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72節  
   
第272節

趙麗蓉大媽曾經說過:狂沒有好處。這句話是有道理的,張居正不狂了,于是就中了,而且名次還不低,是二甲前幾名,考試之後便被選為庶吉士,進入了翰林院庶吉士培訓班。
庶吉士培訓班每三年開一次,並不稀奇,但嘉靖二十六年的這個班,卻實在是個猛班,班主任是吏部侍郎兼翰林院掌院學士徐階,學員中除了張居正外,還有後來的內閣成員李春芳、殷士儋等一干猛人,可謂是豪華陣容。
正是在這個培訓班里,張居正第一次認識了徐階,雖然此時的徐階已看准了張居正,並打算把他拉到自己門下,但對于這位似乎過于熱情的班主任,張居正卻保持了相當的警惕,除了日常來往外,並無私交。
十分滑稽的是,張居正雖對徐階不感冒,卻比較喜歡嚴嵩,在當時的他看來,嚴大人六十高齡還奮戰在第一線,且精力充沛,神采奕奕,實在讓人佩服得緊。
所以在此後的兩年中,縱使夏言被殺,可憐的班主任徐階被惡整,他也從未發出一言一語,表示同情。恰恰相反,他倒是寫了不少贊揚嚴嵩的文章,每逢生日還要搞點賀詞送上去。
對此,徐階也無可奈何,但他相信總有一天,這個年輕人能夠體諒到他的一片苦心。
上天沒有讓他等得太久,嘉靖二十九年(1550),張居正與嚴嵩決裂。
[1041]
在這一年,“庚戍之變”爆發了,張居正眼看著蒙古兵來了又走,走了又來,放火又搶劫。嚴大人吃了又睡,睡了又吃,就是不辦事。
人不能無恥到這個地步,張居正憤怒了,對嚴嵩的幻想也隨著城外的大火化為灰燼,他終于轉向了徐階。
此時徐階的職務是禮部尚書兼內閣大學士,已經成為了朝廷的高級官員,在張居正看來,他是可以和嚴嵩干一仗的,可幾次進言,這位徐大人卻只是笑而不言,對嚴嵩也百般依從,毫無反抗的行動。
難道你竟如此怯弱嗎?張居正沒有想到,自己寄以重望的老師,竟然是個和稀泥的貨色,只顧權勢地位,不敢挺身而出。當然了,憤怒歸憤怒,張居正自己也沒有站出來,畢竟他此時只是一個七品翰林院編修,況且他也沒有楊繼盛那樣的膽子。
嚴嵩日複一日地亂來,徐階日複一日地退讓,張居正日複一日地郁悶,終于有一天,他無法忍受了,便作出了一個改變他一生的決定——請病假。
在臨走的時候,他給徐老師留下了一封信,痛斥了對方的和稀泥行徑,其中有這樣一段極為醒目的話:
古之匹夫尚有高論于天子之前者,今之宰相,競不敢出一言,何則?!
從字面上理解,大致意思是:徐階老師,你還不如匹夫!
看到信的徐階卻仍只是笑了笑:
小子,你還太嫩了。
天下,己任
嘉靖三十三年(1554),帶著一腔憤懣,三十歲張憤青回到了家,說句實話,他選擇這個時候回家,實在是再合適不過了,因為此時朝廷正斗得你死我活,楊繼盛拼死上書,嚴嵩大施淫威,徐階左右逢源,一片腥風血雨,按照張居正的那個性格,想不卷進去都難。
不搞政治,又沒有其他娛樂方式,只好游山玩水了,于是在那三年之中,張居正游覽了許多名勝古跡,從西子湖畔到武當之巔,處處都留下了他的足跡,然而這一輪全國三年游不但沒有舒緩他的心情,卻使他發現了另一個問題。
原來人生可以如同地獄一般。在看過了無數百姓沿街乞討,賣兒賣女,只求能夠多吃一頓,多活一天的慘象後,張居正發出了這樣的長歎。
[1042]
從神通到秀才,再到舉人、進士、翰林,縱使有著這樣那樣的不快,但張居正的一生還是比較順利的,他不缺衣食,有學上,有官當。
而直到他游曆各地,親眼目睹之後,才明白了這樣幾個真理,比如:一個人如果沒有土地,就沒有收入,沒有收入就沒有食物,沒有食物,就會開始變賣家產,從家具、房子到老婆,孩子,到了賣無可賣,就會去扒樹皮,樹皮扒完了,就去吃觀音土,而觀音土無法消化,吃到最後,人就會死,死的時候肚子會脹得很高。
同時他還發現,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人不喜歡詩詞書畫,也沒有那麼多的憂傷哀愁,他們想要的只是一碗摻著沙子的米飯,對那些骨瘦如柴、眼凹深陷的饑民而言,一幅字畫是王羲之的還是懷素的,一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張字畫紙夠不夠厚,方不方便消化。
