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43節  
   
第243節

胡宗憲反複上書,希望朝廷考慮實際情況,不要殺掉汪直,讓他為朝廷效力,約束倭寇(系番夷心)。然而朝廷中的無數“正義凜然”之士立即慷慨陳詞,說胡宗憲竟敢公開放縱罪犯,其中必有內情等等,一時之間,大有把胡宗憲關入監獄之勢。
為了不致跟汪直作鄰居,胡宗憲向現實妥協了,他上書修正了自己意見,並表明態度:同意處死汪直。
數年辛苦籌劃,就此全部毀于一旦。
在接到消息之後,毛海峰當即處死了夏正,並且殘忍地肢解了他,這也是他發泄憤怒的唯一方法。
一年之後,汪直被押赴刑場處決,與他一同被殺的,還有他的兒子。就如同那封讓胡宗憲瞠目結舌的信件一樣,汪直在這最後一刻,面對他的兒子,再次做出了一個判斷——他一生中最為大膽的判斷。
[923]
“殺我一人無礙,只是苦了兩浙百姓(浙東和浙西),我死之後,此地必大亂十年!”
事實證明,這是一句十分靠譜的話。
黑暗的降臨
在汪直被抓之後,胡宗憲的情緒落到了最低點,自抗倭以來,他從未如此不知所措,多年的經驗告訴他,汪直的死將成為一個重要的轉折點,無數的倭寇將登上海岸,任意妄為,燒殺搶掠,再也沒有人能夠束縛他們。而憑借目前的軍力,根本無法阻攔他們的暴行。
最黑暗的時刻就要來到了。
無計可施,胡宗憲急忙去找徐渭,可徐師爺卻比他更激動,剛見面就操一口紹興話大罵道:
“王本固這個死捏子,該殺!該殺!”
這里稍微普及一下紹興話,所謂捏子,大致相當于普通話中的白癡,呆子。
于是胡總督不急了,他靜靜地看著徐渭,等待著他,因為根據以往的經驗,這位仁兄唾沫橫飛之後,總是會有主意的。
可這一次似乎例外了,徐渭罵完後,竟然陷入了沉默,一句話也不說。
胡宗憲終于坐不住了,他發言打破了寂靜:
“事已至此,縱罵也無益,眼前局勢危急,該如何應對?”
徐渭思慮良久,終于說出了一個回答:
“如今招撫不成,唯有一戰了。
但這個答案,是胡宗憲不想聽到,也不能接受的,如果能打,早就打了,何必玩那麼多花樣,等到今天?
但現在,他已別無選擇。
其實一直以來,胡宗憲都屈辱中忍耐著,無論汪直也好,徐海也好,海盜也好,漢奸也好,畢竟都是倭寇,並不是胡宗憲的客人,更不是他的朋友,他們帶領日本人燒殺淫掠,無惡不作,本不用跟他們客氣,之所以以禮相待,步步為營,只是因為實力不足而已。
但一忍再忍,一讓再讓,而今卻是青山依舊,血水長流。
實力不濟也罷,力不能支也罷,既然忍無可忍,那就無需再忍了。
胡宗憲終于拍案而起,發泄出心中所有的憤怒:
“開戰!不信我中國無人!”
一場驚天動地的決戰就此拉開序幕。
[924]
胡宗憲開始調兵遣將,儲備糧草,修築工事,他十分清楚,在前方等待著他的,將是長期而艱苦卓絕的持久戰爭,只有堅持到最後的人,才能成為最終的勝利者。
但他做夢也沒有想到,拉開這場戰爭序幕的,將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慘敗。
所謂萬事開頭難,為了搞個開門紅,胡宗憲派出了自己的最強部屬俞大猷,率領最精銳的部隊,進攻一個看似已然唾手可得的目標。
這個目標就是汪直的養子毛海峰,在汪直被捕之後,他殺掉了夏正,卻沒有能夠逃走,在岑港被明軍團團圍住,此時他的手下已逃散大半,只余不到千人。
胡宗憲以數倍的兵力和名將出馬,准備一舉掃滅這個走投無路的余孽。
嘉靖三十七年(1558)春,戰斗正式開始。
此時的俞大猷已經升任都督僉事,手握軍權,身經百戰,連他也認為,打敗毛海峰易如反掌。
但這個世界之所以豐富多彩,是因為它總能帶給人們驚喜,俞大猷集結大軍進攻,遭到頑強抵抗,被敵方擊退。
所謂勝敗兵家常事,俞大猷並不以為意,但不久後他就發現,事情有點不對勁了。
進攻從春天開始,一直打到了夏天,風景變了,天氣變了,每天的戰報卻從未改變,俞大猷拿出了看家本領,陸戰海戰,長矛火炮,挖坑耍詐,能用的都用了,岑港和毛海峰卻依然紋絲不動,一次又一次打退了明軍的進攻。
毛海峰拼命了,不但是為了求生,更是出于憤怒,在這場高水平的智力游戲中,他曾無比信任胡宗憲,相信他的許諾,相信事情終究會有一個妥善的解決。
但是當汪直被捕的消息傳來時,他的所有期冀都變成了怒火,他認為自己被欺騙了,在他眼中,胡宗憲和王本固都是朝廷的人,沒有任何區別。
