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80節  
   
第280節

可趙學士也不是省油的燈,事實上,在當時的內閣里,唯一能與高拱對抗的人就是他,因為十分湊巧,在內閣里他恰好分管打手機關——都察院。
從某種程度上講,當時的都察院可算是瘋人院,里面許多人都是窮極無聊,一放出來就咬,咬住了就不放,一時之間又是口水滿天飛。
然而趙貞吉沒有高興多久,就驚奇地發現,那些言官突然安靜了下來,也不再賣力罵人了,不管他好說歹說,就是不動。
對于此中奧妙,我們還是請高拱同志來解釋一下:
“別忘了,老子是吏部尚書,還管京察!”
要明白,言官罵人那是要計算成本的,賠本的買賣沒人做,海瑞那種賠錢賺吆喝的也著實少見。
于是趙貞吉絕望了,高拱已經勝券在握,但就在此時,一件出乎雙方意料的事情發生了,高學士排到了第四,而趙學士也排到了第三。
因為陳以勤辭職了。
陳以勤實在受不了了,他本就是個老實人,准備干幾年就回家養老,偏偏這二位不讓他休息,整天鬧來鬧去,高拱是他當年的同事,而趙貞吉是他的老鄉,幫誰也不好,于是他心一橫——不干了,回家!
但辭職的歸辭職,該斗的還得斗,很快趙學士就敗下陣來,收拾包袱回去了,而高拱則再接再厲,直接超越了張居正,排到了李春芳的後面,成為了次輔。
全國人民都知道,李春芳是熱愛和平的,于是大權就落在了高拱的手中。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他應該收手了,然而直到此時,他才終于亮出了自己名單上的最後一個敵人——徐階。
斗爭形勢是複雜的,斗爭路線是曲折的,而敵人是狡猾狡猾的,所以要想一勞永逸地解決問題,必須做好充足的准備,找好突破口,才能一舉搞定。
而現在,這個突破口已經出現了,他的名字叫海瑞。
[1073]
隆慶三年(1569),海瑞終于得到了他人生中最肥的一個職位——請注意,不是最大,是最肥。
大家同樣在朝廷里混,有的窮,有的富,說到底是個位置問題,要分到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十天半月不見人,窮死也沒法,而某些職位,由于油水豐厚,自然讓人趨之若鹜。
而在當時,朝廷中公認的四大肥差,更是聞名遐邇,萬眾所向,它們分別是吏部文選司、吏部考功司、兵部武選司、兵部武庫司。
文選司管文官人事調動,要你升就升,考功司管每年的官員考核,要你死就死,這是文官。
武選司管武將人事任命,戰場上拼不拼命是一回事,升不升官又是另一回事,而武庫司從名字就能看出來,是管軍事後勤裝備的,不肥簡直就沒天理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四大肥差,也是眾人日夜期盼的地方。然而和海瑞先生比起來,那簡直不值一提,因為他要擔任的職務,是應天巡撫。
所謂應天,大致包括今天的上海、蘇州、常州、鎮江、松江、無錫以及安徽一部,光從地名就能看出來,這是一塊富得流油的地方,光是賦稅就占了全國的一半。
而海瑞之所以能得到這個職務,自然也是徐階暗中支持的結果,對此海瑞也心知肚明,他雖然直,卻不傻。
但如果徐階知道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情,估計他能立馬跑去給海先生三跪九叩,求他趕緊退休回家養老。
“海閻王就要來了!”
隨著幾聲淒厲的慘叫,中國曆史上一場前無古人,相信也後無來者的壯觀景象出現了:
政府機構沒人辦公了,從知府到知縣全部如臨大敵,惶惶不可終日,平常貪汙受賄的官員更是不在話下,沒等海巡撫到,竟然自動離職逃跑,
而那些平時擠滿了富商的高級娛樂場所此時也已空無一人,活像剛被劫過的,大戶人家也紛紛關門閉戶,聽見別人說自己家有錢,比人家罵他祖宗還難受。高級時裝都不敢穿了,出門就套上一件打滿補丁的破衣爛衫,渾似乞丐。恰巧當時南京鎮守太監路過應天,地方上沒人管他,本來還想發點脾氣,再一問,是海瑞要來了。于是他當機立斷——不住了,趕緊走!
走到一半又覺得不對,便下了第二道命令——換轎子!(按照規定,以他的級別只能坐四人小轎)就這樣連走帶跑離開了應天。
[1074]
于是等海巡撫到來之時,他看到的,已經是一片狼藉,惡霸不見了,地主也不見了,街上的人都穿得破破爛爛,似乎一夜之間就回到了原始社會。
