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59節  
   
第259節

徐階無奈地認可了何心隱的觀點,但他並不氣餒,因為他知道,方法或許就在眼前這個人的心中:
“那你有辦法嗎?”
“是的,我有辦法。”何心隱自信地答道。
玄機
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會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再聰明的人也不例外,包括嘉靖在內。
而一旦有了疑問,卻又得不到解答,人們的第一反應就是去問人,但如果這個疑問無人能夠回答,那又該去問誰呢?
嘉靖就遇到了這樣一個難題,他的問題很多,比如國家前景如何,明年會不會災荒,我還能活多久等等,而這些問題大臣是不敢也不能回答的,因為他是皇帝,而且十分剛愎自用,如果自作聰明,鬧不好是要殺頭的。
但這難不倒嘉靖,他很快就想到了解決難題的方法,既然不能問人,那就問神。
雖然神仙和咱們不住在一個小區,也不通電話,不能上網,但經過我國人民的長期科研,終于找到了和神仙們聯系的方法,比如跳大神、上身之類的高科技手段,並作為著名的糟粕垃圾,一直流傳至今。
但上述方法都是民間百姓使用,皇帝自然有皇帝的獨特搞法,而嘉靖的那套系統叫做扶乩。
[989]
所謂扶乩,是一種玄乎其玄的玩意兒,大致方法是皇帝把要問的問題寫在紙上,然後密封起來,由太監轉交給道士,再由道士當眾燒毀,權當是轉交給神仙,這就算是問完問題了。
那麼答案去哪里找呢?你總不能指望天上掉塊磚頭,上面寫著幾個大字“我不知道”吧。
正確的程序是這樣的,先找來一個沙盤,在沙盤上搭個架子,架子上有兩根樹枝,分別由兩個太監用指頭搭住,等到道士把皇帝的問題燒掉,不,是轉交神仙,兩人便即刻作中風狀,兩眼緊閉,任由指頭在沙上亂畫,神仙的答案就是這個了。
可能有人會問,要是畫的四不像,那該怎麼辦,告訴你,不要緊,皇帝大人自然會去琢磨,畢竟我們也不能指望神仙大人的書法水平。
二十多年來,皇帝一直通過這種方式和神仙溝通、交流心得、請教問題,于是疑問又出現了,以嘉靖的性格,怎麼能夠幾十年如一日去研究扶乩中出現的莫名其妙的符號呢?
嘉靖並不是一個有耐心的人,所以答案是,他所看到的並不是鬼畫符,而是足以識別的漢字。
其實用指頭搭在樹枝上,也是可以寫出規范回答的,但需要一個條件——故意,只要你沒有被鬼上身,只要你還有清醒的意識,你的手腕就能讓你寫出清晰的漢字,當然這絕不是神仙的意圖,而是你自己的答複。
也就是說,嘉靖先生費盡心機得到的所謂神仙熱線,不過是出自幾個道士太監的手筆,但由于他過于期待上天的信息,所以仍然無怨無悔地相信了它幾十年。
其實這也怪不得道士和太監,人家也是迫不得已,你寫那些無聊的問題,還不許人看,偏偏還要神仙回信,亂畫一氣你又看不懂,看不懂就要發脾氣,到時自然還是下人們遭殃,道士也好,太監也罷,大家出來混,不過是想混飯吃,何苦難為人呢,就這麼忽悠著過吧。
而在這個把戲中,最為關鍵的人卻不是皇帝,而是那個燒掉紙的道士。
因為他是轉交皇帝問題的人,也是最為重要的一環,所以這個職位一向由皇帝最寵信的道士擔任,比如之前的邵元節,後來的陶仲文,以及現在的藍道行。
藍道行人如其名,還真是有點道行,據說他算命看相十分之准,名聲很大,便被推舉進宮為皇帝服務,並擔任那個燒紙的工作。
[990]
何心隱的第一步計劃就此實現。
這位藍道行先生固然是個道士,但他除了信太上老君外,還信王守仁。
作為道士兼何心隱的朋友,藍道行對心學的興趣似乎一點不亞于修道煉丹,而作為忠誠的王學門人,他們有著共同的敵人——嚴嵩。
政治局勢最為複雜的時刻莫過于此,嚴嵩失勢,開始收縮防守,徐階得勢,卻無法根除對手,在這迷霧重重之中,清醒而睿智的何心隱終于找到了唯一的突破口——嘉靖。
嘉靖是一個太過聰明的人,他防備大臣,厭惡太監,但他也有著自己的弱點——道士。只有道士才能得到他的信任,只有道士才能真正影響他的決定。
于是在不久後的一次扶乩中,嘉靖同志和神仙展開了一次深入溝通。
這一次,嘉靖同志提出了一個十分有深度的問題:為什麼天下未能大治呢?
