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24節  
   
第224節

自從“庚戍之變”後,徐階的日子是越過越好了,雖然沒有進入內閣,卻享受著內閣成員待遇,被封為太子太保(從一品),還經常被叫到西苑,陪皇帝陛下聊天喝茶,成為了朝中的紅人。
徐階有點忘乎所以了,際遇的變化使他產生了錯覺,皇帝的寵信,同僚的逢迎,這一切都讓他相信,勝利似乎已經不再遙遠。
事實上,真正的機會並未到來,而他的水平也還差得太遠。
而之後那場突如其來的打擊,很快就將他從美夢中驚醒。
這件事是從死人開始的,不久前,孝烈皇後死了,按說死了就死了,開追悼會埋掉拉倒,可是嘉靖先生搞禮儀搞上了癮,下文給禮部,要求讓這位皇後進入宗廟(專用術語袝廟)。
這是違反禮儀規定的,堅持原則的徐階先生隨即上了一封奏疏,表示女後不能入廟,只能放到奉先殿。
當嚴嵩聽到這個消息後,當即拍手稱快,因為他知道,徐階馬上要倒黴了。
嚴嵩是對的,徐階很快就為他的原則付出了代價,嘉靖先生大怒,當即把徐階叫了進來,怒罵了一頓。
這個場景如果放在夏言身上,下一幕必然是對罵,夏先生一貫無懼無畏,為了原則,和皇帝干仗也是家常便飯。
徐階和夏言一樣,也是個堅持原則的人,但這熟悉的一幕卻並未出現,徐階只是低著頭,聽著皇帝那無理的怒斥。
我還記得,夏言就是這樣死去的。那人頭落地的場景回映在他的眼前。
于是,在嚴嵩那旁側虎視眈眈的目光下,徐階作出了決定:
“皇上聖明!”
[849]
犧牲尊嚴是不夠的,要想在這場殘酷的游戲里笑到最後,還必須背離原則,因為眼前的敵手,是一個不講原則的人。
而要戰勝一個無原則的對手,唯一的方法就是放棄所有的原則。
稱宗也好,袝廟也罷,哪怕你自封玉皇大帝,哪怕你把自家的奶媽、傭人都放進宗廟,我也不管了。
在時機到來之前,這是必須付出的代價。
徐階及時察覺到了即將到來的危險,贊同了皇帝的意見,躲過了一劫。然而他沒有料到,自己曾經的一個無意舉動已惹下大禍,而更為不幸的是,嚴嵩已經抓住了這個破綻。
在這之後的一天,嘉靖在西苑單獨接見嚴嵩。雙方有意無意地開始閑聊,聊著聊著,話題就轉到了徐階的身上。
出人意料的是,嚴嵩在談到徐階的時候,竟然是贊不絕口,反複誇獎這人勤于政事,用心干活,而且青詞寫得也很好。一番話說得嘉靖連連點頭。
當然,你要是指望嚴嵩先生突發精神失常,那是不現實的,精彩的在後面:
“徐階這個人確實不缺乏才能啊”,嚴嵩歎息一聲,補上了最為關鍵的一句:
“只不過是多了點二心而已。”
這就是傳說中罵人的最高境界——先誇後罵,誇罵合一。
嘉靖收起了微笑,沉重地點了點頭,他贊同嚴嵩的意見。
這句話是有來由的,嘉靖三十年(1551)二月,徐階曾經向皇帝上書,請求早立太子。
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上書建議了,之前還有幾回,只不過都被嘉靖壓了下來。在禮部尚書徐階看來,立太子是必需的,也是出于禮儀需要,當然也有潛含意思:您每天都煉丹服丹,哪天突然食物中毒掛了,咱們也得有個准備吧。
不過這個要求在嘉靖看來,就變成了另一個意思——我還沒死,就准備另起爐灶了。
就這樣,老謀深算的嚴嵩只用一句話,就粉碎了徐階在皇帝心目中的美好形象,使他再次沉入了谷底。
這之後,皇帝對徐階的態度越來越冷淡,很少召他進入西苑,也不再好言相向。
雖然皇帝沒有明確的表態,敏銳的徐階依然感受到了這種疏遠,用不著去打聽,他也知道是嚴嵩搞的鬼。
[850]
同僚們的嗅覺是十分靈敏的,之前處于事業上升期的徐階是鳳凰,但涅磐之後,自然就變成了野雞。眾人就此紛紛離去,徐階又一次回到了孤立無援的起點。
殘酷的事實教育了徐階,他終于明白,自己雖然得寵,但在皇帝心中的地位還遠遠趕不上嚴嵩,而他要挑戰的,是朝中第一大政治集團——嚴黨,有著數不清的關系網和錦衣衛的幫助。更重要的是,在嚴嵩這位政治厚黑高手面前,他的功力還差得太遠。
但是不要緊,現在還來得及,我將重新開始。
從此,徐階變得更加沉默寡言,不再隨便議論朝政,可嘉靖卻似乎並不領情,對他仍十分冷淡,但徐階並沒有慌張,在仔細分析形勢後,他終于發現了一條制勝之道。
而這條道路,正是死去的夏言用生命告訴他的。
受到嚴嵩蠱惑的嘉靖已經厭煩了徐階,然而他卻沒有發現,自己四周的人已經悄悄改變了態度,經常會誇獎徐階的才德(左右多為言者),久而久之,他慢慢地改變了對這個人的看法。
從某個角度來看,夏言正是死在了那些被他怠慢的太監手中,而徐階絕對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此外,沉默的徐階開始認真在家里寫青詞,用心搞好文字創作,而滿意的嘉靖也終于改變了態度,經常叫他上門聊天。
另一方面,不管在人前人後,只要說到嚴嵩,徐階總是贊譽有加,還經常上門聯絡感情,雖說嚴老狐狸還把他當對手,但徐階的行為卻也或多或少地打動了他。
畢竟只是個小角色而已,不用再費多大力氣。嚴嵩依然相信自己的判斷。
于是在經曆了大起大落之後,朝局又一次恢複了平靜,雙方暫時處在了休戰狀態。
然而在這片寂靜的背後,徐階正密切注視著嚴嵩的一舉一動,上朝、退朝、應酬、結伙。他耐心地審視著這位老江湖各種舉動,在尋找破綻的同時,他也在不斷地學習著敵人的權謀與手段。
在日複一日的揣摩與觀察中,徐階漸漸縮小了自己與對手的差距,他已經成為了一個足智多謀、深不可測的人物。
但隱忍和沉寂不是目的,而是手段,它終將爆發在最後那一刻,雖然徐階已經麻痹了嚴嵩,獲得了皇帝的信任,但他十分清楚,要想取得勝利,現在的條件還不夠,他必須主動發起攻擊,以獲得更多的資源和更大的優勢。
進攻的時候到了,但不能打草驚蛇,也不能最後攤牌。目前所缺少的,只是一個合適的攻擊目標。
經過仔細的考量,徐階終于找到了這個標靶。
于是在等待兩年之後,徐階打破了這片死般的甯靜,將他的矛頭指向了那個合乎要求的人——仇鸞。


