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79節  
   
第279節

所謂老實人不吃虧,李春芳現在有了充分的心得,像他這樣的好好先生,從來不爭不鬧,居然也成了首輔,而陳以勤則當上了次輔,這兩位老好人脾氣不大,才能不高,以一團和氣為指導思想,整天就忙著和稀泥,勸架,從不惹事,看起來,和平終于來臨了。
不過終究只是看起來而已,很快,一場新的狂風巨浪就將掀起,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一個極為神秘的人物。
隆慶三年(1569),賦閑在家的徐階突然接到了仆人的通告,說有人來拜會他。作為朝廷前任首輔,地方上那些小芝麻官自然要經常上門拜碼頭,為省事起見,但凡遇到這種情況,仆人會直接打發他們走人。
但這一次,是個例外,仆人告訴他,來訪的這位雖不是官,卻比官還牛,口口聲聲說有緊急機密的事情要找徐階,且口氣極大,極其囂張。
于是徐階也好奇了,他把這個人叫了進來。
這是一個其貌不揚的人,自稱姓邵,別號“大俠”,沒有官職,沒有身份。然而他進來之後,只說了一句話,就讓久經沙場的徐階目瞪口呆。
他說的這句話是:我能幫助你再當上首輔,你願意嗎?
等徐階確定自己的耳朵沒有問題後,便大笑了起來,他沒有說話,只是不停地笑,在他四十多年的執政生涯中,遇到過無數怪事、怪人,但眼前此情此景,實在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我在內閣混了十幾年,九死一生才當上首輔,天下到處都是我的門生親信,皇帝都要服我管,你既無官職,也無名望,也就算個二流子,竟然要扶持我當首輔!
差點笑岔氣的徐階揮了揮手,讓人把眼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趕了出去,在他看來,這是退休生活中一次有趣的娛樂插曲。
但他並沒有注意到,在他放聲大笑之時,這位邵大俠並沒有絲毫驚慌與尷尬,在他的眼中,只有兩種情緒在閃動:失望、以及仇恨。
[1069]
于是被趕出徐家之後,他立刻調轉了方向,前往另一個地方——河南,在那里,他將會見第二個人,並兌現自己的諾言。
十幾天後,高拱在自己的家中見到了這位邵大俠,也聽到了他的承諾,但與徐階不同的是,他相信了眼前的這位神秘訪客。而一個傳奇也就此開始。
我最早是從一些雜談筆記中看到這一記載的,當時只是一笑了之,從古至今,像邵大俠這樣的政治騙子一向不缺,拿著幾份文件,村長就敢認部長的,也不在少數。
一個無權無勢的無名小卒,怎麼可能把高拱扶上首輔的寶座?打死我也不信。
然而打不死,所以我信了。
因為在後來的查閱中,我發現,有許多可信度很高的史料也記載了這件事,而種種蛛絲馬跡同時證明:這位邵大俠雖然是個騙子,卻是騙子中的極品。
邵大俠,真名不詳(一說名邵方)、具體情況不詳,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一個混混。
這位仁兄自小就不讀書,喜歡混社會,一般說來,年輕人混到二十多歲,就該去找工作娶老婆了,但他卻是個例外,對他而言,混混已經成為了一種事業,從南混到北,從東混到西,最後混到了京城。
正是在京城,他圓滿完成了轉型,成功地由一個小混混變成了巨混混。因為在這里,他認識了一個人,這個人雖不起眼,品級不高,也不是內閣成員、六部部長,卻有著不亞于內閣首輔的權勢。
他的名字叫做陳洪,時任禦用監掌事太監。
前面曾經說過,在太監的部門中,司禮監權力最大,因為他們負責批紅,任何命令沒有他們打勾都不能算數。而這位陳洪兄雖也干過司禮監,此時卻只是個管日用品的禦用監。
但事實上,這位陳兄是當年最牛的太監之一,究其原因,那還要感謝嘉靖同志。
因為嘉靖不信任太監,加上當時的內閣過于強悍,都是夏言、嚴嵩、徐階之流老奸巨滑的人物,所以司禮監的諸位仁兄早就被廢了武功,又練不成葵花寶典,每天除了在公文上打勾外,屁都不敢放一個。
[1070]
于是禦用監脫穎而出了,你再威風再囂張,吃喝拉撒總得有人管吧,日常用品總得有人送吧,這就是關系,這就是機會。所以不起眼的陳洪,卻有著極為驚人的能量。
但太監是不能自己隨意出宮的,有錢沒處花,有勁沒處使,于是邵大俠就成為了陳太監的聯絡員,而高拱,就是陳洪的第一個同盟者。
