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31節  
   
第231節

因為他已有了絕對的把握,籌劃已久的行動即將開始,狼土兵已經到位,各路大軍也已到齊,只等他一身令下,發動總攻。
有凶悍的狼土兵助陣,張經相信他會取得勝利,而到那時,捷報將是對趙文華攻擊的最好回應。
看上去是正確的,實際上是錯誤的。
志得意滿的張經沒有想到,在這個看似天衣無縫的應對中,有著兩個小小的疏漏:他並沒有真正看懂那封告狀的上書,而更重要的是,他低估了趙侍郎的水平。
作為嚴黨的主力成員,趙文華並不是一個簡單的人,事實上,張經即將開始的軍事行動早在他的預料之中,但他仍然敢在此時上書,是因為他已料定,此書一上,張經如不勝,尚有活路,如若戰勝,則必死無疑!
嘉靖三十四年(1555)五月,缺錢花的倭寇耐不住寂寞,開始大舉向嘉興進犯,卻就此掉入了陷阱。
張經等待良久的機會終于到來,他當即調集手下大軍水陸並進,在王江涇與敵軍遭遇,大破倭寇,斬殺敵一千九百余人,史稱“王江涇大捷”。
這是東南自倭亂以來的最大勝仗,張經十分得意,當即寫下告捷文書送往京城,等待著朝廷的封賞。
事實證明,這次朝廷的辦事效率相當之高,沒過多久,張經就等到了他應得的賞賜,不是金銀財寶,高官厚祿,而是兩個人,具體說來是兩個錦衣衛。
他們送給張總督的見面禮是一副閃亮的鐐銬,然後大聲傳達了皇帝大人的賀詞:
“經(張經)欺誕不忠,著令入京問罪!”
張經的腦袋有點亂,明明自己打了勝仗,怎麼就成了“欺誕不忠”?
張總督之所以一頭霧水,是因為他並不清楚趙文華那封上書的奧妙。
[876]
嘉靖剛看到這份黑材料的時候,起初並不在意,直到他順手交給了身邊的一個人——嚴嵩。
嚴嵩自然明白趙兒子的意圖,當即展現了他的表演功底,作沉思狀良久,突然換上了一幅憂國憂民的表情,開始痛斥倭寇侵害百姓的慘狀,最後指出主題——擁兵自重,坐觀倭亂,都是張經惹的禍。
嘉靖生氣了,後果很嚴重,他當即下令緝拿張經回京。
諭令下達後不久,張經的報捷文書就送到了,看似張經就要涉險過關,但正如趙文華所料的那樣,嘉靖做出了一個十分缺心眼的判斷:
“張經著實可惡,聞文華劾,方一戰!”
混跡江湖三十多年的嘉靖同志就這樣完蛋了,經過多年的磨礪,他的脾氣個性以及各種權術花招,早已被嚴黨摸得一清二楚,現在也只能是被玩沒商量了。
張經倒了,李天寵也沒戲了,這對難兄難弟手拉手上了刑場,一同被殺。
趙文華兌現了他的諾言,李天寵死後不久,他利用自己在朝中的關系,破格再破格,短短一個月,就把七品基層禦史胡宗憲直接提拔為四品右僉都禦史,並巡撫浙江。從芝麻官到封疆大吏,其晉升速度堪比飛毛腿導彈。
趙文華十分欣賞胡宗憲,因為胡宗憲的出眾能力,以及在逆境中的支持。但胡宗憲卻不喜歡趙文華,因為在他的眼中,趙文華著實不是個東西。
胡宗憲是一個身世並不簡單的人,他出生在豪門望族,六十年前,他的曾祖胡富考中進士,還曾經擔任過正部級干部——南京戶部尚書,顯赫一時。
望族出身的胡宗憲是一個天才,他二十二歲中舉,二十六歲中進士,無論在地方,還是軍隊,無論是處理政務還是平息叛亂,他都顯現出了非同尋常的才能。
混跡政壇多年,胡宗憲很清楚趙文華和他的干爹是些什麼貨色,這幫人干活不足,整人有余,實在是一幫垃圾。
然而問題在于,國家大權就掌握在這群垃圾的手中,順之者昌,逆之者亡,胡宗憲不是一個理想主義者,他很現實。
于是當不學無術的趙文華來到浙江,當張經、李天寵都對其嗤之以鼻時,他意識到了其中蘊藏的機會。
所以他接近了趙文華,對他的到來表示歡迎,不顧旁人的鄙視和議論,拜會他,巴結他,耐心地聽著他自吹自擂,並伴著逢迎的笑臉,雖然他很清楚,眼前這個唾沫橫飛的人,只是一個惡棍加白癡的合體。
對于出身高貴、有著強烈道德感的胡宗憲而言,這是一種讓他極其惡心的應酬,但他依然賣力地表演著。
因為在他的心中,有著報效國家的使命,有著救濟黎民的責任,因為在他接受詔令,前往浙江之前,曾立下這樣的誓言:
“不平倭寇,不定東南,誓不回京!”
[877]
傳說中的高手
胡宗憲眼睜睜地看著張經、李天寵被陷害,被處死,然後在眾人的指責聲中坐上了浙江巡撫的寶座,沒有絲毫的避諱和慚愧。
