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299節  
   
第299節

在萬曆小時候,張居正經常對他提出一個要求——勤儉。每年過年的時候,萬曆想多擺幾桌酒席,張居正告訴他,國家很困難,應該節儉,萬曆表示同意,皇帝進出場合多,萬曆想多搞點儀仗,顯顯威風,張居正告訴他,這些把戲只會浪費國家資源,搞不得,萬曆表示同意。
在張居正死前,無論萬曆對他有何不滿,也就是個工作問題,然而隨著檢舉揭發的進一步進行,皇帝大人驚奇地發現,原來張先生的日子過得很闊,不但好吃好喝,而且出門闊氣無比,還有頂三十二個人抬的轎子。
讓我省吃儉用,你自己過舒坦日子?還反了你了!
[1149]
而在憤怒之後,就是貪婪了,畢竟皇帝陛下也要用錢,被卡了這麼多年,不發泄實在對不起自己,抄家既能出氣,又能順便撈一把,何樂而不抄?
萬曆十一年(1583)四月,抄家正式開始。
其實說起來抄家也沒啥,抄家的人家多了去了。倒黴了就抄家,抄完拉倒,今天你抄我,明天我抄你,世道無常,習慣了就好。
但是張家的這次抄家,卻並非一個簡單的經濟問題,而是一場不折不扣的慘劇,是慘無人道的人間地獄。
四月底,司法部副部長丘橓由北京出發,前往張居正老家荊州抄家。本來也沒什麼,人到了就抄好了,可是破鼓總有萬人捶,對廣大官員們而言,看見人家落井,不丟一塊石頭下去,實在是件太難的事情。
原先畢恭畢敬的地方官聽說張居正倒了台,為了在抄家中爭取一個好的表現,竟然提前封住了張家的門,不准人轉移財物。
這麼一搞,不但財物沒能轉移,連人也沒轉移,因為張家的幾十口人還躲在家里,又沒有糧食,但這似乎不關地方官的事,于是等丘部長抵達,打開門的時候,他看見的,是十幾個已經餓死的人和幾十個即將餓死的人。
沒關系,餓不死的,抄家也可以抄死你。
經過幾天的抄家統計,從張居正家中共抄出黃金上萬兩,白銀十多萬兩,如此看來,張居正在搞政治的同時,也沒少搞經濟。但總的來說,還不算太過分,和他的前輩嚴嵩、徐階比起來,也算是老實人了。
沒辦法,大仇未報,人家本來就是沖著人來的。很快就傳出消息,說張居正家還隱藏了二百萬兩白銀,不抄出來誓不罷休。于是新一輪運動開始,先是審,審不出來就打,打得受不了了,就自殺。
自殺的人,是張居正的長子張敬修,但在死前,他終于發覺了那個潛伏幕後的仇人,並在自己的遺書中發出了血淚的控訴:
“有便,告知山西蒲州相公張鳳盤,今張家事已完結,願他輔佐聖明天子于億萬年也!”
所謂張鳳盤,就是張四維,所謂輔佐聖明天子于億萬年也,相信讀過書的都能明白,這是一句罵人的話,還順道拉上了萬曆。
這就是張敬修臨死前的最後一聲呐喊。
[1150]
但張敬修不會想到,他這一死,不但解脫了自己,也徹底解脫了張居正,以及所有的一切。
張敬修一死,事情就鬧大了,抄家竟然抄出了人命,而且還是張居正的兒子,實在太不像話。恰好張四維兩個月前死了爹,回家守制去了。他這一走,原先的內閣第二號人物申時行,就成為了朝廷首輔。
這位仁兄還比較正派,聽說此事後勃然大怒,連夜上書要求嚴查此事。萬曆也感覺事情過了,隨即下令不再追究此事,並發放土地,供養張居正的母親家人。
事情終于解決了,萬曆的仇報了,他終于擺脫了張居正的控制,開始行使自己的權力。張四維的心願也已了結,他在家鄉守孝兩年,即將期滿回朝之際,卻突然暴病身亡,厚道的人說他死得其所,不厚道的人說這是干了缺德事,被張居正索了命。
無論如何,仇恨與痛苦,快樂與悲傷,都已結束。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曾經寫過無數個人物,有好人,也有壞人,而張居正,無疑是最為特殊的一個。
他是一個天才,生于紛繁複雜之亂世,身負絕學,以一介草民闖蕩二十余年,終成大器。
他敢于改革,敢于創新,不懼風險,不怕威脅,是一個偉大的改革家,他也有缺點,他獨斷專行,待人不善,生活奢侈,表里不一,是個道德並不高尚的人。
一句話,他不是好人,也不是壞人,而是一個複雜的人。
但在明代浩如煙海的人物中,最打動我的,卻正是這個複雜的人。
十年前,當我即將踏入大學校園時,在一個極為特殊的場合,有一個人對我說過這樣一番話:
你還很年輕,將來你會遇到很多人,經曆很多事,得到很多,也會失去很多,但無論如何,有兩樣東西,你絕不能丟棄,一個叫良心,另一個叫理想。
我記得,當時我礙于形勢,連連點頭,雖然我並不知道這句話的真實含義。