在看到那些倒斃在街頭,無人理會也無人收拾的尸體時,他有時也會想,這些人生前是不是也有過妻子、丈夫、孩子,是不是也曾有過一個歡笑的生活,一個幸福的家。
就在張居正為此痛心疾首之時,一個冤家卻再次找上了門來。
這個人就是遼王,說起來,這實在是個缺心眼的家伙,聽說張居正回來了,竟然主動找來,只為了一個目的——玩。
作為一個藩王,呆在荊州這麼個小地方,平時又不能走遠,只能搞點吃喝嫖賭,真是大大的沒趣,所以在他看來,張居正可謂是供消遣的最好人選。
這位仁兄還很健忘,他似乎不記得眼前這個玩伴的祖父曾被自己活活害死,而張居正則成為了玩具,被叫到王府,陪這位公子哥每天飲酒做詩,強顏歡笑。
在那些屈辱的日子里,張居正默默忍受著這一切,與此同時,他又發現了這個世界的另一面:原來人生也可以如同天堂一般。
比如這位遼王,含著金鑰匙出生,豐衣足食卻依然不知足,魚肉著屬地的百姓,想用就用,想拿就拿,他要做人,百姓就得做牲口,他要瀟灑地去活,百姓就要痛苦地去死。
每當張居正結束應酬,離開豐盛的酒席,走出金碧輝煌的王府門口時,總能看到餓得奄奄一息的饑民和無家可歸只能睡大街的流浪者。
原來天堂和地獄只有一牆之隔。
這就是大明天下的真相,當無數的貧民受到壓榨,失去土地四處流浪的時候,高貴的大人們卻正思考著明天去何處游玩,該作一首什麼樣的詩。
這些在官員們看來並不稀奇的場景卻深深地打動了張居正,因為他和大多數官員不同,他還有良心。
[1043]
面對著那些乞求和無助的眼神,面對著路旁凍餓而死的尸骨,張居正再次確立了他的志向,一個最終堅持到底的志向——以天下為已任。
所謂以天下為已任,通俗點說就是把別人的事情當作自己的事情來辦。地球人都知道,卻似乎只有外星人辦得到。
幾百年前,一位叫亞當斯密的人在自己的家中寫下了一本書,名叫《國富論》,在這本被譽為經濟學史上最為偉大的著作中,亞當同志為我們指出了這樣一個真理——人天生,並將永遠,是自私的動物。
只要回家照照鏡子,你就會發現這個法則十分靠譜,試問有誰願意為了一個素不相識的人去拼搏、奮斗,付出自己的一切努力、心血乃至生命?順便說一句,沒准人家還不領你的情。
不是個傻子,也是精神病。相信這就是大多數人的回答,但問題在于,這樣的人確實是存在的,他們甘願犧牲自己的一切,只是為了別人的利益。
而這個特殊的群體,我們通常稱之為偉人,所以說偉人不是那麼容易干的。
孔子應該算是眾多偉人中的一位,他的一生都致力于尋求真理,普及教育,當然,他並不是一個所謂“不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他的言行自然也不是“心靈雞湯”或“勵志經典”,在我看來,他倒像是個“不可救藥的悲觀主義者”。
他流浪數十年,周游四方,目睹了最為殘酷的屠殺與破壞,但他依然選擇了傳道,把希望與知識傳遞給更多的人,這無疑是一個偉大的行為,而他這樣做的真正原因決不是樂觀,而是——悲憫。
了解世界的黑暗與絕望,卻從不放棄,並以悲天憫人之心去關懷所有不幸的人。
這才是偉人之所以成為偉人的真正原因,這才是人類最為崇高的道德與情感。
張居正就是這樣一個偉人,他錦衣玉食,前途遠大,不會受凍,更不會挨餓,他可以選擇作一個安分守己的官僚,熬資曆混前途,最終名利雙收。
然而和那位騎著摩托車橫跨南美洲的格瓦拉醫生一樣,在見識了世上的不公與丑陋後,他選擇了另一條道路,一條無比艱苦,卻無比光輝的道路。
[1044]
在黑暗之中,張居正接過了前人的火把,成為了又一個以天下為己任的人。
所以我相信,即使這個世界十分陰晦,十分邪惡,即使它讓你痛不欲生,生不如死,但依然應該鼓起勇氣,勇敢地活下去。
所以我相信,希望是不會死去的。
天賦,無與倫比
嘉靖三十六年(1557),張居正回到了北京,此時的他已經脫胎換骨,他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也知道該如何去做。
如果單以智商而論,嘉靖年間的第一聰明人應該還輪不上徐階,因為從實際表現上看,張居正比他還要厲害得多。
在那年頭,想在朝廷混碗飯吃實在不易,為了生存,徐階裝了二十多年孫子,還要多方討好妥協,而張居正的表現卻讓所有的人大吃一驚。


上篇:第271節     下篇:第273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