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12節  
   
第212節

當所有的權力集中在他一人手中時,無比的威勢和尊崇便撲面而來,這個六十多歲的老人無法適應了,每當他看見西苑那間煙霧繚繞的房間,想起那個不理國政,一心修道的皇帝,一種感覺就會油然而生:
掌握這個帝國的人,只有我。
當這種感覺反映到行為上時,他開始變得專橫,不可一世,遇事也不再向領導彙報,而在大臣們的眼中,這個老人已經取代了那個道士,成為了國家的真正領導者。
但是他過于低估了那個道士的實力,在滿耳的誦經聲里,煉丹爐的重重煙霧中,那雙眼睛仍然牢牢地盯著嚴嵩的背影,無時無刻。
嘉靖二十四年(1535)十二月,嘉靖突然在西苑召見嚴嵩,當嚴首輔大搖大擺地來到殿中時,皇帝陛下卻微笑著將另一個人引見給他,並且告訴嚴嵩,這個人將取代你的位置,成為首輔,希望你繼續堅持干好工作,因為從此以後你的身份是內閣次輔,是他的助手,要注意搞好班子的團結。
嘉靖一如既往地笑了,笑得十分燦爛,但嚴嵩沒有笑,而那位本該歡呼雀躍的幸運兒也沒有笑,因為他就是夏言。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看來夏言還是比較幸運的,他只用了三年零五個月。
如果說之前的夏言只是蔑視嚴嵩,那他現在終于找到了真正的敵人。
從此以後,內閣次輔嚴嵩再也看不到任何文件,因為首輔夏言拿走了他所有的權力,任何票擬、簽批無權過問,短短一個月之間,他就變成了機關閑置人員。
但這僅僅是個開始,一場更大的風暴即將展開。
不久之後,中央各部的官員們接到通知,為合理搭配人事結構,要根據平時表現進行一次大規模的變動,一時間人心惶惶。
等到調整完畢,該撤的撤了,該升的升了,大家也就明白了——上面換人了。
夏言痛快了,解氣了,他換掉了嚴嵩的爪牙,換上了自己的部下,肆無忌憚。
在清除敵人首腦之前,必須先掃除一切外圍和幫手,這就是中華民族的傳統智慧,所謂摻沙子、挖牆腳是也。
夏言相信他的做法是對的,事實上也確實如此,不過他在執行中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他做得太絕了。
[804]
他整治所有與嚴嵩有關系的人,一個也不放過,這種濫施淫威的做法使他逐漸陷入孤立,而更要命的是,他還得罪了一群絕對不能得罪的人——太監。
嘉靖把太監當奴才,這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可夏言也把太監當了奴才,那就真是搞錯了碼頭,每次有太監來府上辦事,別說遞煙遞酒,連口水都不給人喝,有時還要訓幾句話,讓他們端正言行。從不把自己當外人。
要知道,雖說太監在嘉靖朝不吃香,但畢竟人家還是皇帝身邊的人,久而久之,夏言在太監們中的名聲越來越差。
相對而言,嚴嵩就聰明得多了,他十分清楚,領導不能得罪,領導身邊的秘書更不能得罪,所以每次太監到家里,這位六十多歲的高干竟然會主動讓座,而且走之前必給紅包,見者有份。
在七嘴八舌的太監輿論導向下,罵夏言和誇嚴嵩的人不斷增長,嘉靖心中的傾向逐漸偏移。而對于這一切,處于權力頂峰的夏言並不知道。
綜合來看,夏言是一個成熟的政治家,卻也有著致命的缺點——孤傲,
越接近權力的中心,朋友會越來越少,敵人則越來越多。
一般來說,要擺脫這一規則,唯一的方法是裝孫子,很遺憾,夏言為人剛毅正直,實在裝不了孫子,自從嘉靖十五年(1536)進入內閣之後,他的缺點越來越明顯,脾氣越來越大,犯的錯誤越來越多,越來越嚴重,直到三年後那個致命的失誤。
但令人欣慰的是,在這幾年里,他還曾做過一件正確的小事。
說是小事,是因此這件事情實在很小,很難引人注意,但就是這件不起眼的小事,不但使他最終反敗為勝,還改變了大明王朝的命運。
嘉靖十八年(1539),皇太子出閣自立,准備發展自己的小團體,為將來接班做准備,而選定東宮人員的工作按例由內閣負責,具體說來是由夏言負責。
這是一份極有前途的工作,無論高矮胖瘦,只要能夠搭上太子這班車,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因此有很多人爭相向夏言說人情、行賄只求他筆下留情。
可是夏言兄是出了名的軟硬不吃,以上手段對他全然無效,他只選擇那些確有才能的人。
而當他掃視候選名單的時候,卻在一個名字前停留了很久。
[805]
這是一個他九年前已經熟悉的名字,就在幾個月前,他在江西的家人還專程寫信給他,信中大罵此人,說這人在任時,明知是夏學士的親戚,卻從不幫忙辦事,實在是不識抬舉。
對于這個不給面子的官員,夏言也十分惱火,所以當不久前禮部缺員,有人向他推薦此人的時候,正在氣頭上的他當時就拒絕了。
要想公報私仇,這實在是天賜良機,但在這關鍵時刻,他猶豫了,經過長時間慎重的考慮,他做出了自己最終的決定。
因為他始終相信,秉持正直、不偏不倚是正確的。
夏言鄭重地提起筆,在正選名錄上寫下了這個人的名字:徐階.


