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51節  
   
第251節

如果說鴛鴦陣是戚繼光改編自唐順之原創的話,那這個陣型應該算是他的獨立發明創造,主要用于狹窄地區的巷戰,它的名字叫五行陣。
畢竟人少好辦事,五個人比十一個人要靈活得多,倭寇們揮舞長刀,面對五行陣,既不能攻,也不能守,只要被狼筅掛住,頃刻之間就會被長矛刺穿,雖然許多人持刀狂呼,死戰不退,但除了身上多幾個窟窿,實在沒有更多的收獲。
于是他們決定逃跑,也就在這個時候,戚繼光再次下達了指示。陣型就此開始第二次變化
在命令下達的那一刻,狼筅兵迅速上前,超越所有同伴,站在隊伍的最前面,兩名長槍手緊跟在他的身後,盾牌手和短刀手分別站在長槍手的側方,保護他們的側翼。陣型在狼筅兵的帶領下,開始發動追擊。
這是鴛鴦陣的第二種變化,它的名字叫三才陣。主要用于沖鋒進攻,或是敵軍敗退時的追擊。
當然對于日本人而言,陣型變不變,實在已經不重要了,五行陣和三才陣都是要人命的,跑路才是最佳選擇。戚家軍追擊殘敵,再次大獲全勝。
嘉靖四十年(1561)四月二十七日,花街戰斗結束,倭寇傷亡一千余人,全軍潰敗,救出被擄百姓五千余人,戚家軍傷亡合計:三人。
在新河之戰與花街之戰後,倭寇大勢已去,戚繼光繼續發動攻擊,並在上鋒嶺和長沙之戰中大量殲滅敵軍,同年五月末,進犯倭寇全線敗退,日本的仁兄們乘興而來,被人追著屁股打了一個月,沒有搶到錢,反而賠了本,只好敗興而歸。
這是一次光輝的戰役,是一次以戚繼光的徹底勝利,日本倭寇的徹底失敗而告終的戰役。
“臣都察院右都禦史,總督直浙兼制軍務胡宗憲上奏,(嘉靖)四十年四五月,倭賊分犯台州水陸諸處,台金嚴參將戚繼光,共擒斬倭首一千四百二十六夷,焚溺死者四千有余。”
自嘉靖四十年(1561)四月二十二日至五月二十七日,戚繼光率其所部四千明軍,對陣兩萬敵軍,在無其它軍隊配合的情況下,五戰五勝,共計殲敵五千五百余人,累計傷亡不足二十人,史稱“台州大捷”。


