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22節  
   
第222節

不過話說過來,至少在當時,這後兩位還是指望不上的,高拱同志依然在做他的抄寫員,而張居正同學還在培訓班認真刻苦學習。
所以徐階依然只能靠他自己。
嚴嵩是一個警惕性很高的人,他十分清楚徐階與夏言的關系,並非對此人毫無防備,但問題在于,這位徐侍郎似乎對他構成不了什麼威脅,頂了天也就是個副部長,皇帝面前也說不上什麼話,翻不起天大的浪。
所以防備歸防備,他並沒有把徐階放在眼里。
嚴嵩的判斷很准確,現在的徐階,是個不折不扣的小人物,即使你把刀交到他的手里,他也不知從何砍起。
皇天不負有心人,嘉靖二十九年(1550),他迎來了第一個機會。
長篇)明朝的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841]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次機會是由嚴嵩陣營中的仇鸞先生友情提供的。
蒙古也算是大明的老冤家了,來來回回已經搞了二百年,雙方都精力充沛,再累再苦都不在話下,洗個澡睡一覺起來接著干。
事易時移,當年的瓦剌已經消停了,取而代之的是韃靼,而在小王子之後,該部落又出了一位擅長殺人放火的優秀領袖——俺答。
關于這位兄台,就不多講了,你只要知道,他很能殺,很能搶,善于破壞就行了。
嘉靖二十九年(1550)六月,這位仁兄估計是家里缺東西了,帶領上萬騎兵向明朝發動了進攻,他的目標是大同。
明軍抵敵不住,全軍潰敗,一番混戰後,總兵張達戰死,于是大同向朝廷告急,指揮官死了,蛇無頭不行,請你即刻再派一個過來。
大同總兵是一個級別很高的官階,相當于邊防軍司令員,尋常時候,能夠補到這個官,那是祖宗保佑,但在這個節骨眼上去大同,只能說是祖墳埋錯了地。
蒙古人還在城外,即使打退敵人,也未必有功,但如果丟了重鎮大同,則格殺勿論。而且刀劍無眼,也不認你官銜高低,身為總兵不幸殉國,也只能算你背運。
這就是傳說中的黑鍋,誰也不想背,但就在眾人推脫之時,嚴嵩站了出來,高興地告訴大家,他有一個合適的人選,必定可以退敵。
他說的這個人就是仇鸞。
說實話,在這件事情上,嚴嵩也是個冤大頭,他原本以為仇鸞名將之後,就算不如曾銑,多少也有那麼兩下子。所以他推薦仇鸞,希望此人可以再立新功。
可是仇鸞先生實在難得,雖說干了多年的武將,卻連一下子也不會。聽說嚴嵩推薦了自己,頓如五雷轟頂,但是事已至此,不上也得上了,
仇鸞壯著膽子去了大同。
似乎仇將軍的運氣還不錯,他剛到地方,就得知俺答已經搶劫完畢,撤退了。興高采烈的仇鸞頓時來了勁,他立刻向兵部上書,沉痛地表示,沒有能夠與俺答交戰,為國爭光,實在是遺憾之至。
不要緊,仇鸞先生,機會總是有的。
七月,俺答又來了。
其實這也怪不得俺答,他的部落沒有手工業,也沒有輕工業,除了搶,他沒有第二條路。
仇鸞這回頭大了,如果打了敗仗,別說官位,腦袋也難保,但他也很清楚,以自己那幾把刷子,想打敗俺答,那無異是一個夢想。
[842]
但仇鸞實在是個了不得的人物,他竟然想出了一個解決問題的辦法,不但可以趕走俺答,還不用大動干戈。
仇鸞是一個懂得價值規律的人,他明確地意識到,俺答過來無非是想搶東西,只要給錢,讓他滿意而歸,就萬事大吉了。
于是在一個深夜,他暗中派出使者,給俺答送去了很多錢,希望他拿錢走人,不要妨礙自己當官。
要說俺答兄也真是好樣的,拿錢就辦事,當即表示,請仇總兵放心,我這就全軍撤退。
仇鸞滿意了,不用拼命,還送走了瘟神,沒有更好的結果了。
可是自以為聰明的仇總兵忽略了關鍵的一點——俺答只是說撤退,沒說要撤回家。
不久之後,大同副將回報,俺答已經撤走了。仇鸞十分高興,但在准備慶祝之前,他突然想起了什麼,便多問了一句:
“俺答退兵之後,去了哪里?”
“薊州。”部下回答道。
當這兩個字傳進仇鸞耳朵里時,他幾乎當場暈倒:
“大事不好!”
薊州,是北京的門戶。
當俺答攻破薊州,破牆入關到達昌平(今北京市昌平區)的時候,他驚奇地發現,自己的鐵騎竟然沒有遇到任何抵抗,糧食、財物、人口都擺在他的面前,等待他去搶掠。
他自然是不會客氣的,搶完了昌平,他又流竄到密云、懷柔,圍著北京城一路搶過去,踏踏實實地搞了一次北京環城游。