一晃十年過去了,如他所言,我得到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所幸,這兩樣東西我還帶著,雖然不多,總算還有。
當然,我並不因此感到自豪,因為這並非是我的意志有多堅強,或是人格有多高尚。唯一的原因在于,我遇到的人還不夠壞,經曆的事情還不夠多,吃的苦頭還不夠大。
我也曾經見到,許多道貌岸然的所謂道學家,整日把仁義道德放在嘴邊,所作所為卻盡為男盜女娼之流。
我並不憤怒,恰恰相反,我理解他們,在生存的壓力和生命的尊嚴之間,他們選擇了前者,僅此而已,雖不合理,卻很合法。
我不知道,是否所有的人在曆經滄桑苦難之後,都會變成和他們一樣的人。
直到我真正讀懂了張居正,讀懂了他的經曆,他的情感,以及他的選擇。我才找到了一個答案,一個讓人寬慰的答案。
他用他的人生告訴我們,良知和理想是不會消失的,不因富貴而逝去,不因權勢而凋亡。
不是好人,不是壞人,他是一個有理想,有良心的人。
[1151]
張居正,字叔大,嘉靖四年(1525)生,湖廣江陵人。
少穎敏絕倫,嘉靖十八年(1539)中秀才,嘉靖十九年(1540)年中舉人,人皆稱道。
嘉靖二十六年(1547),成進士,改庶吉士,授翰林編修,徐階輩皆器重之。
嘉靖四十一年(1562),徐階代嵩首輔,傾心委于張居正,信任有加,草擬遺詔,引與共謀。
隆慶元年(1567),張居正四十三歲,任禮部尚書兼武英殿大學士,加少保兼太子太保,進入內閣。
隆慶六年(1572),隆慶駕崩,張居正引馮保為盟,密謀驅逐高拱,事成,遂代拱為內閣首輔。
萬曆元年(1573),張居正主政,推行考成法,整頓官吏,貪吏聞風喪膽,政令傳出,雖萬里外,朝下而夕奉行。
萬曆六年(1578),丈量天下土地,推行一條鞭法,百姓為之歡顏,天下豐饒,倉粟充盈,可支十年有余。
萬曆十年(1582)六月,張居正年五十八歲,去世,死後抄家。長子自盡,次子充軍。
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
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
世間已無張居正。
一個神秘的年份
張居正死了,但生活似乎並沒有什麼變化,特別是對萬曆而言。
剛滿二十歲的他躊躇滿志,雖然他不喜歡張居正,卻繼承了這位老師的志向。自從正式執政以來,一直勤奮工作,日夜不息,他似乎要用行動證明,憑著自己的努力,也能夠治理好這個國家,至少比那個人強。
所以從萬曆十一年(1583)起,他顯現出了驚人的體力和精力,每天處理政務時間長達十余個小時,經常到半夜還要召見大臣,而且今天的事情今天辦,絕對不會消極怠工。
這並非誇張,事實上,他還干過一件更為誇張的事情。
萬曆十一年(1583),北京地區大旱,當年沒有天氣預報,也搞不了人工降雨,唯一的辦法是求雨。
雖然這招不一定靈,但干總比不干好。一般說來,求雨的人級別越高,越虔誠,求到雨的機率就越大。因為當時的人認為,龍王也有等級,也講人際關系,降不降雨,降多少,什麼時候降,馬屁響不響,那是比較關鍵的。
而這一次,萬曆打算自己去。
他求雨的地點,在南郊天壇。
皇帝求雨也不新鮮,但這次求雨卻十分不同,因為萬曆兄……是走著去的。
[1152]
我來解釋一下這件事情的特別之處,當年皇帝住的地方,就是今天的故宮,而天壇——就是今天的天壇。
去過北京的人應該知道,這兩個地方相隔比較遠,具體說來,至少有五公里。上個月我坐出租車去,還花了二十分鍾,而萬曆是坐11路車去的——兩條腿。
不但走著去,還走著回來,在場的人無不感佩于他的毅力,同時也無奈于他的執著——皇帝走,大家也得跟著走。
除了徒步拉練鍛煉身體外,萬曆對百姓生活也很關注,比如當時山東、山西、湖廣等地遭遇災荒,地方官報告上來說:按照考成法,無論如何我們也是收不齊了,麻煩您通融通融,把今年的任務降一降。
一天之後,他們等到了皇帝的回複,一個出人意料的回複:
“既然如此,那就不用收了,全都免了吧!”
這就是萬曆同志的覺悟,在張居正死後,他一直保持著激昂的斗志與熱忱,直到那個神秘年份的來臨。
人生很漫長,但關鍵處只有幾步。相信這句話很多人都聽過,但是許多人並不知道,其實曆史也是如此。


上篇:第298節     下篇:第300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