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11節  
   
第311節

但是接下來,他卻下了另一道讓所有人大吃一驚的命令:
全軍集合,于北關攻擊開始後,總攻南關!
所有人都認定北關將是主攻地點,所以進攻南關,才是最好的選擇。
兵者,詭道也。
[1196]
從那一刻起,麻貴才真正認識了眼前的這個人,這個被稱為紈绔子弟的家伙,他知道,此人的能力深不可測,此人的前途不可限量。
進攻開始了,當所有的叛軍都集結在北關,准備玩最後一把命的時候,卻聽到了背後傳來的呐喊聲,李如松這次也豁出去了,親自登云梯爬牆,堅守了幾個月的城池就此被攻陷。
緊跟在李如松身後的,正是麻貴,看著這個小自己一茬的身影,他已經心服口服,甘願步其後塵,但他不會想到,五年之後,他真步了李如松的後塵。
看見明軍入城,叛軍們慌不擇路,要說這啺莶煥⑹鞘琢歟o刃”梇qo斕枚啵眶霝i志透傻嫋俗約旱牧礁魷率簦p⒄偌d漵嗯丫@筐怜x縊商概校r笠饈撬滴抑杇戚b磁眩社T芰蘇飭餃說鈉朢秣J誑吹僥閎氤牽眾Y換詮竷永l砭媽麮G臀壹胰艘惶躉盥貳?br> 李如松想了一下,說:好,放下武器,就饒了你。
啺菟閃絲諂顆風盜恕?br> 延續幾個月的甯夏之亂就此劃上句號,由于其規模巨大,影響深遠,史稱“萬曆三大征”甯夏之亂。當然,關于啺蕕慕峋鄭y掛\淮P瘓洹?br> 史料上是這樣記載的:盡滅拜(啺藎┳濉?br> 這正是李如松的風格。
投降?早干嘛去了?
無需談判,干掉就好
對李如松而言,萬曆二十年(1592)實在是個多事的年份。剛剛解決完甯夏這攤子事,就接到了宋應昌的通知,于是提督陝西就變成了提督遼東,凳子還沒坐熱,就掉頭奔日本人去了。
其實說起來,李如松並不是故意耍大牌,一定要宋部長等,之所以拖了幾個月,是因為他也要等。
事實上,所謂遼東鐵騎,並非李如松一人指揮,而是分由八人統領,參與甯夏平亂的,只是其中一部分。
而這一次,李如松並沒有匆忙出發,在仔細思慮之後,他決定召集所有的人。戰爭的直覺告訴他,在朝鮮等待著他的,將是更為強大的敵人。
作為大明最為精銳的騎兵部隊,遼東鐵騎的人數並不多,加起來不過萬人,分別由李成梁舊部、家將、兒子們統管,除了李如松有三千人外,他的弟弟李如梅、李如楨、李如梧以及心腹家丁祖承訓、查大受等都只有一千余人,所謂濃縮的才是精華,應該就是這個意思。
而除了等這幫嫡系外,他還要等幾支雜牌軍。
[1197]
奉宋應昌命令,歸李如松指揮的,包括全國各地的軍隊,自萬曆二十年(1592)八月起,薊州、保定、山東、浙江、山西、南直隸各軍紛紛受命,向著同一個方向集結。
萬曆二十年(1592)十一月,各路部隊遼東會師,援朝軍隊組建完成,總兵力四萬余人,宋應昌為經略,李如松為提督。
部隊分為三軍,中軍指揮官為副總兵楊元,左軍指揮官為副總兵李如柏,右軍指揮官為副總兵張世爵,所到將領各司其職。
簡單說起來,大致是這麼個關系,宋應昌是老大,代表朝廷管事,李如松是老二,掌握軍隊指揮具體戰斗,楊元,李如柏,張世爵是中層干部,其余都是干活的。
細細分析一下,就會發現,這個安排別有奧妙,李如柏是李如松的弟弟,自然是嫡系,楊元原任都督僉事,卻是宋應昌的人,張世爵雖也是李如松的手下,卻算不上鐵杆。
左中右三軍統帥,實際上也是左中右三派,既要給李如松自由讓他打仗,又要他聽話不鬧事,費勁心思搞平衡,宋部長著實下了一番功夫。
但實際操作起來,宋部長才發現,全然不是那回事。
按明代的說法,李如松是軍事主官,宋應昌是朝廷特派員,根據規定,李如松見宋應昌時,必須整裝進見,並主動行禮,但李如松性情不改,偏不干,第一次見宋應昌時故意穿了件便服,還主動坐到宋部長的旁邊,全然不把自己當外人。
宋應昌自然不高興,但局勢比人強,誰讓人家會打仗呢,愛怎麼著就怎麼著吧。
對領導都這個態度,下面的那些將領就更不用說了,呼來喝去那是家常便飯,且對人總是愛理不理,連他爹的老部下查大受找他聊天,也是有一句沒一句,極其傲慢。
但他的傲慢終將收斂——在某個人的面前。
萬曆二十年(1592)十二月,如以往一樣,在軍營里罵罵咧咧的李如松,等來了最後一支報到的隊伍。
