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19節  
   
第219節

“第三個人,是我。”嚴世蕃最後這樣講。
應該說,他確實沒有吹牛。
嚴世蕃這個人,看起來不起眼,他沒有楊博的急智,也沒有陸炳的深沉,為人處事十分囂張跋扈,從來都不招人喜歡,但他卻極有可能是三個人中最為厲害的一個。
因為他的優點雖然簡單,卻很實用——聰明。
他實在是一個聰明到極點的人,據說他跟人談話,對方說上句,他就知道人家下句要說什麼,而且他看人極准,無論你是老奸巨滑還是天真爛漫,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此外,他還有一門獨門絕技,是另外兩人望塵莫及的,那就是寫青詞。
嚴嵩寫不好青詞,雖然他很努力,但確實是寫不好,無奈之下,他找到了自己的兒子代筆,結果出人意料,送上去的青詞受到了嘉靖同志的表揚。應該說,嚴嵩能夠得寵,很大程度上要感謝這位槍手。
然而舉世奇才嚴世蕃之所能夠升官,完全是靠他爹,這倒也不值得奇怪,對這種特殊人才,搞搞特殊化似乎也很正常。
于是在老爹的提攜下,嚴世蕃當上了工部左侍郎兼尚寶司少卿,大致相當于建設部副部長,兼機要室主任。
估計當時的朝廷里,最肥的就是這兩個位置,天天搞工程,和包工頭打交道,拿回扣那是家常便飯,加上他還管機要印章,和嚴老爹那是一拍即和,兒子通報消息,老子索賄受賄,貪得不亦樂乎。
所以在嚴世蕃看來,天下雖大,卻只有三人而已:楊博、陸炳,和他自己,夏言並不足道。
說是這樣說,但嚴嵩卻用冷笑回應了自己的兒子:
“夏言是首輔,位高權重,人事升浮,只在舉手之間,你空口亂言,又能拿他怎麼樣?”
嚴世蕃自信地笑了:
“夏言雖然厲害,卻並非不可戰勝,我有一計,若能辦到,三年之內,此人必亡!”
嚴嵩終于興奮了起來,他好奇地等待著嚴世蕃的那個計謀。
“若三人之中,有兩人為我們所用,一定能夠擊敗夏言!”
嚴嵩泄氣了。
“我曾與楊博交往數次,此人不願加入我們。”
這話沒錯,楊博兄胸懷韜略,平日就喜歡在兵部呆著畫地圖,自然不來趟這趟渾水。
“那陸炳呢?”嚴世蕃依然滿懷希望。
“你不知道嗎,他是夏言的人。”嚴嵩苦笑著回答。
[830]
這話也沒錯,陸炳兄自幼貴族出身,還是很有點政治理想的,十分欽佩清正廉潔的夏言,雖然他確實比較貪錢,卻也瞧不上名聲太差的嚴嵩,見面點頭打個招呼,老死不相往來。
于是嚴嵩父子又回到了起點,但值得欣慰的是,只要嚴世蕃的腦袋不出現突然進水之類的意外,還是有一個人站在他們一邊的。


