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15節  
   
第215節

從此沒有人再敢和徐階作對,因為他們已經認識到,在這個文弱書生的身體里,蘊藏著極為可怕的力量。
在很多記載中,這個故事常常被引用,以說明徐階的良好的工作態度,並體現了其全心全意為百姓服務的思想境界等等等等。
其實事情並非那麼簡單。
[814]
在這層光環的下面,隱藏著徐階性格的另一面——先隱而後發,俗語又叫秋後算賬,或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而二十年後那些驚心動魄的事情,也明確地告訴了我們,在這位斯文讀書人的心中,始終銘刻著這樣一個人生信條——有仇必報。
不久之後,徐階的名聲就隨著這件事情傳遍了延平,喜歡他的人很多,恨他的人也不少。幾位被他下崗分流的人還找來了當地的黑社會,揚言要給他放點血。
于是有人找到他,直截了當地告訴他,你已經不是京官了,在這小地方撈點外快,混日子就行,何必那麼認真呢?
徐階的回答是這樣的:
“我雖官小,卻有職責在身,一日不敢懈怠。此地雖偏,亦可勵精圖治!”
說得好,說得好,可是勵精圖治的徐階先生,你很快就會遇到一個真正的麻煩,而這個麻煩,是你無法解決的。
事情是這樣的,延平一帶雖然窮,卻還有個天然優勢——產礦。這礦出產的東西也比較特別——銀。
當年那個時候,銀礦的地位大致相當于今天的印鈔廠,只要能挖出來,就能用出去,還不用擔心通貨膨脹問題。
延平是個民風驃悍的地方,所謂民風驃悍,通俗點講就是不讀書、敢鬧事,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不吃白不吃。
于是各地未經生產安全部門批准的小銀窯紛紛開張,四處刨坑挖洞,還勾結地方黑社會,稱霸一方,魚肉百姓。
剛剛斷完冤案的徐階意氣風發,他准備再顯身手,徹底解決這幫為害百姓的人渣。但讓他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雖然三令五申,反複清查,情況卻絲毫沒有好轉。官員們依然喝茶聊天,惡霸們依然盜挖銀兩。
徐階並不是個天真的人,他十分清楚,官員們之所以采取這樣的態度,是因為在那些被盜掘的銀子中,必定有屬于他們的一份。
官匪勾結,蛇鼠一窩,沒有人肯執行他的命令。這一次,徐階真的無計可施了,文件可以自己看,案件也可以自己審,但是要他手提鋼刀、深入虎穴剿匪,這玩笑就開得太大了。
剛開始的時候,在徐階看來,這只是一件他必須解決的治安案件,但他沒有想到,對這件事情的處理將成為他一生的轉折點。
[815]
時間一天天過去,事情卻毫無進展,在逐日的等待中,徐階開始疑惑了。
即使在被張璁惡整,皇帝訓斥的時候,徐階也從未畏懼過,因為他一直認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對的,是站得住腳的,但是現在他似乎有點心虛了。
二十多年以來,雖然飽經風雨,但徐階始終是一個十分自信的人,他相信自己學到的四書五經,相信自己聽到的聖賢之言,那些曆史上的名臣名相和他們的不朽功績一直都是他學習的榜樣。徐階曾經堅定地認為,只要信守聖人的教誨,遵循禮儀廉恥,必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可是現在出問題了,徐階驚奇地發現,雷厲風行、剛正不阿,在現實中失去了作用,至少在現在這件事情上,一點作用也沒有。
而他的屬下們並沒有相同的道德覺悟,也不打算培養類似的品德,他們並不理會徐階的苦心,只是站在一旁冷眼旁觀,等待著徐階的離去,然後繼續獲取他們的利益。
徐階想不通,他忿忿不平了,他出離憤怒了,這個世界怎麼會是這個樣子!
它不是書中所記載的那個太平盛世,更不是人心向善的桃花源,這是一個丑陋的世界,所有的人最為關心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得失。
所謂舍身取義,所謂心懷天下,在他那些貪婪的下屬心中,統統歸結為兩個字——放屁。
絕望的情緒彌漫在徐階的心中,他突然發現,自己二十多年所信奉的聖人之道、處事原則原來竟然毫無用處,連福建延平府的幾個奸吏惡霸都解決不了,治理天下、青史留名?真是笑話!
徐階終于遇到了他人生中的最大危機——信仰的危機,多年所學已然無用,世上還有什麼東西可以相信?可以堅持!?
然而他最終沒有放棄,因為他還有第二個選擇——良知之學,知行合一。
