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37節  
   
第237節

胡宗憲終于明白了徐渭的意圖,開放海禁是不可能的,但談判是可能的,兩者之間並不矛盾。談判只是實現目的的手段,他們並不需要做出任何承諾。
“首先,我們必須與汪直取得聯系,招他上岸商談。”
“但汪直呆在海外,且素與我們為敵,他怎麼肯來呢?”胡宗憲對此並不樂觀。
“你忘了嗎?”徐渭又一次露出了笑容,“他的母親和妻子在你的手上。”
[899]
自從汪直下海之後,朝廷就把他列入了黑名單,他的母親和老婆都被關進了監獄,已經吃了好幾年牢飯,胡宗憲隨即簽發了特赦令,把他們放了出來,不但好吃好住,還分給她們一套房子。
胡宗憲的想法很簡單,善待汪直的家眷,以顯示自己的談判誠意,但很快,他發現自己的想法過于簡單了。
釋放管飯分房是十分容易的,但在做完這些之後,胡宗憲才意識到一個重要的疏漏——怎麼讓汪直知道呢?
要知道,汪老板雖然還是中國國籍,卻已移居海外,找倭寇帶話又不太靠譜,胡宗憲傻了眼,苦思冥想後他決定冒一次險。
嘉靖三十四年(1555)十一月,胡宗憲派出了他的使者蔣州、陳可願,他們的使命簡單明了:去日本,找到汪直,告訴他所有的一切。
這基本上應該算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海上交通安全且不說,即使到達日本,在那個兵荒馬亂的地方,想找到一個人,談何容易。
但是事情的發展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意料,兩人在日本九州成功登陸,見到了當地的大名(諸侯),很明顯,大明帝國東南總督的名號還是有相當威懾力的,日本土財主給了胡宗憲很大的面子,熱情招待了兩位使者。
不管事情辦成與否,白吃一頓總是好的,然而就在兩人狼吞虎咽之際,卻聽到了這樣一個詢問:是否有興趣見見本地一個叫毛海峰的人。
那位無心插柳的日本領主剛說完這句話,就驚奇地發現,兩個原本一心一意努力吃飯的人立刻丟掉了筷子,連聲大叫道:現在帶我們去!
因為這是一個他們極其熟悉的名字,毛海峰,是汪直的養子。
蔣州和陳可願終于找到了要找的人,在毛海峰的引薦下,傳奇人物汪直第一次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汪直的開場白是並不友善的,除了胡宗憲擋他發財,和他作對外,全家人被明軍殺光也是他大發雷霆的主因。
所以當蔣州告訴他,他的家眷不但沒死,政府還分了房子,衣食無憂,並且拿出了他家人的親筆信時,汪直的態度徹底轉變了。
他十分高興,還連聲為自己辯解,說他並不想干這行,早就有歸順之意,並且願意幫助胡宗憲平定倭亂。
[900]
蔣州和陳可願萬沒想到,事情竟然進展得如此順利,大喜過望,而汪直也確實很夠意思,不但管吃管住,還帶著他們游覽日本全國,各地諸侯聽說汪直出訪,紛紛列隊熱烈歡迎(財神爺來了),比將軍大人還威風,看得兩位使者目瞪口呆。
排場也耍了,世面也見了,蔣州和陳可願開始提醒汪直,應盡快回國與胡宗憲商談具體事宜,汪直滿口答應,並預定了出發日期
出航的日子到了,然而就在船只即將起錨出發的時候,汪直卻作出了一個意想不到的舉動。
他突然強拉著蔣州,跳上了岸,目送著船只的離去,笑著對驚恐的使者說了這樣一句話:
“我還不能去,你也不能走。”
汪直不是三歲小孩,幾十年江湖也絕不是白混的,他從不相信任何人的空口許諾,包括胡宗憲在內。
就這樣,毛海峰帶著陳可願,來到了胡宗憲的管轄地,他此行的真正目的,正是談判。
雖然有了重大進展,但沒有看到汪直本人,胡宗憲依然很失望,而當他看到那封汪直給他的親筆信時,這種情緒到達了頂點。
這是一封很能體現汪直特點的文書,在開頭部分,他十分恭敬地表示,自己願意接受朝廷招撫,痛改前非,為國效力,之後突然話題一轉,開始吹噓自己,大意是本人在日本混了很多年,現在很牛,一般的諸侯都可以搞定,但由于日本諸侯太多,敵情複雜,本著幫助國家徹底清除倭寇的精神,我暫不能回國,目前正與朝廷特使蔣州巡視各諸侯,處理外交事務,等到告一段落,我會立刻回國報到。
當然,光講廢話是沒用的,最後他亮出了自己的真實條件——開放海禁。
胡宗憲勃然大怒,他知道自己被汪直涮了,說來說去,這個老滑頭一點也沒有松口,而他開出的條件是胡宗憲絕對無法答應的。
所以折騰來折騰去,事情依然毫無進展。
在猶豫的關口,徐渭再次出現,用他的智慧拯救了胡宗憲,他告訴自己的東家:現在的汪直過于強大,絕不可能作出妥協,但這個對手也並非毫無破綻,只要找到合適突破口,就能戰勝這個強敵。
事實上,這個突破口就在眼前——毛海峰。
明朝的那些事兒[肆] [901-910]
[901]
作為汪直的全權代表和貼身親信,毛海峰也是一個極其狡猾的人,但是和老狐狸胡宗憲相比,他還有不小的差距。
出乎他的意料,胡總督對他這個倭寇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的輕蔑,反而禮遇有加,每天好酒好肉招待,毛海峰是個比較實在的人,吃人家的嘴軟,感覺不好意思,便向胡宗憲表示希望能幫點忙。可是胡宗憲卻總是笑而不答,啥也不讓他干。
這事要放在嚴嵩這類人的身上,估計還求之不得,偏偏毛海峰臉皮厚度不夠,堅持表示一定要干活,掃大街也行。
于是胡宗憲終于勉強地答應了,他十分為難地表示,在舟山一帶盤踞著一伙倭寇,十分凶悍,而自己沒有能力解決他們。
還沒等胡宗憲把話說完,毛海峰就跳了起來,跑回船上召集手下抄起家伙去了舟山。
結果是毫無懸念的,汪直出來干海盜的時候,舟山的那幫小兄弟還在穿開襠褲,聽說汪老板的隊伍到了,還沒等毛海峰動手,倭寇們已經逃竄一空。
胡宗憲親自迎接了這位得勝歸來的英雄,並主動為他請功,算得上是興高采烈。
他確實應該高興,當然這與舟山的那幫小毛賊並無干系,真正的原因在于,自毛海峰發動進攻的那一刻開始,一個重大的轉變已然發生:從此以後,在所有倭寇的眼中,汪直將不再是他們的朋友。
前任倭寇,現任抗倭英雄毛海峰看著開懷大笑的胡宗憲,也露出了開心的笑容,當然,其實他並不知道對方在笑些什麼。此時此刻,他的唯一感覺是,胡總督是個很夠意思的人。
事實上,胡宗憲確實很講義氣,他把戰利品全部交給了毛海峰,還額外給了很多賞賜,並且表示,自己絕不會虧待和政府合作的人。
毛海峰十分感激,胡宗憲的慷慨與大方超出了他的預料,但他依然保持著警惕,因為還有一件事情,是他始終放心不下的。
不久後,毛海峰找到了胡宗憲,小心翼翼地表示,自己已經呆了很長時間,是時候回去找汪直彙報談判情況了。
毛海峰十分清楚,作為汪直的養子和親信,他有著很高的人質價值,如果胡宗憲玩花樣,他將到牢房里繼續自己衣食無憂的賓客生活。
然而胡總督的反應卻著實出人意料,他看著不安的毛海峰,只是平靜地說了一句話:我親自為你送行。
此外,他還十分禮貌地送給毛海峰許多土特產,並托他向汪直帶去自己的良好敬意,期盼他早日到訪。
[902]
毛海峰終于被徹底打動了,他懷著對胡宗憲的無限好感回到了領地,並把他所看到的一切告訴了自己的養父,雖然事情仍然毫無進展,但正如徐渭所預料的那樣,強大的海盜頭目汪直終于露出了破綻,一個致命的缺口已經打開。


