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65節  
   
第265節

當三十多年前,嘉靖在柱子上刻下“徐階小人,永不敘用”字樣的時候,絕不會想到,這個所謂的“小人”將會變成“大人”。他以及他所代表的勢力將壓倒世間的所有強權——包括皇帝本人在內。
偉大的轉變已經來臨,皇帝的時代即將結束,名臣的時代即將到來,他們將取代至高無上的帝王,成為帝國的真正統治者。
但徐階只是這一切的構築者與開創者,那個將其變為現實,並創下不朽功業的人,還在靜靜地等待著。
總而言之,嘉靖的好日子是一去不複返了,無論他想干什麼,徐階總要插一腳,說兩句,不聽還不行,因為這位仁兄不但老謀深算,而且門生故吏遍布朝中,威望極高一呼百應,要是惹火了他,沒准就得當光杆司令。
[1013]
那就這樣吧,反正也管不了,眼不見心不煩,專心修道煉丹,爭取多活兩年才是正經事。
徐階就這樣接管了帝國的幾乎全部政務,他日夜操勞,努力工作,在他的卓越政治領導之下,國庫收入開始增加,懈怠已久的軍備重新振作,江浙一帶的工商業有了長足的發展,萬曆年間所謂資本主義萌芽,正是起源于此。
你成你的仙,我干我的活,大家互不干擾。曆史證明,只要中國人自己不折騰自己,什麼事都好辦。在一片沉寂之中,明朝又一次走上了正軌。
徐階著實松了一口氣,鬧了那麼多年,終于可以消停了。但老天爺還真是不甘寂寞,在嚴黨垮台後不到一年,他又送來了一位奇人,打破了這短暫的平靜。
但請不要誤會,這位所謂的奇人並不是像嚴世蕃那樣身負奇才的人,而是一個奇怪的人,一個奇怪的小人物。
嘉靖四十五年(1566)二月,嘉靖皇帝收到了一份奏疏,自從徐階開放言論自由後,他收到的奏疏比以前多了很多,有喊冤的,有投訴的,有拍馬屁的,有互相攻擊的,只有一種題材無人涉及——罵他修道的。
要知道,嘉靖同志雖然老了,也不能再隨心所欲了,但他也是有底線的:你們搞你們的,我搞我的,你們治國,我煉丹修道,互不干擾。什麼都行,別惹我就好,我這人要面子,誰要敢扒我的臉,我就要他的命!
大家都知道這是個老虎屁股,都不去摸,即使徐階勸他,也要繞七八個彎才好開口,所以這一項目一直以來都是空白。
但這封奏疏的出現,徹底地填補了這一空白,並使嘉靖同志的憤怒指數成功地達到了一個新的水平高度。
奇文共享,摘錄如下:
“陛下您修道煉丹,不就是為了長生不老嗎?但您聽說過哪位古代聖賢說過這套東西?又有哪個道士沒死?之前有個陶仲文,您不是很信任他嗎?他不是教您長生不老術嗎?他不也死了嗎?”
這是罵修道,還有:
“陛下您以為自己總是不會犯錯嗎?只是大臣們都阿諛奉承,刻意逢迎而已,不要以為沒人說您錯您就沒錯了,您犯過的錯誤,那是數不勝數!”
[1014]
具體是哪些呢,接著來:
“您奢侈淫逸,大興土木,濫用民力,二十多年不上朝,也不辦事(說句公道話,他雖不上朝,還是辦事的),導致朝政懈怠,法紀松弛,民不聊生!”
這是公事,還有私生活:
“您聽信讒言不見自己的兒子(即陶仲文所說的“二龍不可相見”理論),不顧父子的情分,您天天在西苑煉丹修道,不回後宮,不理夫妻的情誼(真奇了怪了,關你屁事),這樣做是不對的。”
此外,文中還有兩句點睛之筆,可謂是千古名句,當與諸位重溫:
其一,嘉者,家也,靖者,淨也,嘉靖,家家淨也。
其二,蓋天下之人,不值陛下久矣。
這就不用翻譯了,說粗一點就是:在您的英明領導之下,老百姓們都成為了窮光蛋,他們早就不鳥你了。
綜觀此文,要點明確,思路清晰,即有理論,又有生動的實例,且工作生活面面俱罵,其水平實在是超凡入聖,高山仰止。
文章作者即偉大的海瑞同志,時任戶部正處級主事。此文名《治安疏》,又稱直言天下第一事疏,當然,也有個別缺心眼的人稱其為天下第一罵書。
一位著名學者曾經說過,罵人不難,罵好很難,而罵得能出書,且還是暢銷書,那就是難上加難了。整個中國一百多年來,能達到這個高度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魯迅,另一個是李敖。
而在我看來,如果把時間跨度增加四百年,那麼海瑞先生必定能加入這個光榮行列。
嘉靖憤怒了,自打生出來他還沒有這麼憤怒過,自己當了四十多年皇帝,竭盡心智控制群臣,我容易嗎我。平時又沒啥不良習性,就好修個道煉個丹,怎麼就惹著你了?
