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01節  
   
第301節

他沒有兒子,僅有的妻子女兒也已先他而去。在他生命的最後一刻,只有一個老仆人陪伴著他,在寒風呼嘯之中,海瑞對仆人說出了人生的最後遺言。
按照常理,像海瑞先生這樣的奇人,遺言必定非同凡響,往往都帶有深刻含義,比如什麼人生短暫,努力工作之類,或是喊兩句口號,讓大家熱血沸騰一番。
然而海先生的遺言既不深刻,也不沸騰,只是讓人瞠目結舌:
“明天,你送六錢銀子到兵部。”
說完就去了。
這是一句看上去十分無厘頭的話,也是威名赫赫,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海瑞先生的唯一遺囑。
這句話的來由是這樣的:由于當年沒有暖氣,每逢冬天,兵部就會給各部的高級官員送柴火錢,數量也不多。
而在他死之前的那天,兵部送來了柴火錢,而經其本人測量,多給了六錢銀子。
這一次,我是徹底無語了。
在海瑞死後,他的好友僉都禦史王用汲來為他收尸。遍尋海瑞的住處後,他只找到了幾件打著補丁的破衣服,和幾口裝著破衣服的破箱子。
為官三十年,二品正部級南京都察院右都禦史海瑞,這就是他的全部財產。
在聽說海瑞的死訊後,南京城出現了一幕前所未有的場景:男女老幼無論見過海瑞與否,都在家自發為他守孝,嚎啕大哭。出殯的時候,據說為他送葬的人排了上百里,整整一日,無人離去。
人民,只有人民,能公正地評價一個人。
[1157]
如何評論這位傳奇人物,實在是一個難題,對的說了,不對的也說了,現在要搞個總結,實在談何容易。
在名著《圍城》中,錢鍾書先生借用別人之口,對那位命運多變的主人公方鴻漸做出了這樣一個評價:
你是個好人,卻並無用處。
我想,這句話也同樣適用于海瑞。
在黑暗之中的海瑞,是一個無助的迷路者。
第三件事,才是一切的關鍵所在。
自萬曆十四年(1586)十一月起,一貫勤奮的萬曆皇帝突然變了。
他開始消極怠工,奏疏不及時批示,上朝也是有一天沒一天,大臣詢問,得到的答案是:最近頭暈眼黑,力乏不興。
既然身體不舒服,那就歇會吧,在當時的內閣首輔申時行看來,這不過是個生理問題。不久之後,沒准還要陪這位仁兄去天壇拉練,等一等就是了。
一直等到死,他也沒能等到這個機會。
到萬曆十五年(1587),萬曆兄算是徹底不干了,不但不上朝,除了內閣大臣外,誰也不想見,每天悶在宮里,鬼知道在干些什麼,他的爺爺嘉靖皇帝怠工二十多年,看這個勢頭,這孫子打算打破這一紀錄。
事實上,他確實做到了。
在明代曆史中,有很多疑團,比如建文帝之謎,比如明武宗之死,對于這類問題,我一向極有興趣,研究之後,多少也能略得一二,只有這個迷題,我始終未能解開。
為什麼那個熱血青年會突然變成懶漢?為什麼偏偏是這個時候?為什麼偏偏是這種舉動?
一般說來,人性的突然轉變,往往是因為受了某種較大的刺激,那麼到底是什麼刺激?在萬曆十五年的深宮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
以上問題,本人全然不知。
我唯一知道的是,自此之後,大明帝國進入了一個奇怪的狀態,迷一般的萬曆王朝正式拉開了序幕,無數場精彩的好戲即將上演。
閃電戰
萬曆十五年(1587),萬曆皇帝消停了,但這對于老百姓而言,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不動總比亂動好,只是大臣們有點意見,畢竟每天都見不到領導(內閣大臣除外),傷心總是難免,不過到目前為止,也還沒鬧出什麼大事。
平靜,一切都顯得那麼平靜。
四年之後,平靜被打破,因為一封不起眼的奏疏。
[1158]
萬曆十九年(1591)八月,福建巡撫趙參魯奏報:
根據琉球使節反映,近日突然出現上百來曆不明者,前往琉球朝鮮一帶收購海圖以及船只草圖,並大量收購木材火藥,用途不明。
在當時,每天送往朝廷里的奏疏多達幾百封,基本上都由內閣批改(皇帝已經不干活了),和什麼水災民變比起來,這件事情實在太小,于是它很快就被埋入了公文堆中。
兩個月後,浙江巡撫奏報:
近日獲報確知,倭酋平秀吉于北九州肥前國荒野之上修築城池,規模甚大,余情待報。
上一封大家都看得懂,這一封就需要翻譯了。
所謂倭,就是日本,所謂酋,就是頭頭,所謂平秀吉,就是豐臣秀吉。