明朝那些事兒4 第十五章 天才的謀略
一個特殊的女人
汪直暫時穩住了,胡宗憲決定著手對付他的另一個強敵——徐海。
從策略上分析,胡宗憲用在汪直身上的,應該算是懷柔戰術,在實力不占優勢的情況下,向對方示好,以談判麻痹對手,等待時機的到來。
事實證明,這一戰術達到了預定的目標,所以胡宗憲決定故伎重演,在徐海身上進行二次實踐。
然而徐渭表示了反對。
偉大的馬克思主義告訴我們:具體問題要具體分析。徐渭先生雖然沒有研究過這一偉大理論,卻也能無師自通,他告訴胡宗憲,徐海是不能招撫的,因為此人和汪直不同。
汪直多少還算個商人,財大氣粗,而且軍力強大,難以擊潰,加上這位仁兄十幾年胡亂鬧騰,既不要錢也不要官,只是一門心思想向朝廷要通商政策,對這號人,只能小心伺候,慢慢忽悠。
徐海則是個徹頭徹尾的海盜,還有個響亮的稱號——“狗漢奸”。加上他年輕氣盛,擅長打砸搶,而且正處于事業上升期,對他妥協,只能增加他的囂張氣焰,所以對付徐海,只能用強硬的手段。
胡宗憲同意徐渭的觀點,卻又提出了疑慮:徐海雖然實力較差,但此人精于海戰,極具軍事天才,以明朝海軍的實力,很難戰勝敵軍,之前的那次慘敗就是范例,一旦開戰,難有勝算。
徐渭再次露出了洋洋自得的笑容,他走到胡宗憲的面前,一本正經地糾正了總督大人的邏輯錯誤:


上篇:第236節     下篇:第238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