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17節  
   
第217節

嘉靖二十二年(1543),徐階被任命為國子監祭酒,大致相當于今天的國家行政學院校長,這里的學生不用參加公務員考試就能當官,雖說名額有限,但只要能混出來,職業前景還算不錯,見到徐校長自然也得畢恭畢敬行禮,這就是徐階的第二個人脈資源。
加快速度吧,徐階,你的戰前准備時間已不多了。
兩年校長任期之後,徐階得到了一份至關重要的工作——吏部左侍郎,即人事部副部長。
徐階實在應該感到幸運,如果沒有這份工作,他將極有可能失去站上決斗舞台的資格,被人乾淨利落地干掉,或是淪為一個不起眼的配角了此一生。
科學研究證明,上至三皇五帝、下到二十一世紀,遠達非洲叢林食人部落,近抵家門口的老大媽居委會,無論哪個國家,哪個時代,人事部門都是最牛的,說提你就提你,讓你滾你就得滾。
因此,明代的吏部向來都是最難纏的衙門,所謂話難聽、臉難看是也,一個小小的六品主事就敢訓地方布政使,你還不敢還嘴,老老實實地給人家當孫子,要不爺爺不高興,給你小子檔案寫上兩筆,管保你消停二十年。
徐階卻是唯一的例外,自打他進入吏部後,就沒有訓過一個人,每逢有地方官晉見,只要他有時間,都親自接待,還要談上個十幾分鍾,搞得很多人誠惶誠恐,激動不已。回去時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逢人就講,兄弟我在吏部的時候,徐侍郎如何如何,太夠哥們意思了。
不過據本人估算,按照徐階的工作強度,估計能把那些人的名字記住就很不錯了,鬼才記得說過些啥,但無論如何,徐階借此獲得了廣泛的群眾基礎,成為了官場上炙手可熱的人物。
繼續努力,那場驚天巨變很快就要來臨了,還有一年。
此時的嚴嵩也正在緊密地籌劃著,情況已到了極為危險的地步,夏言占據高位,自己的偽裝已經暴露,圖窮匕見,必須采取措施除掉他。
但嚴嵩沒有信心,因為夏言比他的前任張璁強得多,他有才干,有城府,而且從不畏懼,善于斗爭,實在是太強大了。
然而此時,有一個人站了出來,他告訴嚴嵩,其實,夏言很容易對付。
[823]
這個人叫嚴世蕃,是嚴嵩的兒子。此人長得很有特點——肥頭大耳,還瞎了一只眼睛,算是個半盲。就這副長相,走在街上都影響市容,但事實證明,他確實是一個極為厲害的人物。
“夏言才高善斷,貌似剛硬,卻處事猶豫,優柔寡斷,雖身居高位,其實並不可怕,算不上什麼了不得的人物。”
嚴世蕃自信地看著他的父親,接著說道:
“所謂舉世奇才,放眼當今天下,三人而已!”
“第一個,都察院右僉都禦史楊博”
楊博,蒲州人,嘉靖八年(1529)進士,考試成績一般,高考後分配到偏僻地方上當縣長,和同學們比起來,混得那叫一個灰頭土臉,但這位仁兄可謂金魚豈是池中物,一到下雨就翻身,很有幾把刷子,雖是文官,卻也精通軍事,後來不知怎麼地,被當時的內閣大學士翟鑾看中了,調到京城,先在兵部武選司當處長,然後去了職方司(俗稱最窮最忙)當司長。
因為他升得太快,很多人都不服,但事實證明,高級領導的眼光是不會錯的,楊博確實是一個天才,他有著一項極為特別的本領——過目不忘,據說大到國家政事,小到各地地形地貌,只要他見過一次,都能熟記于心。此外他還能說好幾地方言,這要換到今天估計也是個月薪過萬的金領。
因此,他除了干好日常工作外,還經常給領導當秘書,出去視察。而他最為光輝的經曆就發生在當秘書的日子里。
有一次,翟學士奉命去巡邊,就是所謂的視察國境,慰問官兵,這是個苦差事,當年又沒有直升飛機,這邊防哨所又是建在窮鄉僻壤,高原地帶,大學士也得爬山溝,見到人喝杯茶才好走人交差。
唯恐一去不複返的翟學士決定帶上楊博,事實證明,這一舉措是十分英明的。大明天下著實不太光明,一路上風吹冒淋就不說了,到了肅州,竟然碰上了劫道的。
這也算見了鬼,朝廷的第二號人物(翟鑾內閣排名第二)竟然被強盜打劫,但在那年頭,管你是啥干部,人家強盜也是干本職工作,一句話,交錢!
[824]
更為奇怪的是,見到這群劫匪,翟學士的隨身侍衛竟然沒有一個站出來,而翟學士本人也是目瞪口呆,因為這是一幫有政治背景的劫匪——蠻番。
