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49節  
   
第249節

相對而言,義烏兵的戰斗精神也很頑強,但畢竟訓練時間短,武藝這東西又不是燒餅,說成就成,而與對方死拼,實在也不劃算,自己手下只有四千人,全日本的人都有成為搶劫犯的潛質,就算拼死對方四五千人,也是無濟于事的。
戚繼光很清楚,如果單靠近身肉搏,成本太高,且很難消滅倭寇,但在那個冷兵器為主的時代,除了抄家伙和敵人對砍外,似乎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就在戚繼光無計可施的時候,一個人來到了他的身邊,幫助他找到了那條制勝之道。
[947]
不久之前,唐順之從京城來到了浙江,他的使命是巡視軍務。與他當年的同事,現在的從一品內閣大學士徐階相比,他的進步實在有限,混到現在還只是個五品官。
然而這只是表面現象,實際上,他是一個有著非凡影響力的人,他的官銜說起來只有五品,卻是個極為重要的職位——兵部職方司郎中,作為明軍總參謀長,他在軍中有著廣泛的關系網,除此之外,他還和許多神秘人物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連徐階也摸不透他的底。
所以就在他離京之際,徐階特意找到了他,向他請教對付嚴嵩的辦法。
然而唐順之只是笑了笑,他告訴徐階,等到時機一到,自然有人來找你的。
告別了一頭霧水的徐階,唐順之來到浙江,見到了胡宗憲。
對于這位非同尋常的人物,胡宗憲極為敬重,待之以禮,並遵照其本人意願,讓他上前線指揮作戰,正是在那里,他認識了俞大猷、盧鏜,還有戚繼光。
而當一籌莫展的戚將軍對他說出自己的苦惱時,唐順之交給了他一本書,並告訴他,制勝之道就在其中。
唐順之所以如此高深莫測,除他本人行蹤詭異,四處晃悠外,還因為他寫過一套書,此套書共六冊,分別取名為《左》、《右》、《文》、《武》、《儒》、《稗》,合稱六編。據說此書上解天文,下通地理,無所不包,卻沒什麼人看,只因有一個缺點——很難看懂。
他交給戚繼光的那一冊,就是其中的《武》。
正如唐順之所言,徹夜苦讀的戚繼光,在翻閱其中一章之時,突然喜形于色,他終于找到了他想要的東西,
戚將軍再次自發地拿出了馬克思主義哲學觀,批判地吸收了唐順之的理論,創造了屬于自己的秘密武器,他相信,在不久的將來,這種獨門絕技將大派用場。
他沒有等太久,最為猛烈的倭寇進犯終究還是來了。
嘉靖四十年(1561)四月,兩萬余名倭寇集結完畢,向浙江進發,他們的目標是台州。著名的台州大戰就此拉開序幕。
[948]
此時的戚繼光已不再猶疑,恰恰相反,他很興奮,作為一名軍事將領,上陣殺敵才是他的本分,而且此時的他,已經有了必勝的把握.
所以他放棄通常的防守策略,命指揮劉意駐守台州,而他自己則帶領主力主動出擊,他將用這一舉動告訴倭寇們:中國並不是他們燒殺淫掠的樂土,所有踏上這片土地的侵略者,都將付出沉重的代價。
種種跡象表明,敵軍第一個進犯的目標將是甯海,戚繼光立刻日夜兼程,率軍前去迎敵,他會在那里指揮自己的第一場戰斗。
當戚繼光趕到甯海的時候,已有上千名倭寇登陸,看見明軍趕到,他們卻並不驚慌,因為根據以往經驗,明軍最為畏懼的就是近身搏斗,只要靠近他們,擊破前軍,他們就會爭相逃竄。
于是他們發動了沖鋒,事情的順利似乎超出了想象,他們剛剛沖到明軍面前,還沒來得及動手,對方的隊形竟然自行崩潰,三三兩兩地聚在了一起。倭寇們十分高興,在他們看來,即將開始的又是一次貓追老鼠的游戲。
但如果他們仔細觀察,便會發現,那些看似慌亂的分散明軍卻都有著相同的人數——十一個。
而在他們普及算術教育之前,就聽到了一聲響亮的號令:
“列陣!”
于是,一種前所未見的陣型就此出現在倭寇們的眼前,這也是它在曆史上的第一次亮相。
在唐順之交給戚繼光的那本《武》里,有一卷名為“秘戰”,其中有著這樣的記載:秘戰者,即新名鴛鴦陣之謂也。
這種全新的陣型即因此得名——鴛鴦陣。
如果要詳細研究這個陣法,估計可以專寫一書,所以這里只是大略介紹一下,大家看懂就行,權當是使用說明書。
簡單說來,所謂鴛鴦陣的原理,和打群架大致相同,瞄准目標,群起毆之,遠了用啤酒瓶砸,接近後用西瓜刀砍,貼身後就用匕首捅,不管你黑帶白帶,劍道幾段,全部完蛋。正是所謂“亂拳打死老師傅”是也。
