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26節  
   
第226節

在眾多的錦衣衛中,沈鏈算是個十分奇特的人,他為人剛正,嫉惡如仇,明明是個特務,卻比言官還積極,經常上書議論時政。一般說來,這種性格的人很難在特務機關混下去,可更為奇特的是,最高長官陸炳居然十分欣賞他的個性,認定他是個人才,不但不難為他,反而處處加以維護。
當時的沈鏈任職錦衣衛經曆,只是錦衣衛中的一個基層干部,長得也沒啥特點,丟到人堆里就找不著了,但事實證明,陸炳的眼光沒有錯,沈鏈確實是個不同凡響的人。
在“庚戍之變”中,他第一次嶄露了頭角
當時俺答圍城,要求入貢,而那封所謂的入貢書,跟勒索信屬于同一性質,措辭蠻橫,極端無禮。
可是當皇帝傳旨,要大臣討論入貢問題時,只有司業趙貞吉(王門弟子)挺身而出,表示反對,在內閣意見沒有下達前,其余的老狐狸們都保持了沉默。
正是在這片沉默中,沈鏈站了出來,公開支持趙貞吉的意見。
沈鏈的出現讓眾人吃了一驚,而之前打死也不說的吏部尚書夏邦謨此刻卻突然跳出來,用譏諷的口氣問道:
“閣下現任何官?”
這意思很明白:你算是個什麼屁官,哪有你說話的份!
沈鏈鎮定自若地大聲答道:
“我是從七品錦衣衛經曆沈鏈,諸位大人不言,小吏自當言之!”
浩然正氣,聲震寰宇。
正二品的尚書無顏面對從七品的經曆,羞愧地退了下去。
沈鏈用他的直言征服了在場的人,也贏得了陸炳的尊重。此後,陸炳安排沈鏈作為他的貼身侍從,隨同進出各處。
陸炳這樣做,除了表示器重外,也是為了保護這位直性子的下屬,免得他到外面惹事。
可是他萬沒想到,這個安排卻惹出了更大的麻煩,因為他經常出入的地方,正是嚴嵩的家。
沈鏈秉性剛直,遇到小奸小惡都要去插一腳,眼睛容不得沙子,更何況是嚴嵩這種大奸大惡的巨型花崗岩,所以每次到大貪官嚴嵩家吃飯,他總是“不忿”,用今天的話說,就是不爽,非但不苟言笑,還跟嚴世蕃干過幾仗。但他畢竟是陸炳的人,嚴氏父子也不敢把他怎麼樣。
然而事情最終激化了,在親眼目睹“庚戍之變”的恥辱,百姓家破人亡的慘劇後,沈鏈終于忍無可忍,在一次醉酒之後,憤然寫下了那封著名的上疏,曆數嚴嵩十大罪狀,噴射出心底的怒火:
大學士嵩,貪婪之性疾入膏肓,愚鄙之心頑于鐵石!
這下神仙也保不住他了。
[857]
沈鏈的結局又一次證實了嚴嵩對皇帝的巨大影響力,文書剛送上去,諭令就下來了:錦衣衛沈鏈,處以杖刑,發配居庸關外。
得知消息的陸炳焦急萬分,卻又無計可施,只能跑去給沈鏈送行。
看著這位即將發配邊疆的屬下,陸炳感歎良久:
“你這又是何必呢?”
然而身受杖傷、已然一無所有的沈鏈卻依舊昂起了頭:
“掃除奸惡,天理!”
看著那單薄卻堅毅的背影,陸炳發出了最後的歎息:“我不如沈鏈啊!”
在勇敢的從七品錦衣衛經曆沈鏈的面前,從一品少保、兼太子太傅、左都督陸炳,是一個懦弱的人。
六年後,在嚴世蕃的指使下,沈鏈被殺害于宣府,他的兩個兒子沈袞、沈褒也被關入監牢,並活活打死,是為斬草除根。
對于龐大的嚴黨而言,這次事件不過是一場小小的風波,沈鏈那徒勞無益的努力什麼都沒能改變。
然而這徒勞無益的努力,卻是一個普通人無畏的證明,沈鏈這個平凡的名字就此被鐫刻于史冊之上,永不磨滅。
他並不需要改變什麼,因為他的勇敢已經說明了一切。
勇敢的沈鏈死去了,膽怯的陸炳還活著,他仍舊看重自己的利益,不願也不敢去對抗那股可怕的勢力。但他依然被深深地觸動了,在不知不覺中,他已悄然改變自己的立場,向著另一個方向邁出了關鍵的一步。
嘉靖三十一年(1552)的政局就是這樣,大家都知道嚴嵩貪婪腐化,嚴黨為禍國家,但大家也知道,嚴嵩奸詐狡猾,嚴黨權大勢大,反對它必定遭殃,投奔它必定發達。
而沈鏈之舉之所以能名留史冊,是因為僅此一位,畢竟大多數人都是利益的動物,于是嚴黨的成員越來越多,勢力越來越大,而那個隱忍的徐階依舊隱忍著。
對于嚴嵩而言,嘉靖三十一年是個好年份,皇帝大人安心修道,將國事完全托付給他,百官臣服,那幾個不服氣的也收拾了,沈鏈被趕跑了,仇鸞被打倒了,而他唯一的對手徐階也被壓得毫無招架之功。
[858]
與之前的沈鏈如出一轍,這次攻擊的發起者也是一個小人物,不過在明代曆史上,這位小人物卻有著一個讓人望而生畏的稱號。
明代第一硬漢
