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06節  
   
第206節

嘉靖十四年(1535),張璁申請退休(真心實意,童叟無欺),經過反複挽留(一次),由于本人態度堅決(不想混了),皇帝陛下終于批准,並加以表彰,發給路費。
黯然離京的張璁踏上了回家的路,十一年前(嘉靖三年1524),他正是沿著這條道路春風得意地邁入京城,十余年的風雨飄搖,由小人物而起,卻也因小人物而落,世道變化,反複無常,不過如此而已。
但張璁並不知道,其實他是一個十分幸運的人,對比後來幾位繼任者,這位仁兄已經算是功德圓滿了,他親手燃起了嘉靖朝的斗爭火焰,卻沒有被燒死,實在是阿彌陀佛,上帝保佑。
[780]
當然了,張璁先生能夠得到善終,還要怪他自己不爭氣,和即將上台的那幾位大腕級權臣比起來,他的智商和權謀水平完全不在同一檔次。
張璁離開了,想起當年爭爹的功勞,嘉靖也有幾分傷感,但我們有理由相信,皇帝大人的感情是豐富的,心理承受力是很強的,而為了國家大計,要忘記一個人也是很容易的。
所謂以天下為己任,通俗解釋就是天下都是老子的,天下事就是本人的私事。
所以對于胸懷天下,公私合營的皇帝而言,張璁不過是個木偶而已,現在第一個木偶已經用廢了,應該尋找下一個了。
嘉靖十五年(1536),皇帝下諭:禮部尚書夏言正式升任太子太傅兼少傅(從一品),授武英殿大學士,進入內閣。
第二個木偶就此登上戲台。
夏言其實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他成為了第二個木偶,並且自覺自願甘于擔當木偶的角色,從這一點上說,他實在是個不折不扣的機靈人。
夏言的確比張璁聰明,所以他的下場也比張璁慘,因為嘉靖先生似乎一直以來都堅守著一個人生信條:
活著是我的人,死了是我的死人,化成了灰還要拿去肥田!
當然,在當時,夏言先生還沒有變成飼料的危險,因為他還有很多活要干。
成為內閣學士的夏言並沒有辜負皇帝的希望,他確實是個好官,干得相當不錯,至少比張璁強,雖說他的提升也有迎合皇帝,投機取勝的成分,但能混到今天這個地步,還是靠本事吃飯的。
夏言是一個十分清廉的人,而且不畏權貴,干跑腿的時候就曾提議裁減富余人員,壓制宦官,那時他雖然官小,卻干過一件震驚天下的事情——痛罵張延齡。
說起這位張延齡同志,實在是個了不得的人物,橫行天下二十多年,比螃蟹還橫。當然,囂張絕非偶然,他是有資本的——孝宗皇帝的小舅子。
憑著這個身份,他在弘治、正德年間很吃得開,無人敢惹。
然而夏言惹他了,他上奏章彈劾張小舅子侵吞老百姓的田產,送上去後沒人理,連皇帝都不管,要知道,當時是嘉靖初年(1522),皇帝大人自顧不暇,連爹都弄沒了,哪有時間管這事。
張延齡是個十分凶狠的人,准備搞打擊報複,可他沒想到,夏言比他更加凶悍。
[781]
還沒等張國舅緩過勁來,朝中的內線就告訴了他一個不幸的消息:夏言又上了第二封彈劾奏折,而且比上一封罵得更狠。
張延齡氣瘋了,恨不得活劈了這個不識時務的家伙,不過對于夏言的攻擊,他並不擔心,畢竟此人人微言輕,無人理會,翻不起多大的浪。
如他所料,第二封奏折依舊沒有回音。然而沒過多久,他又得到消息:夏言上了第三封奏折!
這人莫不是發瘋了吧!
夏言並沒有發瘋,但張延齡卻真的快被逼瘋了,因為夏先生的奏章並不只是上中下三集,而是長篇連載。
之後,夏言又陸續出版了奏章系列之痛罵張延齡第四、五、六、七部,這才就此打住。
之所以打住,絕不是夏言半路放棄,而是因為這事解決了,奏折一封接著一封,連皇帝陛下也被搞煩了,于是他在忙于爭爹的斗爭之中,還專門抽出時間料理了張延齡,退回了霸占的田地。他甯可得罪張國舅,也不敢再惹夏先生。
這就是夏言的光輝曆史,當日的夏行人就敢動朝廷高干,現在成了夏尚書、夏大學士,估計除了閻王之類的傳說人物,天地之間已然沒有他搞不定的人了。
除了剛正不阿外,夏先生還有一個特點——廉潔,對官員們而言,這可算是要了老命了,領導不下水,問題就難辦了。偏偏夏學士反貪力度又格外凶猛,于是一時之間,朝廷風氣大變,哭窮叫苦聲不絕于耳。
綜合說來,夏言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好人,這個人不貪財,干實事,心系黎民百姓,國家社稷,他的才干不亞于楊廷和,而個人道德操守卻要遠遠高于前者。
在他的管理下,大明王朝興旺發達、蒸蒸日上,發展前景十分看好。
但夏言畢竟不是雷鋒叔叔,他也有一個致命的軟肋。
夏先生這輩子不抽煙、少喝酒、不貪錢,不好女色,除了干活還是干活,但他竟然十分享受這種郁悶得冒煙的生活。
因為在枯燥單調的背後,隱藏著一個巨大的誘惑——權力。
征服所有的人,掌控他們的命運,以實現自己的抱負。這大概就是夏言最原始的工作動力。
不過我們還是應該贊揚夏言的,他雖然追逐權力,主要目的還是為了干活,事實上,他的權力之路十分順利,嘉靖十五年(1536),他接替李時,成為了內閣首輔,走到了權力的頂峰。
然而夏先生剛剛爬到山頂,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就發現那里還站立著另外一個人,很明顯,這個人並不打算做他的朋友。
夏言已經是內閣首領,文官的第一號人物,卻偏偏管不了那位仁兄,因為這個人叫做郭勳。


