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90節  
   
第290節

不過話說回來,王世貞被後世稱為曆史學家,還比較客觀公正,雖說他有點憤青,但大致情況還是靠譜的,之所以這麼恨張居正,是因為張居正太猛,而他這一輩子最恨飛揚跋扈的人(比如嚴嵩),然而他是個文人,張居正是個猛人,也只能是有心殺賊,無力回天了。
因為猛人可以整人,文人卻只能罵人。
下面我們就來介紹一下猛人張居正的主要事跡,看完之後你就能發現,猛人這個稱呼可謂名不虛傳。
張猛人的第一大特征是打落水狗,在這一點上,他和他的老師徐階有一拼,一旦動手,打殘是不足的,打死是不夠的,要打到對手做鬼了都不敢來找你,這才叫高手。
徐階是這麼對付嚴嵩的,張居正是這麼對付高拱的。
自打被張居正趕回家,高拱就心如死灰,在河南老家埋頭做學問,但讓他想不到的是,幾百里外的京城,一場足以讓他人頭落地的陰謀即將上演。
萬曆元年(1573)正月二十日晨 大霧
十歲的萬曆皇帝起得很早,坐上了轎子,准備去早朝,在濃霧之中,他接近了那個遭遇的地點——乾清門。
就在穿過大門之時,侍衛們忽然發現了一個形跡可疑的人,當即上前圍住,並將此人送往侍衛部門處理。
這一切發生得相當突然,在這片灰蒙蒙的迷霧中,忽然開始,又忽然結束,加上那位被捕的兄弟沒有反抗,所以並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而皇帝還小,要他記住也難。
在這片神秘的霧中,事情似乎就這麼過去了,然而事實證明,這只不過是那個致命陰謀的開始。
[1113]
三天之後,相關部門向內閣上交了一份審訊報告,一份莫名奇妙的報告:
擅自闖入者王大臣,常州武進縣人,身帶刀劍一把,何時入宮不詳,如何入宮不詳,入宮目的不詳,其余待查。
這里說明一下,這位不速之客並不是大臣,他姓王,叫大臣(取了這麼個名,那也真是個惹事的主)。
張居正一看就火了,這人難道是鋼鐵戰士不成?你們問了三天,就問出這麼個結果?
然而轉瞬之間,他突然意識到,這是一個機會,一個千載難逢的良機。一絲笑容在他的嘴角綻放。
很好,就這麼辦。
一天後,王大臣被送到了新的審訊機關,張居正不再擔心問不出口供,因為在這個地方,據說只有死人才不開口——東廠。
據某些史料記載,東廠的酷刑多達三十余種,可以每天試一種,一個月不重樣。有如此創意,著實不易。
但張居正的最終目的並不是讓他開口說真話,他要的,只是一句台詞而已。
然而王大臣同志似乎很不識相,東廠的朋友用刑具和他“熱烈交談”一陣後,他說出了自己的來曆,很不巧,恰恰是張居正最不想聽到的:
“我是逃兵。”王大臣說道,“是從戚繼光那里跑出來的。”
來頭確實不小。
這下頭大了,這位兵大哥竟然是還是戚繼光的手下,帶著刀進宮,還跑到皇帝身邊,必定有陰謀,必定要追究到底,既然有了線索,那就查吧,順藤摸瓜,查社會關系,查後台背景,先查當兵的,再查戚繼光,最後查……
小子,你想玩我是吧!
沒關系,反正人歸東廠管,東廠歸馮保管,既然能讓他開口,就必定能讓他背台詞。
于是在一陣緊張工作之後,王大臣又說出了新的供詞:
“我是來行刺皇帝的,指使我的人是高閣老(高拱)的家人。”
不錯,這才是最理想的供詞,馮保笑了,張居正也笑了。
看著眼前低頭求饒的王大臣,兩人相信,高拱這次是完蛋了。
然而事實證明,這兩位老奸巨猾的仁兄還是看錯了,不但看錯了形勢,還看錯了眼前的這個逃兵。
當審訊結果傳出之後,反響空前激烈,以往為雞皮蒜毛小事都能吵上一天的大臣們,竟然形成了空前一致的看法——栽贓。
[1114]
這都是明擺著的,先把人搞倒,再把人搞臭,最後要人命,此套把戲大家很清楚,拿去糊弄鬼都沒戲。
于是在供詞公布後不久,許多人明里暗里找到張居正,希望他不要再鬧,及早收手,張大人畢竟是老狐狸,一直裝聾作啞,啥也不說,直到另一個人找上門來。
別人來可以裝傻,這個人就不行了,因為他不但是老資格,還曾是張居正的偶像——楊博。
楊老先生雖然年紀大了,戰斗力卻一點不減,關鍵時刻挺身而出,准備為高拱說情。
但對于他的這一舉動,我還著實有點好奇,因為這位仁兄幾十年來都是屬于看客一族,徐階也好,嚴嵩也罷,任誰倒黴他都沒伸過手,而根據史料記載,他和高拱並無關系,這次竟然良心發現,准備插一杠子,莫不是腦筋突然開了竅?
于是懷著對他的崇敬,我找了許多資料,排了一下他的家譜,才終于找到了問題的答案。
