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09節  
   
第209節

這案子算是通了天了,皇帝大人在自己老婆(之一)的床上被人差點活活勒死,而行凶者竟然是手無寸鐵的宮女。這要換在今天,絕對是特級八卦新聞,什麼後宮黑幕,嬪妃秘聞必定紛紛出爐,大炒特炒。
但出入意料的是,在當時,這起案件的處理卻是異常的低調,所有的正史紀錄都諱莫如深,似乎在隱藏著什麼。
當然,結論還是有的,經過審訊,犯罪嫌疑人楊金英、張金蓮對自己的罪行供認不諱,為爭取寬大處理,她們還供出了此案的幕後黑手——王甯嬪。
這位王小姐也是嘉靖的老婆,後宮重量級人物之一,這里就不多講了,主謀的這頂帽子最終扣在了她的頭上。
至此,此案預審終結,也不用交檢察院起訴了,以上一干人等全部被即刻斬首示眾。
這案子到這里就算結了,但真相卻似乎並未大白,因為還有一個始終未能解釋的問題——殺人動機。
要知道,殺皇帝實在是個了不得的事情,決不可能大事化小,根據慣例,敢于冒這個險的人,必定要遵循一個原則——收益大于風險。
虧本的買賣從來沒人肯做,那到底什麼樣的收益才能讓她們干出這等驚天大事呢?在那年頭,武則天已經不流行了。
而最大的疑點是王甯嬪,她並沒有理由這樣做,因為根據成本核算,就算嘉靖死掉,她也占不到任何便宜。
[792]
這是一個沒有動機的案件,參與其中的人卻並不是受益者,這似乎讓人很難理解。不過話說回來,女人的心理是很難捉摸的,除了妒忌外,也不排除內分泌失調,情緒失控之類的原因。
所以說來說去,這個案子仍然是一團漿糊,搞不清動機,也搞不清真相。唯一明確的是案件中各個角色的結局:
嘉靖十分郁悶,他在自家的床上被人套住了脖子,差點送了命。此後他搬出了後宮,住進了西苑。
楊金英等人受人指使,最終賠掉了性命。王甯嬪被控買凶殺人,如果屬實,那就算罪有應得,倘若純屬虛構,那只能算她倒黴了。
但這件事情還有受益者的——皇後,她不但救了皇帝,除掉了王甯嬪,還趁機干了一件壞事,在她的操控下,謀殺專案組查出,端妃事先也知道謀刺一事,于是皇後大人順水推舟,把這個危險的敵人(對她而言)也送上了刑場。
從此以後,這起謀殺案就成為了街頭巷尾議論的熱門話題,也是官員們每日上班必不可少的八卦,但這起案件絕不僅僅是花邊新聞,事實上,它對後來那二十余年曆史的發展有著極其重要的影響。
可能是受驚過度了,嘉靖的心靈受到了嚴重的創傷,他從此不再上朝,剛開始的時候大臣們並沒有在意,就當皇帝大人養病休息,不久後自然會恢複原狀,只要等一等就好。
可他們沒有想到,這一等,就等了二十多年。