當然了,這只是一個形象的比喻,事實上,鴛鴦陣是古代軍事智慧的偉大傑作,作為一個近身格斗陣法,在此後的百年之中,人們卻依然無法找到破解它的方法。
而這個由十一人組成的鴛鴦陣之所以能夠名留軍史,威名遠播,是因為它不但有著極為可怕的戰斗威力,而且幾乎毫無破綻。
[949]
這是一個盡乎完美的戰斗隊列,因為它有著無可挑剔的位置組合和武器裝備。在這十一個人中,有一個是隊長,他站在隊伍的前列中央,其余十個人分成兩列縱隊,站在他的背後。
雖說只有十個人,他們卻持有四種不同的武器,並組成了五道互相配合的攻擊線,在隊長身後,是兩名持有標槍的盾牌兵,他們用盾牌掩護自己和後面的戰友,並首先投擲標槍發動進攻。
掩護盾牌兵的,是站在他們後面的狼筅兵,所謂狼筅,是一種特制的兵器,形狀十分怪異,以長鐵棍為主干,上面紮滿鐵枝和倒刺,往前一挺,跟鐵絲網一樣,任誰也過不來。
狼筅兵的後面,是四名長矛兵,他們是隊伍的攻擊主力,看見敵人,就使用長矛前刺。隊列的最後,是兩名短刀手,防止對手迂回,從側翼保護長槍手。
這是一個毫無弱點的陣型,十一個人互相配合,互相掩護,構成一個完美的殺陣,就算你是日本劍聖宮本武藏,估計也沒戲唱。
但所謂無知者無懼,甯海的倭寇們不管三七二十一,玩起了武士道,拼了命的往前沖,但還沒走幾步,很多人就被飛來的標槍射倒,運氣好點的繼續沖,就會被盾牌擋住,或者是被狼筅鉤住,倒刺拉扯幾次,就算不死也要掉層皮。
如果鴻運高照,到現在你還沒死,也不用高興太早,因為還有四支長矛等著你,就算你想反擊,但前面有狼筅和盾牌擋著,只能干著急,眼睜睜地看對方捅你,不被捅死,也被氣死了。
情況大致就是這樣,倭寇們沒沖多久,就被標槍、狼筅和長矛殺死大半,剩下的人雖然還不知道這套陣法的結構和奧妙,但有一點他們是清楚的——再不快跑就死定了。
甯海前哨戰就這樣結束了,倭寇死傷二百余人,戚家軍除一人輕傷外,毫無損失。
戚繼光的第一次出擊獲得了完勝,倭寇全線敗退,但多年的軍事素養告訴他,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根據情報顯示,此次敵軍進犯規模達幾萬人之眾,且經過周密組織集結,雖說這只是支先頭部隊,但進展似乎太過于順利了,順利得如同有人安排一樣。
戚繼光的預感是正確的,這確實是一個陷阱,就在軍隊抵達甯海的同時,倭寇數千主力正向新河方向急行挺進,意圖偷襲新河城。
[950]
當這個緊急軍情傳到大本營的時候,所有的人都驚呆了,因為新河城十分空虛,根本沒有防護能力,而且里面主要駐紮著明軍將領與士兵的家屬,且以婦孺居多,如若落入倭寇手中,後果不堪設想。
這下大家緊張了,老婆孩子還在城里,有個三長兩短不是鬧著玩的,于是紛紛主動請戰,希望立刻回援。
然而戚繼光卻十分鎮定,只是笑著對部下說道:
“不要急,請諸位放心,在援兵到來之前,那座城池是不會失陷的。”
作為一個不喜歡忽悠的將領,戚繼光的每一次自信都是有理由的,這次也不例外。他之所以作出這樣的判斷,是因為他十分清楚,在新河城里,住著一個極為厲害的人。只要這個人在,倭寇就絕對進不了城。
戚繼光最害怕的人
戚繼光自幼飽讀兵書,練習武藝,上過許多戰場,見過很多死人,踩過無數尸首,也從沒聽說他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是出了名的膽大包天。在這個世上,有人能讓他感到害怕嗎?
答案是肯定的,雖然他上過陣,雖然他殺過人,雖然他非常的牛,但他始終深深地畏懼著一個人,畏懼到了極點。
這個人就是他的老婆。
怕老婆是我國的傳統美德,曆史上留下了許多“氣管炎”的光輝事跡,這其中自然少不了戚繼光同志,他的怕老婆故事和他的豐功偉績一同流傳千古。
據說他的老婆實在太凶,鬧得他實在受不了,一氣之下從家里搬出來,住進了軍營里,部下覺得他又窩囊,又可憐,紛紛煽動他:你老婆竟然如此囂張,還敢欺負你,我們大家穿好盔甲,備齊刀劍,在營里等著,你把她叫進來,亂刀砍死,也就一了百了了。
戚繼光估計是受盡了委屈,于是一氣之下一跺腳:就這麼干!砍死她!
約定的日子到了,手下全副武裝,埋伏在營內,戚繼光則派人去請自己的老婆進營。
老婆大人如約前來,她進入營房,看著周圍手持刀劍的士兵,毫不畏懼,還大聲喝問戚繼光:
“找我來有什麼事?”


上篇:第248節     下篇:第250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