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07節  
   
第207節

必須說明的是,郭勳的那封奏折並沒有錯別字,這是值得表揚的,不過他的問題比錯別字要嚴重得多。
這位仁兄真不愧是個粗人,他不但在奏折中狡辯,還寫下了一句驚世駭俗的話:“何必更勞賜敕”。
結合上下文,此言通俗解釋大致如下:
這種事情你(指皇帝)何必要專下命令,多余!
姓郭的,你有種,不廢了你就不姓朱!皇帝終于發怒了,他痛罵了郭勳一頓,並召回了夏言,屋漏偏逢連夜雨,郭勳先生平日里貪汙受賄,欺壓大臣百姓,做盡壞事,人緣極差,朝廷中的言官眼看他倒黴,紛紛上書大罵一番,痛打落水狗。
關鍵時刻,郭勳終于醒悟,立刻虛晃一槍,表示自己壓力過大患病休養,希望皇帝恩准。
[784]
嘉靖同意了,對這位老親戚,他還是比較信任的。官員們見勢不妙,也就紛紛縮手倒戈了。
如果事情到此為止,郭勳成功避過風頭,大概還能有個安詳的晚年,可是在最關鍵的時候,夏言回來了。
在夏言看來,張璁多少還算是個干事的人,而這位郭高干不學無術,是純粹的社會垃圾。要想平安治國,實現自己的政治理想,就必須清除這堆垃圾。
但這幾乎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郭家從老朱開始,已經混了差不多兩百年,根深葉茂,黑道白道都吃得開,一個普通的內閣首輔又能如何?
普通的內閣首輔自然沒有辦法,但是夏言並不普通。
他決心挑戰這個高難度動作,搬走最後的絆腳石。為此他找來了自己的門生言官高時,告訴了他自己的計劃,並問了他一個問題:
“此事風險甚大,你可願意?”
回答如下:
“為國除此奸邪小人,在所不惜!”
嘉靖二十年(1531)九月 乙未
給事中高時上書彈劾:武定侯郭勳,世受皇恩,貪汙不法,今查實罪行如下,應予法司嚴懲!
這是一道極有分量的奏折,全文共列出郭勳罪行十五條,全部查有實據,實在是一顆重量炸彈。
嘉靖發火了,他沒想到郭勳竟然還有這麼多的“壯舉”,氣急之下將這位親戚關進了監獄。
事發突然,郭勳十分吃驚,但入獄之後,他卻鎮定下來,因為他很清楚,憑著自己的身份,皇帝絕不會下殺手,無非是在牢里呆兩天而已。
他的這個判斷非常靠譜,嘉靖只是一時沖動,很快就消了氣,還特別下令不准動刑,看樣子過兩天他就能無罪釋放。
然而郭勳錯了,他的人生將在這里走向終點。
不久之後,高時又上了第二封奏折,內容如出一轍,要求嚴厲懲辦郭勳,嘉靖未予理會,退回了奏折。
這個行動隱藏著皇帝的真實意圖——此事到此為止,不要繼續糾纏。
然而夏言的攻勢才剛剛開始。
與以往不同,這次司法部門的效率相當高,他們很快就彙報了對此案的預審結果——勳罪當斬。
這下子嘉靖頭大了,他本來只想教訓一下郭勳,怎麼會搞得要殺頭?
事到如今,必須開門見山了:
“此案情形未明,發回法司複查!”
首輪試探到此結束,第二輪攻擊即將開始。
[785]
高時再次上書,內容還是要求嚴懲,但這一次,嘉靖沒有再跟他客氣,他下令給予高時降級處分。
得到了處分的高時非但不沮喪,反而十分高興,因為他已經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好戲即將上場。
表明立場之後,嘉靖放心地等待者重審的結果,然而就在此時,給事中劉天直突然上書!奏折中彈劾郭勳大罪十二條,這次就不是貪汙受賄那麼簡單了,罪名種類也更為豐富,包括擾亂朝政,圖謀不軌等等。
就如同預先編排一樣,之前遲遲不動的法司立即做出了重審結論——除殺頭外,還額外附送罰沒個人財產。
這一招實在太狠了。
嘉靖原本以為自己發話,下面的人自然會聽話,可事與願違,更絕的是,他吃了悶虧,卻還沒法發脾氣,人家有憑有據,按照證據辦案,你能說他不對嗎?
皇帝陛下終于發現,自己原來是個冤大頭,讓人糊弄得團團轉,被賣了還在幫人家數錢。
不過沒關系,對手雖然狡猾,但最終的決定權仍然在我的手上,我不發話,誰敢殺郭勳?!
嘉靖這次學聰明了,他收下了法司的奏折,卻根本不予理會,同時他多次召見相關大臣,旁敲側擊,要他們放郭勳一條生路。
在他看來,只要他不點頭,郭勳就不會死,而多坐兩天牢對這位高干子弟來說不是一件壞事。
可惜他並不清楚,要殺掉郭勳,並不一定要經過他的認可,在這個世界上,要解決一個人,有很多種不同的方法。
皇帝傳達了自己的意見,可是大臣們卻出現了集體弱智症狀,毫不理會上級的一片苦心,仍然不停地上奏要求殺掉郭勳。
