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33節  
   
第233節

估計俞大猷同志還是有點覺悟,覺得自己這事干得不地道,所以也沒多提,不過從他讓人家多練幾年的口氣看,他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俞大俠仗劍打遍天下,縱橫江湖,可謂風光無限,但在遇到胡宗憲之前,作為一個極具稟賦的軍事天才,他的經曆只能用一個詞來概括——哭笑不得。
[883]
俞大猷這輩子的前四十年是十分郁悶的,因為他比較喜歡管閑事,守金門的時候,他上書監司,要求打擊海賊。結果被打了一頓,得到了上級的答複:
“你個屁大的小官,憑什麼上書?”
憑什麼小官就不能上書?俞大猷不明白。
挨了這頓莫名其妙的打,俞大猷依然我行我素。
不久之後,安南地區叛亂,兵部尚書毛伯溫准備出戰,按說這事和他沒關系,但俞大猷再次挺身而出管了閑事。
他向毛伯溫上書,陳述了自己的用兵方案,請求從軍。
尚書大人看到了他的上書,十分欣賞,誇獎了他,卻不用他。
誇了我,為什麼不用我?俞大猷還是不明白。
這又是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情,但俞大猷仍不氣餒。
嘉靖二十一年(1542),機會又來了,俺答進攻山西,皇帝下令在全國范圍內選拔作戰人才。俞大猷報了名,這次運氣似乎不錯,毛尚書看到了他的名字,把他推薦給了宣大總督翟鵬。
這是一個非同小可的推薦,所謂宣大總督,是明朝邊疆的兩大最高長官之一(另一個是薊遼總督),一般都是正部級官員擔任,作為兵部尚書的推薦人,俞大猷前途閃閃放光芒。
畢竟是兵部領導的面子,翟鵬親自接見了俞大猷,隨口問了他一些軍事問題,結果卻讓他大吃一驚。
翟鵬原以為這人是個關系戶,沒多大能耐,打算應付一下了事,可是俞大俠卻反客為主,侃侃而談,堂上眾人大驚失色。
就在大家目瞪口呆的時候,一件讓他們更為吃驚的事情發生了,翟總督竟然離開座位,主動走下台來,向俞大猷行禮。
這是絕對的爆炸性新聞,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景象。
翟鵬並不是武將,他是文官,因為按照明代慣例,除個別情況外,只有文官才能擔任高級軍事長官,即使同樣品級,文官的地位也要高于武將。而在許多文進士的眼中,武將都是一群沒讀過書的大老粗,武進士也不例外。
然而正部級總督翟鵬,向眼前的無名小輩俞大猷行禮了,因為他的才學與執著。
按說事情到了這里,俞大俠應該翻身了,可是最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也就發生在這兒。
[884]
雖然總督向他行禮,雖然總督知道他的才學,但總督還是不用他!
都到了這個份上,為什麼就是不用我呢?俞大猷抓破腦袋也不明白(我也是)。
郁悶的日子還是過去了,老上級毛伯溫最終提拔了他,先把他派到福建打海盜,這位兄弟二話不說,剛到地方衣服都不換就親自帶兵上陣,干掉對方三百多人,上級看他如此生猛,又派他去廣東鎮壓少數民族叛動。
在廣東,俞大猷第一次全方位展現了他的牛人本色。他沒有調集大軍進攻,卻只是帶了幾個隨從,找到了叛軍的巢穴,勸告他們歸順朝廷。
當然,空口說白話是沒用的,叛軍也不是白癡,為加強說服教育的效力,形象展現不投降的後果,俞大俠趁興當場表演了自己的老本行——劍術,一套劍法耍得虎虎生威,煞有聲勢,把叛軍兄弟糊得一楞一楞,末了還美其名曰:教習擊劍。
叛軍倒也不是嚇大的,他們很快就推出了自己的精神領袖——一個據說打死過老虎的人,繼續頑抗明軍。
但俞大俠明顯比老虎厲害,他沒費多大勁就干掉了這位打虎英雄,最終平定叛亂。
折騰來折騰去,俞大俠終于翻了身,嘉靖三十一年(1542),俞大猷調任甯波參將,不久後又升任蘇松副總兵(相當于軍分區副司令員)。
此時,張經已經上任,俞大猷是他的下屬。
之後就是以前講過的那些事,趙文華搗亂,催促張經出戰,張經准備不足,不願出戰,一拖再拖。
然而在這一幕的背後,還隱藏著另一個細節:
張經是拒絕出戰的,但為了給趙文華面子,他曾命令另一位將領出擊倭寇,而這個人正是俞大猷。
出乎意料的是,一向積極肯干、愛管閑事的俞大猷竟然拒絕了,原因很簡單:當時倭寇有兩萬人,他手下只有三百兵,而俞大俠是學過算術的。
俞大俠雖然熱血沸騰,卻也不想平白無故人間蒸發,張總督這事干得實在不地道,事情也成了連環套,趙文華催張經,張經催俞大猷,俞大猷不干。
