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12節  
   
第312節

這個人的名字叫做李應試,時任參謀,雖說名字叫應試,倒不像是應試教育的產物,眼珠一轉,攔住了李如松,對他說了一句話。
隨即,李如松改變了主意,于是嚇得魂不附體的沈惟敬保住了自己的性命(暫時),被拖回了軍營,軟禁了起來。
李應試的那句話大致可概括為八個字:此人可用,將計就計。
具體說來,是借此人假意答應日軍的條件,麻痹對方,然後發動突襲。
示之以動,利其靜而有主,益動而巽,此云暗渡陳倉
三十六計之敵戰計
萬曆二十年(1592)十二月二十六日,李如松率領大軍,跨過鴨綠江。
朝鮮國王李昖站在對岸,親自迎接援軍的到來,被人追砍了幾個月,又被忽悠了若干天,來來往往,就沒見過實在的,現在,他終于等來了真正的希望。
但柳成龍卻不這麼看,這位仁兄還是老習慣,來了就數人數,數完後就皺眉頭,私下里找到李如松,問他:你們總共多少人?
李如松回答:四萬有余,五萬不足。
柳成龍不以為然了:倭軍近二十萬,朝軍已無戰力,天軍雖勇,但僅憑這四萬余人,恐怕無濟于事。
要換在以往,碰到敢這麼講話的,李如松早就抄家伙動手了,但畢竟這是國外,要注意政治影響,于是李大少強壓火氣,冷冷地說出了他的回答:
閣下以為少,我卻以為太多!
柳成龍一聲歎息,在他看來,這又是第二個祖承訓。
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更讓他認定,李如松是一個盲目自信,毫無經驗的統帥。
作為李成梁的家丁,祖承訓身經百戰,一向是渾人膽大,但自從戰敗歸來,他卻一反常態,常常對人說日軍厲害,具體說來是“多以獸皮雞尾為衣飾,以金銀作傀儡,以表人面及馬面,極為駭異”,類似的話還有很多,那意思大致是,日本人外形奇特,行為詭異,很可能不正常,屬于妖怪一類,沒准還吃人肉。
應該說,這種觀感還是可以理解的,戰國時期的日本武將們都喜歡穿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比如黑田長政,每次打仗都戴著一頂鍋鏟帽(形似鍋鏟),而福島正則的帽子,是兩只長牛角,類似的奇裝異服還有很多,反正是自己設計,要多新潮有多新潮。
第一次見這幅打扮,嚇一跳是很正常的,就如後來志願軍入朝作戰,頭次見黑人團,竟然被嚇得往回跑,那都是一個道理。
[1201]
但沒過多久,祖承訓這種妖魔化日軍的行為就停止了,因為李如松收拾了他。雖然祖承訓是他父親的老部下,雖然祖承訓從小看他長大,雖然祖承訓也算是高級軍官,但對于李如松而言,這些似乎並不重要。
祖總兵被打了二十軍棍,並被嚴厲警告,如再敢妖言惑眾,動搖軍心,就要掉腦袋。
這些倒也罷了,問題是李司令不但容不下“妖言”,連人言也不聽,祖承訓幾次建言,說日軍士兵勇猛,武器獨特,戰法奇異,不可輕敵。李如松卻絲毫不理。
看到這幕似曾相識的景象,柳成龍絕望了,他曾私下對大臣尹斗壽說:提督(指李如松)不知敵情,卻如此自信輕敵,此次是必敗無疑了。
而拜祖承訓的宣傳所賜,許多明軍將領也對日軍畏懼有加(畢竟都沒見過),李如松卻又狂得冒煙,對日軍不屑一顧,很有點盲目自信的意思,總而言之,大家心里都沒譜。
只有一個人,知道所有的真相。
雖然已過去了很久,李如松卻仍清楚地記得,二十多年前,在一個又一個深夜,那個落魄的老人站立在他的身邊,耐心地告知他所有的一切:他們從哪里來,來干什麼,他們的武器戰術,他們的凶狠殘忍,以及戰勝他們的方法。
然後,他就離開了自己,很多年過去了,那個人的一切卻始終牢牢地銘刻在腦海中,他的博學、教誨和那滄桑、期望的眼神。
今日我所傳授于你之一切,務必牢記于心。
是的,我記得所有的一切,二十多年之中,一日也不曾忘卻。
這一刻,我已等待了太久。
誤會
萬曆二十一年(1592)正月初四,在無數懷疑的眼光中,李如松帶兵抵達了安定館(明史為肅甯館),在這里,他見到了前來拜會的日軍使者。
但這些人即不是來宣戰,也不是來求和的,他們只有一個比較滑稽的目的——請賞。
李如松的計策成功了,在他的授意下,沈惟敬派人向小西行長報信,說明朝同意和談條件,此來是封賞日軍將領,希望做好接待工作云云。
要說這日本人有時還是很實在的,聽說給賞錢的來了,小西行長十分高興,忙不迭地派人去找李如松。
一般說來,辦這種事,去個把人也就夠了,不知是小西行長講禮貌,還是窮瘋了,這次竟然派了二十三個人,組了個團來拿封賞.
