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03節  
   
第303節

所以豐臣秀吉很樂觀——實在沒有悲觀的理由。
然而他錯了,即使他運用經濟學原理,把明朝的各種情況輸入電腦,用模型公式證明自己必定能贏,他也一定會輸。
因為他不懂得中國人。
幾百年後的1937年,日本人決定開戰,因為他們認為自己不可能輸,當時的日本比中國有錢,士兵比中國精銳,武器比中國先進,他們有三菱重工,有零式戰斗機,有航空母艦,而中國內地四處是軍閥混戰,黑社會橫行,老百姓大多不認字,還怕死,重工業基本談不上,飛機能數得出來,幾條破船在長江里晃來晃去,且人心惶惶,一盤散沙。
所以他們告訴全世界,滅亡中國,三個月足矣。
于是他們打了進來,于是他們打了八年,于是他們輸掉了戰爭。
因為他們不懂得中國人。
因為我們這個民族,是世界上最為堅韌的民族。
所謂的四大文明古國,其實大多名不副實,所謂埃及,所謂兩河流域,所謂印度,在曆史長河里,被人滅掉了N次,雅利安人,猶太人,阿拉伯人,莫臥爾人,你來我往,早就不是原來那套人馬了,文化更是談不上。
只有中國做到了,雖然有變化,有沖突,但我們的文化和民族主體,一直延續了下來,幾千年來,無論什麼樣的困難,什麼樣的絕境,什麼樣的強敵,從沒有人能真正地征服我們,曆時千年,從來如此。
這是一個有著無數缺點,無數劣根性的民族,卻也是一個有著無數優點,無數先進性的民族,它的潛力,統計學和經濟學計算不出,也無法計算。
日本人打進來之後才驚訝地發現,僅僅一夜之間,所有的一切都變了,軍閥可以團結一致,黑社會也可以潔身自好,文盲不識字,卻也不做漢奸,怕死的老百姓,有時候也不怕死。
因為所有的一切,都已經牢牢地刻入了我們的骨髓——堅強、勇敢、無所畏懼。
日本人不懂得,所以他們失敗了,以前如此,現在如此,將來依然如此。
從來不需要想起,也絕不會忘記,這是一個偉大民族的天賦。
[1165]
朝鮮的天才
萬曆二十年(1592)五月二十一日 名古屋
面對朝鮮海峽的方向,豐臣秀吉投下了他人生最大,也是最後的賭注。
十五萬名日軍士兵分別從福岡、名古屋、對馬海峽出發,向著同一個目標挺進——為了同一個人的野心。
事實證明,這次行動的運輸成本並不太高,因為在半年之後,一個可怕的對手將出現在對岸,為他們節省回程船票。
但既然是一生中最大的賭博,自然要押上全部的老本。
日本侵略軍由日本國內最精銳的部隊構成,總計十五萬人,分為九軍,由九個極有特點的人指揮,如下:
第一軍:小西行長 一萬八千人
第二軍:加藤清正 二萬二千人
第三軍:黑田長政 一萬二千人
第四軍:島津義弘 一萬四千五百人
第五軍:福島正則 二萬五千人
第六軍:小早川隆景 一萬五千人
第七軍:毛利輝元 三萬人
第八軍:宇喜多秀家 一萬一千人
第九軍:羽柴秀勝 一萬一千人
之所以列出這幫鬼子的姓名和軍隊人數,是因為其中大有奧妙。
以上九位鬼子軍官的名字,中國人看了可能毫無感覺,但在日本國內,這幫人可謂是如雷貫耳,大有來頭。
首先,人家有名字,就說明不是一般人了,因為在日本,姓名是奢侈品,只有貴族才有姓名,普通老百姓消費不起,小孩生出來起個太郎、次郎之類的渾名(類似于阿貓阿狗),就這麼湊合一輩子。
一直到後來明治維新,天皇感覺手下這一大幫子阿貓阿狗實在有損形象,便下令百姓申報姓名,當然了,具體姓什麼叫什麼,都是自己說了算。
這下就熱鬧了。
在取名字(包括姓氏)的問題上,日本人充分發揚了能湊合就湊合的精神,不查字典,也不等不靠,就地取材,比如你家住山上,就姓山上,你家住山下,就姓山下,家附近有口井,就叫井上,有畝田,就叫田中。
[1166]
而這九位仁兄自然不同,人家名字是有來曆的,事實上,他們都是日本國內所謂的“名將”。
其中,第一軍軍長小西行長是豐臣秀吉的親信,在九人之中,此人有一定文化,軍事素養也較高。
而且他十分特別,雖說是個鬼子,卻很有新潮意識,既不信佛教,也不信神道教(日本本土宗教),卻是個基督徒。每星期做禮拜,人家念阿彌陀佛,他說上帝保佑。
第二軍軍長加藤清正,和第五軍軍長福島正則,是鐵杆兄弟,他們就是之前提到的“賤岳七本槍”成員,分別排名第二和第一。
