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77節  
   
第277節

一般說來,新官上任都有三把火,作為大明帝國的統治者,剛剛登基自然也想擺擺場面,于是隆慶下令,由戶部撥款,為後宮購買一些珠寶首飾,算是送給諸位老婆的禮物,其實也花不了多少錢,所以在他看來,這件事情並不過分。
然而結果是,戶部尚書馬森上書表示:你買可以,我不出錢。
這句話看似聳人聽聞,卻也不是沒有來由的,要知道,在明代,財政制度是很嚴格的,戶部相當于財政部,而財政部的錢,就是國家的錢,皇帝是無權動用的,即使要用,也要經過財政部部長(戶部尚書)、內閣分管財政部的大學士(一般是首輔)層層審批,還要詳細說明你把錢用到什麼地方去了,准備用多久,打不打算還,什麼時候還。
要不說清楚,一個子都甭想動。
所以曆代皇帝要用錢的時候,大都會動用內庫,也就是他們自己每年的收入,除非是窮得沒辦法,一般都不會去找戶部打秋風。
既然明知,為什麼還要去觸這個黴頭呢,因為他就是窮得沒辦法了。
原先內庫還有點錢,但到他爹手上,都拿去修道和給道士發工資了,等傳到他這里,已經是一窮二白,干乾淨淨。
現在馬森不給,他也沒辦法,本打算再下一道諭令,希望這位部長大人手下留情,多少施舍點,但就在此時,大麻煩來了。
言官們不知從哪里知道了這個消息,于是大家興奮了,這回有事干了。
首先是給事中魏時亮上書,嚴厲批駁皇帝的浪費行為,很快禦史賀一桂跟進,分析了買珠寶的本質錯誤所在,還沒等皇帝大人回過神來,另一個重量級的人物出場了。
這個人的名字叫做詹仰庇,人送外號詹三本,很快你就會知道這個外號是怎麼來的。
[1061]
這位詹兄是嘉靖四十四年(1565)的進士,換句話說,他剛當官才兩三年,雖說資曆淺,可謂是人混膽子大,看見大家上書,他也上了一本:
“陛下你要知道,曆史上的賢君都不喜歡珠寶,比如某某某某(此處略去),現在您剛剛登基,就開始喜歡這類東西,一旦放縱後果不堪設想,我聽說兩廣還在打仗,您怎麼能夠本末倒置呢?”
皇帝又憤怒了,戶部又不給錢,我也沒追究,你們還一撥一撥地上,老子不還沒買嗎,你們到底想干什麼?!
然而這一次,他忍了下來,沒有發作,繼續保持沉默,珠寶的事情也不提了,就當沒這回事。
然而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詹三本又行動了。
不久之後,這位仁兄在宮里閑逛,偶然看見了太醫,就上前打招呼,一問,是進宮給皇後看病的,換了別人,這事也就完了,但詹三本不是別人,他就開始琢磨了,這皇後怎麼就生了病呢,再一打聽,原來是夫妻雙方鬧矛盾,皇後搬到別處去住了。
好了,好了,用功的時候又到了,詹三本琢磨來琢磨去,又上了第二本:
“臣最近聽說皇後已經搬到別處居住,而且已經住了近一年,最近身體還不好,臣覺得這件事情陛下不應該不理啊,要知道皇後是先皇選定的,而且一向賢淑,現在您不去看望皇後,萬一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那可怎麼得了?”
“所以希望皇上聽我的話,前去看望皇後,臣就算死,也好過活著了(雖死賢于生)。”
這就是無理取鬧了,人家夫妻倆吵架,與你何干,還要你尋死覓活?
隆慶收到奏疏,大為惱火卻不便發作,不回答又不行,只好回了個話:
“皇後生了病,所以才住到別處去養病,我的家事你怎麼知道,今後不要亂講話!”
就這樣,詹仰庇出名了,他本來預計這次投機是要挨板子的,而現在居然毫發無傷,這筆生意做得太值了,正是所謂——中外驚喜過望,仰庇益感奮(史料原文)。
于是感奮不已的詹仰庇再次感奮了,他決定再接再厲,把彈劾進行到底,很快,他就上了第三本,這一次他把矛頭對准了宮內的宦官,說他們多占田產,收取賦稅,希望皇帝陛下驅逐他們。
[1062]
事實證明,詹仰庇先生的彈劾,欺負欺負隆慶皇帝這樣的老實人還是可以的,但對付真的壞人,那就不靈了,宦官們立刻找了個由頭,坑了他一把,把他趕出了京城。
起于彈劾,終于彈劾,詹三本到此終于功德圓滿,十幾年後他還曾經複起,擔任過都察院左副都禦史,為了巴結當時的大學士王錫爵,甘當打手四處罵人,後又被人罵走,事實證明這位仁兄是典型的沒事找抽型人格。