相反,他很得意,人見人怕、權傾天下的嚴黨,原來是如此的愚鈍,趙文華、嚴嵩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間,被他利用,為他鋪路,而在此之後,這個最為強大的政治集團將成為他的後盾,去幫助他實現自己的理想。
他始終問心無愧。
因為他所做的一切努力,並不只是為了自己的榮華富貴,因為他的理想,叫做報國救民。
在胡宗憲看來,張經做得還不夠好,他雖然調來了戰斗力強悍的狼土兵,整頓了軍備,募集了糧餉,但無論是整體策劃還是作戰時機,總要慢那麼一拍,最終才會被趙文華有機可趁。
總而言之,這是個勤奮的人,但缺少天賦。
胡宗憲認為自己是有天分的,所以他當仁不讓地接替了前任的工作,他相信自己能夠干得比張經更好。
雖然當時天下人都為張經的無辜被殺感到遺憾,但對于倭寇而言,張經的死則是一場不折不扣的悲劇,因為事實證明,繼任者胡宗憲是一個更為可怕的敵人。
當然,這是後來的事。
剛剛上任的胡宗憲終于實現了夢想的第一步,但還沒等他喘口氣,一個偶然事件的發生,就讓他從美夢中醒了過來。
應該說,猛人不只張經一個,蘇松巡撫曹邦輔也算同類,在王江涇大捷之後,他征集所屬兵力,再次擊潰倭寇。由于人事更替,這次行動沒有經過上級的批准,等到趙文華知道的時候,俘虜都押回來了。
深感丟了面子的趙文華當即給胡宗憲下令,讓他立刻追殲殘敵。
這是一個胡宗憲等待多時的機會,他即刻調集了四千精兵,發動了追擊戰,然後他坐在家里,等待著捷報的到來。
很快,他就如願得到了戰報,言簡意賅:慘敗!告急求援!
此戰損失極其慘重,所謂“宗憲兵死者千余”,一共就去四千人,差不多死了一半。大出所料的胡宗憲慌忙命令副將劉燾率軍增援,不久之後戰報再次傳來——複大敗。
這還不是最壞的結果,士氣大振的倭寇居然反過頭來,再次進攻浙東一帶,把當地搶了個底朝天,這才揚長而去。
沉痛的失敗教育了胡宗憲,他終于意識到,倭寇之亂比他想象中要厲害得多,而在這幫強盜的身上,似乎隱藏著極為強大的力量。
[878]
胡宗憲的大體判斷沒有錯,但他並不清楚,如果說倭寇是強盜,那他們就是有史以來最為可怕的強盜,因為他們中間的很多人,都是精通刀法的武林高手。
在史料上,有著這樣一個廣為人知的戰役記錄:
嘉靖三十四年(1555),四十余名倭寇從浙江平湖入境,向杭州進逼,搶掠之後逃向淳安。這本來只是一起搶掠事件,搶也就搶了,事也不大,可這幫路盲不知是不是沒有向導,轉了半個多月,居然轉到了南直隸(今江蘇一帶),在常州、蘇州附近搶了一把,竟跑到了南京城下!
最後在大軍圍捕下,這群小毛賊才最終被殲滅,據說當時被他們殺死砍傷的平民士兵已達三千余人。
四十多個人,在大明帝國的眼皮底下轉悠了一個多月,想搶就搶,十幾萬駐軍束手無策,這不是一單簡單的搶劫案,也不是單純的軍事行動,而是一起嚴重的政治事件!
四十個人就敢到南京搞自助游,要有四千個人,沒准就敢去北京集資建房了(打不過地產商)。
一直以來,這個故事都被用來說明明軍的腐朽、無戰斗力,但很多人並不清楚,在它的背後,隱藏著讓人驚心動魄的真相。
這是一次非同尋常的搶掠,因為參與這次搶劫的四十多個倭寇並不是一般人,他們是浪人。
所謂浪人,就是失去土地的日本武士,關于武士群體就不多說了,但很多人可能並不知道,即使在日本國內,武士也是一個十分稀少的品種。
在日本戰國時期,名義上的最高統治者是天皇,實際控制者是各大諸侯,又稱為大名,而武士是大名的屬下。即使是如織田信長之類的大諸侯,手下的武士也不過一兩千人而已。
作為武士團體的成員,他們從小就接受過嚴格的武術和體能訓練,大多數人都練習劍道,練就了一身砍人的技術,即使參加黑社會火拼,拿西瓜刀對砍,估計一個對付五六個都不成問題。
更為可怕的是,他們其中的某些人還曾練習過“陰流”,這是日本刀術中的一門絕技,傳自日本的絕頂高手,“劍聖”上泉信綱。
雖說練這門功夫的人並不多,也並非個個都是劍聖,但足可稱得上是一流高手。而在當時到中國來搶掠的日本人中,也有著他們的身影。


上篇:第230節     下篇:第232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