絕頂聰明的徐階趕走了高拱,安插了張居正,在他看來,高拱已經永無天日,事情已經萬無一失,卻沒有想到,還是留下了這唯一的破綻。
于是隆慶三年(1569)十二月,經過無數說不清道不明的內幕交易與協商,高拱又回來了,此時距他離去僅僅過了一年。
得意了,翻身了,憑借著一個太監的幫助,高拱以十倍于胡漢三的精神狀態回到了京城,在他看來,天下已盡在掌握。
但他萬萬想不到的是,三年後,他將沿原路返回老家,而趕他回家的,是另一個太監。
所謂人走茶涼,有時候也不靠譜,聽說高拱回來了,隆慶十分高興,親自接見他,並刻意叮囑好好工作,天天向上。
說是這樣說,但畢竟人走了一年,原先在內閣排老四,現在也只能去甩尾巴了。朝廷的規矩,就算天王老子,也不能插隊!
但皇帝大人實在很夠意思,為保證高老師不至于被排在前面的幾位熬死,他玩了一個小小的花招,而正是這個花招成就了高拱。
在下令高拱為大學士進入內閣的同時,隆慶兄還悄悄地送給他的老師一個職務——吏部尚書。
這是一個非同小可的任命,根據曆朝的慣例,為保證皇帝大權在握,內閣大學士不能兼管吏部,因為吏部是人事部,是中央六部中權力最大的部門,如果把人事權和政務處理權都交到一個人的手中,不出鬼才怪。
但咱們誰跟誰啊,戰火中結交,斗爭中成長,是鐵得不能再鐵的兄弟,不信你高老師還能信誰?
于是大權在手的高拱准備行動了,為了得到那最高權力的寶座,為了實現自己報國救民的抱負,必須先鏟除幾個敵人。
高拱黑名單上的第一個目標,不是一個,而是一群。
那群嘰嘰喳喳的言官們終于要吃苦頭了,高學士不是隆慶皇帝,說整你就整你,絕不打折扣,于是短短幾個月中,二十多名言官不是撤職,就是調任,反正當年只要朝高先生吐過口水的,基本都被罰了款。
這些小魚小蝦都在其次,高先生最惦記的,還是歐陽一敬。
[1071]
為了對付這位傳說中的罵神,高拱做好了充足的准備,但正當他要下手的時候,一個出人意料的消息傳來——歐陽兄主動辭職了。
罵神不愧為罵神,罵人厲害,閃人也快,見勢不妙立刻就溜號了,但不知是不是罵人太多,過于缺德,或是高老師玩了什麼把戲,這位兄弟在回家的路上竟然不明不白的死了,對他而言,沒有死在罵人的工作崗位上,實在是一種遺憾。
現在只剩下胡應嘉了,歐陽一敬好歹還是個幫凶,胡先生可是真正的罪魁禍首,那是怎麼也跑不掉的,但讓高拱想不到的是,他竟然還是沒能整治這位仁兄。
因為胡應嘉的避禍方法更有創意,他直接就死掉了。
在得到高拱上台的消息後,胡應嘉由于心理壓力過大,幾天後就不幸死亡了,對一個死了的人,還能怎麼整治呢?也就這樣吧。
言官們完蛋了,高拱快刀斬亂麻,准備對付下一個對手,和那些只會罵人的家伙比起來,這個敵人才是真正的威脅。
高拱王者歸來之時,在欣喜之余,他也驚奇地發現,自己只能排在第五了,而多出來的那個第四內閣學士,就是趙貞吉。
說起這位趙兄,那也算是老熟人了,之前他曾多次出場,罵過嚴嵩,支持過王學,時任禮部尚書,現在入閣,可謂功德圓滿了。
但自打這位聲名顯赫的尚書大人來後,內閣的其他四位同志就沒過上一天舒坦日子,因為趙兄弟一反常態,熱衷于惹麻煩,一天到晚都要沒事找事,從李春芳到陳以勤,都挨過他的罵,最慘的是張居正,每天都被橫眉冷對,心理壓力極大。
為什麼呢?說到底,還是一個心態問題。
要知道,李春芳和張居正都是嘉靖二十六年的進士,陳以勤是嘉靖二十三年的,而趙學士,是嘉靖二十年。
論資曆,他是內閣里最老的,他當官的時候,其他的內閣同事們還在家啃書本,現在他雖然也入了閣,卻排在最後,連張居正都不如,咱中國就講究個論資排輩,你要他倚老而不賣老,那實在是要求太高。
但好在李春芳和陳以勤都是老實人,張居正翅膀沒硬,也不怎麼吭聲,所以內閣里每天都能聽見趙學士大發感慨,歎息“老子當年”之類的話,也沒人敢管。
現在高拱回來了,排在了最後,趙學士終于找到了心理安慰,開始找高拱的麻煩。
[1072]
可實在不巧,高學士也是嘉靖二十年的進士,論資曆旗鼓相當,而他也不把趙貞吉放在眼里:混那麼多年才入閣,只能說你無能!
更為重要的是,他的目標是首輔,就算趙貞吉不找他,他也要去解決趙貞吉,不把你解決掉,我怎麼當老四?
很快,他就糾集手下的言官彈劾趙貞吉,加上他還是吏部尚書,各級官員一起上,不搞掉你誓不罷休!


上篇:第278節     下篇:第280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