我的一位哲學系畢業的好朋友曾經這樣對我說:大學里不應該開設哲學本科專業,因為學生不懂。
這是一句至理名言,作為這個世界上最為高深的智慧,哲學是無數天才一生思考、生活的結晶,他們吃過許多虧,受過許多苦,才最終將其濃縮為書本上的短短數言。
一個二十歲的青年人是不會懂得這些的,他們太天真,太幼稚,他們或許能夠在考試中得到一百分,卻不可能真正了解其中的含義。所以他們雖然手握真理,卻無法使用,滿懷熱情地踏入社會,卻被撞得頭破血流。
徐階大致就是這樣一個人,他也不懂,雖然他了解心學的所有內容,卻並不知道該怎樣去做。至于六年前聶豹告訴他的那四個字,則更是不得要領。
什麼是知行合一?答:就是知與行的合一。評:廢話。
[816]
徐階反複思考著這四個字,卻始終摸不著頭腦,聶豹說話時那鄭重肅穆的表情依然浮現在他的眼前,他肯定這位先生不是在拿他開涮。
但問題是他怎麼都看不出這四個字有什麼作用,難道像念咒一樣把它念出來,礦霸們就能落荒而逃,官員們就會老實辦事?所謂良知之學,所謂光明之學,在這個現實的世界中,又有何用處?
于茫茫黑暗之中,光明何處去尋?!
百思不得其解的徐階沉默了,在官員們的冷眼旁觀和冷嘲熱諷中,他開始了漫長的思考。
在痛苦的思索中,他終于發現,自己可能犯了一個根本的錯誤,他堅守二十余年的信念和原則是存在很大問題的。這套傳統道德體系或許是對的,卻並無用處。真正決定大多數人行為的,是另一樣東西。
只要找到了這樣東西,就能解決所有的難題。于是徐階決定,否定自己所有的過往,把一切推倒重來,去找到那樣東西。
說教沒有用,禮儀廉恥沒有用,忠孝節義也沒有用,這些玩意除了讓人昏昏欲睡外,並沒有任何作用。
在剝除這個丑惡世界的所有偽裝之後,徐階終于找到了最後的答案——利益。
胸懷天下、舍生取義的絕對道德確實是存在的,可惜的是這玩意太高級,付出的代價太高,從古自今,除了個別先進分子外,大多數人都不願消費。
利益,只有充足的利益,才有驅動人們的魔力,這就是這個世界的真實面目,極其的殘酷,卻異常的真實。
面對這個殘酷的現實,徐階終于明白了知行合一的真意,無論有多麼偉大正直的理想,要實現它,還必須懂得兩個字——變通。只有變通,只有切合實際的行動,才能適應這個變化萬千的世界。
于是在醒悟的那一天,徐階丟棄了他曾信奉幾十年的文字和理念,面對那些肆無忌憚的礦霸貪官,作出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決定。
[816]
不久之後,徐階的隨從們驚奇地發現,幾乎在一夜之間,那些霸占銀礦的地方黑社會突然退隱江湖,老老實實地回了家。
在納悶和興奮的情緒交織中,他們向徐階通報了這個好消息,然而出乎他們意料的是,徐階並沒有絲毫的驚訝和喜悅,似乎這早在他預料之中。
而事實確實如此。
幾天前,徐階帶領著幾個親信,來到了銀礦的所在地,他沒有去那里的官衙,而是找到了另一群人——當地的里長。
當然,這些所謂的里長並不是什麼善類,盜礦的好處自然也有他們的一份,就在他們不知這位大人來意、惶恐不安的時候,徐階亮出了底牌:
鏟除那些礦霸,我將給你們更大的利益。
于是一切都解決了,這些以往雷打不動的人突然煥發了生機,他們立刻動員起來,發動各村各戶,連夜把參與盜礦的人抓了起來,刻不容緩。
在徐階的政策影響下,各地各村紛紛效仿,興起了打擊礦盜的高潮,對這種特殊的群眾運動,當地官員個個目瞪口呆,束手無策。礦盜干不下去,只好走人,危害當地十余年的禍患就此解除。
徐階終于成功了,他沒有死守所謂的絕對道德,用利益打倒了利益。但當他將所有內情坦誠相告的時候,一位隨從卻十分不以為然,憤然而起,指責徐階的處理方式是耍滑頭,搞妥協。
“是的,這是妥協”,徐階平靜地回答道,“但我贏了。”
經曆了艱辛的曆練,徐階終于知道了這個世界的生存法則,也徹底領悟了心學的含義和聶豹留給他的那個秘訣。
“知行合一,我想我已經明白了。”徐階注視著當年他來時的方向,做出了這個自信的回答。
嘉靖十三年(1534),徐階終于熬出了頭,他因政績優秀,被提任為湖廣黃州(今湖北黃岡)同知,可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還沒來得及赴任,就又得到消息——他再次被提升,改任浙江學政。
在浙江干了三年教育工作後,徐階迎來了他人生的第二次轉機,這一次他的職位是江西按察副使。


上篇:第214節     下篇:第216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