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95節  
   
第295節

這三道口令原本是潛規則,後來打得多了,就成了公開命令,不但要寫明,而且打之前由監刑官當眾宣布,以增加被打者的心理壓力。而趙用賢和吳中行的廷杖命令上,就明白地寫著著實打。
[1133]
既然是著實打,那就沒什麼說的了,雖然有人給錦衣衛送了錢,也說了情,但畢竟命令很明確,如果過輕,沒准下次被打的就是自己,和錢比起來,還是自己的屁股更重要。
但問題依然沒有解決,既然同樣是著實打,同樣是讀書人,體質相同,為什麼吳中行丟了半條命,趙用賢卻如此從容?
原因很簡單,趙用賢是個胖子,而吳中行很瘦,用拳擊術語講,這二位不是一個公斤級的,抗擊打能力不同,趙用賢有脂肪保護,內傷較小,而吳中行沒有這個防護層,自然只能用骨頭來扛。
這一結果也生動地告訴了我們,雖說胖子在找老婆、體育活動方面不太好使,但某些時候,有一身好肥肉,還是派得上用場的。
挨打之後還沒完,吳中行和趙用賢因為官職已免,被人連夜用門板抬回老家(沒資格坐轎子),這場學生罵老師的鬧劇就此劃上句號。
當然,不管他們出于何種動機,是否有人主使,但這兩位仁兄由始至終沒有說過一句軟話,堅持到底,單憑這一點,就足以讓人敬佩。
但在整個事件中,最讓人膽寒的,卻不是張居正,也不是這兩位硬漢,而是一個女人。
在趙用賢與吳中行被打的時候,許多同情他們的官員在一旁議論紛紛,打完之後,王錫爵更是不顧一切地沖了上去,抱住吳中行痛哭不已,但沒有幾個人注意到,與他同時沖上去的,還有一個女人——趙用賢的老婆。
但這位大嫂的舉動卻出人意料,她初步照料了自己的丈夫後,便開始在現場收集一樣東西——趙用賢的肉。
由于打得太狠,趙用賢雖然是個胖子,腿上也還是被打掉了不少肉,趙夫人找到了最大的一塊,帶回了家,用特制方法風干之後,做成臘肉,從此掛在了家里。
這位悍婦之所以干出如此聳人聽聞之舉,是因為在她看來,被打是一件無比光榮的事情,她要留下紀念品,以表示對張居正的永不妥協,並利用這塊特殊的肉,對後代子孫進行光榮傳統教育——你爹雖然挨了打,但是打得光榮,打得偉大!
打完了四個人的屁股,卻打不完是非,此後攻擊張居正的人有增無減,什麼不回家奔喪,就禽獸不如之類的話也說了出來,罵來罵去,終于把皇帝罵火了。
[1134]
雖然才十五歲,但皇帝大人已經是個明白人了,他看得很清楚,那些破口大罵的家伙除了拿大帽子壓人外,什麼也沒干過,而一直勤勤懇懇干活的張居正,卻被群起而攻之,天理何在!?
敢跟我的張先生(皇帝的日常稱呼)為難,廢了你們!
萬曆皇帝隨即頒布了自他繼位以來,最為嚴厲的一道命令:
膽敢再攻擊張居正奪情者,格殺勿論!
事實證明,在一擁而上的那群人中,好漢是少數,孬種是大多數,本來罵人就是為了個人利益,既然再罵要賠本(殺頭),那就消停了吧。
張居正又一次獲得了勝利,反對者紛紛偃旗息鼓,這個世界清靜了。
但他的心里很清楚,這不過是表象而已,為了改革,為了挽救岌岌可危的國家,他做了很多事,得罪了很多人,一旦他略有不慎,就可能被人打倒在地,永不翻身,而那時他的下場將比之前的所有人更悲慘。
徐階厭倦了可以退休,高拱下台了可以回家,但他沒有選擇,如果他失敗了,既不能退休,也不能回家,唯一的結局是身敗名裂,甚至死無葬身之地。
因為徐階的敵人只是高拱,高拱的敵人只是他,而他的敵人,是所有的人,所有因改革而利益受損的人。
是啊,張居正先生,你為什麼要這麼鬧騰呢?你已經爬上了最高的寶座,你已經壓倒了所有的人,你可以占據土地,集聚財富,培養黨羽,扶植手下,只要你不找大家的麻煩,沒有人會反抗你,也沒有人能反抗你。
但你偏偏要搞一條鞭法,我們不能再隨意魚肉百姓,你偏偏要丈量土地,我們不能隨意逃避賦稅,你偏偏要搞什麼考成法,我們不能再隨意偷懶。
大家都是官員,都是既得利益者,百姓的死活與我們無關,你為什麼要幫助他們,折騰我們呢?
因為你們不明白,我和你們不同。
我知道,貧苦的百姓也是人,也有父母妻兒,也想活下去。
我知道,我有極為堅強的意志,我的斗志不會衰竭,我的心志不會動搖,即使與全天下人為敵,我也決不妥協。
我知道,在幾十年之後,你們已經丟棄了當年的激情壯志,除了官位和名利,你們已別無所求,但我不同。
因為在曆經無數腥風血雨、宦海沉浮之後,我依然保存著我的理想。
我相信,在這個世界上,還有公理和正義。