但這一切似乎並未改變海瑞的心情,他是個始終如一的人,該怎麼干還怎麼干,到任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張榜公布,歡迎大家來告狀,此外還特別注明免訴訟費,並告知下屬,誰敢借機收錢,我就收拾誰。
告狀不要錢!那就不告白不告了,于是司法史上的一個奇跡發生了,每天巡撫衙門被擠得像菜市場一樣,人潮洶湧,人聲鼎沸,最多一天竟收到了三千多張訴狀,而海閻王以他無比旺盛的精力和斗志,居然全部接了下來,且全部斷完,而結果大多是富人敗訴。
這是海瑞為後人津津樂道的一段事跡,然而事實上,它所代表的並非全是光明和正義,因為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一種人叫做刁民。
所謂刁民,又稱流氓無產者,主要工作就是沒事找事,賴上就不走,不弄點好處絕不罷休,而在當時的告狀者中,這種人也不在少數,而海瑞照單全收,許多人借機占了富人的家產,自己變成了富人,也算是脫貧致富了。
但總體說來,海巡撫還是干得不錯的,畢竟老百姓是弱勢群體,能幫就幫一把,委屈個把地主,也是難免的。
可是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海瑞大張旗鼓地干,卻沒有人提出反對,也不搞非暴力不合作,極其聽話。說到底,大家怕的並不是他,而是他背後的那個人——徐階。
得罪海瑞無所謂,但徐階豈是好惹的,所以誰也不觸這個黴頭。
然而隨著追究惡霸地主工作的進一步深入,平靜被徹底打破了,因為海瑞終于發現了應天地區最大的地主,而這個人正是徐階。
其實徐階本人也還好,關鍵是他的兩個兒子,仗著老爹權大勢大,在地方上肆意橫行,特別喜歡收集土地,很是撈了一把。而徐階兄不知是不是整天忙著搞斗爭,忽略了對子女的教育,也沒怎麼管他們,所以搞到現在這個樣子,所以徐階同志的深刻教訓再次告訴我們,管好自己身邊的親屬子女,那是十分重要滴。
不過海瑞倒是不怎麼在乎徐階的教育問題,他只知道你多占了地,就要退,不退我就跟你玩命!
[1075]
不過看在徐階的面子上,海瑞還是收斂了點,給徐大人寫了封信,要他退地。
徐階還是很有風度的,他承認了部分錯誤,也退了一部分地,在他看來,自己救了海瑞的命,還提拔了海瑞,現在又帶頭退地,應該算是夠意思了。
可海瑞卻不太夠意思,他拿到了徐階的退地,卻進一步表示,既然你有這個覺悟,那就全都退了吧,就留一些自耕田,沒事耕耕地,還能圖個清靜,我是替你著想啊!
徐階當時就懵了,我辛辛苦苦干了一輩子,還是內閣首輔主動退休,准備回家享享福,你要我六十多歲重新創業,莫非拿我開涮不成?
于是他又寫信給海瑞,表示自己不再退田,希望他念在往日情誼,高抬貴手,就當還我的人情吧。
可是事實證明,海瑞兄的腦袋里大致沒有這個概念,這位兄弟幾十年粗茶淡飯,近乎不食人間煙火,什麼是人情?什麼是欠?什麼是還?
到此徐階終于明白,自己混跡江湖幾十年,竟然還是看走了眼,這位海瑞非但油鹽不進,連磚頭都不進。
他下定了決心,要頑抗到底,並擺明了態度——不退。
海瑞也擺明了態度——一定要退。
雙方開始僵持不下,就在這時,高拱來了。
最好的工具
活了這麼大年紀,高拱從來沒相信過天上會掉餡餅,但現在他信了。
雖然已經身居高位,但他從不敢對徐階動手,這並非因為他宅心仁厚,只是徐階地位太高,且在朝廷混了那麼多年,群眾基礎好,如果貿然行動,沒准就被鬧下台了,所以一直以來,他都是冷眼旁觀。
等他知道海瑞正在逼徐階退田的事情後,立即大喜過望,反攻倒算的時候終于到了!
原因很簡單,如果用自己的人,大臣們一望即知,必定會去幫徐階,現在大家都知道,海瑞是徐階的人,你自己提拔的人去整你,我不過是幫幫忙,總不能怪我吧。
海瑞,是一件最合適的利用工具。
高拱很快對海瑞的舉動表示了支持,並且嚴厲斥責了徐階的行為,海瑞得到了鼓勵,更加抖擻精神,逼得徐階退無可退。
于是徐階准備妥協投降了,他表示,願意退出全部的田地,在海瑞看來,問題已經得到了圓滿解決,然而就在此時,事情又出現了意想不到的變化。
[1076]
朝廷里的言官突然發難,攻擊徐階教子不嚴,而一個叫蔡國熙的人被任命為蘇州兵備使,專職處理此案,很巧的是,這位蔡先生恰好是高拱的學生,還恰好和徐階有點矛盾。
事情鬧大了,徐階的兩個兒子被抓去充軍,家里的所有田產都被沒收,連他的家也被一群來曆不明的人燒掉了,徐大人只能連夜逃往外地。
看起來,海瑞贏了,然而事實證明,最後的勝利者只有高拱。


上篇:第279節     下篇:第281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