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38節  
   
第238節

所謂強硬的手段,並不一定是指武力。只要能夠消滅對手,可以使用任何方法。
而對付徐海的指導方針也就此確定——萬勿妥協,趕盡殺絕。
為實現這一目標,徐渭和胡宗憲進行了詳盡的分析與商議,終于制定出了一個幾乎天衣無縫的計劃。事情發展證明,徐海最終正是在這個計劃的推動下,被無情地絞殺。
這個計劃的第一步,從一個間諜開始。
[903]
由于徐海長期在國外工作,很少回國探親,即使每次回來,也都忙于工作(搶劫),且十分匆忙(不跑就完了),但他的老家畢竟還在這里,還有許多親戚和同鄉。為了徹底摸清徐海的底細,胡宗憲決定玩一把無間道,派一個人前去臥底。
這個人的名字叫做羅龍文,沒有官銜,他之所以能夠被選中執行如此光榮的任務,是因為他具備兩個優勢:首先他是徐海的老鄉,兩人家住同村,容易溝通感情。而更重要的是,這位羅先生有一個不太光彩的特長——挑撥是非。
用今天的話講,這是一個心理比較陰暗的人,唯恐天下不亂,喜歡鬧事,然而胡宗憲依然選中了他,因為他正需要這樣的人。
靠著一個由大才子徐渭編劇的感人故事和老鄉的身份,羅龍文成功地打入了徐海犯罪集團內部,在那里,他善于挑事的特長將得到充分地發揮。
沒過多久,胡宗憲就從羅龍文那里得到了他想要的情報,正如徐渭所料,貌似強大的徐海集團是不難擊破的,因為它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內訌。
和汪直不同,徐海海盜公司不是獨資的,除了徐海之外,還有兩位投資者,一個叫陳東,另一個叫葉麻。
說來滑稽,這兩位仁兄原先其實並不是海盜,也不是走私犯,而是正正經經的商人,無奈虧了老本,欠了一屁股債,被高利貸追殺,于是心一橫,下海當了海盜,成為了徐海的合伙人。
也就是說,在徐海的公司里,除了他這個董事長外,還有兩位執行董事,並不是他一個人說了算的。
胡宗憲迅速抓住了這個漏洞,命令羅龍文發揮特長,四處煽風點火,搬弄是非,事實證明,羅龍文同志確實具備無恥小人的天賦,他的工作卓有成效,每次搶劫完後他總是搶先把最值錢的財物弄到手,並交給徐海,徐董事長自然很滿意,但兩位董事的臉色卻是一天比一天難看。
徐海和陳東、葉麻之間的友誼已經不複存在了,胡宗憲的計劃獲得了初步成功。但接下來的工作卻更為艱巨,畢竟徐海的實力雄厚,如果不解決他本人,單靠分化瓦解,也是無濟于事的。
為了進一步搞清徐海的底,胡宗憲寫了一封勸降信,派人交給了徐海,對于胡宗憲而言,這是一個極其尋常的舉動,他曾給無數倭寇海盜寫過信,內容千篇一律,只是對象不同,他也從不期望會有什麼意外驚喜。
然而他萬萬沒有想到,正是這個無意識的舉動,讓他找到了一件毀滅徐海的利器。
[904]
在倭寇中,徐海算是很有禮貌的一個,他很快就托人捎了回信,當然內容絕對不會是我搶夠了,決定放下屠刀,歸順政府,回家務農之類。只是反複強調自己的不得已,自己的悔恨,希望政府體諒。一句話,鑒于年景不好,老子還要再搶上幾年。
這是一封常見的忽悠信,但利器就隱藏在這封信里。
胡宗憲看過之後,並沒有注意到其中的玄機,隨手交給了徐渭。
徐渭看完之後,卻思考良久,對胡宗憲說了這樣一句話:
“這封信十分奇怪。”
胡宗憲接過信,反複看了很久,也沒有找出答案:
“此信格式規范,且用語恰當有禮,我看不出哪里奇怪。”
“怪就怪在這里”,徐渭面帶疑惑地說道:“實在是太規范有禮了。”
胡宗憲恍然大悟。
雖然不排除個別逼上大海的特例,但肯下海干倭寇的,一般都不會是什麼優等生,對于這些倭寇們的文化程度,胡宗憲曾經做過統計,大約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半文盲,剩下那百分之二十是純文盲。
這就是件怪事了,徐海那幾把刷子,胡宗憲心里還是有數的,這種高水平公文他就是照著抄也會抄錯,更別說是獨立創作,所以在這篇文章的背後,必定有一個得力的槍手。而如此重要的來往公文,徐海肯放心地交由這個槍手處理,可見此人地位必定非同一般。
于是他交給了羅龍文一個新的任務,務必要確認這個人的身份。
沒過多久,羅間諜就找到了這個人,結果讓他也大吃一驚。因為這位槍手既不是五大三粗的倭寇,也不是被脅迫的教書先生,竟然是個女人,確切地說,是徐海的老婆。
