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46節  
   
第246節

練完隊列後,戚教官將教大家學習號令,包括擂鼓是前進,鳴金是收兵、以及旗幟揮舞的各種意義,如果你不識字,不要緊,戚教官會教你,但如果教完了你又還給了戚老師,那就不好了,為保證你下次記住,戚教官會打你板子,直到你哭爹喊娘,發誓一定記住為止。
在完成既定課程之後,下面該學習武藝了,教官都是從各地選來的武林高手,全部都是練實戰的,套路選手一般不在聘請之類。
考慮到大家文化程度不同,以及智商的差異性,為保證良好的教學效果,戚教官把學習成績分成九等,定期考核,考核的方式是實戰。
規則如下:雙方對打,你打贏了,就升級,升一級賞銀一分,如果你打輸了,就降級,降一級打五棍。
該規則簡單概括為:你不打我,我就打你,反正打不過戰友,就要被戚老師打,橫豎都是被打,還不如拼命打戰友,順便還能掙點零用錢。
于是,在這種幾近慘無人道的訓練方法下,新兵同志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每天都遍體鱗傷,然而正是在這個殘酷的環境下,他們練就了非凡的武藝,成就了非凡的事業。
而對于這支特殊的部隊,後世的人們有一個通俗的稱謂——戚家軍。
[935]
在中國曆史上,曾有過無數支精銳的特種軍隊,比如漢代的虎賁軍、三國時魏國的虎豹騎、唐代的玄甲軍等等,其戰斗力之強罕有匹敵,但縱觀古今,能名聞天下,且以將領的名字命名的軍隊只有兩支:除去戚繼光外,就惟有岳飛能夠獲此殊榮了。(俞大猷的軍隊也叫俞家軍,但名氣不大)。
對于戚繼光和他的軍隊而言,這是一個當之無愧的評價。
軍隊訓練成型,戚繼光決定帶他們出去逛逛,其主要目的自然不是作戰,不過是鍛煉實戰技術,見見世面,而他們的第一個目的地是台州。
不幸的是,就在台州附近的椒江,這幫新兵們第一次遇上了真正的敵人——倭寇,這是一件讓戚繼光始料未及的突發事件,畢竟都是新兵,指望他們打勝仗是不靠譜的。
然而事情的發展遠遠地超出了他的預料,由于長期以來新兵們飽受戚老師的摧殘,累積了滿腔怒火,心態已經接近失控的邊緣。于是當敵人出現在面前的時候,他們突然意識到,發泄憤怒的時機到來了。
後果是十分嚴重的,這三千新兵如同野獸一般,瞬間便擊潰了眼前的敵人,並窮追猛打,一直追出上百里外,把倭寇們趕下了海,這才算了事。
在此之後,這支新軍一發不可收拾,沿路高歌猛進,于台州、溫嶺等地連續四次遭遇倭寇,四戰而四勝。
戚繼光心滿意足了,在他看來,自己的目標已經達到,他已擁有了一支足夠強大的軍隊。
然而事實證明,他錯了。
嘉靖三十七年(1558),戚繼光的美夢被無情地打破了。
岑港,這個毫不起眼的彈丸之地,盤踞著缺兵少糧的倭寇——僅僅一千人而已。
戚繼光帶著他的三千新軍,與盧鏜、俞大猷一同發動了猛攻,他相信自己勝券在握,然而結果卻並非如此。
面對這一小撮頑抗的倭寇,上萬名明軍竟然毫無辦法,多次受挫而返,傷亡慘重。而之前威風無限的新軍,在這群有組織的敵人面前,也全然沒有了當初打散兵游勇的威風。
戚繼光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苦心鍛煉的新軍開始敗退,開始逃竄,開始喪失所有勇氣,而這一幕,是他絕對無法接受的。
由于戰局不利,戚繼光被撤掉了參將的職務,眼看就要丟飯碗,戚繼光只得豁出老命苦思冥想,終于絕地反擊,設計解決了這幫頑敵。
但殘酷的現實仍然震醒了他,他終于意識到,要實現自己的夢想,要完成抗倭的大業,他還缺少極為重要的一環。
[936]
最後一個選擇
在汪直被捕的那一天,戚繼光就作出了一個清醒的判斷:不久後,無數失去控制的倭寇將蜂擁而至,並發動瘋狂的攻擊,和平的僥幸與妥協將不複存在,要戰勝這群暴徒,平息戰亂,唯一的方法是:擁有更強的暴力,以暴制暴。
一直以來,戚繼光都堅信,自己已經具備了勝利的所有要素:優良的武器裝備,合理的戰略戰術,優秀的指揮將領(他自己),嚴酷的訓練方法。
然而他仍然失敗了,他苦心練就的新軍仍然不堪一擊,他隱約感覺到,自己似乎還忽略了一個關鍵的因素。
經過幾天的反複思索,他終于找到了這把最後的鑰匙——士兵。
在戚繼光看來,一支戰無不勝的軍隊必須具備如下素質:
疾如風,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動如山,難知如陰,動如雷霆——孫子兵法。