楊博和高拱確實沒有關系,但他有個兒子,名叫楊俊卿,而很巧的是,楊俊卿找了個老婆,岳父大人偏偏就是王崇古。
王崇古和高拱就不必說了,同學兼死黨,王總督的這份工作還是高拱介紹的,不說兩句話實在不夠意思。
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我信了。
楊大人開門見山,奔著張居正就去了:
“你何苦做這件事情?”
這句話就有點傷自尊了,張居正立刻反駁:
“事情鬧到這個地步,你認為是我安排的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楊博終究還是說了句實誠話,“但只有你,才能解決這件事。”
張居正沉默了,他明白,楊博是對的,高拱的生死只在自己的手中。
于是在送走了楊博之後,他決定用一個特殊的方法做出抉擇——求簽。
良久跪拜之後,張居正在廟里拿到了屬于他的那一支簽,當他看到上面內容的那一刻,便當即下定了決心。
據說在那支簽上,只刻著八個字——所求不善,何必禱神!
但事情已經出了,收手也不可能了,于是他決定不參與其中,讓馮保自己去審,並特意指定錦衣衛都督朱希孝一同會審。
事實證明,這個安排充分體現了張居正卓越的政治天才,卻苦了他的朋友馮保,因為很快,這位馮太監就將成為中國司法史上的著名笑柄。
[1115]
萬曆元年(1573)正月二十九日,對王大臣的審訊正式開始,一場笑話也即將揭幕。
案件的主審官,是東廠管事太監馮保和錦衣衛都督朱希孝,這二位應該算是大明王朝的兩大邪惡特務頭子,可不巧的是,那位朱都督偏偏就是個好人。
這位朱兄來頭很大,他的祖上,就是跟隨永樂大帝朱棣打天下,幾十個人就敢追幾千人的超級名將朱能,到他這輩,雖說打仗是不大行了,但這個人品行不錯,也還算個好人,覺得馮保干得不地道,打算拉高拱一把。
所以在審問以前,他仔細看了訊問筆錄,驚奇地發現,王大臣的第一次口供與第二次口供有很多細節不對,明顯經過塗改,但更讓他驚奇的是,這樣兩份漏洞百出的筆錄,卷尾處得出的結論竟然是證據確鑿。
于是他當即找來了當場負責審問的兩個千戶,拿著筆錄笑著對他們說:這樣的筆錄,你們竟然也敢寫上證據確鑿?
那兩名千戶卻絲毫不慌,只說了一句話,就讓朱大人笑不出來了:
“原文本是沒有的,那幾個字,是張閣老(張居正)加上去的。”
朱希孝當即大驚失色,因為根據慣例,東廠的案卷筆錄非經皇帝許可,不得向外人泄露,如若自行篡改,就是必死之罪!
張居正雖然牛,但牛到這麼無法無天,也實在有點聳人聽聞。
所以在正式審問之前,朱希孝十分緊張,馮保和他一起主審,張居正是後台,如此看來,高拱這條命十有八九要下課了。
然而當審訊開始後,朱希孝才發現自己錯了,錯得十分搞笑。
明代的人審案,具體形式和今天差不多,原告被告往堂上一站(當年要跪),有錢請律師的,律師也要到場(當年叫訟師),然後你來我往,展開辯論,基本上全國都一樣。
只有兩個地方不一樣,一個是錦衣衛,另一個是東廠。因為他們是特務機關,為顯示實力,開審前,無論犯人是誰,全都有個特殊招待——打板子。
這頓板子,行話叫做殺威棍,曆史十分悠久,管你貴族乞丐,有罪沒罪,先打一頓再說,這叫規矩。
事情壞就壞在這個規矩上。
[1116]
案台上朱大臣還沒想出對策,下面的王大臣卻不干了,這人腦筋雖有點遲鈍,但一看見衙役卷袖子抄家伙,也還明白自己就要挨打了,于是說時遲那時快,他對著堂上突然大喊一聲:
“說好了給我官做,怎麼又要打我!”
這句話很有趣,朱希孝馬上反應過來,知道好戲就要開場,也不說話,轉頭就看馮保。
馮太監明顯是被喊懵了,但畢竟是多年的老油條,很快做出了回應,對著王大臣大吼道:
“是誰指使你來行刺的!?”
話講到這里,識趣的應該開始說台詞了,偏偏這位王大臣非但不識趣,還突然變成了王大膽,用同樣的語調對著馮保喝道:
“不就是你指使我的嗎,你怎麼不知道?干嘛還要問我?”
朱希孝十分辛苦,因為他用了很大的力氣,才憋住自己,沒有笑出聲,而他現在唯一感興趣的,是馮保大人怎麼收這個場。
自打從政以來,馮保還沒有遇到過這麼尷尬的事情,事已至此,演戲也得演到底了,于是他再次大吼:
“你昨天說是高閣老指使你來的,為什麼今天不說!?”


上篇:第289節     下篇:第291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