明朝那些事兒4 第五章 鋒芒
作為張璁的盟友,在朋友倒黴的時候,他十分忠誠地遵循了自己的一貫原則——落井下石。朝廷誰當政並不要緊,只要能保住本人的地位就行。
可慢慢他才發現,這個新上台的夏言實在不簡單,此人十分聰明,而且深得皇帝寵信,也無意與他合作,遠不如張璁那麼容易控制。為了將來打算,最好早點解決這個人。
而郭勳采用的攻擊方法也充分地說明了一點——他是個粗人。
這位骨灰級高干平時貪汙受賄,名聲很差,人緣不好,腦袋也不開竅,竟然直接上奏折罵夏言,掐架票友居然敢碰專業選手,這就是傳說中的雞蛋碰石頭。
夏言自不必說,馬上寫文章反罵,雙方拳腳相加,十分熱鬧,按照常理,這場斗爭應該以夏言的勝利告終,然而事實卻並非如此。
嘉靖膩煩透了,手下這幫人罵來罵去也就罷了,可每次都要牽扯到自己,一邊是朝廷重臣,一邊是老牌親戚,雙方都要皇帝表態,老子哪來那麼多時間理你們的破事兒?!
不管了,先收拾一個再說!
夏言運氣不好,他挨了第一槍。
嘉靖二十年(1541),皇帝大人收到了夏言的一封奏折,看過之後一言不發,只是讓人傳他火速進見。
接到指令的夏言有了不祥的預感,但他還比較安心,因為自己的這封奏折並沒有涉及什麼敏感問題,可他進宮之後,才發現問題嚴重了。
嘉靖不由分說,把夏言罵了一頓,搞得首輔大人不得要領,然後才說出罵人的原因——寫了錯別字。
夏言懵了,這不是故意找茬嗎?
換了別人,挨頓罵也就算了,皇帝故意找茬,你還敢抽他不成?
可夏言兄實在是好樣的,他不肯干休,竟然還回了一句:
“臣有錯,恰逢近日身體不適,希望陛下恩准我回家養病。”
你故意鬧事,我還就不伺候你了!
當然了,嘉靖先生也不是好欺負的,他怒不可遏地大喊一聲:
“你也不用養病了,致仕去吧,再也不要回來了!”
[783]
慘了,這下麻煩了。
玩笑開大了,可是話說出了口,也沒法收回來,只能硬著頭皮走人。
夏言開始滿懷憂傷地捆被子,准備離開北京,但就在他即將上路時,突然有人跑來告訴他:先等一等,你可能不用走了。
夏言確實不用走了,因為出事了,而且還是大事。
這件事情出在郭勳身上,夏言因為錯別字被趕出了京城,郭勳很是高興了一陣,但這位兄弟實在是不爭氣,很快就惹出了一個大亂子。
這事具體說來是個工作作風問題,嘉靖皇帝不久前曾交給郭勳和王廷相(時任左都禦史)一個差事,並專門下達了諭令。
可是蹊蹺的是,王廷相接到諭令後,四十余天都沒有動靜,不知到底搞什麼把戲。
這里順便說一下,王廷相先生是大文豪,“前七子”之一,還是著名的哲學家。之所以不干活,沒准是在思考哲學問題。
可是郭勳就有點離譜了,王廷相雖然懶,也只能算是怠工,他卻膽大包天,明知道有諭令,就是不去領!權當是不知道。
郭勳雖說是皇親國戚,但也是拿工資的國家公務員,既然拿錢就得給皇帝干活,而郭先生明顯沒有這個覺悟。
于是皇帝發怒了,自己交待下去的事情,一個多月竟然沒有回音,立刻下旨嚴查,王廷相也真算機靈,一看情況不妙,馬上補交了工作報告。
相對而言,郭勳的認罪態度就不怎麼好了,活還是不干,只寫了一封奏折為自己辯護,本來這事不大,念在他世代高干的份上,最多也就罵幾句了事,可他的那份奏折卻惹出了大禍。


上篇:第205節     下篇:第207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