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57節  
   
第257節

這兩個崗位是朝廷里最肥的肥差,讓嚴世蕃干這份工,那就是讓黃鼠狼去看雞,而他對陰謀及人心的把握,更是到達了人類智慧的頂點,想在他面前耍詭計,只能是班門弄斧。
比如當時的一位河道總督,奉命去修繕淮河,朝廷撥了十萬兩白銀,這位兄台想撈一把,用了五萬兩完工,自己留下三萬,其余的自然要送給嚴副部長。
可是嚴世蕃收到錢後,卻還是把他叫到了自己府上,讓他把剩下的錢交出來,總督大人裝糊塗,說結余就這麼多,實在沒錢了。
于是嚴長官生氣了,看見對方不上道,當即拍案而起:
“不要自作聰明,你手里至少還有三萬兩!”
總督聞言大驚,只好老實交待,把剩下的錢交了出來,嚴世蕃同志也算夠意思,還是給他留了點。
油水被挖走,疑問卻尚未解開,嚴世蕃又沒有現場觀摩,怎麼知道自己撈了多少錢呢?
看見對方乖乖就范,嚴世蕃便幫他解開了他這個疑團,他拿出了一張業績考核表,得意地告訴對方,是這張表告訴他的。原來這位仁兄每次審查河防工程時都格外留心,仔細觀察,久而久之,他總結出了一個規律:其實一直以來,朝廷修河堤的錢總是綽綽有余的,只要拿出一半,考核成績就能合格,如果用到七成,考核必定是優秀。
而這項工程的考核只是合格,所以他斷定對方吞掉了一半。
在貪汙腐化上,嚴世蕃充分發揮了細致入微、實事求是的科學精神,做到了手中有數,心中不慌,人精明到了他這個程度,可以算是極致了。
但這些在徐階的眼中,也不過是小把戲而已,真正讓他感到恐懼的,是嚴世蕃的另一項特殊能力。
[981]
嘉靖皇帝是一個很聰明的人,不但很難糊弄,也很難伺候,他經常會干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只為了不讓大臣看出自己的心思。自從修道修玄之後,他變得更加難以捉摸,從不主動透露自己的意思,經常讓身邊的大臣們無所適從。
為了達到神鬼莫測的目的,在給臣下們下達命令時,他使用了一種特殊的方法——遞紙條。
這不是作弊,也不是為了晚上約人去看電影,事實上,它是一種極為凶險詭異的政治手段。
之所以說它詭異,是因為嘉靖寫下的那些紙條,即使寫成告示,貼在街上,也毫無關系,寫在那些紙條上的,其實並非什麼具體事項,而是暗語。
這些暗語或者是幾個字,或者是一句話,看上去不起眼,然而在這些暗語之中,卻隱藏著嘉靖的真實意圖。
之所以說它凶險,是因為這些紙條往往只會寫給內閣中的幾位大臣,用來傳達自己的態度,但如果你不夠聰明,沒有及時參透紙條中的玄機,皇上支持你反對,皇上前進你後退,那就麻煩大了。
可是問題在于,這些所謂的暗語,唯一的標准答案只掌握在嘉靖自己的手里,如果你搞不明白,沒有會意,他雖不會責怪你,心里卻知道你不夠聰明,不可重用。
他相信,只有采用這樣的方式,才能有效地控制住所有的人。
可是他又一次錯了,這個世界上的聰明人並非只有他而已,嚴世蕃也應該算一個,而他的那種特別能力,正是破譯暗語。
嘉靖三十四年(1555),張經被免職之後,趙文華想讓剛當巡撫的胡宗憲頂替總督的位置,這是一個十分重要的人事任命,所以奏折送上去很長時間,都沒有得到任何回音。
突然有一天,嚴嵩收到了一張嘉靖寫給他的紙條,上面只寫了六個字:憲似速,宜如何
嚴嵩略一琢磨,便了解了其中的含義,憲自然是指胡宗憲,這句話的意思是胡宗憲似乎升得太快,你認為應該怎麼樣。
于是他准備再為胡宗憲說幾句話,建議破格提拔干部,並寫好了奏疏,就在他准備送上去之前,嚴世蕃湊了過來,知道了事情的原委,然後他大笑了起來。
“你錯了,”嚴世蕃得意地說道,“皇上的意思並非如此。”
[982]
他告訴自己的父親,那個宜如何的宜字,並不是應該的意思,而是指楊宜。
楊宜,時任南京戶部右侍郎,從政經驗豐富,對于嘉靖而言,他比愣頭青胡宗憲要可靠得多。所以皇帝的真正意思是,胡宗憲升得太快,你認為楊宜如何。
這雖然是一句問話,但嚴嵩很明白,它代表的並不是疑問,而是一種態度,所以他立即上書,推薦楊宜接任總督。
這只是嘉靖同志諸多謎語中的一個,由于他自幼苦讀,十分博學,在紙條上經常使用典故和生僻字,所以只有與他同樣學識淵博且聰明絕頂的人,才能解開這些暗語。
毫無疑問,嚴世蕃符合這個近乎苛刻的條件。
