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05節  
   
第305節

可是更讓他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這群烏龜船不但不退,反而越靠越近,日軍這才發現情況不對,慌忙用火槍射擊龜船,卻全無效果。
于是接下來的事情就順利成章了,日艦不是被打沉,就是被撞穿,水軍紛紛跳海逃生,個別亡命之徒想要跳幫,基本上都成了人串,一些運氣不好的還掛在了龜船上,被活活地拖回了朝鮮軍港,結結實實地搞了次沖浪運動。
眼看即將完蛋,藤堂高虎船也不要了,直接靠岸逃跑,玉浦海戰以朝軍勝利結束。
在此次海戰中,日軍二十六條戰艦被擊沉,死傷上千人,朝軍除一人輕傷外,毫無損失。
日本海軍終于吃了敗仗,九鬼嘉隆十分吃驚,但事實證明,這只是他一系列噩夢的開始。
六月十七日,在玉浦海戰後的第二天,李舜臣率領船隊來到赤珍浦,在這里,他遇到了加藤嘉明的附屬艦隊,共計十三艘。
可剛開打,連李舜臣也吃了一驚,因為這幫日軍很有覺悟,沒等他開炮就紛紛逃竄,主動棄船登陸,狼狽撤退,其所乘艦船均被擊沉。
在沉沒的日艦和狼狽逃竄的日軍面前,李舜臣再也沒有任何疑慮,他終于明白:他屬于這個時代,在這里,他將所向無敵。
李舜臣繼續進發,向著日軍出沒的所有水域,敵人在哪里出現,就將在哪里被消滅!
七月八日,李舜臣到達泗水港,發現敵船十二艘,發起攻擊,敵軍全滅。
七月十日,李舜臣到達唐浦,發現敵船二十一艘,發起攻擊,敵軍全滅,艦隊指揮官,九州大名龜井真钜被擊斃。
七月十二日,李舜臣遭遇日軍主將加藤嘉明主力艦隊,雙方開戰,三十三艘日軍戰艦被擊沉,加藤軍主力覆滅。
七月十五日,李舜臣到達釜山水域,發現日軍艦隊,擊沉四艘,俘獲三艘後,揚長而去。
打完這次海戰後,李舜臣就拍屁股走人了,在他看來,之前的五次海戰中,就數七月十五日的這一次,規模最小,戰果最少,所以連戰場都沒打掃、戰利品也沒撿就溜了,事實上,他錯了。
[1173]
李舜臣並不知道,當他打著呵欠催促返航的時候,一個人正站在岸上,絕望地看著他的背影,拔出腰刀,切腹自盡。
這個人的名字叫做來島通久,如果說九鬼嘉隆是日本國內第一海軍名將的話,他大概就是第二。
這位仁兄之前也是海盜,在中國(日本地名)地區盤踞多年,向來無人敢惹,連織田信長、毛利元就等超級諸侯都要讓他三分,然而在李舜臣的面前,他徹底崩潰了,除了他的艦隊,還有他的尊嚴。
其實來島兄還是太脆弱了,事實證明,被李舜臣打得自卑到自盡的人,絕不只他一個。
來島通久的死,以及一連串的失敗,終于讓日本海軍明白,這個叫李舜臣的人,是他們無法逾越的障礙。
日本人是很有組織性的,遇到問題不能解決,就逐級上報,一層報一層,最後報到豐臣秀吉那里,豐臣老板一看,頓時大怒:一個人帶著幾十條船,就把你們打得到處跑,八嘎!
但是八嘎不能解決問題,于是他親自制定了一個戰略,命令集中所有艦隊,尋找李舜臣水軍,進行主力決戰,具體戰略部署為:
脅板安治統帥第一隊,共七十艘戰艦,作為先鋒。
加藤嘉明統帥第二隊,共三十艘戰艦,負責接應。
九鬼嘉隆統帥第三隊,共四十艘戰艦,負責策應。
以上三隊以品字型布陣,向全羅道出擊,限期一月,務必要將李舜臣主力徹底殲滅!
九鬼嘉隆(他掌握日本海軍實際指揮權)接受了這個任務,並立即安排艦隊出發,一百四十艘戰艦浩浩蕩蕩地向著全羅道開去,現在,他們的首要任務是找到李舜臣。
九鬼嘉隆認為,自己目前的戰力,李舜臣是絕對無法抵擋的,他最擔心的,是李舜臣聞風而逃,打游擊戰,那就很頭疼了。
事實證明,他的擔心是多余的,十分多余。
聯合艦隊日夜兼程,抱著絕不打游擊的覺悟,向全羅道趕去,然而就在半路上,他們的覺悟提前實現了,因為李舜臣,就在他們的面前。
在得到日軍總攻擊的消息後,李舜臣十分興奮,他已經厭倦了小打小鬧,于是連夜帶領海軍主力,于八月三日到達慶尚道閑山島,找到了那些想找他的人。
雖然李舜臣實在有點過于積極,雖然日軍的指揮官們個個目瞪口呆,但既然人都到了,咱們就開打吧。
[1174]
具體過程就不提了,我也沒辦法,實在是不值一提,在短短四個小時之內,戰斗就已結束,日軍艦隊幾乎全軍覆沒,共有五十九艘戰艦被擊沉,九鬼嘉隆、加藤嘉明、脅板安治三員大將帶頭逃跑,兩名日軍將領由于受不了刺激,切腹自殺,上千日軍淹死。史稱“閑山大捷”。