隆慶皇帝面對的就是這麼一群人,說得好聽是讀過書的大臣,說得不好聽就是有牌照的罵街流氓,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又不如內閣的那幾頭老狐狸,實在是疲于招架。
所以從登上皇位的那天起,他就意識到了這樣一點:皇帝是不好干的,國家是不好管的,而我是不行的,國家大事就交給信得過的人去干,自己能過好小日子就行了。
事實證明,正是這個判斷使大明王朝獲得了重生的機會。
那麼誰是信得過的人呢,對于隆慶而言,自然就是身邊的那幾位講官了,除殷士儋外(原因很複雜,後面再講),高拱、張居正、陳以勤都是最合適的人選。
于是在隆慶初年(1567),禮部尚書陳以勤與吏部左侍郎張居正同時入閣,至此內閣已有六人,他們分別是首輔徐階、次輔李春芳、郭樸、高拱、陳以勤、張居正。
請注意上面的六人名單排序,它的順序排列實在非同尋常。
在明代,內閣是講究論資排輩的,先入閣的是前輩當首輔,後來的只能做小弟當跟班,那小弟怎麼才能做首輔呢?很簡單,等前輩都死光了,你就能當前輩了。
這里特別說明,早你一天入閣就是你的前輩,你就得排在後面,規矩是不能亂的。可能有人要問,要是兩人同一天入閣怎麼辦呢?
那也簡單,大家就比資曆吧,你是嘉靖二十年的進士,我是嘉靖二十六年的,那你就是前輩,如果連資曆也相同,就比入閣時候的官級,你是正部,我是副部,你還是前輩,如果官銜也相同,那就比年齡,反正不分出個先後不算完。
所以張居正雖然與陳以勤同時入閣,但論資曆和官級,他都要差點,只能委屈點,排在第六了。
其實這種排序本也說不准,要說起來,排第二的李春芳還是陳以勤的學生,誰讓人家進步快呢?這種事情,不能怨天尤人。
[1063]
這就是隆慶初年的內閣順序表,考慮到排序,再看看前面幾位生龍活虎的狀態,如果按自然死亡計算,張居正要想接班,至少也得等到七八十,這還是保底價。
不過幸好,除了論資排輩外,明朝也不缺乏其他的優秀傳統,比如不斗到死不罷休的斗爭哲學。
就在張居正剛剛入閣之後不久,一場猛烈無比的風暴來臨了。
正所謂十處打鑼,九處有他,這次挑事的又是一位老熟人——胡應嘉。
雖說上次投機不成,沒有搞掉高拱,反而結了仇,但胡應嘉沒有辭職,更不退休,這位仁兄注定是閑不下來的,很快,一個偶然事件的發生,為他提供了新的發揮途徑——京察。
明代的官員制度是很嚴格的,每三年考核一次,每六年京察一次,顧名思義,京察就是中央檢察,對象是全國五品以下官員(含五品),按此范圍,全國所有的地方知府及下屬都是考察對象(知府正五品)。當然,也包括京城的京官。
這麼一算起來,那些整天叫嚷的言官也都是考察對象,全國十三道監察禦史統統是正七品,六部六科都給事中是正七品,給事中才從七品,算是包了餃子。
我查了一下,這個條例是明憲宗朱見深時開始實施的,很懷疑這是不是朱同志受不了罵,故意這麼干的。
如果這真是他的本意,那他就要失望了,因為一百多年來,每次京察的結果總是地方官倒黴,言官安然無恙。想想也是,管京察的是吏部尚書和都察院左都禦史,並不是內閣大學士,連皇帝都怕言官,兩位部長大人怎麼敢干得罪人的事情呢?
但這次似乎有點不同了,除了地方官外,許多原先威風凜凜的禦史、給事中都下了課,乖乖地回了家,朝野一片嘩然,敢鬧事的卻不多。
因為人和人不一樣,此時的吏部尚書是一個超級猛人,他雖然沒有入閣,卻比大學士還狠——楊博。
說來慚愧,這位當年嚴世藩口中的天下三傑竟然還活著,而且老而彌堅,這次京察是由他主導的,那就真算是一錘定音了。
想當年我二十多歲的時候就陪大學士巡邊,之後鎮守蒙古邊疆,殺了二十多年人,又干了十幾年政務,嚴嵩在時都要讓老子三分,你們這些小癟三,也只能去欺負皇帝,免了就免了,辭了就辭了,你敢怎樣?
[1064]
那倒也是,現在的內閣成員中,除了徐階外,其余五人見到他都得恭恭敬敬的行禮,誰還敢動他?
但這世上從不缺膽大的,胡應嘉估計是得罪了高拱,反正豁出去了,就摸了這個老虎屁股,他上書彈劾了楊博。
當然,彈劾也是有理由的,雖說這次從中央到地方,撤掉了很多的官員,但唯獨有一類人卻絲毫未動——山西人。而“湊巧”的是,楊博就是山西人。
狹隘的老鄉觀念是要不得的,是一定要摒棄的,這就是胡應嘉彈劾的主要內容。但文書送上去後,楊博還沒作出反應,內閣就先動手了。


上篇:第276節     下篇:第278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