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91節  
   
第291節

王大臣卻突然恢複了平靜,用一句更狠的話讓馮保又跳了起來:
“這都是你讓我說的,我哪里認識什麼高閣老?”
丟臉了,徹底丟臉了,這句話一出來,連堂上的衙役都憋不住了,審案竟然審到這個份上,馮保尋死的心都有了。
關鍵時刻,還是朱大臣夠意思,眼看搞下去馮太監就得去跳河,他也大喝一聲:
“混蛋,竟敢胡說八道,誣陷審官,給我拖下去!”
這位兄弟還真是個好人,回頭又笑著對馮保說了一句:
“馮公公,你不用理他,我相信你。”
我相信,當馮公公聽到這句話時,應該不會感到欣慰。
鬧到這個份上,高拱是整不垮了,自己倒有被搞掉的可能,為免繼續出丑,馮保下令處死了王大臣,此事就此不了了之。
但這依然是一個撲朔迷離的事件,王大臣一直在東廠的控制之下,為什麼會突然翻供呢?他到底又是什麼人呢?
我來告訴你謎底:
馮保並不知道,在他和朱希孝審訊之前,有一人已經搶先一步,派人潛入了監獄,和王大臣取得了聯系,這個人就是楊博。
[1117]
高拱走後,智商水平唯一可與張居正相比的人,估計也就是這位仁兄了,取得張居正的中立後,楊博意識到,馮保已是唯一的障礙,然而此人和高拱有深仇大恨,絕不可能手下留情,既要保全高拱,又不能指望馮保,這實在是一個不可完成的任務。
然而楊博名不虛傳,他看透了馮保的心理,暗中派人指使王大臣翻供,讓馮太監在大庭廣眾之下,吃了個啞巴虧,最後只能乖乖就范。以他的狡詐程度,被評為天下三才之一,可謂實至名歸。
而根據某些史料反映,這位王大臣確實是戚繼光手下的士兵,因為犯錯逃離了軍隊,東跑西逛,結果把命給丟了。
但疑問仍然存在,要知道皇宮不是公共廁所,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哪怕今天,您想進去,也得買門票,這位仁兄大字不識,也沒有通行證,估計也沒錢,這麼個家伙,他到底是怎麼進去的?
不好意思,關于這個問題,我也沒有答案,就當他是飛進去的好了。
高拱算是涉險過關了,無論如何,他還算是張居正的朋友,對朋友尚且如此,仇人就更不用說了,因為張猛人的第二大特征就是有仇必報,在這一點上,他簡直就是徐階2.0版。
第一個刀下鬼,是遼王。
說起這位兄弟,實在讓人哭笑不得,幾十年一點正事沒干過,從四歲到四十歲,除了玩,什麼追求都沒有。
小時候,他喜歡玩,玩死了張居正的爺爺,現在一把年紀了,還是玩,反正家里有錢,愛怎麼玩就怎麼玩!
然而玩完的時候還是到了。
一直以來,張居正都沒有忘記三十年前,祖父被人整死的那一幕,君子報仇,三十年也不晚。
當時還只是隆慶二年(1568),張居正在內閣里只排第三,不過要對付遼王,那是綽綽有余。
很快,湖廣巡按禦史突然一擁而上,共同彈劾遼王,王爺同志玩了這麼多年,罪狀自然是不難找的,一堆黑材料就這麼報到了皇帝那里。
皇帝大人雖對藩王一向也不待見,但怎麼說也是自己的兄弟,聽說這人不地道,便派了司法部副部長(刑部侍郎)洪朝選去調查此事。
[1118]
其實說到底,皇帝也不會把遼王怎麼樣,畢竟大家都姓朱,張居正對此也沒有太大指望,教訓他一下,出口惡氣,也就到頭了。
然而他們都高估了一點——遼王的智商。
人還沒到,也沒怎麼著,遼王就急了,在房里轉了幾百個圈,感覺世界末日就要來了,于是靈機一動,在自己家里樹了一面旗幟,上書四個大字“訟冤之纛”,壯志飄揚,十分拉風。
這四個字的大致意思,是指自己受了冤枉,非常郁悶,可實際效果卻大不相同,因為遼王同志估計是書讀得太少,他並不清楚,這種行為可以用一個成語描述——揭竿而起,而它只適用于某種目的或場合。
于是他很快迎來了新的客人——五百名全副武裝的士兵,而原先擬定的警告處分,也一下子變成了開除——廢除王位。
玩了一輩子的遼王終于找到了自己的歸宿,他的余生將在皇室專用監獄中度過,也算是玩得其所了。
張居正解決的第二個對象,不是他的仇人,而是徐階的死敵。
在高拱上台之後,張居正本著向前輩虛心學習的精神,總結了高拱的成功經驗,在整理工作中,他驚奇地察覺了那個神秘的人物——邵大俠。
張居正萬萬沒想到,這個姓邵的二流子竟然有如此大的能量,且不說徐老師被他整得要死要活,如果任他亂搞一通,沒准有一天又能搞出個王拱,陳拱,也是個說不准的事情。
