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13節  
   
第313節

之所以出現如此怪象,說到底還是老問題——沒見過,千里迢迢跑過來,沒看見拿著刀劍的敵人,卻看見一群衣著怪異在路邊又唱又跳,混似一群瘋子,換了誰都心里沒底。再加上祖承訓的妖魔化宣傳,大多數人都認定了一個原則——不急,看看再說。
這一看,就耽誤了。
[1204]
戚家軍打日本人起家,自然不會少見多怪,二話不說撩起袖子就往前趕,可是他們是步兵,行進速度慢,而大多數騎兵都在看稀奇,無人趕上。
這麼一鬧騰,傻子也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小西行長如夢初醒,立刻關上城門,派兵嚴加防守(悉登城拒守),把明軍擋在了城外,雖說丟了個儀仗隊,總算是保住了平壤。
李如松徹底發作了,城門大開,拱手相讓,居然不要,你們都是瞎子不成?!
但惱怒之後,李如松仔細觀察了眼前這座城池,很快,他意識到,這或許不是一次成功的進攻,卻並非毫無價值——只要采取適當的行動。
于是一幕讓小西行長摸不著頭腦的情景出現了,已經喪失戰機的明軍不但沒有停下來,反而重新發起了攻擊,而他們的目標,是平壤的北城。
平壤的北城防守嚴密,且有牡丹峰高地,易守難攻,進攻很快被擊退,明軍並不戀戰,撤兵而去。
站在城頭的小西行長,看到了戰斗的全過程,他十分不解,為何明軍毫無勝算,卻還要攻擊此地。
不過無論如何,這次戰斗結束了,自己並沒有吃虧,于是在小西行長的腦海中,只剩下了這樣一個印象——明軍曾經進攻過北城。
但對李如松而言,這已經足夠了。
進攻結束了,但李如松的脾氣卻沒有結束,回營之後,他一如既往地召集了所有將領,開始罵人。
這次罵人的規模極大,除了吳惟忠、駱尚志少數幾人外,明軍下屬幾十名將領無一幸免,都被暴跳如雷的李司令訓得狗血淋頭。
但事已至此,人家已經關門了,靠忽悠已然不行,罵也罵不開,只有硬打了。
既然要硬打,就得有個攻城方案,怎麼打,誰來打,但李司令員卻似乎沒有這個意識,罵完就走,只說了一句話:
“李如柏,今夜帶兵巡夜,不得休息!”
作為李如松的弟弟和屬下,李如柏認為,這個命令是對自己的懲罰,也是另一次殺雞儆猴的把戲。
幾個小時之後,他將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1205]
寅時,平壤緊閉的大西門突然洞開,三千余名日軍在夜幕的掩護下,向明軍大營撲去。
這是小西行長的安排,在他看來,明軍立足未穩,且人生地不熟,摸黑去劫一把,應該萬無一失。
據說小西行長平日最喜歡讀的書,就是《三國演義》,所以對劫營這招情有獨鍾,但是很可惜,這一套有時並不管用,特別是對李如松,因為他也是此書的忠實讀者。
這三千多人還沒摸進大營,剛到門口,就被巡邏的李如柏發現了,一頓亂打,日軍丟下幾十具尸體,敗退回城。
日軍的第一次試探就此結束。
正月初七 晨 大霧
小西行長十分緊張,他很清楚,這種天氣有利于掩藏部隊和突襲,便嚴厲部隊加強防范,但讓他意外的是,整整一個上午,對面的明軍卻毫無動靜。
想來想去卻全無頭緒,無奈之下,小西行長決定再玩個花招,去試探明軍的虛實。
他派出使者去見李如松,表示願意出城投降,希望明軍先後退三十里。
李如松說:好,明天就這麼辦。
但雙方心里都清楚,這種虛情假意的把戲已經玩不了多久了,真正的好戲即將開場。
正月初七 夜
不知是小西行長看《三國演義》上了癮,還是一根筋精神作怪,繼昨夜後,他再次派出近千名日軍趁夜出城,結果又被巡夜的明軍打了個稀里嘩啦。
小西行長毫不氣餒,今天不行,明天再來,一直打到你走為止!
但他已經沒有機會了,因為就在這天夜晚,李如松召開了第一次,也是惟一的一次軍事會議。
會議剛開始,李如松便通報了他計劃已久的進攻時間——明日(正月初八)。
當然,為何此時宣布作戰計劃,他也作出了解釋:
“倭軍所派奸細如金順良等四十余人,已于近日被全部擒獲,我軍情報,毫無外泄。”
大家恍然大悟。
如果過早宣布計劃,很可能泄露,不利作戰,而明天打仗,今天才通報,除了保密外,還有另一層意思:就算有奸細,現在去通報,也已經來不及了,而且開會的就這麼些人,如果到時軍情被泄,要查起來,那是一查一個准。
這明擺了就是不信任大家,實在讓人有點不爽。