這個女人的名字叫做王翠翹,她的知名度將遠遠超越同時代的徐海、汪直、甚至胡宗憲。
在認識徐海之前,王翠翹是一名妓女。這是一種非常古老的職業,但凡干這行的人,都會成為道學家們口誅筆伐的對象。然而曆史證明,妓女未必不如道學家,道學家未必趕得上妓女,而作為一個平凡的女人,王翠翹足以名留青史。
[905]
干這一行,大都有個慣例,要麼不出名,要麼出大名,王翠翹就出了大名,別號“江南名妓”,無數文人雅客爭相慕名而來,只為一睹她的風采。
能引發如此轟動,主要還是靠實力,王翠翹不但知書達理,儀態優雅,而且和善近人,有所謂“如沐春風”的美譽。當然,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有來由的。
在十幾年前,王翠翹是一個出身名門的女子,只是因為父親犯罪,不得已才淪落風塵,而她從小受到的良好家教和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也讓無數人趨之若鹜,追求者不計其數,據說還曾經有人不遠千里專程前來,想把她娶回家。
徐海就是追求大軍中的一員,而他能從眾多應征者中脫穎而出,確實讓很多人跌破了眼鏡。和那些富商高官相比,徐海著實沒有優勢,工作不穩定,收入也不穩定,經常住在船上(工作需要),除了名聲很大(海盜、漢奸)之外,真可謂是乏善可陳。
但是閱人無數的王翹翠依然選中了他,選中了這個可能明天腦袋就要搬家的倭寇,這似乎是一個毫無邏輯的選擇,不是因為金錢,也不是因為權勢。
如果說一定要找出一個理由的話,我相信它的名字叫愛情。
王翠翹就這樣開始了她的新生活,漂泊不定卻無比幸福的生活——至少到目前為止是幸福的。
這是一段注定不會長久的幸福,畢竟她丈夫的工作屬于高風險行業,沒准明天人就沒了,對于這一點,她也有著相當的認識和心理預期。
但無論如何,她也不會想到,在不久之後,她將會用自己的手把丈夫推入無底深淵。
從那封回信上,胡宗憲敏銳地察覺到了一個信息:對于徐海而言,王翠翹是一個有影響力的關鍵人物。
既然如此,那事情就好辦了。胡宗憲相信,他已經找到了徐海的破綻。
很快,胡宗憲就給徐海送去了許多財物,表示自己的善意,在意外之余,徐海還是高興地笑納了,然而他忽略了一個奇怪的問題,那就是在這些禮物中,還夾雜著許多女人專用的珠寶手飾,胭脂水粉。對于這些物件,徐海自然是大手一揮,送給了王翠翹。
這正是胡宗憲的真正目的。
[906]
就在王翠翹為得到的禮物高興不已的時候,胡宗憲派去的臥底找到了她,並告知這些禮物是胡總督專門送給她的,希望她能夠勸說徐海改惡從善,歸順朝廷。
胡宗憲的這一招十分厲害,是看准了才干的,他明白,像徐海這樣的亡命之徒,根本不在乎生死,無論是好言相勸還是武力威逼,都起不到什麼作用,因為他們只認實力。
但徐海的老婆就不同了,作為一個女人,自然不會熱衷于殺人放火之類的工作,更不會喜歡整天東躲西藏,居無定所,女人嫁人,所期待的不過是一個家而已。
事實證明,胡宗憲的判斷完全正確,王翠翹接受了胡宗憲的提議,開始給徐海吹枕頭風,勸他歸順于胡宗憲。
王翠翹的鼓動起了相當的作用,徐海開始有所動搖,但他畢竟不是個簡單人物,絕對不會被如此輕易地迷惑。所謂投降,仍然只是個遙遙無期的目標。
就在此時,一個偶然事件的發生,徹底改變了這一切,對于徐海而言,他已沒有太多選擇的時間。
事情是這樣的,在一次出航中,徐海屬下的一群日本倭寇遇到了幾條運輸船,在未征得徐海同意的情況下,他們洗劫了這幾條船,之後也未上報。因為在他們看來,搶劫是本質工作,不搶才是消極怠工,對于努力工作的人,徐海是絕不會批評的,這不過是個微不足道的小事,無足掛齒。
按說道理是沒錯的,可問題是,這幫日本二百五在搶劫前沒動腦子,連旗號都不看,就不分青紅皂白搶了一把,他們並不知道,雖說海上有無數條船可以搶,但偏偏有幾條是動不得的,那就是汪老板的船隊。
不能動的也動了,汪直暴跳如雷,加上鑒別力有限,把帳直接算在了徐海的頭上,誓言報仇雪恨,而汪直與徐海的友好合作關系也到此結束。


上篇:第237節     下篇:第239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