所以他想出了一個最簡單的方法——殺掉他。
邵大俠既然是大俠,自然行蹤不定,但張居正是大人,大人要找大俠,也不太難,隆慶六年(1572),在解決高拱之後一個月,張居正找人干掉了邵大俠,這位傳奇混混將在閻王那里繼續他的事業。
第三個被張居正除掉的人,是他的學生。
隆慶五年(1571),作為科舉的考官,張居正錄取了一個叫劉台的人,在拜完碼頭之後,兩人確立了牢固的師生關系——有效期四年。
劉台的成績不太好,運氣倒還不錯,畢業分配去了遼東,成為了一名禦史,之前講過,在明代禦史是一份極有前途的工作,只要積極干活,幾年之後混個正廳級干部,也不會太困難。
劉台就是一個積極的禦史,可惜,太積極了。
[1119]
萬曆三年(1575),遼東第一號猛人,總兵李成梁一頓窮追猛打,大敗蒙古騎兵,史稱“遼東大捷”。消息傳來,巡撫張學顏十分高興,連忙派人向朝廷報喜,順便還能討幾個賞錢。
結果到了京城,報信的人才發現,人家早就知道了,白討了沒趣。
張學顏氣得直抖,因為根據規定,但凡捷報,必須由他報告,連李成梁都沒有資格搶,哪個孫子活得不耐煩了,竟敢搶生意!
很快人就找到了,正是劉台。
作為遼東巡按禦史,劉台只是個七品官,但是權力很大,所以這次他自作主張,搶了個頭彩。但他想不到,自己將為這個頭彩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
最先發作的人,並不是張學顏,而是張居正,他得知此事後,嚴厲斥責了學生的行為,並多次當眾批評他,把劉台搞得灰頭土臉。
這是一個極不尋常的舉動,按說報了就報了,不過是個先後問題,也沒撈到賞錢,至于這樣嗎?
如果你這樣認為,那你就錯了,張居正同志向來不干小事,他之所以整治劉台,不是因為他是劉台,而是因為他是禦史。
高拱之所以能夠上台,全靠太監,但他之所以能夠執政,全靠言官,要知道,想壓住手下那幫不安分的大臣,不養幾個狗腿子是不行的,而這幫人能量也大,馮保都差點被他們罵死,所以一直以來,張居正對言官團體十分警惕,唯恐有人跟他搗亂。
劉台就犯了這個忌諱,如果所有的禦史言官都這麼積極,什麼事都要管,那我張居正還混不混了?
然而張居正沒有想到,他的這位學生是個二愣子,被訓了兩頓後,居然發了飚,寫了一封奏折彈劾張居正。
如果說搶功算小事的話,那麼這次彈劾就真是大事了,是一件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大事!
張居正震驚了,全天下的人都可以罵我,只有你劉台不行!
自從明朝開國以來,罵人就成了家常便飯,單挑、群罵、混罵,花樣繁多,罵的內容也很豐富,生活作風問題,經濟問題,政治問題,只要能想得出的,基本全罵過了,想要罵出新意,是非常困難的。
然而劉台做到了,因為他破了一個先例,一個兩百多年來都沒人破的先例——罵自己的老師。
[1120]
在明朝,大臣和皇帝之間從來說不上有什麼感情,你幫我打工,我給你干活,算是雇傭關系,但老師和學生就不同了,江湖險惡,混飯吃不容易,我錄取了你,你就要識相,要拜碼頭,將來才能混得下去。
所以一直以來,無數“正義人士”罵遍了上級權貴,也從不朝老師開刀。因為就算你罵皇帝,說到底,不過是個消遣問題,要罵老師,那可就是飯碗問題了。
張居正這回算是徹底沒面子了,其實罵的內容並不重要,連你的學生都罵你,你還有臉混下去?
于是張居正提出了辭職,當然,是假辭職。
張居正一說要走,皇帝那里就炸了鍋,孤兒寡母全靠張先生了,你走了老朱家可怎麼辦?
之後的事情就是走程序了,劉台的奏折被駁回,免去官職,還要打一百棍充軍。
這時張居正站了出來,他說不要打了,免了他的官,讓他做老百姓就好。
大家聽了張先生的話,都很感動,說張先生真是一個好人。
張先生確實是一個好人,因為現仇現報實在太沒風度,秋後算賬才是有素質的表現。
劉台安心回家了,事情都完了,做老百姓未必不好,然而五年後的一天,一群人突然來到他家,把他帶走,因為前任遼東巡撫,現任財政部長(戶部尚書)張學顏經過五年的偵查,終于發現了他當年的貪汙證據,為實現正義,特將其逮捕歸案,並依法充軍。


上篇:第290節     下篇:第292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