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73節  
   
第273節

這位年輕人雖然剛剛三十出頭,且在不久之前還是個標准憤青,但在短短幾年之間,他已經變成了一個喜怒不形于色,城府深不可測的政壇高手。當時徐階已與嚴嵩公開對立,除了個把膽子大的,沒人敢與徐階公開接觸,唯恐被嚴黨當作敵人干掉。即使像吳時來、鄒應龍這樣的死黨,每次找徐階都是趁著夜里,悄悄地進府,打槍的不要。
唯一的例外就是張居正,他總是白天來,還喜歡坐官轎,高聲通報,似乎唯恐人家不知道他和徐階的關系,甚至在朝堂上,他也敢公開和徐階交頭接耳。
而更為奇怪的是,對于這一幕幕景象,嚴嵩及其黨羽卻不感到絲毫奇怪,也不把他當作對手,因為張居正和他們這邊的關系也不錯,雖然沒有深交,卻也經常走動。
即使在我們普通人看來,張居正的行為也無疑是典型的兩面派,但在當時,連精得腦袋冒煙的嚴嵩都認為,這位張翰林是一個光明磊落的人,從不結黨,坦坦蕩蕩。
明明是徐黨,明明是耍手段,那麼多人都看著,就是看不穿。在長達四十余年的嘉靖朝中,這是最讓人莫名其妙的一幕。
而對此怪象,唯一合理的解釋是:張居正是個超級能人。在他的身上,有著一種可怕的政治天賦。即使在最為險惡的政治環境中,他也能夠進退自如,在交戰雙方的槍林彈雨中游刃有余,如此絕技,估計連國際紅十字會也望塵莫及。
所以在那幾年里,雖然外面你死我活,血流成河,張居正卻穩如泰山,安然無恙。
可你要是由此認為他安分守己,那就錯了.
[1045]
在徐黨中,張居正大概是最為激進的一個,經常在徐階面前喊打喊殺,大有與嚴嵩不共戴天的氣勢。
然而徐階只是微笑,他安排吳時來、董傳策、張翀試探嚴嵩,命令鄒應龍彈劾嚴世藩,但張居正這顆棋子,他卻從未動過。因為他很清楚,這是一個非同尋常的人,而現在,還不是讓他上場的時候。
事實上,張居正不但沒有出場的機會,連官都升得慢,嘉靖二十六年的進士,一轉眼都十多年了,還是個正七品編修,連楊繼盛都不如。
對此張居正也想不通,怎麼說自己跟的也是朝廷的第二號人物,進步得如此之慢,實在有點說不過去。
但當兩年之後,他聽到那道任職命令之時,所有的抱怨頓時煙消云散,他終于知道了徐階的良苦用心。
嘉靖三十九年(1560),翰林院編修張居正因工作勤奮努力,考核優異,升任右春坊右中允,兼管國子監司業。
右春坊右中允和國子監司業都是六品官,看上去無足輕重,也不起眼,但事實絕非如此:
右春坊右中允的主要職責是管理太子的來往公文,以及為太子提供文書幫助,而國子監司業大致相當于中央大學的副校長,僅次于校長(祭酒)。
現在明白了吧,成了右中允,就能整理太子的文件,就能和太子拉上關系,這叫找背景。當上中央大學的副校長,所有的國子監學員都成了你的門生,這叫拉幫派。要知道,蔣介石就最喜歡別人叫他校長,那不是沒有道理滴。
況且這兩個職務品級不高,也不惹人注意,沒有成為靶子的危險,還能鍛煉才干,對于暫時不宜暴露的指定接班人來說,實在是再合適不過了。
算盤精到這個份上,徐階兄,我服了你!
但天衣無縫總是不可能的,順便說一句,當時的國子監校長恰好就是高拱,而這一巧合將在不久之後,給徐階帶來極大的麻煩。
徐階對張居正實在是太好了,好得沒了譜,嘉靖三十九年,徐階與嚴嵩的斗爭已經到了生死關頭,雙方各出奇招,只要是個人,還能用,基本都拉出去了,但無論局勢多麼緊張,作為徐階最得意的門生,張居正卻始終沒有上陣,只是安心整理公文,教他的學生,
照這個勢頭看,即使要去炸碉堡,徐大人也會自己扛炸藥包。
而這一切,張居正都牢牢地記在心里,他知道徐階對自己的期望。
[1046]
嚴嵩終究還是倒了,倒在比他更聰明的徐階腳下,于是張居正的前途更加光明了,嘉靖四十三年(1564),他被提升為右春坊右諭德。
右諭德是從五品,也就是說張居正在四年之間,只提了半級,然而當他聽到這個任命的時候,高興得差點跳起來,因為這個右諭德的唯一工作,就是擔任裕王的講官。
裕王跟徐階從來就不是一條線,能把張居正安插進去,那實在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
就這樣,張居正進入了裕王府,成為了裕王的四大講官之一,說來有趣,其他三位都是他的老熟人,他們分別是:當年的老同事高拱,當年的老同學殷士儋,還有當年的老師陳以勤(高考時是他批的卷)。