總而言之,在日本國內戰史被吹得神乎其神的海軍,以及所謂海軍名將們,就是這麼個表現,真是怎一個慘字了得。
在李舜臣的阻擊下,日軍水陸並進的企圖被打破,海上攻擊暫時處于停頓狀態,李舜臣以他的天賦,完成了這一壯舉。
但畢竟只有一個李舜臣,朝鮮人民也不能都搬去海上住,所以該丟的地方還是丟了,該跑的人還是跑了。朝鮮亡國在即,李舜臣回天無術。
日本國內史料對這段“光輝曆史”一向是大書特書,特別對諸位武將的包裝炒作,那是相當到位,在《日本戰國史》中,就有這樣一句極為優美的話:
耀眼無比的日本名將之星照亮了朝鮮的夜空,如同白晝。
而相關的戰國游戲,戰國電影等等,對戰國名將們的宣傳更是不遺余力,入朝作戰的這幾位日軍軍長,也被吹得神武無比。
我也曾被忽悠了很久,直到有一天,我放下游戲和電影,翻開日本和朝鮮的古史料,才終于證實了一句話的正確性: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准。
在戰爭初期,由于朝鮮的政府軍實在太差,日本的諸位名將們可謂一打一個准,出盡了風頭,但很快,他們就發現,事情並非如此簡單。
最先有此覺悟的,是小早川隆景,這位日本國內的著名智將率領第六軍進軍全州,此地已無朝軍主力,此來正是所謂“掃清殘敵”。
結果出人意料,“殘敵”竟然主動出現了——光州節度使權樸。
這位仁兄名不見經傳,且是名副其實的“殘敵”——部隊被打散了,光州的節度使,帶著兩千殘兵,跑到了全州打起了游擊。
著名智將對無名小卒,精銳對游擊隊,當面鑼對面鼓躲都沒法躲,無可奈何,那就打吧。
結果是這樣的,經過幾個鍾頭的戰斗,日軍大敗,被陣斬五百余人,小早川隆景帶頭逃竄,權節度使也並未追擊——手中兵力太少。史稱“梨峙大捷”。
這是打“殘敵”,還沒完,下面這位更慘,而他遇到的,是民兵。
這位更慘的仁兄,名叫福島正則。
[1175]
萬曆二十年(1592)八月二十日,福島正則率領大軍向新甯方面進軍,途中遇到權應銖帶領的義軍(老百姓自發組織的武裝),雙方展開大戰。
在鏖戰中,由于福島正則指揮不利(日方自承),優勢日軍竟被民兵擊退,丟棄大量武器、糧食,全軍撤退。
由于福島正則的失敗,民兵們乘勝追擊,一舉收複永川、義城、安東等地,“名將”福島正則連連敗退,固守慶州。
和小早川叔叔比起來,毛利輝元侄子也不走運,他也輸給了民兵。
萬曆二十年(1592)八月十四日,毛利輝元、安國寺惠瓊率第七軍,向全州進發,由于官兵都已逃走,民兵首領黃璞率軍與敵作戰,激戰一天,日軍死傷慘重,被迫退走。
下一個倒黴的是黑田長政。
萬曆二十年(1592)九月六日,忠清道義軍首領趙憲,率領民兵攻擊黑田長政第三軍,經過激戰,黑田長政輸了。
不但輸了,而且他輸得比上幾位更徹底,不但被民兵打敗,連老巢清州城(朝鮮地名)都丟了,連夜逃走。
這還沒完,一個月後(十月三日),他又率三千余人進攻延安府(朝鮮地名),守城的只有不足千人的民兵(政府軍早沒影了),經過三天的戰斗,日軍攻城不下,反而被城內突襲,大敗而退。
總而言之,日軍將領的水平呈現反比例,實踐證明,吹得越厲害,打得越差。搞笑的是,那位而今在日本國內評價一般的第一軍軍長小西行長,在戰爭中卻表現得很不錯,之所以沒人捧,主要是因為他後來在日本關原之戰中被人打敗,下場也慘,被潑了無數汙水,成了反面典型。
所以說,鬼子的宣傳要真信了,那是要過錯年的。
很明顯,豐臣秀吉不玩游戲,也不看電視,他很清醒,于是在初期的勝利與失敗的亂象之中,他選定了那個最合適的指揮官——小西行長,並將大部分作戰指揮權交給了他。
而在此之後長達數年的戰爭中,這個名字成了史料中的明星人物,出鏡率十分之高,其他的諸多所謂名將,都成了跑龍套的,偶爾才出來轉轉。要知道,日本人並不傻,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有理由的。
打了一輩子仗的豐臣秀吉,是一個傑出的軍事家,在以往的幾十年里,他的眼光幾乎從未錯過,這次似乎也不例外,種種跡象表明,他做出了一個極其正確的抉擇——相對而言。
[1176]
時間,只需要時間


上篇:第304節     下篇:第306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