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16節  
   
第316節

第三次沖鋒開始了,這一次,吳惟忠站在隊伍的最前列,揮刀,向著那個不可能攻克的目標沖去。
這是一個太過生猛的舉動,很快,一顆子彈便擊中了他的胸部(鉛子傷胸),頓時血流不止。
[1216]
但吳惟忠沒有停下腳步,他依然揮舞著軍刀,指揮士兵繼續沖鋒,因為在他看來,自己的使命尚未達成。
直到攻克平壤,日軍逃遁,北城才被攻陷。
但在戰後,所有的人都認定,攻擊北城的士兵們,已經圓滿地完成了任務。
在曆史的長河中,吳惟忠是一個極不起眼的名字,在之後的朝鮮史料中,這位將軍也很少出場,撤回國內也好,朝鮮養傷也好,似乎無人關心。這倒也正常,在這場大戲中,和李如松相比,他不過是個跑龍套的。
一位國民黨的將軍在戰敗後哀歎:國民黨之所以戰敗,是因為都想吃肉,而共產黨的軍隊之所以戰勝,是因為有人願意啃骨頭。
吳惟忠就是那個啃骨頭的人。
所以在曆史中,他是個跑龍套的,卻是一個偉大的跑龍套的。
當西城和北城打得熱火朝天的時候,南城的守軍正在打瞌睡。
南城,即平壤的正陽門到含毯門一線,地形平坦寬廣,不利于部隊隱蔽和突襲,很難找到攻擊重點,所以日軍放心大膽地將這里交給了五千名朝鮮軍。
說起來,X奸這個詞還真並非專利,而某些朝鮮人的覺悟也實在不高,平壤才失陷幾個月,就組建出這麼大一支朝奸部隊,也算不容易了。
當然,這五千人的戰斗力,日軍是不做指望的:一個連自己祖國都不保衛的人,還能指望他保衛什麼?
不過,讓這批朝軍欣慰的是,西城北城打得震天響,這里卻毫無動靜。
但很快,朝軍就發現,自己注定是不會寂寞的,一支軍隊正敲敲地向城池逼近。
朝軍十分緊張,但片刻之後,當他們看清對方的衣著時,頓時如釋重負,興高采烈起來。
因為那批不速之客穿著的,是朝鮮軍裝。
事實證明,帶著X奸名頭的部隊,有著如下共同特點:沒戰斗力,沒膽,還特喜歡藐視同胞。
這幫朝奸部隊也是如此,看見朝鮮軍隊來了,就喜笑顏開,因為他們知道朝軍戰斗意志十分薄弱,且一打就垮——當年他們就是如此。
那支朝軍攻城部隊似乎也如他們所料,不緊不慢,慢悠悠地靠近城池,看那架勢,比慢動作還慢動作。
但當這些同胞兄弟抬出云梯,開始登城時,朝奸們才發現,大事不好了。
[1217]
城下朝鮮同胞們的行動突然變得極為迅速,眨眼的功夫,幾十個人就已經爬上了不設防的城頭。
還沒等朝奸們緩過勁來,這幫人又開始換衣服了,這也可以理解,外面套件朝鮮軍裝,實在有點不太適應。
很快,朝鮮軍的慘叫就傳遍了城頭:“明軍,明軍攻上來了!”
坦白講,要說他們算是攻上來的,我還真沒看出來。
昨天夜里,當所有人都散去之後,李如松交給祖承訓一個任務:給明軍士兵換上朝軍軍服,不得有誤。
祖承訓自然不敢怠慢,就這樣,第二天,城頭上的朝軍看見了自己的同胞。
攻上南城的,是明軍的精銳主力,包括駱尚志統率的戚家軍一部和祖承訓的遼東鐵騎,這幫粗人當然不會客氣,上去就抽刀砍人。朝奸部隊也就能欺負欺負老百姓,剛剛交手就被打得落花流水,落荒而逃。
小西行長的機動部隊倒是相當有種,看見朝軍逃了,馬上沖過來補漏,可惜已經來不及了。如狼似虎的明軍一擁而上,徹底攻占了含毯門。
戰斗的過程大致如此,和西門、北門比起來,實在不甚精彩,當然傷亡還是有的,只不過有點滑稽:由于進展過于順利,又沒有人射箭放槍,基本上是個人就能爬上城頭,于是一萬多人拼了命的往前擠,比沖鋒還賣力。
不過這倒也正常,五千兩白花花的銀子,不費吹灰之力,擠上去就有份,換了誰都得去拼一把。
南城並不是防禦的重點,城防本來就不堅固,加上大家又很激動,這一擠,竟然把城牆擠塌一塊,恰好駱尚志打這過,被砸個正著,負傷了。
當然,也有些史料說他是作戰負傷,具體情況也搞不清,就這樣吧。
無論如何,總算是打上來了,明軍的大旗插上了平壤的城頭,南城告破。
但這對于西城攻擊部隊而言,實在沒什麼太大的意義。
南城之所以很好打,是因為西城很難打,日軍在城頭頑強抵抗,放槍、扔石頭、倒開水,導致明軍死傷多人,而明軍也打紅了眼,云梯掀翻了再架,摔下來沒死的接著爬,爬上去的就舉刀和日軍死戰。
