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64節  
   
第264節

“我記得,楊繼盛的家里沒有仆人。”
現在是祈求慈悲的時候了吧,那麼夏言被殺之時,慈悲在哪里?楊繼盛、沈鏈被殺之時,慈悲在哪里?不出一兵一卒,任由蒙古騎兵在城外燒殺搶掠,無惡不作之時,慈悲又去了什麼地方?!
嚴嵩就此淨身出戶,孤身一人回到了老家,這里曾是他成功的起點,現在又成為了失敗的終點。所謂興衰榮辱,不過一念之間。
勝利再次到來,而這一次,是如假包換、童叟無欺的勝利,沒有續集。
十幾年的潛心修煉,十幾年的忍耐,在憤怒與仇恨,詭計與公道中掙紮求生的徐階贏了,從奸黨滿朝到一網打盡,他憑借自己的毅力和智慧,逐漸扳回了劣勢,並將其引向了這個最後的結局,一切的一切都如同預先排演一般,逐一兌現。
除了一個例外。
[1009]
在此前的十幾年中,徐階曾無數次在心中彩排:反擊成功後,應該如何把嚴嵩千刀萬剮,但當這一天真的到來時,他卻改變了之前的打算。
看著黯然離去的嚴嵩,徐階的心中萌發了新的想法,不要殺他,也不能殺他。
自嘉靖初年得罪張璁被貶時起,三十多年來,徐階從一個剛正不屈、直言上諫的憤青,變成了圓滑出世,工于心計的政治家,但在他的個性特點中,有一點卻從未變過——有仇必報。
十幾年來,他對嚴嵩的仇恨已經深入骨髓,現在是報仇的時候了,面對這個罪行累累的敵人,他決心用另一種方式討還血債,一種更為殘忍的方式。
罷官抄家,妻死子亡,但這還不夠,還遠遠不足以補償那些被你陷害、殘殺,以致家破人亡的無辜者。
我不會殺你,雖然這很容易,我要你眼睜睜地看著身邊的親人一個個地死去,就如同當年楊繼盛的妻子那樣,我要你親眼看著你曾經得到的所有一切,在你眼前不斷地消失,而你卻無能為力。
繼續活下去,活著受苦,嚴嵩,這是你應得的。
嘉靖四十四年(1565)四月,嚴嵩被剝奪全部財產,趕回老家,沒有人理會他,于是這位原先的朝廷首輔轉行當了乞丐,靠沿街乞討維持生計,受盡白眼,兩年後于荒野中悲慘死去,年八十八。
正義終于得以伸張,以徐階的方式。
奇人再現
嚴嵩倒了,徐階接替了他的位置,成為了朝廷首輔,朝政的管理者,此時的內閣除他之外,只剩下了一個人——袁煒。而這位袁煒,偏偏還是徐階的學生。
于是徐階的時代來到了,繼嚴嵩之後,他成為了帝國的實際管理者。
其實後世很多人會質疑這樣一個問題,徐階和嚴嵩有什麼不同?嚴嵩貪汙,徐階也不乾淨,嚴嵩的兒子受賄,徐階的兒子占地,嚴嵩獨攬大權,徐階也是。
表面上是一樣的,實際上是不同的。
如果用一句簡單的話來說明,那就是:嚴嵩怠工,徐階干活。
[1010]
如果考察一下明朝的曆代首輔,就會發現這幫人大都不窮(說他們窮也沒人信),要單靠死工資,估計早就餓死了,所以多多少少都有點經濟問題,什麼火耗、冰敬、碳敬等等等等,千里做官只為錢,不必奇怪。
但徐階是干實事的,與嚴嵩不同,他剛一上任,就在自己的辦公室掛上了這樣一塊匾:以威福還主上,以政務還諸司,以用舍刑賞還公論,而他確確實實做到了。
在嚴嵩的時代,大部分的官職分配,都只取決于一個原則——錢,由嚴世蕃坐鎮,什麼職位收多少錢,按位取酬,誠信經營,恕不還價。徐階廢除了這一切,雖然他也任用自己的親信,但總的來說,還是做到了人盡其用,正是在他的努力下,李春芳、張居正、殷正茂等第一流的人才得以大展拳腳。
在嚴嵩的時代,除了個別膽大的,言官們已經不敢多提意見了,楊繼盛固然是一個光榮的榜樣,但他畢竟也是個死人。于是大家一同保持沉默,徐階改變了這一切,他對嘉靖說:作為一個聖明的君主,你應該聽取臣下的意見,即使他們有時不太禮貌,你也應該寬容,這樣言路才能放寬,人們才敢于說真話。
嘉靖聽從了他的勸告,于是唾沫再次開始橫飛,連徐階本人也未能幸免,但是與此同時,貪汙腐化得以揭發,弊政得以糾正,帝國又一次恢複了生機與活力。
徐階是有原則的,與嚴嵩不同,嚴大人為了個人利益,可以不顧天下人的死活,可以拋棄一切廉恥去迎合皇帝,這種事情徐階也做過,但那是為了斗爭的需要,現在是讓一切恢複正常的時候了。
嘉靖想修新宮殿,徐階告訴他,現在國庫沒有錢給你修。
嘉靖想繼續修道服丹,徐階告訴他,那些丹藥都是假的,道士也不可信,您還是歇著吧。