明朝那些事兒4 第九章 致命的疏漏
轉機
嚴嵩父子絞盡腦汁准備對付夏言,然而出乎他們意料的是,還沒等他們動手,夏言就找上門來了。
事情是這樣的,估計是嚴世蕃貪得過了頭,惹惱了很多人,結果被人給告了,今時不同往日,告狀信落到了夏言的手里,這位仁兄自然是二話不說,准備好材料就要去找領導彙報。
嚴嵩慌了,他聽到風聲之後,即刻找來自己的貪汙犯兒子商量對策,緊要關頭,這位天下三才之一也嚇得不行,掐了自己幾下才緩過神來。
然後他提出了一個似乎十分荒謬的解決方法:去找夏言求情。
嚴嵩不同意,因為他認為自己十分清楚夏言的個性,這位仁兄對待朋友都要嚴格要求,何況自己是他的死對頭。
嚴世蕃卻堅持他的意見:
“一定可以,這是唯一的活路!”
于是父子倆帶好所有裝備,包括禮物、錢、擦眼淚的絹布等等。
到了夏言的門口,門衛通報,嚴次輔求見。
很久之後,傳來回應:夏首輔身體不適,兩位改日再來。
改日再來?別逗了,到時不知道腦袋還在不在呢!
于是嚴嵩用上了第一件裝備——錢。
當然了這錢不是給夏言的,而是塞到了門衛的手里,大家都不容易,兄弟你放我過去吧。
買通了門房,嚴嵩父子走進了夏言的住處。
夏言正躺在床上裝病,聽見這兩人來了,假裝沒醒,翻了個身繼續睡。
不要緊,自然有辦法讓你起床。
站在房間里的嚴嵩和嚴世蕃突然悲痛欲絕,當場痛哭失聲,哀嚎留涕聲震天動地。
雖然這套把戲在曆史上屢見不鮮,卻屢試不爽,而要使出這一招,也並非凡人可行,要知道,突然之間悲從心頭起,鼻涕眼淚說下就下,毫不含糊,對臉部肌肉和中樞神經的技巧控制已到出神入化之地步,百年之後,猶讓人歎為觀止。
夏言再也忍不住了,這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卻突然跑進來兩個活寶哭喪,覺也沒法睡,而且自己躺在床上,他們對著床哭,實在是太不吉利。
于是,他站了起來。
[831]
他的毀滅就是從這一次起床開始的。
夏言走到嚴嵩的面前,扶起了這個比自己大兩歲,跪在地上痛哭不止的老人,歎了一口氣:
“分宜(嚴嵩是江西分宜人),你這又是何必呢?”
何必?要不是為了腦袋,鬼才跪你。
嚴嵩立刻停住了哭聲,醒了鼻涕,拉著嚴世蕃,以莊重的裝孫子形象站立在夏言的面前。
大家都是明白人,你來干什麼,想要什麼,我非常清楚。
于是夏言歎了一口氣,無奈地揮揮手,表明自己的態度。
嚴嵩和嚴世蕃大喜過望,立刻再次磕頭謝恩,千恩萬謝而去。
曆史證明,落水狗如果不打,就會變成惡狼。
夏言實在是個不錯的老頭,他雖貌似古板,實際上胸懷寬廣,心存仁義,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好人。
可是在權力的擂台上,不折不扣的好人注定是要完蛋的。
不久之後,這位老好人就遇到了麻煩,在批閱禦史公文(告狀信)的時候,他意外地發現了一個熟悉的名字——陸炳。
陸炳兄實在是個耐不住寂寞的人,雖說他還有點原則,卻也喜歡搞三搞四,收點黑錢,搞點貪汙。慢慢地,事情也越鬧越大,最後捅到了禦史那里。
于是夏言發火了,雖然他和陸炳的關系不錯,但對于這個人的不法行為,還是有必要加以懲戒的。然而就在他打定主意之後不久,陸炳就找上門了。
陸炳不是吃干飯的,他是搞特務工作的,在他的英明領導下,錦衣衛已經成為了最可怕的情報機器,但凡京城里有什麼風吹草動,他總是第一個知道。這次也不例外。
在京城里,陸炳很少有害怕的人,夏言是唯一的一個,這位錦衣衛大人十分清楚,夏首輔是個二愣子,翻臉就不認人,還特別能戰斗,無論你是什麼來頭,什麼關系,只要認准了,統統打翻在地,還會狠狠踩上兩腳。
驚慌失措的陸炳想不出別的辦法,只好走了嚴世蕃的老路,上門求情。
他不是空手去的,還派人拿了三千兩銀子和他一起走。他知道夏言久經沙場,混了幾十年,說話是浪費感情,還不如來點實惠的。
從這件事情上,就足以斷定,陸炳的水平不如嚴世蕃,因為他跟夏言打了多年交道,竟然不知道這位仁兄不收黑錢。
所以當夏言看到陸炳,以及他帶來的那些東西時,只說了兩個字——出去。
還加上一句——從哪里帶來的,就帶回哪里去。
陸炳也懵了,他情急之下,只得用出了嚴世蕃曾用過的那一招——痛哭流涕,下跪求饒。
當然結果還是一樣,夏言依然原諒了他,這似乎有點讓人難以理解,你既然不准備處理人家,干嘛要這麼窮折騰。
[832]
陸炳帶著眼淚離開了夏言的家,心中卻已充滿了怒火,名聲不重要了,原則也不再重要了,無論如何,一定要報這一箭之仇!
當陸炳受辱的消息傳開後,嚴世蕃找到了他的父親,說了這樣一句話:
“夏言的死期不遠了。”
嚴世蕃這樣說是有把握的,他已經找到了一個絕佳的機會,必能將夏言一舉鏟滅。
嚴嵩還是一頭霧水,朝廷里都是夏言的人,插個腳都不易,怎麼動手?
然而嚴世蕃告訴他,不需要拉幫結派,培養親信,眼下有一件事,只要其中略施小計,夏言就必死無疑。
嚴世蕃所說的那件事情,發生在一年以前。
嘉靖二十五年(1546),兵部侍郎兼總督三邊軍務曾銑向嘉靖上了一份奏疏,就此拉開了這幕大戲。
曾銑是一位極具軍事能力的將領,他雖是文官出身,卻喜歡軍事,做了幾年縣令後,被委任為遼東巡案禦史,從此開始在戰場上打滾,並顯現出他的軍事天賦。
應該說曾銑是一個奇怪的人,怪就怪在別人不願打仗,他卻是打仗上了癮,只要有機會,他就絕對不會放過。
他干過最損的一件事情發生在除夕之夜,大家打了一年仗,好不容易准備過年,曾銑來了。
“大家收拾一下,准備出兵作戰!”
都大過年的了,大家都消停兩天吧,這時候動刀動槍多不吉利,沒人願意出去拼命。而且蒙古人行蹤不定,出去也未必能找到人。
可是主帥的命令不能不聽,于是大家商量了一個辦法,找到了一個人去向曾銑的老婆說情,希望能夠延期。
不到一杯茶功夫,消息傳來,去說情的那位仁兄被砍了,頭被掛了出來。
那就不要爭了,還是出去拼命吧。


上篇:第218節     下篇:第220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