[1218]
雖然南城被破,但平壤並不是個小城市,要從西城繞到南城,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兒,而且仗打到這個份上,對明軍而言,哪個門已經不重要了,砍死眼前這幫龜孫再說!
不過日本鬼子實在有兩下子,戰斗力非常之強悍,也不怕死,面對明軍的猛攻毫不畏懼,無人逃跑,占據城頭用火槍射擊明軍,如明軍靠近,則持刀與明軍肉搏,甯可戰死也不投降。就戰斗意志而言,確實不是孬種。
由于日軍的頑強抵抗,明軍久攻不下,傷亡卻越來越大,小西門主將楊元帶頭攻城,被日軍擊傷,部將丁景祿陣亡。大西門主將李如柏更懸,腦袋上挨了日軍一槍,好在頭盔質量好,躲過了一劫(錦厚未至重傷)。
主將李如松也沒逃過去,由于他帶著二百騎兵四處晃悠督戰,目標太大,結果被日軍瞄上,一排槍過去,當場就被掀翻在地。
在李如松倒地的那一刻,在場的人都傻眼了,主將要是被打死了,這仗還怎麼打。
就在大家都不知所措的時候,李如松卻突然從地上爬了起來,並再次詮釋了彪悍這個詞的含義。
雖然摔得灰頭土臉,還負了傷——流鼻血(觸冒毒火,鼻孔血流),形象十分狼狽,但李司令員毫不在意,拍拍土,只對手下說了四個字:
“換馬再戰!”
領導都這麼猛,小兵再不拼命就說不過去了,明軍士氣大振,不要命地往城頭沖,但日軍著實不含糊,死傷過半也毫不退縮,拿刀與登城明軍對砍,很有點武士道的意思。
戰斗就這樣進行了下去,雖然明軍已經占據優勢,但始終無法攻陷城池,進入南城的明軍也遭到了日軍的頑強阻擊,傷亡人數越來越多,如此拖下去,後果不堪設想。
然而站在七星門外的李如松並不慌張,因為眼前發生的這一切,早在他的預料之中:
“把那玩意兒拉上來!”
這是李如松最後的殺手锏。
所謂那玩意,是一種大炮,而當時的名字,叫做“大將軍炮”。
大將軍炮,炮身長三尺有余,重幾百斤,前有照星,後有照門,裝藥一斤以上,鉛子(炮彈)重三至五斤,射程可達一里之外。
由于這玩意體積大,又重,沒人願意扛也扛不動,但李如松堅持一定要帶。所以出征之時,是由騎兵裝上車架拖著走的。李如松不會想到,他已經無意中創造了一個記錄——世界上最早的馬拉炮車部隊。
但李司令把這些大玩意拉到朝鮮,不破紀錄,只為破城。
[1219]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玩意兒雖然威力大,問題也很多,比如說容易誤傷自己人,且准頭不好,來個誤炸那可不好玩,加上由于技術含量不夠,這種炮十分容易炸膛(該問題一直未解決),所以不到萬不得已,是不用的。
現在就是萬不得已的時候。
明軍炮兵支炮、裝彈、瞄准,一切就緒。
隨著李如松一聲令下,大炮發出了震天的轟鳴,沒有炸膛,沒有誤傷,准確命中目標。
七星門被轟開了,平壤,被轟開了。
信用
七星門的失陷徹底打消了日軍的士氣,紛紛棄城逃竄,楊元和李如柏隨即分別攻破了小西門和大西門,三萬明軍亮出了屠刀,睜著發紅的眼睛,殺進了城內。
一般說來,劇情發展到這兒,接下來就是追擊殘敵,打掃戰場了,可是鬼子就是鬼子,偏偏就不消停。
在城門失守後,小西行長表現出了驚人的心理素質和軍事素質,絲毫不亂地集合部隊,占據了城內的險要位置,准備打巷戰。
這就有點無聊了,要說保衛自己的領土,激戰一把倒還無所謂,賴在人家的地盤上,還這麼死活都不走,鬼子們也真干得出來。
日軍盤踞的主要地點,分別是平壤城內的練光亭、風月樓和北城的牡丹台。這三個地方的共同特點是高,基本上算是平壤城內的制高點,明軍若仰攻,不但難于攻下,還會損兵折將,只要等到自己援兵到來,翻盤也說不定。
這就是小西行長的如意算盤。
李如松雖然不用算盤,但心算應該很厲害,到城內一看,就揮揮手,讓士兵們不用打了,干一件事就行——找木頭。
噼里啪啦找來一大堆,丟在日軍據點附近,圍成一圈,然後放話,也就一個字:燒!
這下子日軍麻煩了,本來拿好了弓箭刀槍准備居高臨下,再搞點肉搏,沒想到人家根本就不過來,圍著放起了火准備烤活人。于是一時之間,火光沖天,濃煙滾滾,高溫烘烤加上煙熏,日軍叫苦不迭。


上篇:第315節     下篇:第317節