這四位講官就此開始了朝夕相處的教學生活,在不久的將來,他們將成為帝國政壇的風云人物。
徐階本打算讓張居正再多磨礪幾年,到時再入閣接班,但現在情況發生了變化,由于自己的錯誤判斷,高拱已然占據了優勢,必須提前開始行動了。
但當徐階准備收獲自己栽培了十幾年的莊稼時,意外發生了。
他驚奇地發現,在張居正這塊自留地上,竟然長出了雜草。
雜草的名字叫做高拱。
高拱這個人人如其名,性格高傲且極其難拱,與他同朝為官的人很少能成為他的朋友,因為他不但自負才高,且常常藐視同事和上級,動不動就是一句:你們這幫蠢……
或許你會奇怪,這人自己不蠢嗎,群眾基礎如此之差,怎麼還能升官?我告訴你,高先生可不蠢,你要知道,他雖然瞧不起上級同事,卻很尊重老板(皇帝)。經常寫青詞送給嘉靖,且文辭優美,當時的大臣們公認,他寫這種馬屁文章的水平可排第二(第一名是狀元李春芳),徐階都要靠邊站。
更何況,他手里還捏著一個裕王,有如此雄厚的資源,鄙視也罷,罵也罷,你能怎樣?
所以他的朋友很少,郭樸算一個,張居正也算一個。
郭樸是他的同鄉兼戰友,就不多說了,而張居正之所以能成為他的朋友,完全是靠實力。
[1047]
高拱曾經對人說過,滿朝文武,除叔大(張居正字叔大)外,盡為無能之輩。
剛到國子監的時候,高拱對自己的這位副手十分不以為然,把張居正當下人使喚,呼來喝去,人家到底是個副校長,這要換了個人,估計早就鬧起來了。
然而張居正一聲不吭,只是埋頭做事,短短幾個月,就把原先無人問津的國子監搞得有聲有色。高拱就此對他刮目相看。
幾年之後,當兩人以裕王講官身份重逢的時候,高拱已經徹底了解了這個人的學識和器量,于是他第一次放下了架子,每次見到張居正,居然會主動行禮,而且經常找他聊天,交流思想。
久而久之,兩人成了要好的朋友,還經常一起相約出去游玩。正是在那次郊游之中,高拱向張居正袒露了自己內心的秘密。
在那個陽光明媚的清晨,屹立在晨風之中的高拱面對著眼前的江山秀色,感慨萬千,對站在身邊的張居正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以君之材,必成大器,我願與君共勉,將來入閣為相,匡扶社稷,建立千秋不朽之功業!”
張居正目不轉睛地盯著眼前這個意氣風發的人,然後他走上前去,面對這位志同道合的戰友,堅定地點了點頭。
是的,這也正是我的目標。
在那一刻,五十二歲的高拱與三十九歲的張居正結成了聯盟,一個雄心萬丈,于危難中力挽狂瀾、建功立業的志向就此立下。
天下英雄,盡出于我輩!
老謀深算的徐階很快就發覺了兩人之間的關系,他知道,要指望張居正一邊倒,幫他打擊高拱,已經不可能了。但高拱在內閣中氣焰日漸囂張,一時之間他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
就在他苦苦思索對策的時候,一個意外事件發生了,遺憾的是,對徐階而言,這實在不是一件好事。
事情是這樣的,在當時的朝廷里,有一個叫胡應嘉的言官,話說這位仁兄有一天閑來無事,便干起了本職工作——彈劾,這次他選中的目標是工部副部長李登云。
[1048]
他的本意其實只是罵罵人而已,可問題是他的彈章寫得實在太好,沒過幾天,消息傳來,李登云被勒令退休了。
這下子胡應嘉懵了,雖說一篇文章搞倒了一個副部長,也算頗有成就,但問題在于,這位李登云有個親家,名叫高拱。
完嘍,胡應嘉同志這下麻煩了,得罪了高拱,遲早吃不了兜著走,而且他還由路邊社得知,高拱大人對此事極為惱火,准備收拾他。
無奈之下,胡應嘉決定鋌而走險,與其坐以待斃,不如奮力一博。他開始打探消息,准備先下手為強。
很快,他就得知了這樣三個消息:首先,嘉靖最近得了重病,身體很不好。
其次,高拱搬了家,住到了西安門。
最後,高拱曾把自己西苑值班房的一些私人物品搬回了家,還經常回家住。
這三個情況看上去毫無關系,也無異常,但殺人的血刀卻正隱藏其中,胡應嘉靈機一動,想出了一個極為毒辣的計策,並隨即揮毫潑墨,寫下了一封彈章。
我曾整理過明代言官的奏疏,看過不下百封的彈章,罵法各異,精彩紛呈,但要論陰險毒辣之最,那還要算是胡應嘉的這封大作,百年後讀來仍讓人毛骨悚然,冷風刺骨。


上篇:第272節     下篇:第274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