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94節  
   
第294節

然而遺憾的是,大臣們卻不這麼想,在他們看來,張居正是一個破壞規則的人,是一個前所未見的獨裁者。自朱元璋和朱棣死後,他們已經過了一百多年的民主生活,習慣了沒事罵罵皇帝,噴噴口水,然而現在的這個人比以往的任何皇帝都更為可怕,如果長此以往,後果實在不堪設想。
所以無論他要干什麼,怎麼干,是好事還是壞事,為了我們手中的權力,必須徹底解決他!
一個精心策劃的陰謀就此浮出水面。
[1129]
耐人尋味的是,在攻擊張居正的四人中,竟有兩人是他的學生,而更讓人難以理解的是,這四個人竟沒有一個是言官!
該說話的言官都不說話,卻冒出來幾個翰林院的抄寫員和六部的小官,原因很簡單——躲避嫌疑,而且第一天學生開罵,第二天刑部的人就跟著來,說他們是心有靈犀,真是殺了我也不信。
所以還是那句老話,奪情問題也好,作風問題也罷,那都是假的,只有權力問題,才是真的。
張居正不能理解這些人的思維,無論如何,我不過是想做點事情而已,為什麼就跟我過不去呢?
但在短暫的郁悶之後,張居正恢複了平靜,他意識到,一股龐大的反對勢力正暗中湧動,如不及時鎮壓,多年的改革成果將毀之一旦,而要對付他們,擺事實、講道理都是毫無用處的,因為這幫人本就不是什麼實干家,他們的唯一專長就是擺出一幅道貌岸然的面孔,滿口仁義道德,唾沫橫飛攻擊別人,以達到自己的目的。
對這幫既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的人,就一個字——打!
張居正彙報此事後,皇帝隨即下達命令,對敢于上書的四人執行廷杖,也就是打屁股。
張大人的本意,大抵也就是教訓一下這幫人,但後果卻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打屁股的命令下來後,原先不吭聲的也坐不住了,紛紛跳了出來,搞簽名請願,集體上書,反正法不責眾,不罵白不罵,不請白不請。
但在一群湊熱鬧的人中,倒也還有兩個比較認真的人,這兩個人分別叫做王錫爵和申時行。
這二位仁兄就是後來的朝廷首輔,這里就不多說了,但在當時,王錫爵是翰林院掌院學士,申時行是人事部副部長,只能算是小字輩。
輩分雖小,辦事卻是大手筆,人家都是簽個名罵兩句完事,他們卻激情澎湃,竟然親自跑到了張居正的府上,要當面求情。
張大人哪里是說見就見的,碰巧得了重病,兩位大人等了很久也不見人,只能從哪里來回哪里去。
申時行回去了,王錫爵卻多了個心眼,趁人不備,竟然溜了進去,見到了張居正。
[1130]
眼看人都闖進來了,張居正無可奈何,只好帶病工作。
王錫爵不說廢話,開門見山:希望張居正大人海涵,不要打那四個人。
張居正唉聲歎氣:
“那是皇上生氣要打的,你求我也沒用啊!”
這話倒也不假,皇帝確實很生氣,命令也確實是他下的。
這種話騙騙兩三歲的小孩,相信還管用,但王錫爵先生……已經四十四了。
“皇上即使生氣,那也是因為您!”這就是王錫爵的覺悟。
話說到這個份上,張居正無話可說了,現場頓時陷入了沉寂。
見此場景,王錫爵感到可能有戲,正想趁機再放一把火,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是他做夢也想不到的。
沉默不語的張居正突然站了起來,抽出了旁邊的一把刀,王錫爵頓時魂飛魄散,估計對方是惱羞成怒,准備拿自己開個刀,正當他不知所措之際,更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九五至尊,高傲無比,比皇帝還牛的張大人撲通一聲——給他跪下了。
沒等王學士喘過氣來,張學士就把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一邊架一邊喊:
“皇帝要留我,你們要趕我走,到底想要我怎麼樣啊!”
面對無數居心叵測的人,面對如此困難的局面,張居正一直在苦苦支撐著,他或許善于權謀,或許挖過坑,害過人,但在這個汙濁的地方,要想生存下去,要想實現救國濟民的夢想,這是唯一的選擇。
現在他的忍耐終于到達了頂點。
張居正跪在王錫爵的面前,發出了聲嘶力竭的呐喊:
“你殺了我吧!你殺了我吧!”
王錫爵懵了,他沒有想到,那個平日高不可攀的張大學士,竟然還有如此無奈的一面,情急之下手足無措,只好匆匆行了個禮,退了出去。