明朝那些事兒4 第十九章 侵略者的末日
戚繼光終于功成名就了,因為在台州大捷中的優異表現,他升任都指揮使,從此,他開始被人稱為民族英雄,抗倭名將。但在這一切光輝的背後,是另一個戚繼光——一個善于搞關系,迎合領導,請客送禮,拉幫結黨的人。
在無數史書中,戚繼光是英勇無畏的化身,他能謀善斷,所向無敵,這一切都是事實,但他也有著另一面,比如他每到一個地方,都要先去拜碼頭,請客送禮,大吃大喝一通,然後再認同族找祖宗,大家就算是兄弟了,但是依照他的工資,絕不可能承擔得起這麼高的花銷。所以結論就是:戚繼光是一個既收禮又行賄的人。
在少年時代,每天環繞在戚繼光耳邊的,是父親的教誨,教誨他一定要為人清正,不能搞歪門邪道,戚繼光曾堅信並堅持過這些教導,他相信父親是不會錯的。
然而從他十八歲到山東上任時起,他就發現自己錯了,雖然他清正廉潔,雖然他剛正不阿,但這一切毫無用處,沒有人理會他,也沒有人幫助他,他的理想和信念或許很高尚,卻根本無法實現。
而對他影響最大的一件事,無疑是俞大猷的被迫離去。
對俞大猷而言,岑港之戰是一個十分慘痛的教訓,和戚繼光一樣,他也開始了演練新軍,並很快就鍛造出一支極有戰斗力的軍隊,此即所謂“俞家軍”,而他的陣法也十分奇特,分別叫做三疊陣和奪前蛟陣,這里就不詳細介紹了,你只要知道這兩個陣型很牛就行了。
軍隊有了,陣法也有了,俞大猷准備大干一場。
然而他沒有等到這個機會,因為和之前一樣,他再一次遇到了莫名其妙的事情,而這一次的主角是胡宗憲。
嘉靖三十八年(1559)四月,胡宗憲接到了這樣一個通報,說有群倭寇在浙江沿海游蕩,請示如何處理。
胡宗憲想了一下,下達了這樣一個命令:
“不要管他們,別讓這些人靠岸就行。”
[958]
兩個月後,他接到消息,都察院監察禦史李瑚告了他一狀,罪名是縱敵逃竄,以鄰為壑。
這也真是流年不利,胡宗憲沒有想到,那幫倭寇是來干搶劫的,不去東家就去西家,胡總督不接待,他們就跑到了福建,大搶了一把。
福建巡撫氣得鼻子都歪了,暴跳如雷,一定要找胡宗憲算賬,于是便把官司打到了皇帝那里,要求追究胡宗憲的責任。
但胡宗憲畢竟是浪大水深,幾番動作下來平安過了關,事情經過大致如此。
但這個故事和俞大猷似乎毫無關系,麻煩又從何而起呢?
如果有關系,那這事就不奇怪了,俞大猷這一輩子,奇就奇在莫名其妙上。
事情了結後,胡宗憲開始回過味來,福建方面一口咬定是自己放任不管,莫不是自己這里有人透露了消息,當了內奸吧?
于是他開始查找蛛絲馬跡,先查李瑚,福建人,再查自己,福建的,層次高的,能接觸機密的,于是答案終于出現了:俞大猷,浙江總兵,福建晉江人。
這真叫命苦不能怨政府,俞大猷同志老老實實干活,勤勤懇懇做事,就因為是福建人,結果竟然成了奸細。胡總督雷厲風行,他隨即上書,把責任推到了俞大猷的身上。
皇帝又一次生氣了,他當即下令,削去俞大猷的官職,把他抓進詔獄。
戚繼光親眼目睹了這一切,他清楚地記得,當初胡宗憲是多麼器重俞大猷,對他言聽計從,而轉瞬之間,他就把這個他曾無比信任的人,親手送進了監獄,從浙江軍區司令員,到錦衣衛監獄的囚犯,只要短短的幾天。
所以他終于意識到,把自己的命運和信念寄托在一個人的身上,是極其不靠譜的,親密戰友胡宗憲也不例外。
然而就在他為俞大猷痛惜不已之時,另一個更讓人吃驚的消息傳來:俞大猷竟然出獄了,並調往北方邊界戴罪立功。而根據消息靈通人士透露,能得到如此寬大處理,是嚴嵩收了錢,在皇帝大人面前說了話。
戚繼光百思不得其解,官場之中,俞大猷的收入也就是個最低生活保障水平,家里有幾文錢他很清楚,能養活老婆孩子就不錯了,哪里有錢去行賄?但如果沒有錢,嚴老貪怎麼會幫他說話呢?
于是他開始懷疑,俞大猷和嚴嵩之間有著某種秘密的關系。
不久之後,他終于從朝廷內線那里得到了消息,俞大猷確實沒有送錢給嚴嵩,也絕非嚴嵩的親信,他能夠得到寬大處理,是因為他有著一個好朋友——陸炳。
[959]
俞大猷是如何搭上陸炳這條線的,誰也不知道,但可以確定的是,陸炳不但出面為他說情,還自己拿錢送給嚴嵩,當作是辦事的費用。陸大人的面子嚴嵩自然要給,于是俞大猷就此光榮出獄。
這個答案震驚了戚繼光,他沒有想到,平日沉默寡言,老實巴交的俞大猷,竟然有這麼硬的後台,而自己與他交往多年,關系非常好,竟然從未聽他透露過一語。
戚繼光感到毛骨悚然,他終于發現自己是如此的脆弱。他明白,自己固然有著舍身保國的偉大理想,但如果沒有靠山,沒有關系,俞大猷的今天就是他的明天,即使是平日關系極好的胡總督,也可能隨時翻臉,讓自己吃不了兜著走。
而那時,他將孤立無援,也不會有另一個陸炳來救他。
于是戚繼光明白了,在殘酷的現實面前,要想不負父親的期望,就不能遵照父親的處事方法,他決定改變這一切。
此後的戚繼光開始了奔波,兵部有領導下來,他請客,他到兵部去,還是他請客,而酒桌上拜把子拉兄弟更是家常便飯,大家都認為戚繼光夠朋友,夠大方,久而久之,他在兵部紮下了根,上級領導對他也十分重視。
但這並不是他的目的,戚繼光知道,要想立于不敗之地,他必須要找到自己的陸炳,找到一個真正的靠山。
在戚繼光的尋找名單中,兩個人的名字被最先劃掉,第一個就是嚴嵩,因為他很清楚,胡宗憲是嚴黨分子,如果自己要繞過胡宗憲結交嚴嵩,必定死無葬身之地,更為重要的是,嚴老貪胃口很大,要請他吃飯,先要數數自己荷包里有多少錢。
第二個是徐階,這個人也不能考慮,雖然戚繼光對他有好感,但畢竟在朝廷中,他處于下風,如果投靠此人,就等于與嚴嵩為敵,沒准會比徐大人死得更早。
[960]
兩位大哥被排除後,戚繼光開始繼續尋找,而種種跡象表明,當時的中央大學校長(國子監祭酒)是一個很厲害的人,將來必定前途遠大,于是他在自己的名單上記下了這個人——高拱。
他的眼光確實精准,然而不久之後,他就發現,這是一個無法實現的夢想,因為這位高拱雖然官職不高,卻是一個十分孤傲囂張的人,而且此人還有個最大的特點——不收賄賂。
換句話說,這個人是針插不進,水潑不進,既不要錢,也不要女人,當然,高拱同志絕對不是無欲則剛,他只是將所有的欲望放在了一件事上——權力,他的最終目的是奪取帝國的最高統治權,而這是戚繼光絕對無法滿足的。


上篇:第250節     下篇:第252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