具體說來,是日本的頭頭豐臣秀吉在北九州的荒野上修了一座城池。
這實在是一條太不起眼的新聞,所以很快它也被埋入了紙堆。
順便說一句,豐臣秀吉修建的那座城池現在還在,而且還比較有名——名古屋。
今天的名古屋是日本的重要城市,關西地區的經濟交通中心,但在當時,修建這座城池,只有一個緣由。
當這座城池建好的時候,站在城樓的最高點,就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個地點——朝鮮海峽。
這是兩條看起來毫無關聯的信息,所以無人關注,但當它們聯系到一起的時候,事情已經不可挽回。
萬曆二十年(1592)五月二十四日,水落石出。
五月二十六日,遼東巡撫緊急奏報:
“急報!前日(二十四日),倭賊自釜山登陸,進攻朝鮮,陸軍五萬余人,指揮官小西行長,水軍一萬余人,指揮官九鬼嘉隆,藤堂高虎,水陸並進,已攻克尚州,現向王京(漢城)挺進,余者待查。”
六月十三日,遼東巡撫急報:
“急報!已探明,倭軍此次進犯,分九軍,人數共計十五萬八千七百余人,傾國而來,倭軍第一軍小西行長,第二軍加藤清正,第三軍黑田長政已于昨日(十二日)分三路進逼王京,朝軍望風而逃,王京失陷。朝鮮國王李昖逃亡平壤,余者待查。”
七月五日,遼東巡撫急報:
“十萬火急!七月三日,倭軍繼續挺進,抵近平壤,朝軍守將畏敵貪生,打開城門後逃之夭夭,平壤已失陷,朝鮮國王李昖逃往義州。”
七月十六日,兵部尚書石星奏報:
“自倭賊入侵之日起,至今僅兩月,朝鮮全境八道已失七道,僅有全羅道幸保。朝軍守將無能,士兵毫無戰力,一觸即潰,四散而逃,現倭軍已進抵江(鴨綠江)邊,是否派軍入朝作戰,望盡早定奪。”
最危急的時刻到了。
[1159]
答案已經揭曉,原因卻發生在七年之前。
萬曆十三年(1585),當萬曆兄步行拉練到天壇的時候,幾千里外的日本正在鬧騰一件大事。
豐臣秀吉在京都接受了日本天皇的冊封,成為了日本的最高官員——關白(相當于丞相),長達二百余年的戰國時代終于結束了。
日本是一個比較喜歡折騰的國家,天皇是掛名的,說話算數的是幕府的將軍,換句話說,是手里有兵的人。但自1467年起,由于內部胡搞亂搞,將軍失去了對全國的控制,這下子熱鬧了。
日本的管理體制,天皇下面是將軍,將軍下面是大名,也就是各地的諸侯,既然天皇沒屁用,將軍又過了期,就輪到大名說話了。
所謂大名,也沒個譜,在那年頭,只要你有兵有地盤,就是大名,日本國家不大,鬧事的人卻多,轉瞬之間冒出來幾十個大名,個個有名有姓,占山為王,什麼羽前羽後,越前越後,土佐中國,上總下總(全都是日本地名),看起來好似廣闊,其實許多地方也就是個縣城。
說句寒酸話,日本曆史中大書特書的所謂戰國時代,也就是幾十個縣長(個別還是鄉長)打來打去的曆史,更諷刺的是,最後統一縣長們的,竟然是個農民。
豐臣秀吉,原名木下藤吉郎,本來在鄉下種地,後來種不下去了,就出去做小生意,正好到處打仗,他就去參了軍,在縣長大名織田信長的手下混碗飯吃。
偏巧這人種地做生意都不行,打仗謀略倒是一把好手,從小兵干起,步兵隊長,步兵大隊長,家老,部將,一級級地升,最後成為了織田縣長的第一親信,由于這人長得很丑,和猿猴有幾分神似,所以織田縣長給他取了個外號——猴子。
當時織田縣長已經統一了大半個日本,如無意外,等到其他縣長們被解決完,織田兄去當將軍,猴子兄應該也能混個縣長干干。
可是猴子的運氣實在太好,1582年,織田縣長在寺廟休息的時候,被一個叫明智光秀的手下給干掉了,據說是因為當晚織田縣長嫌送上來的魚臭,把明智鄉長給罵了一頓,于是鄉長一怒之下,把縣長干掉了(就為這麼個破事,心理實在太過陰暗)。日本史稱“本能寺之變”。
[1160]
此時木下藤吉郎已經改名了,他先改叫木下秀吉,現在叫羽柴秀吉(最後又改成豐臣秀吉),日本人的觀念是有奶就是娘,改個把名字那是家常便飯,不用奇怪。
這位羽柴鄉長正在攻擊中國(日本地名)地帶的毛利縣長,得到消息後十分鎮定,密不發喪,連夜撤軍回援,日本史稱“中國大回轉”。
回去之後,羽柴鄉長和明智鄉長打了一仗,把明智鄉長打敗了,此後他又再接再厲,在賤岳(日本地名)擊敗了最強的競爭對手柴田勝家,獲得了織田縣長的全部地盤,史稱“賤岳之戰”。


上篇:第300節     下篇:第302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