明朝那些事兒4 第六章 最陰險的敵人
嚴嵩的原則
嘉靖算是消停了,但是大臣們的斗爭游戲卻剛剛進入高潮,夏言除掉了他的最大對手,奪取了全部的權力,所有人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這一年是嘉靖二十一年(1542),看上去一切都很完美,但他不會想到,崩潰將在最為輝煌的那一刻到來。
毀滅他美好前景的人,叫做嚴嵩。
嚴嵩,字惟中,成化十六年(1480)出生,江西袁州府分宜人。
說起此人,實在是大大的有名,從明代開始,他就被人以各種形式,(寫入書中、編入戲里)不停地罵,反複地罵,並最終獲得了一個榮譽稱號——明代第一奸臣。
事實上,在走上那條不歸路之前,他曾經是一個勇敢正直,堅持原則的人,而那時,他是夏言的朋友。
如同所有的悲劇一樣,嚴嵩的故事也有著一個喜劇的開頭。
[793]
應該說嚴嵩的運氣是不錯的,他出生時,家里雖不很富,卻也算個中產階級。他的父親曾多次參加科舉,屢戰屢敗,屢敗屢戰,到最後實在戰斗不動了,就改行當了教書先生。
老子的未竟事業自然是要兒子完成的,剛出生不久的嚴嵩就此開始了他的學習生涯。
嚴嵩的幼年教育是可以寫成啟蒙類教科書的,據說他三歲就學會了寫字,到六歲就能背誦四書五經,但這些還只是小事,兩年之後發生的那件事情才真正引起了轟動。
在這一年,八歲的嚴嵩因為成績好,作為優秀童生考入了縣學。
看上去似乎沒什麼大不了的,那麼我們來列舉另外兩位仁兄進行類比,你就能知道其中奧妙:
海瑞,身份:童生,時年二十八歲。
范進,身份:童生,時年五十余歲。
其實這二位兄弟還算是年輕有為的,六七十歲考不上縣學的童生大有人在,相比之下,嚴嵩實在是神童中的神童。
就這樣,嚴嵩一直神童了八年,到了弘治八年(1495),十六歲的嚴嵩准備參加鄉試,包袱都打好了,剛要出發,爹死了。
這實在是讓人悲痛的事情,一般到這種時候,都會有固定劇本:跳出來一大幫親戚朋友,說些什麼不要悲傷、要正常發揮水平、告慰先人之類的話,然後主人公擦干眼淚,抬頭望天,握拳作苦大仇深狀,毅然踏上前進的道路。
嚴嵩的情況大致差不多,只是有一點不同——他沒有去考試。不是他過于悲痛不想考,而是不能考——根據明代規定,死了爹的,要在家守制三年。
國家政策是沒法違反的,嚴嵩只好在家待業了三年,三年後,他帶著父親的遺願和滿腔的抱負前往南昌,一舉中第,金榜題名。
嚴嵩的鄉試成績很好,所以對于第二年的會試,他本人十分自信,可事實證明,地方經驗放到中央,往往都是不靈的。考試成績出來後,名落孫山的嚴嵩歎著氣走了回頭路。
不要緊,下次一定能夠考上!
過了三年,他進京參加第二次考試,幾天後,他拿著京城同鄉送的慰問品回了家。
神童也好,天才也好,考不上就考不上,說啥也沒有用。
失望的嚴嵩沒有放棄,他確信自己一定能夠成功。
于是去考了第三次,這次他不再有任何幻想,考上就好,只要考上就好。
但上天卻跟他開了一個玩笑,善意的玩笑。
[794]
老天爺可能覺得嚴嵩先生才學深厚,非要消遣一下他,所以在兩次落榜之後,嚴嵩意外地得知了自己的考試成績——二甲第二名。
一甲只有三人(狀元、榜眼、探花),所以二甲第二,就是全國第五。
這個成績實在太好了,嚴嵩驚訝之余大喜過望,在他看來,自己的命運將就此徹底改變。
正德元年(1506),嚴嵩被選為翰林,成為了一名庶吉士,這一年他二十七歲,年少高才,前途遠大而光明——光明時間合計三年。
正德四年(1509),嚴嵩迎來了一個噩耗,他的母親去世了。
嚴嵩是一個十分孝順的人,在父親死後,母親含辛茹苦撫養他,供他讀書考試,所謂子欲養而親不在,實在是一場人生悲劇。
但凡是個人,遇到這種事都會悲傷,但嚴嵩卻似乎有點過了頭,他日夜痛苦,傷心過度,差點送了命,經過緊急搶救才活過來。
這還沒完,悲痛至極的嚴嵩又做出了一個更讓人意外的決定,他要辭官回家隱居。
這是一個讓人欽佩的決定,一個前途無量的年輕人,放棄榮華富貴,避開俗世紅塵,只為紀念自己未能報恩的母親。三十歲的嚴嵩是一個了不起的人。
嚴嵩回到了老家隱居,但國家並沒有忘記他,朝廷曾多次下旨,希望他回朝中為國效力。
可嚴嵩拒絕了,他已經過了守制期,卻仍拒不入朝,只因為另一個理由:
“奸人當道,在下不堪與之為伍!”
他口中的奸人,就是當年紅得發紫的錢甯和江彬,嚴嵩有他自己的骨氣:甯可不當官,也決不與小人同流合汙!
那時的嚴嵩,是一個正直的人。
但隱居十年之後,他終究還是答應了一個人的邀約,再次出山為官。並非是他出爾反爾,只是因為這個人他無法拒絕。
此人就是我們的老朋友,當時的內閣首輔楊廷和。
在嚴嵩看來,楊廷和是朝廷的支柱,在楊廷和看來,嚴嵩是難得的人才,而更為重要的是,十年前(弘治十八年1505)的那次會試,點中嚴嵩卷子,對其贊揚有加,並成為他老師的人正是楊廷和先生。
楊先生真可算得上是個有眼力的人,因為十七年後(嘉靖二年1523)的殿試中,他還誇獎過另一位新科進士,斷定此人必成大器,之後還大力提拔。
看來這個世界確實很小,因為這位幸運者的名字叫做徐階。
[795]
論資排輩是官場的優良傳統,在這種思想的指導下,嚴嵩的境遇並不太好,所謂“任你通天大才,只有推倒重來”,他先進了翰林院,卻只干了個編修(翰林院的低級官員),一年多什麼也沒混出來。
但人生總是充滿驚喜的,正德十三年(1518),嚴嵩得到了一份差事——傳旨。
這就是傳說中的欽差,雖說是個體力活,不過能到地方上擺擺威風,混吃混喝,也算不錯,于是嚴嵩樂顛顛地上路了。
然而事實證明,這趟所謂的欽差,實際上是個苦差。
嚴嵩十分盡責地完成了使命,然後一路往回趕,但上天似乎還沒玩夠,他又一次在錯誤的時間,將嚴嵩送到了一個錯誤的地點。
具體說來,當時嚴嵩先生所處的環境如下:
時間:正德十四年(1519)六月
具體方位:江西省臨江府


上篇:第208節     下篇:第210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