再說工作問題,你光看我這二十多年白天不上朝光修道,那你又知不知道,每天晚上你睡覺的時候,老子還在西苑加班批改奏章,不然你以為國家大事都是誰定的。
還有老子看不看兒子,過不過夫妻生活,你又不是我爹,和你甚相干?
所以在嘉靖看來,這不是一封奏疏,而是挑戰書,是赤裸裸的挑釁,于是他把文書扔到了地上,大吼道:
“快派人去把他抓起來,別讓這人給跑了!”
說話也不想想,您要抓的人,除非出了國,能跑到哪里去?
[1015]
眼看皇帝大人就要動手,關鍵時刻,一個厚道人出場了。
這個人叫黃錦,是嘉靖的侍從太監,為人十分機靈,只說了一句話,就撲滅了皇帝大人的熊熊怒火:
“我聽說這個人的腦筋有點問題,此前已經買好了棺材,估計是不會跑的。”
黃錦的話一點也沒錯,海瑞先生早就洗好澡,換好衣服,端正地坐在自己的棺材旁邊,就等著那一刀了。
他根本就沒打算跑,如果要跑,那他就不是海瑞了。
青天在上
作為一位有著極高知名度的曆史人物,海瑞先生有一個非同尋常的榮譽稱號——明代第一清官。
但在我看來,另一個稱呼更適合他——明代第一奇人。
在考試成績決定一切的明朝,要想功成名就,青史留芳,一般說來都是要有點本錢的,如果不是特別聰明(張居正),就是運氣特別好(張璁),除此之外,別無他途。
而海瑞大概是唯一的例外,他既不聰明,連進士都沒中,運氣也不怎麼好,每到一個工作崗位,總是被上級整得死去活來,最終卻升到了正部級,還成為了萬人景仰的傳奇人物。
正德九年(1514),海瑞出生在海南瓊山的一個干部家庭,說來這位兄台的身世倒也不差,他的幾個叔叔不是進士就是舉人,還算混得不錯,可偏偏他爹海翰腦袋不開竅,到死也只了個秀才,而且死得還挺早。
父親死的時候,海瑞只有四歲,家里再沒有其他人,只能與母親相依為命。
雖然史料上沒有明確記載,但根據現有資料分析,海瑞的那幾位叔叔伯伯實在不怎麼厚道,明明家里有人當官,海瑞卻沒沾過一點光,童年的生活十分困苦,以至于母親每天都要做針線活貼補家用。
很明顯,在海氏家族中,海瑞家大概是很沒地位的,大家都看死這對母子鬧不出什麼名堂,實際情況似乎也差不多,海瑞同學從小既不會作詩,也不會作文,沒有一點神童的征兆,看情形,將來頂了天也就能混個秀才。
雖說境況不太樂觀,但海瑞的母親認准了一條死理: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不管家里多窮多苦,她都保證海瑞吃好喝好,並日夜督促他用心學習。
這就是海瑞的童年生活,每天不是學堂,就是他娘,周圍的小朋友們也不找他玩,當然海瑞同學也不在乎,他的唯一志向就是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1016]
很多史料都對海瑞的這段經曆津津樂道,不是誇他刻苦用功,就是表揚他媽教子有方。而在我看來,這全是扯淡,一挺好的孩子就是這樣被毀掉的。
孤僻,沒人和他玩,天天只讀那些上千年前的老古董,加上腦袋也不太好使,于是在學業進步的同時,海瑞的性格開始滑向一個危險的極端——偏激,從此以後,在他的世界里,不是對,就是錯,不是黑,就是白,沒有第三種選擇。
此外,小時候的艱苦生活還培養了他的頑強個性,以及無論何時何地都不輕易認輸的精神,但同時也產生了一個副作用:雖然在他此後的一生中曾經曆過無數風波,遇到過許多人,他卻始終信任,並只信任一個人——母親。
在困苦的歲月里,是母親陪伴他、撫養他,並教育他,所以之後雖然他娶過老婆,有過孩子,卻都只是他生命中的過客,說句寒心的話,他壓根就不在乎。
孤僻而偏激的海瑞就這樣成長起來,他努力讀書,刻苦學習,希望有一天能金榜題名,至少能超越自己的父親。
然而他的智商實在有限,水平就擺在那里,屢考屢不中,考到二十多歲,連個秀才都混不上,沒辦法,人和人不一樣
但海瑞先生是頑強的,反正閑著也是閑著,繼續考!就這麼一直磨下去,終于在二十八歲那年,他光榮地考入了縣學,成為了生員。
說來慚愧,和我們之前提到的楊廷和、徐階相比,海瑞先生的業績實在太差,人家在他這個年紀都進翰林院抄了幾年文件了。就目前看來,將來海瑞能混個縣令就已經是奇跡了,說他能干部長,那真是鬼才信。


上篇:第264節     下篇:第266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