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30節  
   
第230節

論資曆就更沒法說了,張經兄十七年前(嘉靖十六年)就已經是副部級兵部侍郎,而那時趙文華卻只是一個小小的正處級刑部主事。大家同在京城里混,互相知根知底,高級干部見得多了,眼界自然比地方干部高得多。
老子是二品正部級、兩省總督,你小子不過是個三品副部級侍郎,竟敢在老子面前耍威風,你算哪根蔥?
同理,中央都察院正四品右僉都禦史,浙江巡撫李天寵也不願買趙文華的帳,每天管他三頓飯,就盼他早點滾蛋。
然而事實證明,趙文華確實算根蔥,還是根大蔥,你們敢欺負我,我就讓我爹來收拾你們!
他爹就是嚴嵩,雖然他姓趙,嚴嵩姓嚴,但所謂有奶就是娘,有權就是爹,不必奇怪。
嚴嵩之所以支持干兒子趙文華,是因為當年他當國子監校長的時候,趙文華是他的學生。而據他觀察,這位學生雖然沒有什麼能力,卻很能拍馬屁,很聽話,于是他安插趙文華去了通政司。
嚴嵩是不做慈善事業的,他讓趙文華當通政使,其中有著很深的用意。
通政司是一個副部級部門,最高長官通政使也只是三品,但這個部門對嚴嵩而言卻極為重要,因為它主管全國各地送入京城的公文。
由于名聲太差,全國的眾多禦史官員經常上書彈劾嚴黨,雖說有嚴嵩在內閣壓陣,但這位仁兄已經七十多歲了,難保有漏網之魚,萬一捅到皇帝那里,事情就麻煩了。
而趙文華兄的主要工作就是每天在機關蹲守,發現可疑郵件即刻予以刪除(銷毀或是壓住),他兢兢業業,工作完成得很好,也由此成為了嚴黨的第一號骨干。
接到兒子的告狀信,嚴老爹卻作出了一個出人意料的回複,他托人告訴趙文華,張經並不好惹,在沒有十足的把握之前,最好還是乖乖聽話。
趙文華無計可施,但這位仁兄是個比較執著的人,又從中央要了一個觀察敵情的名義,硬是賴著不走。他要留在這里,等待張經的失誤。
[872]
而不久之後,他就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當時的浙江沿海,倭寇氣焰已經十分囂張,有兩萬余人盤踞于此,根本不把明軍放在眼里。張經也並非等閑之輩,他四處調兵,積極部署數月之久,卻遲遲不動兵。
趙文華反複催促,張經依然紋絲不動。
而張總督之所以有如此舉動,和他之前的一段經曆有著很大的關系。
嘉靖十六年(1537),總督兩廣軍務、兵部侍郎張經,奉命去平定廣西斷藤峽叛亂,在長期艱苦的山區作戰中,他養成了穩重進兵的習慣,更重要的是,在這次戰爭中,他還發現了一個十分可怕而特別的戰斗群體——狼土兵。
狼土兵以少數民族為主,大都不習文化,好勇斗狠,戰斗力十分彪悍,當年曾讓張經吃盡了苦頭,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而到了浙江之後,張經才發現,那些被朝中大臣輕視,所謂烏合之眾的倭寇,卻是一幫前所未見的強敵。
皇帝同志專心修道,大臣們專心斗爭的時候,日本正處于極度混亂的戰國時期,全國分成三十六個諸侯國,你打我,我打你,打贏的自然風光,打輸的就只能跑路。日本就那麼大,土地又不多,還時常噴火山亂地震,實在不是個人呆的地方。于是眾多討生活的倭人就不遠萬里,為了日本人民的致富事業跑到了中國。
這幫倭人不請自來,而且燒殺搶掠,無惡不作,故文言有云:
倭人為寇,是為倭寇。
但惡劣的品行並不能否定他們的戰斗力,且不說這幫人的武藝和戰術水平,單說人家冒著掉進海里喂魚的危險,跑上千里路來搶劫,就能充分說明他們的犯罪決心和毅力。
而與倭寇相比,張總督手下的大都是浙江、山東等經濟發達地帶的兵,他們當兵是為了混碗飯吃,就算不當兵還能種田,犯不著去拼命。
于是張經決定,調狼土兵進入浙江,抗擊倭寇。
這個決定為他贏得了暫時的勝利,卻永遠地送了他的命。
[873]
張經萬萬沒有想到,就在他費盡心力調兵遣將的時候,趙文華已經設計好了一個圈套,准備將他致于死地。
張總督久經官場,並不是個善茬,上任一年多來,他已在當地安插了自己的親信,而對于趙文華,他也安排了專人監視,總而言之,整個浙江已然成了他的地盤。
然而就在這樣的環境下,趙文華依然找到了一個盟友,這個人的名字叫胡宗憲。
胡宗憲,字汝貞,徽州人,嘉靖十七年(1538)進士。
胡宗憲的考試成績很一般,運氣卻不錯,他沒能選上庶吉士,分配到地方當了縣官,不久後因年度考核優良,升為禦史,巡視宣府、大同。
