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74節  
   
第274節

“臣吏科給事中胡應嘉上奏,禮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高拱身受陛下大恩,卻于皇上病重之時脫離職守,擅自回家,並將其值廬(即值班房)內的物品盡數搬回家中,臣實不知其有何用心?!”
毒,實在太毒了,要知道,嘉靖這一輩子最怕的就是大臣另有所圖,當年徐階提議立太子,都差點被他給廢了,現在正值病重之時,高拱就開始收拾行李了,這不擺明了是要另起爐灶嗎?
按照嘉靖的性格,如無意外,他看到這封彈章之日,即是高拱斃命之時。而這條毒計更為陰險的地方在于,胡應嘉已經看透了高拱與徐階的矛盾,他知道,一旦此文上傳內閣,挑起戰火,高拱必定認為是徐階所主使,到時全面開戰,這個黑鍋就可以轉嫁給徐階,沒准還能得到他的賞識。
順便提一下,胡應嘉是徐階的老鄉。
這是一個幾近完美的一石三鳥之計,胡應嘉布置完畢,便得意洋洋地等待著高拱的死訊,卻沒有想到他疏忽了一個最為重要的問題——病人是容易被激怒的,但要是病到一定程度,想怒也怒不了了。
[1049]
此時的嘉靖同志已經病入膏肓了,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就等著去閻王那里報到,哪里還有精力去看胡應嘉的彈章?于是胡言官這份飽含殺人熱情的文書就落入了高拱的手中。
當高拱看完這份奏疏之後,頓如五雷轟頂,冷汗直冒,他大為惱火,當即認定這是徐階的陰謀,公開表示與首輔大人勢不兩立,並連夜找到郭樸,商量反擊的對策。
內閣里被人排擠,張居正被人插足,現在又多了個胡應嘉,徐首輔恨不得去撞南牆,就在他焦頭爛額之際,另一個驚天動地的消息傳來:
嘉靖死了
終于還是死了,死並不奇怪,這麼晚才死,那才是怪事。
要知道,這位仁兄幾十年如一日,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無限的修道中去,並以大無畏的精神親身品嘗了據說吃了能長生不老的新型藥品——金丹,據分析,其主要成分包括金(Au)、銀(Ag)、汞(Hg)以及多種重金屬,礦物質。
嘉靖是個好同志,就這麼些玩意,他一吃就是四十年,且毫無怨言,而他竟然還是堅強地活到了六十歲,奇跡,真是奇跡。
說實話,對于這位仁兄,我並不感冒,但沒有辦法,他當政四十余年,手下能人輩出,怪事頻發,不寫也實在說不過去,而回過頭來,看看這位天才皇帝的一生,實在令人感慨。
嘉靖是個聰明人,十六歲就能控制朝政,操縱群臣,而他的下屬大都能力超強,文臣夏言、徐階、胡宗憲全都權謀老到,武將戚繼光、俞大猷、譚綸個個凶狠強悍,可謂是人才濟濟。
然而國家卻變成了這樣一幅樣子,正如海瑞所說,百姓窮困潦倒,家家乾淨,官場腐敗橫行貪詐成性,國家入不敷出,年年鬧赤字,大明帝國逐漸滑向崩潰的邊緣。
出現如此之怪象,只是因為兩個字——自私。
嘉靖很自私,他認為做皇帝就是來享福的,沒有義務,只有權利,而為了享受,就必須分裂群臣,讓他們斗來斗去,自己的地位才能穩固。為了享受,就必須修道,這樣才能活得更長。至于國計民生,鬼才去管。
總之一句話,在我死後,哪怕洪水滔天!
太上大羅天仙紫極長生聖智統三元證應玉虛總掌五雷大真人玄都境萬壽帝君朱厚熜——還是死了。
不過如此
所以對他的死,也只有一個字可形容:
該!
[1050]
不朽
在嘉靖崩掉的那一夜,第一個接到死訊的人,是徐階。
當然,你要指望他號啕大哭,痛不欲生,那是不太現實的,但聽到這個消息後,徐階確實沉默了,並非默哀,只是因為幾十年的政治經驗告訴他,一個千載難逢的反敗為勝之機已經出現,就在這個死人的身上。
他立刻下達了命令:
“把張居正叫來!”
此時的張居正只是一個翰林院學士,還不是內閣成員,自然也沒有值班的義務,所以當他從熱被窩里被人叫出來,頂著北京十二月的寒風跑進宮時,還是一頭霧水。
徐階告訴他,皇帝死了。張居正卻極為平靜,不置可否。
死就死了吧,又不是我爹,有啥好激動的。
但他還是激動了,因為徐階又說了一句話:
“要寫一道遺詔,我來擬,你來寫。”
張居正的手發抖了,因為興奮而發抖。
在明代,皇帝活著的時候可能發布過無數文件,但最重要的一份卻是他死後的遺詔,因為這是他一生的總結,而國家的大政方針也將在這封文書中被確定。
而遺詔最關鍵的秘密在于,它根本就不是皇帝本人的遺囑,卻是由大臣代寫的,所以大多數遺詔都被寫成了檢討書,把自己罵得狗血淋頭,連街頭混混都不如的也不在少數。反正您已經死了,還能爬起來算賬不成?