于是在之後的日子里,嚴嵩始終能夠在第一時間迎合皇帝的意圖,並逐漸成為嘉靖不可或缺的人。
對于這一獨特專長,嚴世蕃十分自負,他和嘉靖同志一樣,認為自己是獨一無二的,所以他也犯了同樣的錯誤。
事實上,他並不是暗語的唯一破解者,在這個世界上,至少還有一個人也具有相同的能力,很不幸的是,這個人正是徐階。
徐階也曾經遇到相同的境況,在屬于他的那張紙條上,寫著這樣幾個字:卿齒與德,何如?
當看到這六個字的時候,徐階嚇得魂都沒了,句中所謂齒,是指年齡,所以這句話的意思是,你的德行與年齡是匹配的嗎?
從另一個角度來講,它也可以這樣翻譯:你這把年紀,怎麼是這樣的德行?
一般說來,如果不是要收拾人,絕不會說這樣的話。但在短暫的恐慌之後,徐階鎮定了下來,他再次仔細分析了這六個字,並憑借他的智慧找到了正確的答案:所謂德,不是德行,而是指歐陽德。
歐陽德,時任禮部尚書,所以這句話的真正意思是,你和歐陽德,誰的年紀更大?
就這樣,徐階成為了第二個破譯者,並就此穩固了自己的地位。而對于這一切,嚴世蕃並不知道。
但處于暗處的徐階卻也無計可施,問題很明顯,要解決嚴嵩,必須除掉嚴世蕃,可是嚴世蕃實在太過聰明,毫無漏洞可鑽。
既不能進,也不能退,這場智力競賽再次陷入了僵局,然而就在他百無聊賴,苦苦等待之時,一個偶然事件的發生,卻徹底改變了雙方的力量對比。
[983]
嘉靖四十年(1561)十一月,由于消防工作不到位,宮里失火,說來也是湊巧,哪里不好燒,偏偏就燒了西苑的永壽宮——皇帝大人的寢宮。
這下嘉靖同志無家可歸了,只好搬到玉熙宮暫住,如此長久下去也不是個事,于是他找來了嚴嵩,詢問有關重建的事情。
不知道嚴嵩同志那天是不是吃錯了藥,自己有好幾套房子,就不管領導的死活了,隨口說了這樣一句話:
“三大殿剛剛修完,余料不足,陛下可以暫時移居南宮。”
這就是找死了,你哪怕建議他住工棚,也比讓他去南宮好。所謂南宮,就是當年明英宗朱祁鎮住過的地方,他被自己的弟弟關押在那里,度過了一段十分難忘的時光。
對這段曆史,大家都心知肚明,而嚴大人為了湊合,竟然建議嘉靖去住那所獨特的牢房,實在不知他怎麼想的。
果然皇帝大人發火了,對嚴嵩怒目而視,此時冷眼旁觀的徐階意識到,自己臨場表現的機會到了,他立刻站了出來:
“陛下暫居偏殿,陰濕狹小,臣于心不忍,雖三大殿剛成,但據臣估算,以其所剩余料,足以重建永壽宮,三月即可成功。”
聽到這話,嘉靖頓時興高采烈起來,他連聲誇獎徐階,並將此事交由其全權處理,朝堂上隨即充滿了喜悅的氣氛。
就在那一刻,被拋在一邊的嚴嵩顫抖了,他以畏懼的眼神看著身邊的徐階,十多年來,他從未把這個人放在眼里,也從未意識到此人的可怕,現在他終于明白了,但為時已晚。
在長達十余年的忍耐之後,徐階終于第一次占據了上風,他看著嚴嵩衰老遲緩的背影,心中充滿了快慰。十幾年來,在這個朝堂上,嚴嵩用盡了手段,耍盡了陰謀,殺掉了一個又一個人無辜的人,而作為一個旁觀者,他見證了所有的慘劇,也學到了所有的權謀。
嚴嵩,這都是你教給我的,現在,我將把從你那里學到的一切,一樣不少地還給你!
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就在嚴嵩因為房子問題焦頭爛額的同時,另一個打擊也向他襲來。
他的老婆死了,相濡以沫幾十年,夫妻感情非常深厚,所以對于嚴嵩而言,這是一個十分沉痛的噩耗,然而他沒有想到的是,事情要嚴重得多,在噩耗的背後,是一場毀滅性的災難。
[984]
根據明代慣例,母親死了,兒子要守孝服喪,這一重任自然要由嚴世蕃來承擔,但是這樣一來,嚴嵩就麻煩了,因為青詞是嚴世蕃寫的,主意是嚴世蕃出的,兒子去守靈,工作就完了。他既破譯不了嘉靖的暗語,也無法應付紛繁複雜的局面。
于是嘉靖對他的信任不斷減少,對徐階的欣賞卻與日俱增,而朝中的牆頭草們也紛紛改換門庭,嚴黨的實力大幅削弱,自擔任首輔以來,他第一次感到自己竟如此的脆弱。
如果這樣下去,毀滅只是個時間問題,但作為一個從政四十余年,老奸巨猾的人物,他決不甘心就此完蛋。為了保全自己,反敗為勝,他終于想出了一個辦法。


上篇:第256節     下篇:第258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