[1202]
順便說一句,這里的數字,源自我所查到的兵部侍郎宋應昌的奏疏,但據明史記載,是二十個人,而且事後剩余人數也不同,這也是沒辦法,明代史難度就在于史料太多,這本書這麼說,那本書那麼說,基本上就是一筆自相矛盾的爛賬,類似情況多如牛毛。
在本書中,但凡遇到此類頭疼問題,一般根據顧頡剛先生的史料辨析原則,故此處采信宋應昌的奏疏。
這二十三人到的時候,李如松正在大營里,他即刻吩咐,把帶頭的幾個人請到大營,他馬上就到。
馬上的意思,就是很快,當然,也是還要等一會兒。
出事,也就是一會兒的事。
李如松很懂得保密的重要性,所以沈惟敬的情況以及他的打算,只有少數幾個人知曉,這中間不包括李甯。
李甯是李如松的部將,性格簡單粗暴,天天喊打喊殺,這天正好呆在大營外,先聽說來了日本人,又聽說李提督要處理這些人,當即二杆子精神大爆發,帶著幾個人,這就進了大營。
一進去,李甯二話不說,拔刀就砍,日本人當時就傻了眼,兩國交戰還講究個不斬來使,來討賞的竟然也砍?于是倉皇之間,四散逃命。
由于李甯是自發行動,又沒個全盤計劃,一亂起來誰也不知怎麼回事,一些日本人就趁機逃掉了,于是亂打亂殺之後戰果如下:生擒一人,殺十五人,七人逃走。
等李如松“馬上”趕到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麼個一地雞毛,狼狽不堪的場面,他當即暴跳如雷,因為這個傻大粗不但未經命令擅自行動,還破壞了他的整體計劃。
李提督自然不肯干休,當即命令,把李甯拉出去砍頭。
但凡這個時候,總有一幫將領出場,求情的求情,告饒的告饒,總而言之,要把人保下來。
這次也不例外,李如松的弟弟李如柏親自出馬,且表演得十分賣力(哭告免死),礙于眾人的面子,李如松沒有殺李甯,重責他十五軍棍,讓他戴罪立功。
但就在大家如釋重負的時候,李如松卻叫住了李如柏,平靜地對他說了一句話:
今天你替人求情,我饒了他,但如果你敢違抗我的將令,我就殺了你(必梟首)。
李如柏發抖了,他知道,自己的哥哥從不開玩笑。
從那一刻起,無人再敢違抗李如松的命令。
[1203]
教訓了李甯,又嚇唬了弟弟,但事情依然于事無補,日軍使者已經殺掉了,你總不能去找小西行長說,這是誤會,我們本打算出其不意,過兩天才撕破臉打你,所以麻煩你再派人來,咱們再談談。
只要日本人精神還正常,估計這事是沒指望的,所以李如松認定,自己的算盤已經落空。
然而最蹊蹺的事情發生了,僅過了一天,小西行長就派來了第二批使者,而他的任務,並不是宣戰,也不是複仇,卻是澄清誤會。
誤會?李如松目瞪口呆。
估計是沈惟敬的忽悠功底太強,小西行長對和談信心十足,就等著明朝冊封了,聽說自己派去的人被殺了,先是吃了一驚,然後就開始琢磨,想來想去,一拍腦袋,明白了:一定是誤會。
由于擔心上次那批人沒文化,禮數不到,所以這次他派來了自己的親信小西飛,讓他務必找到李如松,摸清情況。
事情正如他所想的那樣,在短暫的驚訝之後,李如松笑容滿面地迎接了他,還請他吃了頓飯,並確認了小西行長的疑問:沒錯,就是誤會。
既然是誤會,小西行長自然也就放心了,誤會總是難免的,死了就死了吧,希望大明隊伍早日到達平壤,他將熱情迎接。
李如松回複,十分感激,待到平壤再當面致謝。
萬曆二十一年(1593)正月初六 李如松到達平壤。
日本人辦事確實認真,為了迎接大明隊伍,在城門口張燈結彩不說,還找了一群人,穿得花枝招展在路旁迎接(花衣夾道迎),據說事先還彩排過。
而當李如松遠遠看到這一切的時候,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彩旗飄飄,夾道歡迎,這算是怎麼回事?侮辱我?
但在短暫的詫異之後,李如松意識到,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如能一鼓作氣沖入城去,攻占平壤,唾手可得!
他隨即下達了全軍總攻的命令。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他的部隊似乎中了邪,有的往前沖了,大部分卻只是觀望,幾道命令下來,也只是在原地跺腳,龜縮不前。


上篇:第311節     下篇:第313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