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14節  
   
第214節

然而聶豹的反應卻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不,你並不明白”,聶豹神秘地笑了,“至少現在沒有。”
嘉靖三年(1524),懷著滿心的喜悅和一絲疑惑,徐階拜別聶豹,前往京城赴任。
[810]
作為帝國的優秀人才,他進入翰林院,成為了一名七品編修,這里雖然沒有外放地方官的威風和油水,卻是萬眾矚目的中心,因為一旦進入這里,半只腳就已經踏入了內閣。
此時的徐階少年得志,前途看漲,還剛剛辦完了婚事,娶了個漂亮老婆,所謂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好事都讓他一人趕上了,可是到達人生頂點的徐階萬萬沒有想到,他剛摸到幸福大門的把手,就即將滑入痛苦的深淵。
嘉靖三年(1524)八月,剛進翰林院的徐階板凳還沒坐熱,就接到了一個不幸的消息,他的父親去世了。
徐階是個孝順的兒子,他極為悲痛,報了父喪,二話不說就打起背包回了家,在家守孝一呆就是三年。
剛到單位上班,領導沒混熟,同事關系也沒搞好,就回家晾了三年,也真算是流年不利,但徐階並不知道,這一切不過是熱身運動,一場致命的劫難即將向他襲來。
嘉靖六年(1527),徐階回到了北京,官複原職,開始在翰林院當文員,整日抄抄寫寫,研究中央文件。
平淡的日子過了三年,大麻煩終于來了,從他看到張璁的那封奏折開始。
之後的事情我們已經說過了,張璁要整孔老二,徐階反對,于是張璁要整徐階,最後徐階滾蛋。
好像很簡單,事實上不簡單。
當徐階鼓起勇氣駁倒張璁的時候,他並不怎麼在意,大不了就是罷官嘛,你能把老子怎麼樣?還能殺了我?
沒錯,就是殺了你。
由于徐階罵得太痛快了,都察院的幾個禦史也湊了熱鬧,跟著罵了一把,又惹火了張璁,這下徐階慘了,張先生缺少海一樣的心胸,充其量也就陰溝那麼寬,他當即表示要把帶頭的徐階干掉。
天真的徐階萬沒想到,發表個人意見、頂撞領導竟然要掉腦袋,不過事情到了這個份上,伸頭縮頭都是一刀,索性豁出去了,死也不當孬種!
他毫不畏懼,直接放話出來:要殺就殺,老子不怕!
但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徐階沒有想到,還有更為悲慘的命運在前方等待著他,因為在這個世界上,死亡從來就不是最狠毒的懲罰。
[811]
就在他靜坐等待處罰的時候,另一個噩耗傳來,他的妻子突然病逝了,只留下了一個兩歲的孩子。
徐階悲痛萬分,他成婚僅僅六年,妻子就永別而去,但更讓他痛苦不已的是,他連辦理妻子後事的能力都沒有,因為他得罪了張大人,不能四處走動,必須呆在原地等候處理。
事實上,在當時很多人的眼里,徐階已然是必死無疑,因為根據路邊社報道,都察院已經放出風來,都禦史汪鋐受張璁指使,給徐階定了死罪。
徐階終于沒有能夠逃脫死神的第三次玩弄,其實殺頭也沒什麼,眼一閉,心一橫,根據傳統說法,就當是多個碗大的疤(雖然治不好)。但最讓人難以忍受的是,把你關起來先不殺你,吊著你玩,讓你感覺每一天都可能是人生的最後一天。
徐階所承受的就是這樣的痛苦,每日籠罩在死亡陰影下,隨時都可能有人闖進來宣布他的死期,但除了死亡的恐懼外,他還有更為深切的痛楚——妻死子幼,而家里的情形還真是應了那句老台詞——上有七十歲的老母,下有吃奶的孩子。
正所謂辛辛苦苦二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為了遠大前程、幸福家庭,用了二十年,現在前程盡毀、家破人亡,卻只用了十幾天。
有時候,天堂到地獄只有一步之遙。
這突然發生的一切足以讓人發瘋,相信只要是人類,就會難以忍受。
可是人生最痛苦的地方就在于,明明已經無法忍受,卻還要忍受下去。
當都察院內定的死罪傳到徐階耳朵里時,重壓之下的他終于忍無可忍了,于是他抖擻精神,決定,重頭再忍。
不忍又能怎樣呢?
徐階開始准備後事了,他叫來了自己的好友沈愷,交給他一些銀兩,只委托他兩件事情:
“請安葬我的妻子,把我的孩子帶回華亭老家,交給我的母親。”
沈愷認真地點點頭,接受了他的委托。
得到承諾的徐階放心了,他大聲地說道:
“死就死吧,如今我已了無牽掛!請你替我轉告張學士(即張璁,時任謹身殿大學士),此事我一人所為,絕無悔意!”
