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66節  
   
第266節

當然海瑞自己從沒有任何幻想,對他而言,目前的最大理想是考中舉人。
那就接著考吧,不出例外,依然是屢考不中,一直到他三十六歲,終于柳暗花明了,他光榮地考中舉人。
下一步自然是再接再厲,去京城考進士,海瑞同學,奮斗!努力!
進京,考試,落榜,回家,再進京,再考試,再落榜,再回家。一眨眼六年過去了。
奮斗過了,努力過了,自己最清楚自己的實力,不考了,啥也不說了,去吏部報到吧。
之前我們曾經講過,在明朝,舉人也是可以做官的,不過要等,等現任官死得多了,空缺多了,機會就來了,但許多舉人甯可屢考不中,考到胡子一大把,也不願意去吏部報到。有官做偏不去,絕不是吃飽了撐的,要知道,人家是有苦衷的。
[1017]
首先這官要等,從幾年到幾十年,就看你運氣如何,壽命長短,如果任職命令下來的時候,正趕上你的追悼會,那也不能說你倒黴。
其次這官不好,但凡分給舉人的官,大都是些清水衙門的閑差,小官,什麼主簿、典史、教授(從九品,不是今天的教授)之類的,最多也就是個八九品,要能混到個七品縣令,那就是祖墳起了火,記得一定回去拜拜。
再次這官要挑,別以為官小就委屈了你,想要還不給你呢!你還得去吏部面試,大家排好隊站成一排,讓考官去挑,文章才學都不考,也沒時間考,這里講究的是以貌取人,長得帥的晉級,一般的待定,歪瓜裂棗的直接淘汰。順便說一句,相貌考核有統一規范,國字臉最上等,寬臉第二,尖嘴猴腮者,趕回家種紅薯
最後這官窩囊,在明代最重視出身,進士是合格品,庶吉士是精品,至于舉人,自然不是次品,而是廢品。
有一位明代官僚曾經總結過,但凡進士出身,立了功有人記,出了事有人保,從七品官做起,幾十年下來,哪怕災荒水旱全碰上,也能混個從五品副廳級。
但要是舉人,功勞總是別人領,黑鍋總是自己背,就算你不惹事,上級都要時不時找你的麻煩。從九品干起,年年豐收安泰,能混到七品退休,就算你小子命好。
海瑞面對的就是這麼一個局面,好在他運氣還不錯,只等了五年,就等來了一個職位——福建南平縣的教諭。
所謂教諭,是教育系統的官員,通俗地說,就是福建南平縣的教育局長,這麼看起來,海瑞的這個官還不錯。
如果這麼想,那就錯了,當年的教育系統可沒什麼油水,沒有擴招,也沒有擇校費,更不用采購教材,四書五經就那麼幾本,習題集、模擬題、密卷之類的可以拿去當手紙,什麼重點大學,重點中學,重點小學,重點幼兒園,考不中科舉全他娘白費。
而縣學教諭的上級,是府學的教授,前面說過,教授是從九品,教諭比教授還低,那該怎麼定級別呢?這個不用你急,朝廷早就想好了,這種職務有一個統一的稱呼——不入流。
也就是說你還算是政府公務員,但級別上沒你這一級,不要牢騷,不要埋怨,畢竟朝廷每月還是發工資給你的嘛.
[1018]
就這樣,海瑞帶著老母去了南平,當上了這個不入流的官,這年他四十一歲。
已經四十多歲了,官場的青春期已過,就算要造反也過了黃金年齡,海瑞卻躊躇滿志,蓄勢待發,換句話說,那是相當有戰斗力,把這個不入流的官做得相當入流。
縣學嘛,就是個讀書的地方,只要你能考上舉人,上多久課,上不上課其實都無所謂,所以一直以來,學生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但現在不同了,既然海瑞來了,大家就都別走了。
他規范了考勤制度,規定但凡不來,就要請假,有敢擅自缺課者,必定嚴懲,而且他說到做到,每天都第一個到,最後一個走,一個都不能少。
這下學生們慘了,本來每天早退曠課都是家常便飯,現在突然被抓得死死的,這位局長大人臉上又總是一副你欠他錢的表情,于是不久後,海瑞先生就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個綽號——海閻王。
難熬歸難熬,但學生們很快也發現,這位海閻王倒有個好處——從不收禮金。
所謂禮金,就是學生家長送給老師的東西,不一定是錢,什麼雞鴨魚肉海鮮特產,一應俱全。說實話,這玩意誰也不想送,但如果不送,難保老師不會特意關照你的兒女:置之不理,罰搞清潔,罰坐後排等等,那都是手到擒來。
但海閻王不收,不但不收禮金,也不為難學生,他平等地對待每一個人,雖然他很嚴厲,卻從不因個人好惡懲罰學生。所以在恐懼之余,學生們也很尊敬他。
