備交給皇帝的,基本內容如下所列:
“以往祖宗分封,必定會派一位皇室子孫留駐京城,以備不測,現在皇上您還沒有兒子,希望能夠按照先例,先挑選一位皇室宗親加以培養,這是社稷大計,望您能認真考慮。”
薛侃略帶興奮地看著彭澤,等待著他的反應。
“很好,”彭澤笑著回答,“這是有益于國家的好事啊!”
薛侃放心了,他認為自己提出了一個很好的合理化建議。而他會跑來跟彭澤商量,是因為他們不但是同科進士,還是十余年的老朋友。
“事不宜遲,我明日就寫成奏折上稟。”
他興沖沖地收起了文稿,准備告別離去。
彭澤卻攔住了他:
“先不要急,容我再想想,你留一份底稿給我吧。”
事情就是從這里開始的。
看起來似乎一切都很正常,薛侃為國盡忠,提出建議,彭澤大力支持,完全贊同。然而隱藏在背後的,卻是一個無比狠毒的陰謀。
問題在關鍵就是那封奏折,薛侃認為它可以造福社稷,彭澤卻知道,這是一件致人死命的工具。出現這樣的偏差,說到底是個分工不同的問題。
薛先生的工作單位是行人司,這是個跑腿的部門,見過的世面有限,而彭先生在太常寺工作,這是一個專門管理禮儀祭祀的部門。
所以當彭澤看到這份文稿的時候,他立刻意識到,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到來了。
作為掌管宮內禮儀的官員,彭澤十分清楚,嘉靖先生雖然經常因為各種原因被大臣罵,卻也有一個萬不能碰的禁區——兒子問題。
不知為什麼,這位皇帝繼位十年,卻一直沒有兒子,原因不詳,這種事向來都是絕對隱私,一般也是大娘大嬸街頭談論的熱門話題,換到今天也得偷偷摸摸地上醫院,更何況在那萬惡的舊社會。
竟然敢上這種奏折,真是活膩了!


上篇:第203節     下篇:第205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