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67節  
   
第267節

俗話說,新官上任三把火,海縣令似乎也不例外,他一到地方,便公開宣布,從今以後,所有衙門的陋規一概廢除,大家要加深認識,下定決心,堅決執行。
所謂陋規,也就是灰色收入,美其名曰計劃外收入,曆史最悠久,使用最頻繁的有兩招,一個是銀兩火耗,另一個是淋尖踢斛,具體方法之前已經介紹過,這里就不多講了,但隨著時代的發展,陋規也不斷推陳出新,到了海瑞的時候,已經形成了一個上瞞朝廷、下宰百姓、方法靈活、形式多樣的完美體系。
我們說過,明代的官員工資是很低的,雖說勉強能夠過日子,但辛辛苦苦混個官,不是為了過日子的,明代的官嘛,出門要有轎子,家里要有仆人,沒准還要多娶幾個老婆,你突然要他勤儉節約,那就是要他的命。
海瑞就打算要他們的命。
[1021]
海大人發布了規定,火耗不准收了,余糧不准收了,總而言之,所有朝廷俸祿之外的錢都不准收。
開始大家都不以為然,反正類似的口號喊得多了,我們不收你也不收嗎?他們相信等到這三把火燒完,海縣令會恢複理智的。
但日子一天天過去,海瑞先生卻遲遲沒有恢複的跡象,他始終沒有松口,而且也確實做到了,他自己從不坐轎,步行上下班,從不領火耗,每天吃青菜豆腐,穿著幾件破衣服穿堂入室。
完了,看起來這兄弟是玩真的,不但是火把,還是個油庫,打算用熊熊火焰燃燒你我。
一定要反擊,要把這股“歪風”打壓在萌芽之中!
不久後,淳安縣衙出現了一幕前所未有的景象,縣丞請假了,主簿請假了,典史請假了,連縣公安局長都頭也請假了。總而言之,大家都罷工了,縣衙完全癱瘓。
這既是所謂“非暴力不合作”,你要是不上道,就看你一個人能不能玩得轉。
他們端起了茶,翹起了腿,准備等看好戲,最終卻看到了奇跡的發生。
沒有師爺,不要緊,主意自己拿,沒有文書,不要緊,文件自己寫,沒有人管治安,不要緊,每天多走一圈,就當是巡街。審案的時候沒有助手,不要緊,自己查,自己審,自己判!判下來沒人打板子,不要緊,家里還有幾個老下人,湊合著也能用。
而海縣令的私人生活也讓他們大開眼界,自從搬入縣衙,海瑞同志就把自己的家人動員了起來,每天老婆下廚做飯,這就省了廚子的錢,每天老仆上山砍柴,這就省了柴錢。海瑞自己也沒閑著,工作之余在自己家後院開辟了一片菜地,澆水施肥,連菜錢也給省了。
就這麼七省八省,海縣令還是過得很艱苦,全家人都穿得破破爛爛,灰頭土臉,與叫花子頗有幾分神似,說他是縣太爺,估計丐幫長老都不信。
情況就是如此了,看著海兄弟每天上堂審案,下地種菜,大家的心里越來越慌,這位大爺看來是准備長期抗戰了,無奈之下,只好各歸其位,灰色收入還是小事,要被政府開除,那就只能喝風了。
[1022]
于是眾人紛紛回歸工作崗位,繼續干活,不干也不行,話說回來,你還能造反不成?
久而久之,大家逐漸習慣了艱苦的生活方式,而對海大人的敬仰,也漸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因為他們發現,海縣令可謂是全方面發展,不但約束下級,刻薄自己,連上級領導,他也一視同仁。
在明代,地方官有火耗,能征稅,所以油水多,而京官就差得遠了,只能等下面的人進京的時候,才能大大方方地撈點好處。所以每次地方官到京城報到,都要准備很多錢,方便應酬。
淳安雖然比較窮困,財政緊張,但這筆錢生死攸關,是絕對省不得的,曆任知縣去京城出差,至少都要用到近千兩,這還算是比較節省的。
海瑞也進京了,去了一趟回來,支出交給縣衙報銷,財務一看數字,當時就呆了,空前絕後,絕無僅有——五十五兩。
此數字包括來回路費、車費、住宿費、吃飯費、應酬費以及所有可能出現的費用,是一個絕對破紀錄的數字。
這個紀錄是怎樣創造出來的呢?我來告訴你:上路時,要能走路,絕不坐車,隨身帶著幾張大餅,能湊合,絕不上飯館。趕得上驛站就住驛站(驛站憑縣衙介紹信不要錢),趕不上絕不住私人旅館,找一草堆也能湊合一宿。
到了京城,能不應酬就不應酬,要非吃不可,隨便找個面攤大排檔就打發了,要做到即使對方的臉紅得像豬肝,你也不要在意,要使用聯想法增加食欲,邊看邊吃,就當下飯菜了。爭取多吃點,回去的路上還能多頂一陣,順便把下頓的飯也省了。
遺憾的是,即使你能做到,也未必可以打破這個紀錄,因為海瑞先生瘦,還是精瘦(可以參考畫像),吃得不多不說,衣服用的布料也少,想要超越他,那是非常困難的。