所謂蠻番,是指當地少數民族或是不開化人群,這幫人靠山吃山,聽說大官到了,不但不怕攤派(窮地方也沒啥好攤的),反而奔走相告,秉承大官大搶,小官小搶的精神,熱情動員大家去劫道,反正天高皇帝遠,不搶白不搶。
當然了,他們劫道也是先禮後兵的,先派人去接觸,所謂“邀賞”,給錢最好,要是邀不到,咱們就回家去操家伙。
思前想後,翟學士決定用武力解決問題,可是身邊侍衛卻不執行他的命令,原因很簡單:對方人多,真的很多(數百遮道)。
這是打頭陣的,人家還特地放了話,七大姑八大姨的還沒到呢,吃完飯就來。
麻煩了,這偏僻地方,地方衙門也沒多少人,要調兵來救,只怕等人到了,翟學士的腦袋已經被人拿去當夜壺了。
關鍵時刻,面子不重要了,既然打不得,翟學士便打算開溜,然而這時楊博站了出來:
“有我在,必保大人無恙!”
翟鑾十分好奇地看著楊博,停住了腳步。
其實在這個世界上,只要你敢忽悠,什麼奇跡都是可能發生的。正所謂:只有想不到,沒有忽不了。
楊博召集了所有的侍衛,讓他們整理好著裝,拿好禮儀裝備,然後威風凜凜地走出了營房,還沒等蠻番反應過來,楊博就對著他們大喝一聲:
“列隊迎接!”
這一嗓子把劫匪吼糊塗了,被劫的還敢這麼囂張?
囂張的還在後面,楊博接著喊道:
“翟大人是內閣大學士,親率大軍先行至此,你們出來迎接,竟然只來了這個幾個人,其余的人哪去了?!若還敢如此輕慢,就把你們都抓起來!”
您一被劫的還嫌咱們人手少?這下子搞得強盜們也無所適從了,正在躊躇不定的時候,楊博又發話了:
“看在你們出來迎接的份上,還是給你們一些賞賜,下次注意!”
這就是傳說中的又打又拉,楊博兄可謂是聰明絕頂,要知道人家強盜也講究吉利,從來不走空趟,給點錢也是個意思。
翟學士終于安全地回到了京城,而楊博也因此名聲大噪,成為了朝中頭等重臣。
“第二個人,是錦衣衛指揮使、都督同知陸炳。”
[825]
明代最強錦衣衛
嘉靖十八年(1539) 二月丁卯
夜四鼓 嘉靖行宮
外出巡游的嘉靖在他的行宮中安睡,與此同時,幾縷黑煙卻開始在陰暗的角落里升騰。
瞬息之間,火起,由于風大天黑,火勢蔓延很快,又不易控制,侍衛們倉促之間不熟悉方向(此為行宮),找不到皇帝,眼看火勢越來越大,很多侍衛已然放棄了希望,准備上街買白布籌劃追悼會了。
正在此時,只見說時遲,那時快(評書用語,借著用用),一位兄弟突然淋濕上衣,光著膀子就往火海里沖,眾人正瞠目結舌,沒過多久,這位救火隊員又背著一個人沖了出來。
大家正感歎這哥們真傻,為一年幾十兩銀子還真敢玩命,等到看清他背上的人時,大家又一致感歎,這條命玩得真值,值大了。
嘉靖皇帝就這樣被人背出了火海,可謂九死一生。
等到侍衛安置好了皇帝,這位救人者洗了把臉,露出真面目的時候,大家卻又徹底喪失了感歎的勇氣,即刻一哄而散,有多遠跑多遠。
因為這是個職業特殊,不好招惹的人,他就是陸炳,時任錦衣衛南鎮撫司最高長官。
縱觀整個明代,特務組織層出不窮,但貫徹始終的只有兩個,錦衣衛和東廠。
錦衣衛的曆史最為久遠,但東廠卻後來居上,因為掌管東廠的是太監,雖然由于不幸挨了一刀,體力往往不如常人(練過葵花寶典的除外),卻容易成為皇帝的親信,而錦衣衛長官指揮使身體沒有明顯缺陷,自然要稍遜一籌。
久而久之,錦衣衛的地位越來越低,個別不爭氣的長官竟然會主動給東廠太監下跪,自永樂之後,在大多數時間里,東廠一直占據著壓倒性優勢,而錦衣衛只能無奈地扮演著配角。
只有一個例外。
似乎是上天的刻意安排,在這風云激蕩的時代,陸炳出現了,在這個可怕的人手中,錦衣衛將成為最為恐怖的斗爭武器。
但更為有趣的是,這位威震天下十余年,讓人聞名喪膽的錦衣衛陸炳,其實算不上是個壞人。
陸炳,出生在一個不平凡的家庭,家里世代為官,請注意“世代”兩個字,厲害就厲害在這里,這個“世代”到底有多久?
一般來說,怎麼也得有個一百年吧?
一百年?那是起步價,六百年起!還不打折!
[826]
據說他家從隋唐開始就做官,什麼五代十國、大宋蒙元,無數人上上下下,打打殺殺,似乎和他家關系不大,雖然中間也曾家道中落,苦過一段時間,但基本上總能混個鐵飯碗,其堅韌程度,連五代時候的那位超級老油條馮道,也是望塵莫及。


上篇:第216節     下篇:第218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