更不爽的還在後頭。
“明日攻城,各位務必全力進攻,如有畏縮不前者,立斬不赦!”
末了還有一句:
“不准割取首級!違者嚴懲!”
[1206]
雖然李如松極不好惹,但當將領們聽到這句話時,依然是一片嘩然,議論紛紛。
關于這個問題,有必要專門解釋一下,在明代,戰爭之後評定軍功的標准,就是人頭,這也容易理解,你說你殺了幾個人,那得有憑據,人頭就是憑據,不然你一張口,說自己殺了成百上千,上那里去核實?
甚至明軍大規模作戰,向朝廷報戰果的時候,都是用級(首級)來計算的,而且事後兵部還要一一核實,多少人頭給多少賞。
所以在當時,人頭那是搶手貨,每次打死敵人,許多明軍都要爭搶人頭(那就是錢啊),有時候搶得厲害,沖鋒的人都沒了,大家一起搶人頭。
李如松很清楚,明天的戰斗將十分激烈,人頭自然不會少,但攻城之時戰機轉瞬即逝,要都去搶人頭,誰去破城?
可是大家不干了,辛辛苦苦跟你來打仗,除了精忠報國,辛勤打仗外,總還有個按勞取酬吧,不讓割人頭,取證據,怎麼報銷?我報多少你給多少?
事實證明,李司令是講道理的,干活不給錢這種事還干不出來,歹話講完,下面說實惠的:
“明日攻城,先登城者,賞銀五千兩!”
在聽到這句話的那一瞬間,大家的眼睛放出了金色的光芒。
五千兩白銀,大致相當于今天的多少錢呢?這是一個比較複雜的問題,因為在明代近三百年曆史中,通貨膨脹及物價上漲是始終存在的,且變化較大,很難確定,只能估算。
而根據我所查到的資料,套用購買力平價理論,可推出這樣一個結論:在萬曆年間,一兩白銀可以購買兩石米左右(最低),即三百多斤。經查,一斤米的市價,大致在人民幣兩元左右。
如此推算,萬曆年間的一兩銀子大致相當于人民幣六百元。五千兩,也就是三百萬元人民幣。
誰說古人小氣,人家還真肯下本錢啊。
幾乎就在同一時刻,平壤城內的小西行長正進行他的最終軍事部署,自明軍到來後,他曾仔細觀察明軍動向,希望找到對方主攻方向,由于大霧,且明軍行動詭異,始終無法如願,所以城中的布防也是一日三變,未能固定。
時間已經不多了,長期的軍事經驗告訴他,決戰即將到來,而今夜,可能是他的最後一次機會。
于是在一段緊張的忙碌後,小西行長做出了最終的決定。
[1207]
守衛平壤部隊,為日軍第一軍全部、第二軍一部,共計一萬八千余人,以及朝鮮軍(朝奸部隊),共計五千余人,合計兩萬三千人。
根據種種蛛絲馬跡判斷,明軍的主攻方向是西北方向,此地應放置主力防守,于是小西行長命令:第一軍主力一萬兩千人,駐守西北方三門:七星門,小西門,大西門,配備大量火槍,務必死守。
而在東面,明軍並無大量軍隊,所以小西行長大膽做出判斷:明軍不會在東城發動猛攻。
現在只剩下南城和北城了。
短暫猶豫之後,小西行長作出了這樣的決定:
“南城廣闊,不利用兵,新軍(朝鮮軍)五千人,駐守南城含毯門。”
“余部主力防守北城!”
我相信,在這一瞬間,他腦海中閃過的,是一天前的那一幕。
“剩余部隊為預備隊,由我親自統領!”
至此,小西行長部署完畢。
從明軍的動向和駐紮看,東面應無敵軍,南面必有佯攻,而主攻方向一定是西北兩城,我相信,這個判斷是正確的。只要打退明軍總攻,固守待援,勝利必定屬于我們!
此時,在城外的明軍大營,李如松終于說出了他隱藏已久的進攻計劃:
“我軍的主攻方向,是西城。”
攻城明軍共計四萬五千余人,具體部署如下:
“左軍指揮楊元,率軍一萬人,攻擊西城小西門。
“中軍指揮李如柏,率軍一萬人,攻擊西城大西門。”
“右軍指揮張世爵,率軍一萬人,攻擊西北七星門。”
“以上三萬人,為我軍攻擊主力。”
第二個被部署的地區,是北城。
“南軍(即戚家軍)指揮吳惟忠,率軍三千人,攻擊北城牡丹台!”
平時開會時,李如松說話基本上是獨角戲,他說,別人聽,然而就在此時,一個人打斷了他的話:
“此攻城部署,在下認為不妥。”
打斷他的人,叫做查大受。
查大受,鐵嶺人,李成梁家丁出身,時任副總兵。
作為李成梁的得力部將,查大受身經百戰,有豐富的戰斗經驗,且與李成梁感情深厚,憑著這層關系,他還是敢說兩句話的:
“我軍駐紮于西城,已有兩日,日軍可能已判斷出我軍主攻方向,如在西城加強防守,我軍恐難攻克。”


上篇:第312節     下篇:第314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