嘉靖二十六年(1547)是一個極不平常的年份,其特別之處就在于那一年的科舉。
因為在這次進士考試錄取的名單中,有著這樣幾個名字:張居正、李春芳、殷士瞻、王世貞。
張居正就不用說了,李春芳和殷士瞻都是後來的內閣重臣,風云人物,而這位王世貞先生更是值得一提,此人是明代“後七子”的領軍人物,引領文壇二十余年,無人可比,而更具傳奇色彩的是,據說他閑來無事,曾寫就一書,書名《金瓶梅》。
當然,王世貞先生只是此書的作者嫌疑人之一,但此人名聲之大,影響之遠,可謂驚世駭俗,這是年頭久了,要換在幾百年後,王先生就是超一流的明星人物。
而當新科進士們整齊列隊,帶著榮耀和笑容大步邁出大明門的時候,這四位仁兄正占據著前列最風光的位置。
能走在隊伍的前面,是因為他們有著足夠的資本,李春芳是那一科的狀元,張居正、殷士瞻都是前二甲頭名,庶吉士。王世貞更不在話下,他的父親王忬是都察院右都禦史,二品大員。在當時人們的眼中,這是一群注定建功立業、名留青史的人。
然而在那支隊伍的後列,還走著一個沉默寡言的人,與前面那四位相比,此人著實不值一提,他家境貧寒、沒有背景,考試成績也一般,不是庶吉士,一般說來,這號人的最終命運也就是外派縣官,或是在六部混個職位,苦熬資曆直到退休。
曆史是喜歡開玩笑的,這個被所有人忽視的人卻最終成為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偉人,當李春芳、殷士瞻、王世貞這些昔日的風云人物,被曆史的黃沙掩沒,被無數人遺忘的時候,幾乎所有的曆史教科書都記下了他的名字,他的光芒只有張居正堪與比擬。
楊繼盛,即使再過五百年,這個名字仍將光耀史冊。
楊繼盛,字仲芳,河北容城人,正德五年(1510)生,家里很窮。
楊繼盛不但窮,還很苦,因為他七歲的時候,母親就去世了,父親也沒閑著,給他找了個繼母,更不幸的是,這位繼母也不是省油的燈,缺少博愛精神,沒把他當兒子,只讓他做雜役。
在苦難的童年中,楊繼盛開始成長。
[859]
童工楊繼盛的主要工作是放牛,他沒有父母的疼愛,也沒有零花錢,犯了錯還要挨打,然而楊繼盛沒有辦法,日子只能這樣一天天地過。
突然有一天,他牽著牛回家的時候,對家里人說了這樣一句話:
“我想讀書。”
在沒有希望工程的明代,這句話對于楊繼盛的家人而言,大致是一個笑話。
家里沒有錢,即使有,也輪不到你。
楊繼盛的哥哥隨即給了他一個輕蔑的答複:
“你才多大年紀,讀什麼書?”
“我能放牛,就不能讀書嗎?”一個倔強的聲音這樣回答。
然而倔強不能解決問題,楊繼盛還是不能去上學,但在他的堅持下,父母最終准許他去私塾旁聽,但前提是必須干好本職工作(放牛)。
于是每天放牛之後,楊繼盛都會把牛系在學堂門前,然後站在窗外,或是躲到角落里,忍受著那些交過學費的學生鄙視的目光,認真地聽著課。
這對他而言,已經是一種奢侈的享受。
站了六年之後,楊繼盛的熱情終于感動了他的父母,于是他們把十三歲的兒子送進了私塾。在這里楊繼盛努力學習,不負眾望,先後考中了秀才和舉人。
可是舉人楊繼盛依然是個窮人,雖然不用再交賦稅,但他不會鑽營,生活依然窘迫,為了節省費用備考,他進入了有國家補貼的國子監。
在這里,他遇見了那個和藹的國子監校長(祭酒)徐階。
徐階如以往一樣,認真細致地慰問每個學生的情況,當然,也和以往一樣,他並沒有記住其中的大多數人。
楊繼盛就在被忽視的大多數人中,作為一名國子監的普通監生,他沒有官僚的背景,也沒有庶吉士的前途,自然也沒有被徐階牢記的理由。
但徐階沒有想到,十年之後,這個貧寒而不起眼的學生,將犧牲自己的生命,為他打開那道勝利之門。
在明代,要想升官,是要考試的,但這一關實在太難,官僚子弟吃不了苦,只好另覓他途,而要繼承父親的世襲官位,必須等到老爹死掉或是退休,是不太靠譜的。
所以國子監就成了最好的選擇,因為監生可以直接做官,雖然名額極少,但總比沒有強。
于是在官僚子弟彙集的國子監,楊繼盛成為了一個孤獨的異類,同學們奢侈享樂、揮霍無度,楊繼盛卻只能每日讀書,按時就寢,因為他沒有錢,只能靠監生那點可憐的補助。
但楊繼盛從未自慚形穢,他相信自己的能力,他不需要依靠任何人。


上篇:第225節     下篇:第227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