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45節  
   
第245節

原先在山東的時候,雖說手下都是一幫兵油子,好歹自己還是個四品指揮,說話算數。而薊門為明朝四大防區之一(宣、大、薊、遼),高級軍官一抓一大把,什麼都輪不到戚繼光,他在這里只能干干巡哨之類的活,很少有實踐操作、指揮軍隊的機會。
于是,度過了看似平淡無奇的三年之後,他又回到了山東,在很多人看來,這位曾被兵部領導寄予厚望的年輕人毫無成就,只是白白混了三年。
但事實並非如此。
岑港之戰後,俞大猷對戚繼光的戰術十分欽佩,曾好奇地問過他一個問題:你的戰法由何處學來,源于何時?
戚繼光回答,是當年在薊門巡邊時所學。
俞大猷十分吃驚,一個巡邊的小官,又沒有打過大仗,何以如此精通兵法?
戚繼光十分自豪地答複了他的疑問——自學成才。
他告訴俞大猷,在薊門的那三年中,無論在什麼地方,干什麼差事,他總是帶著一本書,反複翻閱,日夜苦讀,而他所領悟的軍法之秘訣大都來自此書。
遺憾的是,這本書並不是俞大猷最喜歡的《易經》,它的名字叫孫子兵法。
[931]
如果要搞個三千年來的世界暢銷書排行榜,《孫子兵法》至少可以排進前五十名,此書早已打入國際市場,行銷海外,這本書拿破侖買過,希特勒也買過,上到八十歲的老頭,下到四五歲的孩童,都是孫子的忠實讀者。
但能從中看出名堂,且自創兵法者,恐怕就只有戚繼光先生了。因為他有著一種十分奇特的看書方法——一邊看一邊批,比如孫子曾經曰過:敵人氣焰囂張,就不要去打(勿擊堂堂之陣),戚將軍卻這樣曰:越是氣焰囂張,越是要打!(當以數萬之眾,堂堂正正,彼來我往,短兵相接)。
孫子還曾經曰過:詐敗的敵人,你不要追(佯北勿從),戚將軍曰:保持隊形,注意警戒,放心去追(收軍整隊,留人搜瞭,擂鼓追逐)。
類似之處數不勝數,用馬克思主義的話來說,戚繼光同志對孫子兵法進行了批判地吸收,所謂因地制宜,取其精華,終得兵家之精妙。
嘉靖三十四年(1555),軍事理論家戚繼光調任浙江,任都司僉書,他的理論將在這里接受嚴酷的考驗。
明代的武將和文官沒什麼區別,也喜歡搞內部矛盾,爭權奪利,一門心思想往上爬,但戚繼光對此卻毫無興趣,他到任之後,便針對當前形勢,提出了許多條合理化建議,並上報領導,雖沒有得到任何回音,但他依然故我。
不久之後,為加強防務,朝廷決定設置甯紹台參將一職,這個職位大致相當于甯波、紹興、台州三地分軍區司令員,位高權重,是個肥差。
消息傳來,許多人開始積極活動,請客送禮,拉關系走後門,希望能混到這個差事,只有戚繼光無動于衷,繼續干自己的工作。
很快,任命結果公布,讓無數人大跌眼鏡的是,就任這個職務的人,竟然是不動聲色的戚繼光。
這是個不折不扣的奇跡,而在奇跡的背後,是一個人的幫助。
戚繼光的上書並沒有被扔進廢紙簍,文書上的每一個字,都牢牢地映入了胡宗憲的眼簾。
他驚訝于此人的勇氣和才華,卻壓下了這些公文,沒有作出任何回複,因為在將大任托付給這個年輕人之前,還需要進行最後的考驗。
經過很長時間的觀察,胡宗憲終于確定,戚繼光並不是個投機主義者,而是一個榮辱不驚,心懷天下的人。所以他毫不猶豫地將甯紹台參將的職位交給了這個人。
[932]
天上掉下來的餡餅,只有傻瓜才不要,戚繼光不是傻瓜,所以他沒有推辭,在這種問題上,他一向是個聰明人,至少比俞大猷聰明得多。
聰明的戚繼光接任了甯紹台參將的職務,這一年他剛剛二十八歲,躊躇滿志,意氣風發,時刻盼望著大干一番事業。
機會說到就到,戚繼光剛剛上任一個月,倭寇就來了。這一次他們搶掠的目標是浙江慈溪。
接到消息後,戚繼光十分高興,他決定借此機會與倭寇大戰一場。根據情報,倭寇只有上千人,為確保安全,他召集了上萬名士兵,准備以多打少,用勝利慶祝開門大吉。
戚繼光親自帶隊出發了,然而他並不知道,開門不一定會見喜,有時也會碰釘子的。
大隊人馬浩浩蕩蕩地開到了慈溪東南的龍山,在這里,他們遇到了倭寇的主力。著名的龍山之戰就此拉開序幕。
這場戰役之所以著名,並非有著什麼可歌可泣的悲壯故事,只是因為它實在過于莫名其妙,莫名其妙地開始,又莫名其妙地結束。
終于遇到敵人了,戚繼光十分興奮,他立刻觀察地形,布置謀劃,安排攻擊隊形,但等他忙活完了,卻驚奇地發現,沒有人執行他的命令——他們都跑光了。
威風凜凜的明軍果然不同凡響,遇到人數遠少于自己的倭寇,竟然一觸即潰,別說攻擊,連逃命都顧不上。
