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11節  
   
第211節

出乎意料的是,下面竟無人回答。
後來還是一個太監私下里告訴他,夏言之前來過,聽說還沒上朝,連招呼都沒打,就回家睡覺去了。
嘉靖發毛了,我遲到你就早退,還反了你了!
而讓他們徹底決裂的,是著名的“香葉冠”事件。
嘉靖信奉道教,而夏言偏偏是個無神論者,每次嘉靖和他討論道教問題,夏言都聽得打瞌睡。久而久之,嘉靖也覺得沒意思了,不想再和他談。
可問題在于,這個人雖然不信道,卻會寫青詞,在嘉靖看來,如果稿子質量不高,是會得罪神仙的,而神仙大人一生氣,自己長生不老的報告就批不下來。
這實在是個性命攸關的事情,所以每次嘉靖總是耐著性子向夏言催稿,可是夏言總是愛理不理,要麼不寫,要麼應付差事,搞得嘉靖十分不快。
拖皇帝的稿也算夠膽了,可這並不足以證明夏言的勇氣,他還干過更為膽大包天的事。
嘉靖為了顯示自己的虔誠,每次上班時都不戴皇帝金冠,而是改戴道士的香葉冠,此外,他還特意親手制作了五頂香葉冠,分別賜給自己最親近的大臣。
夏言得到了其中一頂,卻從來不戴。
嘉靖開始還不在意,可他左等右等,始終沒看到夏言換帽子,才忍不住發問:
“我上次給你的帽子呢?”
“尚在家中。”
“為何不戴?”
“我是朝廷大臣,怎麼能戴那種東西?!”
嘉靖的臉發白了,他尷尬地盯著夏言。
可夏先生似乎並不肯就此干休:
“以臣所見,希望陛下今後也不要戴這種東西,君臨天下者,應有天子之威儀,以正視聽。”
傷自尊了,真的傷自尊了
(長篇) 明朝的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800]
要知道,這玩意兒雖然不中看,卻是嘉靖先生自己親手做的,是他的勞動成果和汗水結晶。夏言不但不要,還把他訓了一頓,確實讓人難以接受。
于是他發火了:
“這里不需要你,馬上滾出宮去!”
夏言這樣回答:
“要我出宮離開,你必須親自下旨!(有旨方可行)”
然後他冷笑著大步離去,只留下了氣得發抖的皇帝陛下。
鬧到這個地步,不翻臉也不可能了,而在這君臣矛盾的關鍵時刻,嚴嵩出現了。
在五頂香葉冠中,還有一頂是給嚴嵩的,但他的表現卻與夏言完全不同。由于嚴先生沒有原則,所以自然也不要老臉,他不但戴上了香葉冠,還特意罩了一層青紗,表示自己時刻不忘領導的恩惠。
嘉靖十分高興,他特別表揚了嚴嵩。
嚴嵩是夏言的同鄉,兩人關系一向不錯,夏言發達之後,出于老鄉情誼,他對嚴嵩十分關照。
然而慢慢他才發現,嚴嵩是一個偏好投機、沒有道德觀念的人,只要能夠達到目的,此人就會不擇手段,任意胡來。
剛強正直的夏言十分反感這種行為,雖然嚴嵩對他十分尊敬,早敬禮晚鞠躬,他卻越來越瞧不起這個人。
一個卑躬屈膝的人,無論如何逢迎下作、厚顏無恥,最終即使得到信任,也絕對無法獲得尊重。
夏言看透了嚴嵩,對他的那一套深惡痛絕,只希望這個人滾得越遠越好。
然而嚴嵩似乎並不在意,他很清楚,自己是夏言的下級,無論如何,現在還不能翻臉,為了緩和兩人的關系,他決定請夏言吃飯。
夏言接到了請柬,他想了一下,答應了。
約定的時間到了,菜也上了,卻沒有一個人動筷子——因為夏言還沒有到。
眼看要吃隔夜飯了,嚴嵩說,我親自去請。
他來到了夏言的府邸,門衛告訴他,夏言不在。
這擺明了是耍人,故意不給面子,嚴嵩的隨從開始大聲嚷嚷,發泄不滿,然而嚴嵩十分平靜,他揮了揮手,回到了自己的家。
面對著發冷的酒席,和滿堂賓朋嘲弄的眼神,嚴嵩拿起了酒宴的請柬。
他跪了下來,口中念出夏言的名字,將請柬的原文從頭到尾念了一遍,最後大呼一聲:
“未能盡賓主之意,在下有愧于心!”
表演結束了,他站了起來,不顧眾人驚異的目光,徑自走到酒席前,開始吃飯。
今日我受到的羞辱,將來一定要你加倍償還
[801]
黑狀
在夏言看來,嚴嵩是一個沒有原則的小丑,一個無關緊要的小人。
事實確實如此,那次晚宴之後,嚴嵩依然故我,一味的溜須拍馬、左右逢迎,而夏言也是一如既往地看不起他。
但夏言的看法只對了一半,因為小人從來都不是無關緊要的,他們可以干很多事情,比如——告狀。
嘉靖二十一年(1542)六月的一天,夏言退朝之後,嚴嵩覲見了嘉靖。