這兩個人在日本國內被譽為蓋世名將,在戰國時期立下了顯赫戰功,以勇猛善戰著稱,而且這兩個人都是豐臣秀吉的養子,對其十分忠心,但文化程度偏低,基本屬于半文盲狀態。
第三軍軍長黑田長政,在日本被稱為“兵法大家”,據說精通兵法。他的父親叫黑田官兵衛,是豐臣秀吉的兩大軍師之一,號稱日本智謀第一。
第六軍軍長小早川隆景,和第七軍軍長毛利輝元,是親戚關系,具體說來,小早川隆景是毛利輝元的叔叔,為了混家產,改了名字當了人家的養子,這也可以理解,那年頭在日本,名字不值錢,一年改個十次八次的人也有。
這位小早川隆景,在日本也是個大名人,被稱為“中國第一智將”(中國是日本地名),據說智商極高,和豐臣秀吉有一拼。
最後一個拉出來評論的,是第四軍軍長島津義弘。
之所以最後提到這個人,是因為他是個十分特殊的人物,特殊在哪里,很快你就會知道。
其余的幾位就不提了,因為他們也就露這一次面,之後毫無出場機會,基本屬于廢物類型。雖然他們在日本國內也被吹得神乎其神,但事實證明,廢物就算吹一千遍,也還是廢物。
而我提到的這幾位,更是傳奇級的人物,被吹得神乎其神,幾乎個個都是智勇雙全,成為了日本引以為豪的驕傲,是日本戰國時期的形象代言人,至于戰場上的實際效果嘛……
但必須承認,這幾位日本國內的戰爭精英到了朝鮮,確實表現出了精英的素質。
五月二十二日,日軍先鋒第一軍小西行長發起進攻,僅用兩個小時即攻破釜山,一路勢如破竹,擊破各路朝鮮軍隊,僅半月之後就打到了漢城,第二軍加藤清正,第三軍黑田長政隨即跟進,一路打到了平壤,把朝鮮國王趕到了鴨綠江邊。
之所以寫得如此簡略,不是我偷懶,真的是沒辦法,翻閱中日韓三國史料,這段時間可以用三個字來概括——一邊倒。
[1167]
總而言之,是朝鮮軍不斷地跑,日本軍不斷地追,甚至日軍不追,朝鮮軍也跑了,漢城不守,平壤也不守,仗打成這個樣子,要樹立正面形象,那是相當的難。
但後來的事實充分說明,不是日軍太堅強,只是朝軍太軟弱,建國二百多年,土匪都沒怎麼打過,除了自己折騰自己,搞點政治斗爭,閑來無事啃啃人參,估計也就差不離了。
而日軍將領們的威名也就此樹立起來,在無數日本史料,如《日本外史》,日軍參謀本部所編的《日本戰史》等一系列記載中,日本將領們有如天神下凡,似乎談笑風生之間,就運籌帷幄,破敵千里。
特別是第二軍的軍長加藤清正,此人極其殘忍,戰場對壘不知所謂,未見有何高明,卻十分喜愛殺害平民,屠城放火。史料上說他是威名遠播,戰績豐厚,還取了個外號“虎加藤”,如此之精神,可謂無恥。
當然,根據日本人一條路走到黑的性格,這種無恥精神絕不會丟,那兩位在南京大屠殺里,拿著武士刀,比賽殺害手無寸鐵平民的小軍官,被日本國內稱為“百人斬”的英雄,武士道精神的典范,還曾回到日本(戰後又被拉回中國斃了),給小學生宣講“光輝事跡”,受到熱烈歡迎,而無數新的無恥之輩就是這樣煉成的。
所謂建威朝鮮,不過是欺負弱小,所謂戰功顯赫,不過是屠殺百姓。隱藏在這一切背後的,只有四個字——欺軟怕硬。
于是四個月後,當那個強敵出現之時,一切的光環都將卸去,一切的偽裝都將暴露,所謂的日本名將們,將了解到自己的真實水平,以及強大的真正意義。
此時,被追到鴨綠江邊的朝鮮國王李昖卻沒有這個心思,他只知道,再被人追著打,就只能跳江了,于是他連夜派出使者,向明朝提出了一個要求——渡江內附。
所謂渡江內附,說穿了就是避難,不過李昖同志的這次避難還是比較特殊的,因為但凡避難,總有個期限,過段時間該回還得回,可這位兄弟似乎壓根就沒這個打算,面對前來拜見的明朝使者,他十分激動,用一句十分真誠的話,表達了他的心聲:
“與其死于賊手,毋甯死于父母之國!”
這覺悟,還真不是一般的高。
總之一句話:過去,就不回來了。
[1168]
當然,李昖絕不是缺心眼的人,好好的國王不做,要去當難民,實在是因為沒辦法了。兩個月時間,全國八道就丟了七道,追著屁股後面跑,再跑就只能跳江了,不找明朝大哥,還能咋辦?


上篇:第302節     下篇:第304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