張居正發泄了,王錫爵震驚了,但鬧來鬧去,大家好像把要被打屁股的那四位仁兄給忘了,于是該打的還得打,一個都不能少。
萬曆五年(1577)十月二十三日,廷杖正式執行,吳中行、趙用賢廷杖六十,艾穆、沈思孝廷杖八十,這麼看來,師生關系還是很重要的,要知道,到關鍵時刻能頂二十大板!
事情前後經過大致如此,打屁股的過程似乎也無足輕重,但很多人都忽略了一個十分有趣的地方——打屁股的結果。
兩個人在同一個地方,挨了同樣的打,卻有著截然不同的結局.
[1131]
在這次廷杖中,張居正的兩位學生在抗擊打能力上,表現出了完全相反的特質,吳中行被打之後,差點當場氣絕,經過奮力搶救,才得以生還,休養了大半年,還杵了一輩子拐杖。
但趙用賢就不同了,據說他被打之後雖然傷痕遍布,元氣大傷,卻明顯能扛得多,回家後躺了一個多月,就能起床跑步了。
這是一個奇跡,同樣被打的兩個人,差別怎麼會這麼大呢?要說明這個問題,我們必須以科學的態度,嚴謹的精神,去詳細分析一下這個明代特有的發明——打屁股。
關于打屁股問題的技術分析報告
廷杖,也就是打屁股,是明代的著名特產,大庭廣眾之下,扒光褲子,露出白花花的屁股,幾棍下去,皮開肉綻,這就是許多人對打屁股的印象。
然而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各位,打屁股,並非如此簡單,事實上,那是個技術工種。
根據人體工程學原理分析,明代的廷杖是一種極為嚴酷的刑罰,因為那跟你在家挨打不一樣,你爹打你,無非是用掃把,小棍子,慘無人道點的,最多也就是皮帶。
但廷杖就不同了,它雖然也用棍子,卻是大棍子,想想碗口粗的大棍以每秒N米的加速度向你的屁股著陸,實在讓人膽寒,所以連聖人也說過,遇到小棍子你就挨,遇到大棍子,你就要跑(小仗則受,大仗則走)。
而執行廷杖的人,基本上都是錦衣衛,這伙人平時經常鍛煉身體,開展體育活動,隨手一掄,不說開碑碎石,開個屁股還是不難的。
所以經過綜合分析,我們得出如下結論,如無意外,二十廷杖絕對足以將人打死。
但一直以來,意外始終在發生著,一百杖打不死的有,一杖就完蛋的也不缺,說到底,還要歸功于我國人民的偉大智慧。
縱觀世界,單就智商而言,能和中國人比肩的群體,相信還沒生出來,而我國高智商人群最為突出的表現,就在于從沒路的地方走出路來。
打不打屁股,那是上級的事,但怎麼打,那就是我的事了,為了靈活掌握廷杖的精髓,確保一打就死,或者百打不死,錦衣衛們進行了艱苦的訓練,具體方法如下:(有興趣者,可學習一二,但由此帶來之後果本人概不負責)
[1132]
找到一塊磚頭(種類不限),在上面墊一張宣紙(一點就破那種),用棍子猛擊宣紙,如宣紙破裂,則重新開始,如此這般不斷練習,以宣紙不破,而磚頭盡碎為最高層次。
如果能打到這個級別,基本就可以出師了,給你送過錢的,就打宣紙,打得皮開肉綻,實際上都是軟組織損傷,回家塗了藥,起來就能游泳。
要是既無關照,又有私仇的,那就打磚頭,一棍下去表皮完整,內部大出血,就此喪了命那是絕不奇怪。
順便說一句,在當時,另一個技術工種也有類似的練習,那就是砍頭的鄶子手,這也是門絕活,操作方法與打屁股恰好相反,找一塊平整的肉,然後在上面放上一塊宣紙,用刀剁宣紙,把下面的肉剁碎,上面的宣紙不能破損,就算是爐火純青了。
練這一手,那也是深謀遠慮,如果給錢的,一刀下去就結果,不會有痛苦,不給錢的,隨手一刀,愛死不死,多久才死,反正是你的事。
如果有給大錢的,那就有說頭了,只要不是什麼謀反大罪,不用驗明首級,再買通驗尸官,犯不著人頭落地,就能玩花樣了:順手一刀砍在脖子上,看上去血肉模糊,其實上大血管絲毫無損,抬回去治兩天,除了可能留個歪脖子後遺症外,基本上沒啥缺陷。
這才是真正的技術含量,什麼“庖丁解牛”,和砍頭打屁股的比起來,實在是小兒科。拉到刑場上都殺不死,打得皮開肉綻都沒事,這就是技術。
技術決定效益,這是個真理
所以長久以來,打屁股的錦衣衛日夜操練技術,畢竟人家就靠這手本事混飯吃,不勤奮不行,但日久天長,朝廷也不是傻瓜,慢慢地看出了門道,為保證廷杖的質量,也研發了相應的潛規則口令,分別是:打、著實打、用心打。
所謂打,就是意思意思,誰也別當真,糊弄兩下就沒事了。
而著實打,就是真打了,該怎麼來怎麼來,能不能挺得住,那得看個人體質。
最厲害的,是用心打,只要是這個口令,基本上都是往死里打,絕對不能手軟。


上篇:第293節     下篇:第295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