在皇帝面前,他一改往日慈眉善目的面孔,以六十三歲之高齡,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乾淨利落地完成了整理著裝——下跪——磕頭等一系列規定項目,動作舒緩、緊湊,造詣甚高。
然後他淚流滿面,大聲哀號道:
“老臣受盡夏言欺辱,望陛下做主!”
雖然看似痛哭流涕,不能自己,但難能可貴的是,嚴嵩的思維仍然十分清楚,且具有嚴密的邏輯性,他逐條逐點痛訴老油條夏言種種令人發指的行為,聲淚俱下。
可是他滔滔不絕地說了很久,上面的皇帝陛下卻並未同仇敵愾,只是微笑著看著他的表演,並不動怒。
嘉靖是一個聰明絕頂的人,對于大臣之間的矛盾,他一直都是當笑話看的,想要把他當槍使,那是不容易的。
但嚴嵩並不慌亂,關于這個問題,他已經做好了准備。雖然坐在上面的這個人十分聰明,極難對付,但他也有自己的弱點,只要說出那件事,他一定會乖乖就范!
“夏言藐視陛下,鄙棄禦賜之物,罪大惡極!”
這是嚴嵩黑狀的結尾部分,雖然短小,卻極其精悍。因為所謂的禦賜之物,就是那頂香葉冠。
于是嘉靖憤怒了,欺負嚴嵩無所謂,不聽自己話才是嚴重的政治問題。他立即寫下了斥責夏言的敕書。
當然了,痛斥的根據不是拒戴香葉冠,而是“軍國重事,取裁私家,王言要密,視同戲玩!”
整的就是你,其實不需要什麼理由。
嘉靖被自己的木偶操縱了,這是自他執政以來的第一次,但遺憾的是這並非最後一次,大臣們已經熟悉了他的出牌套路,不久之後,幾位比他更聰明的重量級人物即將上場,事情的發展就此徹底失去控制。
受到皇帝斥責的夏言害怕了,他連忙上書請罪,但無濟于事,半個月後,他被削職為民,嚴嵩進入內閣
[802]
客觀地講,嚴嵩是沒有什麼政治才能的,和夏言相比,他缺乏處理政事的能力,卻並非一無是處,他有兩項遠遠高于常人的技能——拍馬屁、整人。
自嘉靖二十一年(1542)八月入閣起,他天天泡在大臣值班室(西苑),據說曾創下一星期不洗澡不回家的紀錄,但奇怪的是,屬下們似乎從沒看見他干過除舊布新、改革弊政的好事,那您老人家一天到晚呆在那里干嘛呢?
答案很簡單,下級看不到不要緊,領導看到就行(嘉靖住西苑),磨洋工也好,喝茶打牌也罷,只要天天在辦公室坐著,讓皇帝看見混個臉熟,不愁沒前途。
這一招十分奏效,皇帝被嚴嵩同志把茶水喝干、板凳坐穿的毅力感動,特意附送印章一枚,上書“忠勤敏達”四字,並授予太子太傅(從一品)以示表彰。
除了尊重領導外,嚴嵩同志在打壓同事,開展整人工作上也不遺余力,當時的內閣中共有四人,除了嚴嵩外,還有比他早來的老同志翟鑾(首輔)、和他同期入閣的吏部尚書許贊、禮部尚書張壁。嚴嵩一個人說了不算。
但嚴嵩同志是有辦法的,他先指使言官罵走了翟鑾、然後乾淨利落地獨攬大權,許贊和張壁入閣一年多,連票擬的筆都沒摸過,一氣之下索性不管了。
對于嚴嵩而言,這無異于如魚得水,但他偏偏還要立個牌坊,曾幾次向皇帝上書,表示內閣現在人少,希望多找幾個人入閣,臣絕對不能獨斷獨行。
嘉靖十分感動,他立刻下詔表揚了嚴嵩,任命他為吏部尚書、謹身殿大學士、少傅,並且明確表示:你一個人就行了,信得過你!
情況大抵如此。
應該說,夏言把弄權術,掌握朝權,主要目的還是為了治理國家,整頓朝政,而嚴嵩的目的就單純得多了,他玩這麼多花樣,只是為了自己的愛好——貪汙受賄。
嚴嵩從來不相信什麼他好、我也好,別人過得如何他無所謂,只要自己舒坦就行,懷著這一崇高理想,他在貪汙戰線上干出了卓越的成績。
當時的紀檢官員們(都察院禦史)每年有一個固定任務——評選年度貪汙人物排行榜,凡上榜者都有具體數據支持,且公之于眾。
而嚴嵩同志自從進入內閣以來,每年必上榜,上榜必頭名,更為難得的是,連南京的都察院也把他評為貪汙第一人,每年上報朝廷。
雖獲此殊榮,但嚴嵩卻並不慌張,因為他十分清楚,嘉靖從不在意他貪了沒有或是貪了多少,只關心他是否聽話。
事實確實如此,雖然彈劾奏章接連不斷,嚴嵩始終穩如泰山。
可是情況逐漸出現了變化。
[803]
嚴嵩終于犯了他的前任曾經犯過的錯誤——專斷。


上篇:第210節     下篇:第212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