俞大俠就這樣硬挺著,一直挺到了王江涇大捷。在這次戰役中,他不計前嫌,協同張經,大破倭寇,立下戰功。
可是事情壞就壞在這個不計前嫌上。
[885]
由于他表現過于英勇,趙文華認死了他是張經的人,搶了他的功勞,還找機會整他,貶了他的官。無奈之下,胡宗憲也只能保持沉默。
俞大猷這輩子過得實在不容易,總是遇上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明明被賞識,居然不升官,明明打了勝仗,居然被降職。
不要急,俞大俠,更莫名其妙的事情還在後頭。
被貶官的俞大猷不喊冤,也不氣餒,王江涇大捷之後不久,他作為蘇松巡撫曹邦輔的下屬,參加了滸墅戰役,再次大破倭寇,按說事情到這里,也算圓滿完結了。
可是(這個詞經常出現在俞大猷的人生中),不久後,閑不住的俞大猷又參加了胡宗憲的追擊戰(即之前提到的那次),雖然最終戰敗,但俞大猷在戰斗中傾盡全力,表現十分英勇。
其實有時候,十分英勇也不是個好事。
戰後,趙文華故伎重演,把責任推給了曹邦輔,曹巡撫氣得想撞牆,恨透了趙文華和胡宗憲,但是嚴老太爺在中央呆著,他也不想去摸老虎屁股,于是一怒之下,瞄准了俞大猷。
曹巡撫在上書中大罵俞大猷,說他縱敵逃竄,之所以會下此黑手,只是因為俞大猷同志在跟隨胡宗憲作戰中過于英勇,曹邦輔據此認定,俞大俠必定是胡宗憲的人。
這一狀告得相當黑,連皇帝都發怒了,暴跳如雷,免去了俞大猷的世襲百戶,讓他安分守己,否則砍頭示眾。
不計前嫌,就是張經的人,惡整。十分英勇,就是胡宗憲的人,還是惡整。俞大猷徹底郁悶了。
皇帝諭令下來後,幾乎所有的人一致認為,俞大猷再不會鬧騰,也不會再多管閑事了。
然而俞大猷收起了諭令,叫來了自己的副手王崇古,對他下達了一道命令:准備出海,追擊倭寇。不久之後,他的艦隊在老鸛嘴截獲倭寇,並發動總攻,焚毀敵巨艦八艘,殺敵一千余人。
這是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冒險,並沒有人要求俞大猷這樣做,而根據以往經驗,他打贏了未必有功,打輸了卻必定有過。對他而言,打這一仗沒有好處,只有吃虧。
但是他仍然這樣做了,他不怕吃虧。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自嘉靖十四年(1535)以來,這位仁兄在官場里吃了無數悶虧,背了無數黑鍋,只是因為他的愛管閑事,因為他的忠于職守,因為他報效國家的執著。
俞大猷就是這樣一個執著的人,因為執著而偉大。
[886]
其實一直以來遭受不公正待遇的俞大猷並不孤獨,因為有一個人始終在注視著他,這個人就是胡宗憲。
通過幾年的觀察,胡宗憲了解並理解了這個人,他相信此人正是他苦苦尋找的理想人選,並將成為他的得力助手。于是當嘉靖三十五年(1556),都督劉遠因為作戰不利被撤職後,胡宗憲通過趙文華的關系,獲得了內閣的支持,將俞大猷扶上了浙江總兵官(大致相當于浙江軍分區司令員)的寶座。
這是胡宗憲找到的第一個關鍵人物。
但隨著抗倭工作的不斷深入,胡宗憲發現,他的精力和智商已經無法適應繁重而複雜的事務,所以絕頂聰明的胡宗憲,決定招聘一個幕僚,而招聘的首要條件,就是這個人要比他更聰明。
很快,他就找到了第二個關鍵的人:
四百年後,國畫大師齊白石老先生曾在瞻仰一幅古人作品時,發出這樣的感歎:願為青藤門下走狗!
這句話的通俗意思是,如果我能到青藤門下,給他當條狗,就心滿意足了。
青藤者,徐渭也,徐渭者,徐文長也。
在明代,有所謂三大才子之稱,入選的條件很簡單:博覽群書、博學多才,但事實證明,由于競爭激烈,越簡單的標准越難達成,評來評去,連唐伯虎兄這樣的人才最終也沒能擠進去。
所以最終能贏得公認,獲此殊榮的,只有三個人:解縉、楊慎、徐渭。
作為永樂大典的總編官,解縉被公認為博學第一,而跟皇帝過不去,聚眾鬧事的楊慎,因為整天呆在山溝里,無事可干,據說讀遍了天下群書,被推為博覽第一。
徐渭之所以排在第三,不是他的學問差,只是因為他生得晚。論博學,他不如解縉,論博覽,他不如楊慎,然而他卻成為了三人之中,名聲最大,傳說最多的人物。
獲此殊榮,此人實在當之無愧。
徐渭,正德十六年(1521)生,浙江紹興人,平生一大癖好是給自己取名字外號,曾用名數不勝數,如徐文清、青藤道士、田水月、漱老人等等等等,當然其中最有名的,還是徐文長。


上篇:第232節     下篇:第234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