我相信,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無論貴賤,都有生存的權力。
這就是我的理想,幾十年來,一天也不曾放棄。
這就是張居正,一個真正的張居正。
[1135]
在對他的描述中,我毫不避諱那些看上去似乎不太光彩的記載,他善于權謀,他對待政敵冷酷無情,他有經濟問題,有生活作風問題,這一切的一切,可能都是真的。
而我之所以如實記述這一切,只是想告訴你一個簡單而重要的事實:張居正,是一個人,一個真實的人。
在這個世界上,最猛的人,應該是超人同志,據說他來自外星球,繞地球一圈只要幾秒,捏石頭就像玩泥巴,還會飛,出門從不打車,也不坐地鐵,總在電話亭里換衣服,老穿同一件制服,還特別喜歡把內褲穿在外面,平時最大的業余愛好是拯救地球,每年至少都要救那麼幾次,地球人都知道。
然而沒有人認為他很偉大,因為他是超人。
超人除了怕幾塊破石頭外,沒有任何弱點和缺點,是無所不能的,他壓根就不是人。
張居正不是超人,他出生于一個普通的家庭,從小熟讀四書五經,挑燈苦讀,是為了混碗飯吃,進入官場,參與權力斗爭,拉幫結伙,是為了保住官位,無論從哪個角度看,他都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俗人。
然而正是這個真實的人,這個俗人,在權勢、地位、財富盡皆到手的情況下,卻將槍口對准了他當年的同伴,對准了曾帶給他巨大利益的階層,他破壞了規則,損害了他們的利益,只是為了一個虛無縹緲的概念——國家,以及那些和他毫不相干的平民百姓。
所以我沒有詳寫張居正一生中那些為人津津樂道的情節,比如整頓官場,比如懲辦貪官,比如他每天都工作到很晚,再比如他也曾嚴辭拒收過賄賂,制止過親屬的腐化行為,在我看來,這些情節並不重要。
只有當你知道,他是一個正常人,有正常的欲望,有自己的小算盤,有過猶豫和掙紮,有過貪婪和汙點,你才能明白,那個不顧一切,頂住壓力堅持改革的張居正,到底有多麼的偉大。
所有的英雄,都是平凡的人。
千回百轉,千錘百煉,矢志不改,如此而已。
愛與恨的邊緣
萬曆五年(1577)的奪情事件結束了,張居正獲得了徹底的勝利,事實證明,以眼前這些小嘍羅的實力,是動不了張大哥分毫的,自打嚴嵩、徐階、高拱這批高水平選手退役後,江湖人才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1136]
張居正對此有著十分清醒的認識,所以他越發有持無恐,推行自己的政令,誰不聽話就滅了誰,自從趕走高拱後,內閣中只剩他一人,為體現民主風格,他又陸續提拔幾人入閣,先是呂調陽,然後是張四維,馬自強,申時行,當然了,這幾位仁兄雖然籍貫不同,愛好不同,高矮胖瘦長相各異,但對于張居正而言,他們是同一類人——跑腿的,有著共同的優點——聽話。
但後來的事實發展證明,對于這四個人,他還是看走了眼,至少看錯了一個。
除了工作上獨斷專行外,張居正還常常對人說這樣一句話:我非相。
這句話看上去十分謙虛,表明我張居正不是宰相。但很不幸的是,這句謙虛的話還有下半句:乃攝也。
綜合起來,這就是一句驚天地泣鬼神的話:
我不是宰相,而是攝政。
所謂攝政,就是代替皇帝行使職權的人,對張居正而言,宰相已經是小兒科了,只有攝政才夠風光。一個平民竟然如此風光,如果當年廢除宰相的朱元璋泉下有知,恐怕會氣得活過來。
但張居正明顯是不怕詐尸的,他受之無愧,並在家里掛上了這樣一副對聯:
日月共明,萬國仰大明天子,
丘山為岳,四方仰太岳相公。
這幅對聯用黃金打造,十分氣派,但要換在以前,這是個要人命的東西。因為所謂太岳,就是張居正的字,而眾所周知,對聯的下半句要高于上半句,如此一來,張居正就比皇帝更牛了。
而牛人張居正非但沒有拒收,還堂而皇之地裱起來,就差貼在門口當春聯用了。
但一個人天下無敵太久,老天爺也會不滿的,畢竟他老人家喜歡熱鬧,于是在冥冥之中,他給張居正找來了兩個敵人,一個是他的上級,一個是他的下屬。
張居正的上級,就是皇帝。
說起這二位的關系,實在是錯綜複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綜合說來,這是一個由愛生恨的故事。


上篇:第294節     下篇:第296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