這就是被無數軍事家奉為經典的“六如真言”,兵家有云,達“六如”者,戰必克,攻必取,無往不勝!
而在“六如”之中,最後兩如要靠將領,前面四如必須要靠小兵。
對于自己的能力,戚繼光還是有信心的,但提起手下那幫人的素質,戚繼光就只能無語對蒼天了。
關于這個問題,戚繼光曾與當時的台州知府,後來的舉世名將譚綸有過一段極為有趣的談話,談話內容經本人整理,大致如下:
戚繼光(下簡稱戚):雖然我已盡全力操練,但經曆戰陣之後,我才發現,新軍有很大的問題。
譚綸(下簡稱譚):什麼問題?
戚:我所部三千新軍中,大部都是處州(今浙江麗水)兵和紹興兵,這兩地士兵各有特點,比如處州兵,作戰十分勇猛,聽命從不遲疑,沖鋒陷陣,非常積極,是戰斗的主力。
譚:有什麼問題嗎?
戚:但他們每次打仗之前,都要和我談條件。
譚:談條件?
戚:作戰以前,他們要求必須知道作戰的對手和人數,然後自行內部商議,如果認為能打,就作戰,但要是他們認為不能打,即使費盡口舌,他們也絕不會賣力。
譚:……
這還沒完,頭疼的在後面。
[937]
戚:相對而言,紹興兵更加聽從命令,無論打什麼仗,他們從來不會拒絕,完全服從,而且不怕辛苦,紮營修城之類的力氣活,安排他們干,他們就會盡力去干,且從無怨言。而在戰場上,如果敵人退卻,他們會主動追擊。
譚:遵從軍令,作戰勇猛,這不是很好嗎?
戚:但問題是,如果敵人進攻,他們就會主動撤退。
譚:……
戚:當然,如果敵人再退,他們還是會追,但若敵人回軍,他們會再次撤退,據我統計,但凡與敵相接三十步內,即將肉搏之時,他們一般會全軍退走。總而言之,關鍵時刻實在靠不住。
譚:那你打算怎麼辦呢?
沉默片刻後,戚繼光用一聲重重的歎息結束了這次談話:
“我也沒有辦法。”
其實在兩人的這次談話中,涉及到了一個十分重要的理論——地理決定論,一般說來,生活在艱苦山區的人性格比較強硬,而且民風彪悍,不怕死,而在經濟發達地區,混碗飯吃實在不難,不到萬不得已,鬼才願意拼命。
處州地區多山,經濟條件差,是少數民族聚居區,當地人向來信奉腦袋掉了碗大個疤之類的玩命理論,紹興山清水秀,讀書人眾多,且主要從事腦力勞動(如徐渭),實在不行還可以搞點旅游服務業,實在犯不著去拼死拼活。
而對于這種地區差異性,單靠訓練是無法解決的,戚繼光確實沒有辦法。
沒辦法就只能湊合著過了,但逢作戰,戚繼光只能安排紹興兵守營,然後去跟處州兵做思想工作,勸說他們奮力殺敵。此來彼往,疲于奔命,每次打完一仗,都得累得半死不活。
為了讓自己不至于在戰死之前,就被活活累死。戚繼光決定去尋找一群勇猛強悍的人,來代替現有的士兵,組建一支真正戰無不勝的戚家軍。正如他跟胡宗憲所說的那句話——堂堂全浙,豈無材勇?他相信自己終究是會找到的。
一年之後,他終于找到了合適的對象——因為一次偶遇。
嘉靖三十七年(1558),戚繼光因事出公差,事情辦完後,他沒有原路返回,卻兜了個圈子,准備視察民情。
然而當他偶然路過一個地方的時候,卻看到了一幕讓他觸目驚心的情景。
[938]
他經過的地方,叫做義烏,他看到的場景,是打架斗毆。
作為一名見慣殺人放火、尸橫遍野的軍事將領,戚繼光的心理承受能力是相當強的,但他依然被這次斗毆震驚了,因為這並非一次尋常的街頭流氓打架,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一次載入史冊的斗毆,是一次改變了抗倭曆史的斗毆,是一次光榮、成功、團結的斗毆。
事情是這樣的,義烏原本屬于經濟不發達地區,老百姓都很窮,偏偏老天爺夠意思,該地陸續發現許多礦藏,于是當地的農民紛紛離開耕地,改行當了礦工。
礦自然比糧食值錢,慢慢地義烏人發家致富了,這下子旁邊的窮兄弟永康(今浙江永康)不干了,希望義烏能拉兄弟一把,有錢大家一起賺,有礦大家一起挖。
但義烏人不答應,俺們挨了那麼多年的苦,好不容易熬出點盼頭,現在你來吃現成的,你算老幾?
然而永康的窮兄弟們依然出發了,帶著農具、鐵鏟和管制刀具,向著夢想中的致富地點奮勇前進,反正窮命一條,當今世上誰怕誰,吃定你了!
義烏方面得到消息,立刻組織數千人前往攔截,雙方在義烏城外的八寶山(偏偏是這名字)相遇,就此開始了這場慘烈無比的斗毆。


上篇:第245節     下篇:第247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