前鋒潰敗,中軍也動搖了,連戚繼光的副將也拉著他的衣袖,讓他趕緊逃跑,再不跑就來不及了。
然而驚愕的戚繼光很快恢複了平靜,他掙脫副將的拉扯,取出了他隨身攜帶的弓箭,從容地命令部下:
“此處哪里有高地,帶我去。”
站在高地上的戚繼光審視著眼前滑稽的一幕,人數眾多的明軍四散奔逃,幾百個倭寇在後面窮追不舍,肆無忌憚,看來敗局已定了。
然而他決定挽救危局——憑借他一個人的力量。
戚繼光拈弓搭箭,拉滿了弓弦,瞄准帶頭沖鋒的倭寇頭領,射出了致命的一箭,十年前的苦練終于得到了豐厚的回報。
[933]
戚繼光的箭法實在不是吹的,倭寇頭目應聲倒地,但這並不是結束,他把手伸進了箭筒里,抽出了第二支箭。
隨著一道凌厲的風聲,第二個頭目倒地而亡,就在倭寇們被這位狙擊手搞得人心惶惶之時,又一道風聲伴隨著慘叫傳到了他們的耳朵里——第三個人被射死了。
這種狙擊戰法徹底打垮了倭寇們的心理防線,他們放棄了追趕,停了下來。
要說前面的明軍也確實是耳聰目明,看見人家不追了,頓時鼓起勇氣振作精神,在奔跑之中,完成了難度很大的一百八十度大回轉動作,
開始追擊倭寇。
戚繼光這才松了口氣,他馬上找來部下,命令他們全力追擊。
可是讓他更加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士兵們追出一段之後,卻開始陸續自動返回,戚繼光納悶到了極點,便順手攔住一個士兵,問他為什麼不追了。這位軍爺毫不見外,落落大方地告訴他:這都是老傳統,把他們趕遠一點就行了,反正他們還要來的,犯不著去拼命。
戚繼光呆住了,他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半晌回不過神來,原來如此!
龍山之戰就這樣結束了,雖說很不體面,很丟臉,但戚繼光並非毫無收獲,從此戰中,他認識到了重要的一點:單靠手下這幫兵油子,即使把常遇春從墳里挖出來,也是打不了勝仗的。
所謂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然而這一次,戚繼光實在開了眼界,他遇見了傳說中的“熊”兵集團,不是一個,也不是兩個,而是一個“光榮”的集體。
如果說是偶然為之也就罷了,偏偏這幫熊兵竟然是職業的,且從不雄起,在不久之後的雁門嶺之戰中,他們十分仗義地不顧戚繼光的死活,再次帶頭逃跑。戚繼光同志瞬間成了光杆司令,幸好當年練過跑步,拼死拼活才逃了回來。
這樣下去,不被累死,也會被連累死。戚繼光決定上書,要求重新練兵。
[934]
文書送了上去,胡宗憲看過之後,冷笑一聲,給了他一個十分經典的回答:(鄭重聲明,以下發言為胡宗憲同志原話,絕不代表本人立場)
“浙江人要是能訓練出來,我早就去練了,還用等你來?!”
手下這幫人的戰斗力,胡宗憲比戚繼光更為清楚,對這幫兵油子,他已經傷透了心。
但戚繼光思考片刻,說出了一句話,正是這句話讓胡宗憲改變了主意:
“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堂堂全浙,豈無材勇!”
胡宗憲被他的誠意所打動,便給了他三千士兵,讓他去訓練。
在明代的優秀將領中,論作戰勇猛,運籌帷幄,戚繼光的整體素質應該能排在前五名,而他之所以能夠在軍事史上占據極為重要的作用,卻是因為他有著一項無人可及的專長——訓練。
三千名新兵蛋子懷揣著混飯吃的夢想來到了軍營,但他們做夢也沒想到,在前方等待著他們的,將是地獄般的生活。
根據《紀效新書》記載,但凡新兵入伍,戚繼光總要訓一段話,鼓勵大家學武,此段話實為奇文,可供各單位思想政治工作人員參考,故摘錄如下:
“諸位都聽了,練武不是你答應官家的公事,是你來當兵,殺賊救命的勾當,你武藝高,殺了賊,賊殺不了你,你武藝不如他,他便殺了你。若不學武藝,是不要性命的呆子!”
當然,作為一名新兵,這些話你大可當是耳旁風,但戚指導員壓根也沒指望你能自覺執行,他已經預備了許多驚喜,以保證你充實地度過這段難忘的軍營生活。
思想教育之後,接下來就是站隊列了,包括隊伍行進轉向等等,具體形式和今天差不多,但如果你轉錯了方向,走錯了隊列,就不僅僅是拉出去罰站了,那是要打板子的,打完了也不會讓你去醫務室,還得接著練。


上篇:第244節     下篇:第246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