遺詔在手,天下在握。
所以能參與這份曆史性文件的草擬,張居正極為興奮,他知道按照規定,自己這個五品翰林院學士根本沒有動筆的資格,但現在,他坐在桌前,手握著毛筆,和千千萬萬天下人的命運。
他抬起頭,向站在身邊忙著沉思造句的徐階投去了感激的一瞥。
但他並不知道,當他埋頭寫作之時,徐階也曾反複審視著他,眼光中充滿了得意。
太好了,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這是徐階政治生涯中最為精彩的一招,也是他政治智慧最為輝煌的閃光。
在這個夜里,他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將積蓄了二十多年的怒火全部發泄,徹底否定了幾十年胡搞亂搞的嘉靖,痛斥他的亂政怠政,當然,從程序上看,這些話都是嘉靖同志自己說的,怪不得別人。
這就是明代曆史上著名的《嘉靖遺詔》,據說全文刊出後,舉國歡騰,許多文人紛紛寫詩謳歌此文,個別不地道的,竟敢在大喪期間放鞭炮慶祝,皇帝干到這個份上,失敗,太失敗了。
憑借著這封遺詔(作者大家心里有數),徐階的威望達到了頂點,權勢也如日中天,高拱的氣焰被打壓了下去。但事實上,在那個夜晚,這封遺詔並不是徐階最為得意的成就。
[1051]
真正的收獲是張居正。
天真的張居正並不知道,當他提起筆,寫下第一個字的那一刻,他與高拱已經徹底決裂。
正是因為遺詔極為重要,所以根據慣例,其擬定必須由內閣大臣共同商議決定,但在那天夜晚,到達現場的人,卻只有一個徐階,高拱、郭樸、李春芳都不知道,統統被放了鴿子,這是大忌中的大忌。
李春芳是個老實人,也就算了,高拱和郭樸卻不是好打發的。竟敢背著我們吃獨食?饒不了你!
不久高拱得知,與徐階一同草擬文件的還有一個人,而此人竟然就是張居正。張居正是什麼級別?憑什麼擬遺詔!
他大吃一驚,又怒不可遏,一顆仇恨的種子就此埋下,從此以後,張居正不再是他的朋友和伙伴。而對于張居正而言,在老師和朋友之間,他只剩下了一個選擇。
姜還是老的辣,狐狸還是老的精。
一天之後,京城監獄的看守得知了嘉靖的死訊,他們商議了一下,便開始分配工作,買菜的買菜,買肉的買肉,做了一頓豐盛的飯菜,然後請牢里的一位犯人吃飯。
這個犯人名叫做海瑞。
自從罵完皇帝,海瑞先生的名氣是一天大過一天了,無數官員把他當作榜樣,有些老百姓甚至把他的相掛在家里,早請示晚彙報,成了不折不扣的偶像級人物。
現在皇帝死了,以海瑞的名頭,自然是無罪開釋,加官進爵,看守們也想求個進步,便打算投個機,請海大人吃一頓,將來也好有個照應。
飯菜送到牢房里,海瑞一看,有魚有肉,再一算,太上老君的生日還差得遠,自己的生日更不靠譜,明白了,這是斷頭飯。
所謂斷頭飯,就是殺頭前吃的飯,一般說來都還不錯,咱中國人仁義,堅決不給閻王增加負擔,保證不讓一個餓死鬼去報到。當然了,這頓飯一般人都吃不下去——心理壓力太大。
可要擱到海瑞身上,那就是兩說了,海猛人二話不說,提起筷子就刨,狼吞虎咽,吃完了還要添,等到盤子能夠照出人影,他終于吃完了。
然後他坐了下來,看著看守,那意思是我吃完了,你們怎麼還不動手。
看守被他那種找死的眼神看得發毛,便小心翼翼地對他說:
“海先生,你還不知道吧,皇上已經駕崩了,您很快就能出去了。”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被寫進了大大小小的史書,堪稱史上之奇觀。
[1052]
在聽到這句話後,海瑞呆了一會,然後突然大哭起來,哭得撕心裂肺,哭到喘不過去,然後就開始吐,先吐這頓的,再吐上頓的,最後是黃膽水。
看守呆住了,他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嚇得魂不附體,緊緊貼著牆壁,一動也不敢動。
海瑞是真哭,嘉靖死了,他很悲傷,說來真有點諷刺意味,嘉靖信任嚴嵩、信任徐階,給了他們高官厚祿,結果一個把他當工具,一個把他當傀儡,唯一為他的死而感到悲哀的人,竟然是那個痛罵過他,又被他關進監獄的海瑞。
嘉靖,原來你竟如此的孤獨。
而對于海瑞的這一表現,大致有兩種不同的評價,捧他的人刻意回避,壓根不提,罵他的人說這是他愚昧與盲從的集中體現。


上篇:第273節     下篇:第275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