殺完了,也搶夠了,俺答卻不走了。他留在了通州,窺視著這座雄偉的京城。因為他已經敏銳地意識到,在大明示弱的背後,似乎隱藏著某種不可告人的原因。
其實事情沒有俺答想得那麼複雜,原因十分簡單——沒兵。
說來滑稽,當時的京城確實是個空架子,一百年前北京保衛戰之時,在于謙的建議下,喪失戰斗力的京城三大營被改造成了十二團營,兵力縮減為十四萬人。
按說這個數字也不少了,但當兵部尚書丁汝夔清點人數准備作戰時,才驚奇地發現,所謂十幾萬大軍,其實只有五萬多人!
而更為麻煩的是,其中很多人的年齡已足夠進養老院了,只是拿著根長矛站在隊伍里充數。
其實丁汝夔並不奇怪,此等現象再正常不過了,這就是傳說中的軍隊貪汙第一絕技——吃空額。(多報人數冒領工資)
丁大人熟悉潛規則,也不想去反貪,但問題是,敵人就在門口,你總得想個辦法把人送走。
皇帝自然不可能再給俺答送禮,讓他回去打大同,無奈之下,嘉靖先生只好下達總動員令,命令周圍駐軍前來勤王。
第一個趕到的,正是大同總兵仇鸞。
[843]
仇鸞是拼命趕過來的——不拼命不行,要知道,皇帝大人之所以如此狼狽地被人堵在城里,那完全是背了他的黑鍋。如果不及時趕過來,難保俺答兄和皇帝和平談判,討價還價的時候,不會突然冒出這麼一句:當初仇總兵和我談的時候,價碼是……
滿頭冷汗的仇鸞帶著兩萬騎兵趕到了北京,嘉靖被他的熱情感動,非但沒有懷疑他,還極為信任地告訴他:
“京城的防務就交給你了。”
這下子是徹底完了,仇鸞悲憤之余,准備去跳護城河了,結果又被部下拉了回來,大同已經如此狼狽,何況是京城?
無計可施的他想來想去,竟然又找到了老辦法——談判。
他再次私下派人出城,找到了俺答,等到來人說明來意,連久經沙場的俺答先生也大吃一驚,剛剛在大同談完,仇總兵又到了京城,竟然跑得比自己還快,速度實在驚人。
仇鸞提出了條件,只要不攻城,什麼都好商量。
俺答也不含糊,不攻城可以,讓我入貢就行
雖然仇鸞已經決定要不惜一切代價,但這個要求,卻是他不能接受的。
所謂入貢,不過是肆意妄為、踐踏國格的體面說法,如果答應了這個條件,俺答就能派出他的使者,到大明的地盤強拿強要,提出各種苛刻條件。
這是國家形象問題,換句話說,就算給得起錢,也丟不起人。
仇鸞不敢信口開河,只能立刻上報嘉靖。
太上老君也解決不了蒙古問題,于是嘉靖道長穿上黃袍,召開了內閣會議。
與會人員有內閣大學士嚴嵩、李本、張治,還有時任禮部尚書的徐階。
皇帝大人也慌了神,他拿著俺答送交的入貢書,問大臣們怎麼辦。
李本不說話,張治也不說話,因為在內閣里他們說了也不算。
但平日滔滔不絕,說話算數的嚴嵩卻突然啞巴了,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也不出聲。
皇帝大人的工資不是白拿的,嘉靖直接向嚴嵩發問了:
“現在該怎麼辦?”
嚴嵩先生既不能治軍,也不能治國, 其主修專業是拍馬屁和整人,可是俺答先生是要實惠的,不吃這一套,自然沒有辦法。
但他還是說出了自己的“辦法”:
“這不過是一幫餓賊,搶掠完了自然會走,皇上不必擔心。”
這是一個十分無恥的回答。
在嚴嵩先生的邏輯體系里,保住官位,安享富貴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城外的百姓,搶了就搶了,殺了就殺了,反正與己無關。
[844]
徐階憤怒了,拋開個人恩怨不談,他簡直無法相信,這竟是一個朝廷首輔說出的話,雖然這里還輪不到他說話,卻也已忍無可忍:
“敵人已經打到了城下,殺人放火,無惡不作,怎麼能說是一群餓賊!”
嚴嵩驚訝地回過頭,看著這個毫不起眼的禮部尚書,他終于意識到,一直以來,自己似乎輕視了這個人的能量。
坐在皇位上的嘉靖霍然站了起來,他看著徐階,贊許地點點頭,然後又換了一幅面孔,冷冷地盯著貪生怕死的嚴嵩:
“俺答的貢書呢?”
嚴嵩慌忙拿出了文書,准備呈交給皇帝。
嘉靖擺了擺手,他不打算研究文件,只問了一句話:
“你准備怎麼辦?”
在嘉靖逼視的目光中,嚴嵩卻恢複了鎮定,他從容地回答:
“這是禮部的事。”
所謂禮部的事,就是徐階的事,在一般人看來,這只是一句推卸責任的話,但事實上,這句話極為凶險,且暗藏殺機。無論徐階如何回答,都將惹禍上身。


上篇:第221節     下篇:第223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