甚至連嘉靖的兒子(景王)死了,徐階的第一個反應都不是哀悼,而是婉轉地表示,我雖然悲痛,卻更為惦記這位殿下的那片封地,既然他已經掛掉了,那就麻煩您下令,把他的地還給老百姓。反正空著也是空著,多浪費。
對于這種過河拆橋的行為,嘉靖雖然不高興,卻也無可奈何,他看著眼前的徐階,這個人曾為他修好了新宮殿,曾親自為他煉丹,曾無條件地服從于他,但現在他才發現,這個性格溫和的小個子並不是綿羊,卻是一只披著羊皮的狼。
[1011]
嘉靖感到上了當,卻沒有辦法,嚴嵩已經走了,所有的朝政都要靠這個人來管理,想退個貨都不行,只好任他隨意折騰。
絕對的權力產生的不僅僅是絕對的腐敗,還有絕對的欲望,也是永遠無法滿足的欲望,這才是一切禍患的起始,嚴嵩所以屹立數十年不倒,貪汙腐敗,橫行無忌,正是因為嘉靖有著無盡的欲望,而嚴嵩恰好是一個無條件的迎合者。
于是徐階出現了,他雖然也曾迎合過,但那不過是偽裝而已,他真正的身份,是制衡者。他隱忍奮斗的最終目標,並不是嚴嵩,而是嘉靖
很多人並不清楚,在漫長的明代曆史中,徐階是一個極為重要的人物,重要到幾乎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他最偉大的成就,並不是打倒了嚴嵩,而是他所代表的那股勢力。
自朱元璋廢除丞相後,隨著時代的變遷,明朝逐漸形成了一個極為特別的權力體系,皇帝、太監和大臣,構成了一個奇特的鐵三角,皇帝有時候信任太監(比如明武宗),有時候信任大臣(比如明孝宗)。
而在政治學中,這個鐵三角的三方有著另外一個稱呼:君權、宦權和相權。這就是帝國的權力架構,他們互相制衡,互相維持,在此三權之中,只要有兩者聯合起來,就能控制整個帝國。
在過去的兩百年中,前兩種組合都已出現,皇帝曾經聯合太監,也曾聯合大臣,而無論是哪一種聯盟,第三方總是孤立無助的。
只有一種情況,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事實上,也沒有人曾期待過那種局面的出現,因為在那個君臨天下的時代,它似乎永遠不可能實現。
但它的確成為了現實,而這個奇跡聯盟的開創者,正是徐階。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最早打破三角平衡,為這一奇跡出現創造條件的人,竟然是嘉靖。作為明代曆史上最為聰明的皇帝,他有著前任難以比擬的天賦。
憑借著絕頂的智慧和權謀,他十六歲就解決了三朝老臣楊廷和,然後是張璁、郭勳、夏言,而在打擊大臣的同時,他還把矛頭對准了太監,嚴厲打壓,使投身這個光榮職業,立志建功立業的無數自宮青年,統統只能去當洗馬桶,倒垃圾。縱觀整個嘉靖朝,四十余年,竟然沒有出過一位名太監,可謂絕無僅有。
他不想和任何人聯盟,也不信任任何人,他相信憑借自己,就能控制整個帝國,而他所需要的,只是幾個木偶而已。
[1012]
一切都如此地順利,帝國盡在掌握之中,直到他遇上了嚴嵩和徐階。
經過二十幾年的試探,嚴嵩摸透了他的脾氣和個性,並在某種程度上成功地影響並利用了他。
而徐階則更進一步,在打垮了嚴嵩之後,他成為了一個足以制衡嘉靖的人,嘉靖要修房子,他說不修就不修,嘉靖兒子的地,他說分就分。這是一個不太起眼,卻極為重要的轉折點,它意味著一股強大勢力的出現,強大到足以超越至高無上的皇權。
這才是徐階所代表的真正意義,絕非個人,而是相權,是整個文官集團的力量。
當年的朱元璋廢除了丞相,因為他希望能夠控制所有的權力,現在的嘉靖也是如此,他們都相信,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助,僅憑自己的天賦與能力,就能打破權力的平衡,操控一切,而事實證明,他們都錯了。
一個人的力量再強,也是無法對抗社會規律的,它就如同彈簧一般,受到的壓力越大,反彈的力度就越大。
作為超級牛人,朱元璋把勞模精神進行到底,既干皇帝,又兼職丞相,終究還是把彈簧壓到了生命的最後一刻。嘉靖就沒有那麼幸運了,和老朱比起來,他還有相當差距,所以在他尚未成仙之前,就感受到了那股強大的反撲力。他的欲望已被抑制,他的權力將被奪走。
所有敢于挑戰規則的人,都將受到規則的懲罰,無人例外。


上篇:第263節     下篇:第265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