上天一向是很幽默的,一心求死的徐階偏偏還就死不了,都察院的處決意見送到刑部,恰好刑部的幾個司局級干部是徐階的老鄉兼好友,就把這事給壓了下去,還四處幫他活動,最後終于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了。
[812]
當然了,張璁是不會罷休的,既然殺不掉你,就毀掉你的前途,此後再也不用回翰林院上班了,更別想什麼尚書、內閣,老老實實地去福建吧。
更為可惡的是,這位張學士還在皇帝面前狠狠地告了一狀,搞得嘉靖也是激動異常,竟然讓人在柱子上刻下了八個大字——徐階小人,永不敘用,看樣子是害怕自己記性不好,把這事給忘了(事後證明他記性確實不好)。
好了,有了這八字評語,徐階的前程就算到此為止了。
他沒有多說什麼,收拾行李准備上路,而在赴任之前,他還要回一趟華亭,去拜別在家的母親。
徐階連殺頭都不怕,自然也不怕罷官,但對辛勤養育自己的母親,他始終懷著歉疚,榮華富貴已付之流水,何以見母?何以報歸?
但當他見到母親的時候,才知道自己錯了。
母親顧氏聽他講完所有的經過後,卻欣慰地笑了:
“你因勇于直言而被貶官,這是我的榮耀啊!”
然後她站起身,去為一臉驚訝的兒子准備遠行的行李。
畢竟我並非孤身一人啊!徐階笑了。他最終下定了決心。
出發,去福建!普天之下,豈有絕人之路!
徐階是幸運的,因為綜合前人經驗,但凡上天要你吃苦,一定會有好處給你,這次也不例外,如往常一樣,老天爺早已准備好了一份珍貴的禮物,等待著徐階去領取。
當然了,在此之前,他不把徐階折騰個七葷八素是不會罷休的,因為老天爺他老人家的習慣是永遠不會改變的——先收貨、再付款。
秘訣、醒悟
福建延平府的推官是個好位置嗎?
答案是不,延平位于閩北位置,而且多是山區,在那里當知府連轎子都沒法多坐,經常要騎馬,而推官更是夠嗆,因為它專管司法以及各類刑事案件。
所謂窮山惡水出刁民,不巧延平完全符合這個條件,所以此地大案要案頻發,而且其司法系統的下屬官員大都由本地人擔任,包庇徇私,也十分難搞。如此看來,當年張璁發配他的時候還是經過一番深思熟慮的。
于是,當個子矮小的上海人徐階出現在當地屬下面前的時候,當慣了地頭蛇的人們幾乎同時確定:這人很快就會滾蛋的。
總體上看,這句話的語法和真實性是沒錯的,但主語的指向並非徐階,而是他們自己。
[813]
徐階上任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處理積案,托手下的福,延平府這幾年的司法成績十分突出,案件堆積如山,卻總不處理,監獄已經成為了延平最適合居住的地方,老犯人沒解決,新犯人又關進來。聲勢日益壯大。
當年也沒有什麼羈押期限,說關你就關你,說多久就多久,完全就沒個譜。拖個三五年,判個一兩年,審完後掐指頭一算,當庭釋放也算是常事。
于是徐階對下屬們說,從明天開始,加班加點審查案件。
下屬們反應十分熱烈,紛紛表示一定要協助領導搞好工作。徐階非常之高興。
第二天,所有官員都按時報到,然而徐階驚奇地發現,這幫人雖然坐在了辦公室里,卻只是一心一意地磨洋工,出工不出力,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徐階終于明白了,眼前的這群看似親切的部下,整日笑臉相迎,呼前擁後,背地里卻搞非暴力不合作,推三阻四,其實只為一個目的——把自己趕走。
徐階憤怒了,他嚴辭訓斥了幾個怠工的官員,卻沒有想到,這些人的脾氣比他還大,當場就頂了他幾句,之後索性不來了。爛攤子丟給你,看你一個人怎麼辦!
徐階握緊了拳頭,他知道指望不上這些人了,但問題擺在眼前,一個人怎麼辦呢?
其實很多事一個人也是可以辦的,只要你有足夠的決心。
徐階打開了塵封的卷宗,開始逐件審查整理案件,在這個陌生的地方,他沒有助手、沒有朋友,在孤燈下艱難地工作,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他最終完成了這件看似無法完成的任務。
該判的判了,該放的放了,什麼千古奇冤、罪大惡極的也都處理了。這個世界第一次徹底清靜了。
地頭蛇們跌破了眼鏡,他們想不到,這個看上去白白淨淨的外地人竟然如此驃悍,可他們更想不到的是,這並不是事情的終結。
在不久之後,徐階突然下令逮捕了幾個法司衙門的官員——那幾位非暴力不合作行動的領導人,罪名是貪汙受賄,以他們的那些爛底,這類證據實在並不難找。于是分流的分流,下崗的下崗。


上篇:第213節     下篇:第215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