與得罪京官相比,之前冒犯下屬實在是件小事,但要和後來他得罪的那兩位大人物比較起來,這幾個京城里的小官實在是不值一提。而由一個小人物變成大人物,由無名小卒到聞名遐邇,也正是由此開始。
第一個大人物是胡宗憲,當時他已經是東南第一號人物了,其實說來滑稽,以海瑞的背景和官銜,別說得罪,想見胡總督一面,起碼也得等上半個月,還要准備許多給門房的紅包。
但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方法,海瑞兄不但讓胡宗憲牢記住了他的名字,且一分錢沒花,還從胡總督那里額外掙了好幾千兩銀子。
[1023]
說到底,這事還得怪胡宗憲沒有管好自己的親屬,雖說他本人也貪,但還不至于和海瑞這種級別的人打交道。可惜他的兒子沒有他的覺悟。
話說胡公子有一個習慣——旅游,當然他旅游自己不用花錢,反正老子的老子是總督,一路走過來就一路吃,一路拿,順便掙點零花錢,這還不算,他還喜歡反複游覽同一景區,走回頭路,拿回頭錢。
即使如此,還是有很多知府知縣盼著他去,畢竟是總督的兒子,能美言兩句也是好的,反正招待費不用自己出,何樂而不為。
但是海瑞不願意,在他看來,國家的錢也是錢,絕對不能亂花,對此很不感冒。可是不感冒也好,不願意也罷,該來的還是要來。
在一次游覽途中,胡公子恰好經過淳安,便大搖大擺地住進了當地招待所,等著縣太爺來請安,事情就此開始。
這個消息很快就傳到了海瑞的耳朵里,盡管下屬反複強調這是胡宗憲的兒子,海瑞的回答卻只有一句:
“胡宗憲的兒子,又不是胡宗憲,管他做甚?”
招待所的工作人員接到指示,就按打發一般客人的標准請胡公子用飯,海瑞先生自己吃糙米飯,喝咸菜湯,他招待客人的水平自然也高不到哪里去。于是很快第二個消息傳來,胡公子大發脾氣,把廚子連同招待所管理員吊起來狠打了一頓。
大家都急了,正想著如何收這個場,讓總督的兒子消消氣,海瑞卻把桌子一拍,大喊一聲:
“還反了他了,馬上派人過去,把他也吊起來打!”
這個天才的創意超出了所有人的思維范疇,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包括打人的衙役在內。看見沒人動,海瑞又拍了一次桌子,加了一把油:
“去打就是了,有什麼事情我負責!”
本來就不待見你,竟然還敢逞威風,打不死你個兔崽子!
好,這可是你說的,反正有人背黑鍋,不打白不打,于是眾人趕過去一陣火拼,雖說胡公子身邊有幾個流氓地痞,到底打不過衙門里的職業打手,被海扁了一頓,這還不算,海縣令做完了打手還要干搶劫,連這位胡公子身邊帶著的幾千兩銀子也充了公。
[1024]
人打完了,癮過足了,鼻青臉腫的胡公子被送走了,海大人也差不多該完蛋了。這就是當時眾人對時局的一致看法。打了人家的兒子,搶了人家的錢,還不收拾你,那就真是沒有天理了。
海瑞卻不這麼看,他告訴驚慌失措的下屬們,無須害怕,這件事情他能搞定。
怎麼搞定?去磕頭請安送錢人家都未必理你!
不用,不用,既不用送錢,也不用賠禮,只需要一封信而已。
事實確實如此,萬事如意,天下太平,一封信足矣。
奇跡啊,現將此信主要內容介紹如下,以供大家學習參考:
胡大人,我記得你以前出外巡視的時候曾經說過,各州縣都要節約,過路官員不准鋪張浪費,但今天我縣接待一個過往人員的時候,他認為招待過于簡單,竟然毒打了服務員,還敢自稱是您的兒子,我一直聽說您對兒女的教育很嚴格,怎麼會有這樣的兒子呢?這個人一定是假冒的,敗壞您的名聲,如此惡劣,令人發指,為示懲戒,他的全部財產已被我沒收,充入國庫,並把此人送到你那里去,讓你發落。
胡宗憲看到之後哭笑不得,此事就此不了了之,海瑞依然當他的縣令,胡宗憲依然抗他的倭,倒是那位胡公子,據說回去後又挨了老爹一頓臭罵,從此旅游興致大減。
這是一段為許多史書轉載的記錄,用以描繪海瑞先生的光輝形象,但事實上,在它的背後,還隱藏著兩個不為人見的重要信息:
首先,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海瑞先生雖然吃糙米飯,穿破衣爛衫,處事堅決不留余地,卻並不是個笨人,蠢人做不了清官,只能當蠢官。


上篇:第266節     下篇:第268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