俗話說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這人要不怕死,也就沒啥怕的了,俞大俠雖然武功蓋世,也蓋不住這位玩命的哥們,所謂亂拳打死老師傅,一通王八拳下來,橫掃少林的俞大俠也沒了辦法。
仗就這麼打了下去,日日打夜夜打,春天走了,夏天來了,又是一個深秋。俞大猷急了,胡宗憲也急了,這麼打下去,大伙就得在岑港過年了。
但他們終究沒有和毛海峰共慶新春,說起來這還要歸功于他們的一位共同領導——嘉靖。
上萬人打上千人,打得春去秋來,竟然還沒有個結果,嘉靖氣得腦袋冒煙:你們都是飯桶不成?!
他直接下達了命令:
浙江總兵俞大猷,作戰不利,限期一月,必取岑港!如到期不取,自總兵以下,全數撤職查辦!
[925]
這回俞大俠麻煩了,他去找胡宗憲,想請領導幫忙解決問題。
然而胡宗憲卻連連擺手,愁眉苦臉地告訴他:打仗我是不行的,這個問題只有靠老兄你自己了,希望你早日建功,不然兄弟我遲早要跟著你一起下台。
找組織也不行了,俞大猷一跺腳,咬著牙又回了前線,督促軍隊日夜攻打,但毛海峰這次是吃了秤砣鐵了心,發誓頑抗到底,攻了二十多天仍然沒有效果。
眼看日期快到,俞大猷百般無奈,只得用上了最後一招——開會。
在會上,俞大猷再次鼓勵部下奮勇作戰,而且絲毫不怕丟臉,當眾宣讀了皇帝罵他的那封諭示,然後明白地告訴大家,皇帝發怒了,後果很嚴重,你們還有什麼本事,趕緊使出來,要不然等老子完蛋了,你們一個也跑不掉!都得陪我下去!
這話是有來由的,嘉靖的旨意講明如不能按時殲敵,自總兵以下全數革職查問,總兵是俞大猷,下面還有好幾個級別,分別是副總兵、參將、游擊將軍。俞大俠的意思是,這是個集體大黑鍋,我要背,你們也得要背!
大家都慌了,為了保住飯碗,紛紛回營積極准備。就在這時,一個參將找到了俞大猷,自告奮勇地表示願意充當先鋒,剿滅毛海峰。
看著這位毛遂自薦的參將,俞大猷發出了疑問:
“你有把握嗎?”
參將信心十足地回答道:
“必盡全力,以獲全勝!”
俞大猷點了點頭,但心里實在沒譜,自己都打不了的仗,誰能打?不過火燒眉毛之際,也只能湊合了。
但這位參將領命之後,卻沒有立即行動,反而減少了進攻次數,只是每天派幾個小兵到敵軍陣前叫陣,除此之外啥也不干。俞大猷多次催促,卻依然故我,從不動兵。
期限越來越近,皇帝也等不及了,還沒到一個月,就下令免去俞大猷等人的官職,末了還放了句話——暫不追究,戴罪立功。
免了職還叫不追究?照這意思,如果再打不下來,大家就要手牽手進牢房了,就在俞大俠心急如焚,准備親自抄家伙出去拼命的時候,捷報傳來,岑港終于被攻克了。
一直以來,俞大猷的這位部屬並沒有消極怠工,因為他使用的,是一種極為巧妙的心理戰術,先減緩進攻的節奏,麻痹對方緊繃的神經,同時仔細勘查地形,選擇合適的突破口,待時機成熟,再一舉發動總攻,殲滅敵軍。
就這樣,曆時近半年的岑港之戰落下了帷幕,在此戰中,明軍傷亡近三千余人,殲敵不到千人,並有部分倭寇成功突圍逃竄,可謂是灰頭土面,丟盡了臉。
[926]
但嘉靖同志還是很夠意思的,他兌現了承諾,沒有處罰俞大猷等人,並將他們官複原職。
逃過一劫的俞大猷感慨萬千,專程找到他的那位得力部下,由衷地感歎道:
“慚愧,慚愧,我不如你啊。”
這話其實不新鮮,因為俞大俠一向是個謙虛的人,然而後世之人幾乎一致認定,他的這句話並非謙虛,而是事實。
偉大的俞大猷終于遇到了一個比他更偉大的將領,因為這位參將的名字,叫做戚繼光。
生下來就是將軍
洪武十四年(1381),名將傅友德、藍玉率軍遠征云南,一路所向披靡,戰況十分順利,不久之後,元朝守將梁王自盡,云南全境平定。
戰爭結束之後,傅友德依照慣例,向朝廷送交了陣亡軍官名單,以供追認。
而當朱元璋翻閱這份名單時,目光卻停留在了一個名字上——戚祥。
這是個他所熟悉的名字,二十八年前(元至正十三年,1353),當他剛與郭子興決裂,進軍定遠之時,這個人趕來投奔他,並作為他的親兵跟隨他東征西討,立下了很多功勞。
于是他下達了一道影響深遠的命令:
“授戚祥之子戚斌為明威將軍,任職登州衛指揮僉事,世襲罔替!”


上篇:第242節     下篇:第244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