明朝那些事兒4 第七章 徐階的覺醒
粗略計算下,徐階應該算是一個死過三次的人。當然,沒死成。
弘治十六年(1503)十月,徐階誕生在浙江宣平,由于他的父親是松江華亭人(今上海市),所以後代史書把他算作松江人。
徐階有著一個幸福的家庭,他的父親是當地縣丞(八品),雖說官小,但畢竟是經濟發達地區,混口飯吃也不是太難。總體而言,他家還算比較富裕,比照成分大致相當于小型地主。
雖然家境寬裕,不用上街賣報紙,滾煤球,也不用怕餓死凍死,但徐階卻曾比任何人都更靠近死神。
他的第一次死亡經曆是在周歲那一年,家人抱著徐階在枯井邊乘涼,不小心摔了一跤,自己倒沒怎麼著,拍拍屁股上的土站起來,一琢磨感覺不對,手里似乎少了點什麼東西,回頭一看,徐階已經掉進井里了。
這可算是缺了大德,自由落體的徐階雖然沒有跌進水里,卻也和井底硬地來了次親密接觸。
我一直認為,投井自盡算是個比較痛苦的死法,比投江差遠了,就如同而今的房地產市場,想死都找不到個寬敞的地方,還是投江好,想往哪跳就往哪跳,不用考慮落地面積,末了還能欣賞無敵江景,想看哪里就看哪,誰也擋不住。
枯井雖然摔不死人,但應該能摔殘,小徐階掉下井後,全家人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半天才把他撈出來(沒有工程機械),等重見天日時,徐階兄卻既不哭也不鬧——暈過去了。
他這一暈可大了去了,無論如何搶救,掐人中灌湯灌藥就是不醒,連續幾天都是如此,到了第三天,大夫告訴他們:快准備棺材。
[806]
第四天,徐階醒了。
徐階,繼續成長吧,下一次你會離死亡更近。
正德二年(1507),徐階隨父親外出趕路,父親在前面走,他在後面緊跟著,在經過一座高山的時候,徐階一不小心,又出了點意外,當然,他並沒有掉進枯井,相對而言,他這次掉的地點比較特別——懸崖。
等老爹聽見響聲回過頭來時,徐階已經跌落山崖。
這位父親大人即刻放聲大哭,枯井多少還有個盼頭,懸崖底下就是閻王的地盤了,地府招人那叫一收一個准。
痛快哭完了,還得去下面收尸,父親帶了幾個幫手繞到了懸崖下,可是左找右找卻始終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尸。
總不能飛了吧,父親抬起頭,看見了掛在樹上的兒子。
從此以後,徐階的經曆就成了街知巷聞的奇談,所有的人都認為如此大難竟然不死,此人必有後福。
這話似乎沒錯,從此徐階的生命踏入了坦途,但人生的最大一次考驗仍在前方等待著他,只有經受住這次比死亡更為痛苦的折磨,他才能成長為忍辱負重、獨撐危局的中流砥柱。
這之後的日子是平淡無奇的,正德八年(1513),徐階的父親辭去了公職,回到了華亭縣老家,在這里,徐階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他十分聰明,悟性很高,四年之後,他一舉考中了秀才,進入縣學成為生員。
正德十四年(1519),十七歲的徐階前往南京參加鄉試,結果落榜,只得打道回府,繼續備考。
但這對他而言未必是件壞事,因為就在第二年,一個人來到了他的家鄉,並徹底改變了徐階的一生。
正德十五年(1520),一位新科進士成為了華亭的知縣,他的名字叫聶豹。
應該說聶豹是一個稱職的知縣,而在公務之外,他還有一個愛好——聊天,每天下班之後,他都會跑到縣學,和那班秀才一起探討經史子集。
正是在那里,他遇到了徐階。
當聶豹第一次和徐階交談時,這個年輕人高超的悟性和機智的言辭就讓他大吃一驚,他敏銳地意識到,這是一個前途不可限量的可造之材。
于是,當談話結束,眾人紛紛散去的時候,聶豹私下找到了徐階,問了他一個問題:是否願意跟隨自己學習。
徐階不傻,他清楚這意味著什麼,所以他毫不猶豫地作了肯定的答複。
自此之後,徐階拜聶豹為師,向他求學。
但徐階沒有想到,這個看上去極為尋常的縣官,卻並非一個普通人,他即將展示給徐階的,是一個神秘新奇的世界。
[806]
第四天,徐階醒了。


上篇:第211節     下篇:第213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