其實總體說來,這個職業是很適合海瑞的,就憑他那個脾氣,哪個上級也受不了,干個小教諭,也沒什麼應酬,可謂是得心應手。
但人在江湖漂,總要見領導,該來的還是要來。
一天,延平知府下南平縣視察,按例要看看學堂,海瑞便帶著助手和學生出外迎接,等人一到,兩個助手立馬下跪行禮,知府同志卻還是很不高興,因為海瑞沒跪。
不但不跪,他還正面直視上級,眼睛都不眨。
知府五品,海瑞沒品,沒品的和五品較勁,這個反差太大,心理實在接受不了,但在這麼多人面前,發火又成何體統,于是知府大人郁悶地走了,走前還咕嘟了一句:
“這是哪里來的筆架山!”
兩個人跪在兩邊,中間的海瑞屹立不倒,確實很像個筆架,也真算是恰如其分。
[1019]
雖然他說話聲音不大,但大家都聽到了,由于這個比喻實在太過形象,所以自此以後,海瑞先生就有了第二外號——海筆架,兩個外號排名不分先後,可隨意使用。
大家都慌了,海瑞卻若無其事,他還有自己的理論依據:教育官員不下跪,那是聖賢規定的(哪個聖賢待查),我聽聖賢的話,有什麼錯?
知府大人不爽了,但讓他更不爽的還在後面,不久之後,一位巡按禦史前來拜訪了,前面提過,所謂巡按禦史,雖說才六七品,卻能量極大,能干涉巡撫總督的職權,何況是小小的知府。
知府誠惶誠恐,鞍前馬後地服侍,禦史大人摸著撐飽的肚皮,邊打嗝邊說:下去看看吧。
這一去,就去了南平,消息傳下來,知縣也緊張了,禦史說到底是中央干部,說幾句話寫幾個字就能要人命,于是他帶領縣城的全部官員,早早地迎候在門口,等著禦史大人光臨。
禦史來了,知縣一聲令下,大家聽從指揮,整齊劃一、動作規范地跪了下來,除了海瑞以外。
這回知縣麻煩大了,上次不過是三個人,筆架就筆架,也沒啥,這次有幾百個人,大家都跪了,你一個人鶴立雞群,想要老子的命啊!
禦史大人也吃了一驚,心里琢磨著,這南平縣應該沒有比自己官大的,好像也沒有退休高干,這位哥們是哪根蔥?
等他弄清情況,頓時火冒三丈,但當著這麼多人也不好發火,只好當沒看見,隨便轉了轉,連飯都沒吃就走人了。
知縣擦干了冷汗,就去找海瑞算賬,破口大罵他故意搗亂,可海瑞同志臉不紅氣不喘,聽著他罵也不頂嘴,等知縣大人罵得沒力氣了,便行了個禮,回家吃飯去了。
軟硬不吃,既不圖升官,也不圖發財,你能拿他怎麼樣?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因為無欲,所以剛強。
海瑞確實沒有什麼欲望,他唯一的工作動力就是工作,在他看來,自己既然拿朝廷的工錢,就要給朝廷干活,升官發財與他毫無關系。
這樣的一個人,要想升遷自然是天方夜譚,但老天爺就是喜歡開玩笑,最不想升官的,偏偏就升了,還是破格提升。
[1020]
嘉靖三十七年(1558),海瑞意外地接到吏部公文,調他去浙江淳安擔任知縣。
這是一件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在此之前,海瑞不過是個不入流的小官,花名冊上能不能找到名字都難說,現在竟然連升六個品級,成為了七品知縣!
無數舉人拼命鑽營送禮拍馬屁,幾十年如一日,無非是想撈個知縣退休,海瑞干了四年,別說禮物,蒼蠅都沒送一只,上級對他恨得咬牙切齒,這麼一個人,怎麼就升官了?
原因比較複雜,據說是福建的學政十分欣賞海瑞,向上著力推薦了他,但更重要的是,作為一個教諭,他的工作十分認真,而且干出了成效,這已經充分證明了他的能力,對于帝國而言,馬屁精固然需要,但那些人是拿來消遣的,該干活的時候還得找有能力的人。
關于這個問題,朝廷大員們心里都有數。
于是海瑞揣著這份任命狀,離開了福建,前往浙江淳安,在那里,他將開始新的傳奇。
在城門口,海瑞見到了迎接他的縣里主要官員,包括縣丞、主簿、典史,當然,也有教諭。個個笑容可掬,如同見到久別的親人一樣,並紛紛捶胸頓足,歎息海縣令怎麼沒早點來。
這些仁兄心里到底怎麼想的不好說,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他們知道這里即將發生的事情,一定會歎息當初為啥沒有向朝廷請願,把這人早點趕走。


上篇:第265節     下篇:第267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