明朝那些事兒4 第十一章 勇氣
氣勢
仇鸞的人生可以用一個詞來形容——無奈。
這位兄台是世襲的候爵,這個爵位得來實屬不易,他的先輩仇鉞先生東奔西跑,南征北伐,平定安化王之亂後,又跑到京郊去打劉六、劉七(農民起義),最後還被分配去邊界站崗喝風,才混到了這張長期飯票。
仇鸞接替了爵位,本也想好好干,可是無奈啊,他實在不是那塊料。守甘肅,玩忽職守坐了牢,守大同,要靠談判,守北京,還是談判。
這已不是單純的態度問題,而是能力問題,仇先生用事實證明,他本來就是個窩囊到底的廢物。
其實偶爾仇鸞也想雄起一次,他也曾經做過嘗試,比如嘉靖三十一年(1552),他帶領大軍出塞,在經過一個叫貓兒莊的地方時,遇上了敵人。仇鸞從容不迫地組織戰斗,在他的英明指揮下,最終此戰以明軍陣亡二百余人,傷二百二十人的戰績告終。
事後,仇鸞自豪地上報朝廷請功,因為他認為自己的戰功還算顯赫——斬殺敵人五個。
人賤到這個地步,可算是天下無敵了。
可這位賤兄運氣倒也算不錯,“庚戍之變”後,最該被追究責任的他竟然逃了過去,還被封為大將軍,皇帝也十分信任他。
風光無限的仇鸞越發驕橫,連嚴嵩也不放在眼里,見到他竟敢呼來喝去,悔青了腸子的嚴嵩萬沒料到,這頭白眼狼竟反咬一口,但此人正當紅,無論如何也惹不起,只得忍氣吞聲。
政壇就如同股市一般,暴漲必然暴跌,仇鸞耍威風的時候,高拱正在東宮當教書先生,張居正還在新單位打掃衛生,其余四位絕頂高手都在一旁裝孫子,而以仇先生這樣的白癡資質,竟然如此囂張,是因為他根本不懂官場的第一原則——穩。
不穩就必然倒黴,仇鸞兄的厄運很快就到了。
他雖然已經位極人臣,卻不能光榮退休,畢竟是武將,受到表揚之後還得回去賣命。可是仇兄實在太不堅挺,總是在邊界上被俺答追著跑,為一勞永逸,他創造性地提出了馬市的建議。
這一建議的提出充分證明,仇鸞先生沒有鷹的眼睛、豹的速度,卻還有著豬的腦子。
所謂馬市,就是明朝給俺答貨物,俺答給明朝馬,看上去很公平,實際上是一種勒索,因為仇鸞沒有實力,俺答隨便給幾匹爛馬,就敢獅子大開口,不給就打你,而仇先生被人打落門牙,也只能往肚里吞。
更讓他始料不及的是,俺答兄沒有受過文化教育,也不懂得誠信兩字怎麼寫,雖然簽了合同,卻從不執行,拿了大明的東西,該搶的還去搶,連周末也不休息。
[852]
邊界越來越亂,財物越丟越多,局勢已經無法控制了,仇鸞頭暈腦脹,得了重病。不過這位仁兄病中神智依然清醒,兵部侍郎蔣應奎奉命暫時執掌大將軍印,病得半死不活的他竟然還拖著不給。


上篇:第223節     下篇:第225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