這倒也罷了,但幾個月之後,嘉靖卻得到了一個讓人震驚至極的消息——郭勳死在了牢里。
這位精力旺盛的仁兄就此結束了自己的一生,死因不明,但可以肯定的是,絕對不是自然死亡。反正人在監獄里,愛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
嘉靖終于出離憤怒了,這是赤裸裸的司法黑幕!是政治暗殺!
但他仍舊沒有辦法。
人死了之後,偵辦此案的刑部、大理寺官員十分自覺,紛紛上奏折寫檢討,在文中他們紛紛表示一定會吸取這次的教訓,搞好獄內安全檢查,防止同類悲劇再次發生,以後一定多加注意云云。
總而言之,責任是有的,疏忽是有的,故意是沒有的。
[786]
氣歪了鼻子的皇帝陛下這次沒有廢話,他直接下令,對參與辦理此案的全部官員予以降職處分,多少也算是出了一口惡氣。
夏言又一次大獲全勝,他虎口拔牙,把生米做成了稀飯,活人整成了死人,不但殺掉了郭勳,還調戲了一把皇帝,甚至連一點破綻把柄都沒留下。
這次行動的成功,充分表明夏言的斗爭藝術已經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他本人也就此邁入超一流政治高手的行列。
好了,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人了,登上了頂峰的夏言開始俯視著腳下的一切。終于走到了這一步,所有的人都聽命于我,偉大的政治理想和抱負將在我的手中實現。
夏言終于開始得意了,毫無疑問他有這樣做的資本,但曆史無數次地告訴我們,驕狂的開始,就意味著勝利的終結。有一雙眼睛正注視著他,等待著他的錯誤。
在那座山的頂峰,只能容納一個人的存在,永遠如此。
自信的抉擇
其實對皇帝而言,朝廷中的腥風血雨並沒有什麼所謂,因為夏言雖是一個極其聰明的人,但和自己比起來,仍然有不小的差距。
十五歲的時候,他登上了皇位,十七歲時,他用過人的天賦戰勝了楊廷和,十八歲時,他杖責百官,確立了自己的權威,而事實證明,他在治國方面也絕對不是一個昏庸之輩。
登上皇位不久後,他就開始打聽兩個人的下落:
“江彬和錢甯在哪里?”
大臣回報,目前仍關押于獄中,聽候陛下處置。
對于這個問題,屬下們心知肚明,大凡新君登基,總要搞點特赦以示寬容,畢竟用殺人來慶祝開張還是不多見的。
不過接下來的那句話和他們的想象有點差距:
“奸佞小人,留著干什麼,即刻斬首!”
嘉靖是一個十分特別的人,不僅僅是他的智商,還有他的生活經曆。
與嬌生慣養,混跡在大城市的朱厚照不同,朱厚熜出生在一個偏僻的地方,而他這位所謂藩王之子,實際上是比較慘的,因為除了吃穿好點外,他是一個基本失去自由的人。
在明代,由于之前有朱老四(朱棣)的光輝榜樣和成功經驗,曆代皇帝都把藩王兄弟視作眼中釘,如藩王不領聖旨擅自入京,就是造反,可以立即派兵討伐。
所以朱厚熜不能去北京,也不能四處閑逛,在他的周圍,始終有人在監視著他,而他所平日能接觸的人,也不過是些平民百姓而已。
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的朱厚熜,懂得猜忌和防備,也了解普通人的痛苦,所以每當他聽到那位荒唐堂兄的事跡時,都不禁搖頭歎氣:
“若我在朝,必當蕩滌奸邪,興旺盛世!”
現在是時候了。
[787]
在明武宗的時代,太監是一份很有前途的職業,不要說劉瑾、張永這些大腕,一般的管事太監也是財大氣粗,他們不但可以管理宮中事務,甚至還有兵權在手(鎮守太監),連地方都指揮使也要聽這些武裝太監的話。
可惜朱厚照不爭氣,三十歲就沒了,上面換了領導,于是夢醒之後,心碎無痕。
嘉靖對太監的身份定位很簡單——奴才。在他看來,這幫子人就該去洗廁所掃地,安心干活,還想發財、帶兵、操控朝政?
他公開表態:奴才就該干奴才的事情,如果敢于越界,決不輕饒!
剛開始時,太監們並不在意,也不相信。但是屬于他們的悲慘世界確實到來了。
嘉靖召集了司禮監,下了一道嚴厲的命令——召回所有派駐外地的太監,這道命令迅速得到了執行。
人拉回來了,干什麼呢?按程序走,先是訓話,訓完了就查,查出問題就打,經不住打的就被打死,這還算講人道的。有兩個貪汙的太監由于數額巨大,情節嚴重,被打死後尸體還掛在外面示眾,實在夠狠。
這是小嘍羅的遭遇,大腕級的也沒有好下場。


上篇:第206節     下篇:第208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