之所以說他運氣好,是因為在明代朝廷,禦史是個不錯的行當,以罵人為主業,天不怕地不怕,想罵誰就罵誰,如果運氣好,摸准了政治方向,罵對了人,沒准還能官運亨通,一飛沖天。
不過胡宗憲的這份禦史工作卻有點特殊,因為宣府和大同是當時的軍事前線,刀光劍影,呆在這的都是些粗人武夫,如果胡亂告狀,沒准晚上就被人趁黑給剁了。
于是胡宗憲在那里老老實實地啃了幾年干糧,這段經曆最終成就了他,因為正是在那個地方,這位安靜的禦史開始進入另一個新奇的領域——兵法。
在血肉橫飛,生死懸于一線的戰場,胡宗憲懂得了戰爭的法則,而蒙古騎兵燒殺搶掠、難民家破人亡、哭天搶地的慘象,也讓他了解了戰爭的殘酷。
在經曆了血與火的洗禮後,那個曾經喋喋不休、滿口聖人之言的書呆子,已然變成了一個沉默寡言的實用主義者。
因為在邊關表現良好,胡宗憲奉調前往浙江,擔任浙江巡按,似乎是為了考驗他的能力,就在他離開這里之前,上天給他安排了一次畢業考試。
當時駐守大同的左衛軍突然接到諭令,命令他們即刻轉移駐防至陽和一帶,事實證明,這是個一道要人命的諭令。
大同已經是前線了,而陽和不但更為靠前,且條件極其艱苦,當兵的過得苦,好不容易在當地安個家,轉眼間又要妻離子散,自然是打死不搬。
可是命令不能不執行,于是大伙一合計,索性鬧事不干了,嘩變!
這下子問題嚴重了,情況報到大同參將那里,開會征集意見:這事怎麼解決,誰去解決?
沒人應聲。
[874]
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是個超級黑鍋,這不是農民起義,而是士兵嘩變,全部都是抄家伙的職業打手,也不講道理,要是跑去談判,十有八九就把自己捐給了國家(學名是為國捐軀)。
但如果放任不管,這幫人萬一成了叛軍,知根知底,帶著蒙古人回來搶劫,麻煩就大了,所以黑鍋總得背,具體說來是總得有人去背,可是誰也不背。
這時胡宗憲站了出來,他說:我去。
參將大喜,問:你要帶多少人?
胡宗憲答:不用,我一個人去。
在短暫的目瞪口呆,鴉雀無聲之後,大家集體起立,走到營帳外,熱情地為勇敢的胡禦史送別,感謝他犧牲小我,成全大家的背鍋精神。
胡宗憲不是白癡,也沒有背黑鍋的嗜好,關鍵時刻挺身而出,只是因為他有十足的把握。
他一個人騎著馬跑到了嘩變士兵的營地,對那些手持兵器、情緒激動的人們說了幾句話,奇跡就發生了,士兵們停止了吵鬧,安靜地回到了自己的營帳。
當大家再次看到胡宗憲時,都極為驚訝,踴躍上前詢問,他到底用了什麼方法,解決了如此棘手的事。
胡宗憲一臉輕松回答道:沒什麼,我只是告訴他們,諭令已經取消,他們不用遷徙了。
于是大家又懵了,遷移是上級的命令,總兵(相當于軍區司令)都沒發話,你怎麼敢信口開河?今天你忽悠過去,過兩天沒准就直接造反了!
然而胡宗憲鎮定地看著驚恐的同僚們,告訴他們:絲毫不必擔心。
事實證明了胡宗憲的預言,很快,上級下達指令,之前的諭令取消,軍隊仍在原地布防。
准確的人心洞察力、驚人的局勢判斷力,這就是胡宗憲的卓越才能。
嘉靖三十三年(1554),奇才胡宗憲來到了浙江,他將在這里開創自己的偉大事業。
其實在當時的浙江,胡宗憲只是個小人物,因為他的級別太低(浙江巡按)。
巡撫和巡按雖只有一字之差,品級卻差很遠,胡宗憲是都察院監察禦史,奉命巡按浙江,負責監察紀檢事務,他的品級只有七品。而李天寵則是四品都察院右僉都禦史,奉命巡撫浙江,負責浙江全省的管理事務,相當于省長。
趙文華好歹是個副部級,之所以對胡宗憲一見如故,稱兄道弟,實在是因為他太過孤單。在張經的陰影下,沒人願意陪他玩,只有胡宗憲對他禮遇有加。
于是他向這個新朋友和盤托出了自己的計劃,並許下了一個美好的祝願,只要計劃成功,你就是新的浙江巡撫!
[875]
趙文華是一個壞人,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壞人,但一個壞人,能夠干到副部級侍郎,說明他是一個有能力的壞人。
趙侍郎的計劃是這樣的,他准備告張經的黑狀,罪名是張經畏懼倭寇,拿了朝廷的錢,不幫朝廷辦事,消極避戰。
看上去很簡單,實際上不簡單。
張經不是吃素的,趙文華上書後不久,他就得到了消息,但他的反應卻十分怪異,不但沒找趙文華算帳,也不上書辯解。


上篇:第229節     下篇:第231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