這支部隊之所以到得最晚,是因為他們的駐地離遼東最遠。但像李如松這種人,沒事也鬧三分,只有別人等他,敢讓他老人家等的,那就是活得不耐煩了,按照以往慣例,迎接這支遲到隊伍領兵官的,必定是李如松如疾風驟雨般的口水和呵斥。有豐富被罵經驗的諸位手下都屏息靜氣,准備看一場好戲。
[1198]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好戲並沒有上演,充滿找茬欲望,一臉興奮的李如松竟然轉性了,不但沒有發火,還讓人收拾大營,准備迎接,看得屬下們目瞪口呆。
這一切的變化,從他聽到那位領兵官名字的一刻開始——吳惟忠。
吳惟忠,號云峰,浙江金華義烏人,時任浙江游擊將軍。
這個名字並不起眼,這份履曆也不輝煌,但只要看看他的籍貫,再翻翻他的檔案,你就能明白,這個面子,李如松是不能不給的。
簡單說來,二十多年前,李如松尚在四處游蕩之際,這位仁兄就在浙江義烏參軍打倭寇了,而招他入伍的人,就是戚繼光。
李如松不是不講禮貌,而是只對他看得起的人講禮貌,戚繼光自然是其中之一,更何況他爹李成梁和戚繼光的關系很好,對這位偶像級的人物,李如松一向是奉若神明。
作為戚繼光的部將,吳惟忠有極為豐富的戰斗經驗,而且他大半輩子都在打日本人,應該算是滅倭專家,對這種專業型人才,李如松自然要捧。
而更重要的是,吳惟忠還帶來了四千名特殊的步兵——戚家軍。
雖然戚繼光不在了,第一代戚家軍要麼退了休,要麼升了官(比如吳惟忠),但他的練兵方法卻作為光榮傳統流傳下來,一代傳一代,大致類似于今天的“鋼刀連”、“英雄團”。
這四千人就是戚繼光訓練法的產物,時代不同了,練法還一樣,摸爬滾打,吃盡了苦受盡了累,練完後就拉出去搞社會實踐——打倭寇。
雖說大規模的倭寇入侵已不存在,但畢竟當時日本太亂,國內工作不好找,所以時不時總有一群窮哥們跑過來搶一把,而戚家軍的練兵對象也就是這批人。
于是在經曆了長期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鍛煉後,作為大明帝國最精銳的軍隊,打了十幾年倭寇的戚家軍(二代),將前往朝鮮,經曆一場他們先輩曾苦苦追尋的戰爭,因為在那里,他們的敵人,正是倭寇的最終來源。
和吳惟忠一起來的,還有另一個人,他的名字叫駱尚志。
[1199]
駱尚志,號云谷,浙江紹興余姚人,時任神機營參將,這人用一個字來形容就是猛,兩個字就是很猛。據說他臂力驚人,能舉千斤(這要在今天,就去參加奧運會了),號稱“駱千斤”。
雖說誇張了點,但駱尚志確實相當厲害,他不但有力氣,且武藝高強,擅長劍術,一個打七八個不成問題,而不久之後,他將成為決定勝負的關鍵人物。
除了精兵強將外,這批戚家軍的服裝也相當有特點,據朝鮮史料記載,他們統一穿著紅色外裝,且身上攜帶多種兵器(鴛鴦陣必備裝備),放眼望去十分顯眼。這也是個怪事,打仗的時候,顯眼實在不是個好事,比如曹操同志,割須斷袍,表現如此低調,這才保了一條命。
但之後的戰爭過程為我們揭示了其中的深刻原理:低調,是屬于弱者的專利,戰場上的強者,從來都不需要掩飾。
至此,大明帝國的兩大主力已集結完畢,最優秀的將領也已到齊,一切都已齊備,攤牌的時候,到了。
但在出發的前一刻,一個人卻突然闖入了李如松的軍營,告訴他不用大動干戈,僅憑自己只言片語,就能逼退倭兵。
這個人就是沈惟敬。
雖然宋應昌嚴辭警告過他,也明確告訴了他談判的條件,這位大混混卻像是混出了感覺,不但不回家,卻開始變本加厲,頻繁奔走于日本與朝鮮之間,來回搞外交(也就是忽悠)。
當他聽說李如松准備出兵時,便匆忙趕來,擔心這位仁兄一開戰,會壞了自己的“和平大業”,所以一見到李司令員,便拿出了當初忽悠朝鮮國王的本領,描述和平的美妙前景,勸說李如松同意日方的條件。在他看來,這是有可能的。
他唾沫橫飛地講了半天,李如松也不答話,聚精會神地聽他講,等他不言語了,就問他:說完了沒有。
沈惟敬答道:說完了。
說完了就好,李如松一拍桌子,大喝一聲:
抓起來,拉出去砍了!
沈惟敬懵了,他並不知道,李如松對于所謂和平使者,只有一個態度——拿板磚拍死他。
老子手里有兵,殺掉他們就好,談判?笑話!
眼看沈大忽悠就要完蛋,一個人站出來說話了。
[1200]


上篇:第310節     下篇:第312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