當然,根據程序,他提出的這個問題是密封的,只有神仙知道而已,但在他把紙條交由藍道行同志轉呈的時候,由于神仙大人出差,藍大仙自然當仁不讓,臨時擔任了代言人的角色。
所以當寫有問題的紙張被當眾焚燒之後,在中風太監的操控下,神仙的回答顯露在沙盤之上:
“奸臣當道,賢臣不用!”(特別提示:標點系本人友情提供)
看到神仙發話了,嘉靖隨即寫了第二張紙條:
“奸臣何人?賢者何人?”
神仙再次回答:
“奸臣如嚴嵩,賢者如徐階。”
如此看來,嚴嵩和徐階的知名度實在很高,居然連神仙都知道。
忽悠繼續進行,但如果你認為嘉靖同志就這麼好糊弄,那就錯了。這位聰明絕頂的皇帝發出了質疑:
“既然如此,為何奸人不遭天譴?”
我相信,當藍道行偷看到這句問話時,他的精神已經緊張到了極點,但他沒有慌亂,而是作出了一個完美的回答:
“留待皇帝自裁!”
原來老天爺也是尊重自己的,嘉靖終于滿意了,嚴嵩的命運就此定局。
[991]
既然老天爺都不喜歡嚴嵩了,那麼還是讓他滾遠點的好,不然自己的長生報告,老天爺估計也不會簽字蓋章的,這大致就是那天之後,嘉靖同志的真實感想。
這個消息很快就傳到了徐階的耳朵里,他當即興奮起來,因為他知道,自己等待十余年的機會終于來到了。
于是他找來了鄒應龍。
“現在是動手的時候了。”
當鄒應龍聽到這句話時,他毫不遲疑地答應了,在屈辱和隱忍之後,反擊的時刻終于到來。
“我即刻寫奏疏彈劾嚴嵩!”他摩拳擦掌,准備馬上就干。
徐階卻攔住他,神秘地笑了笑:
“彈章自然要寫,但對象並非嚴嵩。”
鄒應龍愣了一下,隨即點了點頭,姜還是老的辣,一點不錯,真正的目標應該是另一個人。
他立刻趕回家,連夜寫好了那份著名的奏疏,雖然在曆史上,這篇彈章的文才與知名度遠遠不如楊繼盛和海瑞的那兩篇,但是,有效。
很快,嘉靖就看到了這篇奇文,真可謂是開門見山:
“工部侍郎嚴世蕃憑藉父權,專利無厭!”
鑒于篇幅太長,這里就不多摘錄了,在列舉了眾多罪行之後,鄒應龍寫下了一句在彈章中十分罕見的話:
“臣請斬世蕃首懸之于市,以為人臣凶橫不忠之戒!“
刀子都亮出來了,真可謂是殺氣沖天。
雖說鄒兄是奉命行事,但他依然是值得稱贊的,因為在這篇奏疏的末尾,還寫著這樣一句話:
“苟臣一言失實,甘伏顯戮!”
這就是傳說中的玩命,綜合此文的中心思想,不外乎這樣一個意思:
嚴世蕃是個壞人,罪行累累,請皇帝陛下殺了他,如果我說的話有一句不真實,陛下就殺了我吧!
積聚了二十年的怒火終于爆發了,不用再忍了,也不用再退了,生、死,成、敗,就看這一錘子買賣!
這記重錘錘中了,合適的人,在合適的時間,摧向了一個合適的目標。
徐階實在是聰明到了極點,他知道嚴嵩已經失寵,但他更知道,二十多年的交情,嘉靖絕不忍心對嚴嵩下手。所以要徹底攻倒嚴嵩,必須先打倒嚴世蕃。
[992]
嚴世蕃是嚴嵩的智囊,也是嚴黨的支柱,而更為重要的是,對于這個人,嘉靖沒有任何手軟的理由。
很快,皇帝顯示了震怒,他連下幾道諭旨,嚴令緝拿嚴世蕃,並將其逮捕入獄,而嚴嵩也接到了一道令旨,大意如下:雖然你兒子有罪,但我相信與你無關,你是無辜的,可是你畢竟是他爹,怎麼說也要負上點教育責任,所以我體諒你,現在撤去你的所有官職,你也不用管事了,安心退休回家養老吧!至于你的退休工資,我也會按期發放的。
此時,是嘉靖四十一(1562)年五月。
接到聖旨的嚴嵩如五雷轟頂,他曾預料到有這麼一天,卻沒有想到來得這麼快,勢頭這麼猛,但老流氓就是老流氓,他又拿出了從前的手段,一方面上奏請罪,暗地里卻上密折向皇帝求情,表示自己身體好,還能多干幾年(多貪幾年),希望繼續為大明發揮光和熱。
但他等來的不是皇帝的挽留和感動,而是朝廷官員的催促:已經是退休的人了,怎麼還不上路?快滾!
就這樣,政壇常青樹,混跡江湖半輩子,擔任首輔十余年的老壽星嚴嵩終于倒台了,此刻距沈鍊之死六年,距楊繼盛之死八年,距夏言之死十五年。
但勝利終究還是到來了。
曆史一次又一次地告訴了我們這樣一個真理:
正義和公道或許會遲到,卻絕不會曠課。
終結?
一切都如此地順利,嚴嵩倒了,嚴世蕃入獄,嚴黨四分五裂,勝利似乎已然屬于了徐階。


上篇:第258節     下篇:第260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